旅长的故事 [复制链接] 查看:5112回复:129

1#
分享到:
                         旅长的故事

    这是一个纷繁芜杂、混乱不堪的世界,到处充满了杀戮和纷争,硝烟和炮灰是它一成不变的主旋律。而我,一个旅长,无一例外的挣扎在这深重的苦难之中。
    记得当初次踏入军界时,我只是一个毫无经验可言,对于这个世界只有朦胧的感觉,却也踌躇满志的小兵。我极力想去证明些什么,只是一旦仗打了起来,什么都身不由己了。由于我官小,我总是被派去完成类似侦察、阻击、保护(说难听点就是当人肉盾牌)的任务,有时甚至是自我牺牲般的冲锋,目的只有两个,保护主力和消灭敌人的特种部队。
    这样活着很累,也总是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感到迷茫。也许不知道哪天,就永垂不朽了呢。其实,在战争中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的,谁没有七情六欲呀,梦想总是很美好,不过现实却亘古不变的继续着残酷。说来奇怪,我却一直战斗了下去,排长,连长,营长……2年内我连升了5级,成为了一名中级干部——旅长。只是在这期间,偏头痛一直伴随着我,甚至我还常常昏迷不醒。医生说,这是战争综合症,很常见的,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很羡慕师长那股舍我其谁的架势,很多时候总是他们冲在最前面,起先我还不甚明白,就问旁边一个团长:“师长冲那么快万一碰上敌人的司令和幽灵般的军怎么办呀?”团长意味深长的说:“这就是师长的宿命,如同你我有你我的宿命一般!”那次战役中,我身边的那个团长阵亡在敌人的雷区,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只有那句话一直回荡在我耳边。这难道就是他的宿命?我不得而解。
    此后,我发誓,我一定要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师长,绝不要去做那常常出没在雷区的团长。我发现幸运总是伴随着我,当我是团的时候很少被派往雷区执行任务,就算偶尔几次也是功成身退。我也有突然在战场上晕倒的记录,只是当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病房里,漂亮的护士小姐兴奋的告诉我,我们胜利了,我如释重负。如今我已经是旅长了,离我的人生目标只有一步之遥,我很兴奋,却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如幽灵般徘徊在恍惚之间。当然,那该死的偏头痛也没能治好,我甚至开始怀疑我们的医学是否还不够发达。
    每次战斗前,我都发现我身边不再有上个战役中的战友,而且偶尔遇见的女长官也是匆匆而过,不曾知道他们去向何方。我也打听过他们的消息,只是军队里有规定,不准擅自打听各个部队的具体去向,得到的也往往是他们被调到其他军团,或者是阵亡的答案。此时我总感觉到自己很孤独,没有朋友,没有爱情,一个人挣扎在一个仿佛是专门为自己而设立的、崎岖的、黑暗的、永无尽头的旅程上。
    如每个人的宿命一样,战事的乌云再次笼罩在我们头顶。然而这次的战役好象不太一样。大家都紧张兮兮的,而且开了不止一次的动员会。我们被告知,这次战役是关系整个军队的荣誉和利益,只能赢不能输,而且参加这次战役的都是来自各个部队里的精英。的确,我从他们的眼神里得到了答案,那里充满的只有自信的冷酷。而且作为激励,长官们承诺,拿下了这次战役,每个人都将晋升一级。我很兴奋,或许我的人生目标几天后就实现了。只是,一种不祥的预感一直笼罩着我,无法摆脱它的纠缠。
    战役如期打响了,我很失望的被安排在部队的最后方——军旗边上,我在这次战役中的职责就是尽我所能的保护军旗。由于我所处的位置的关系,我目睹了这次战役的整个过程,它的惨烈程度是我从未见过的。
在萧瑟的战场上,无时无刻不回荡着杀气。战役开始敌我双方都谨慎的试探着对方的主力所在。那些即便是精英的下级干部也不得不在面临几倍于自己的敌人面前倒下。对于他们的命运,我已经麻木了,毕竟自己也是从那个阶段走过来的,不过比他们幸运点罢了。
    战役进入到中局阶段,整个战役最残酷的时刻也不期而至。我们的先锋部队,也就是那些师长们发起了总攻。这次战役里,我们的两位师长是我们军界里最著名的二位,他们的显赫战功无人能望其项背,他们的传奇也毫无例外的被写进了军史里。然而就是这样的师长普一出发也阵亡了,他们很不幸的走进了自己的宿命。悲痛之余,战局也陷入了对我方极为不利的境地。我方的司令因为战局不利,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来扭转败局,竟然孤身直捣雷区,消灭了敌人两支部队后,在敌人大本营前踩上了地雷,英勇就义,哎,就只差那么一步了。那一刻我只看见了绝望的眼神。
    战役期间,敌方一只很神秘的部队左突右挡的横扫整个战场,看上去很像司令,因为他有那种惟我独尊的架势,不过似乎亡命了点,近乎疯狂的干掉了我的同僚,他也是一个旅长,只是这次他的任务是冒充炸弹欺骗敌人。
后来,盟军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干掉了敌人的2个军,我们的炸弹部队也因为异乎寻常的进兵路线成功的和敌人的司令同归于尽。一次又一次无情的宿命上演着,我忍着泪为他们的灵魂祈祷。
    战局也缓缓向平衡点移动,敌我的势力对比让我们也重新看到了取胜的希望。尔后也证明了那支一开始就貌似司令的部队,不过是师。我很佩服他的英勇,以及那副天下无敌的气势,我曾经还想,我应该做他那样的师长,当然得在这次战役胜利以后。
    然而,毕竟一开始消耗太大,我方和盟军似乎已经无力回天了。而我也成了整个部队所剩的最高长官,一切的指挥权已经落在我这个旅长身上。而那个师也虎视眈眈的瞄着我们的大本营,只是暂时没采取行动罢了,因为他还是惧怕我们的炸弹,毕竟他也是他们所剩的唯一一个师了。然而此时的真实情况是,我们的炸弹早就消耗完了,所剩的不过是连排和那些最脆弱的工兵,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个团,不过都占据着敌人的要塞无法抽身。
    面对这样一个不利的局面,我拟订了一个惊人的计划:首先,我主动出击,以冒充炸弹;当我欺骗成功并行进到交叉口时,工兵部队马上行动,迅速排除掉敌人大本营前那个我们伟大的司令踩上的地雷;而占据敌人要塞的团长也随时准备自我牺牲,切断敌师回防的后路,我此时就冲向敌大本营做最后一搏。
    计划通过后,我祈祷着。默默的回想起这走过的岁月,几多豪情,几多沧桑都一一掠过,所认识的人的样子也不时的在眼前飘荡。起风了,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我自己多出一份同仇敌忾的杀气,我要让他感到畏惧、我要让他知难而退,因为从现在起,我已经不是旅长了,我是一个炸弹……
    当我主动以炸弹的方式暴露在他面前时,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他居然毫不考虑的向我扑来,看着他越来越大的身影,我绝望了,不经意间我环顾了四周,看见的只是污浊的流着泪的脸庞和这个苍凉的世界。我毅然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我突然感觉到一股急风从身上划过,我在想,难道这就是死亡的体验?我缓慢的睁开眼睛,惊奇的发现,他——那个师——就站在我面前,以一种冷酷得近乎无情的眼神不停的打量着我。我知道反抗是毫无用处的,竟毫无惧色的提起问来了,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让我死得干脆点?”
“你很聪明,只是碰见了我而已!”
“士可杀不可辱,何必废话?”
“我不想杀你,我只想告诉你一个真相。”他以一种异常沧桑的声线缓慢的说着。
“喔?”
“我们……都不过是一个……棋子罢了!”顿了很久他才一字一字的说道。
“这我早就知道了,谁不是棋子?谁都被自己的命运玩弄着,就像此时的我被你凌辱、被你玩弄一样!”我反抗道。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我们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中的棋子罢了,被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控制着,身不由己……你能解释为什么你会偏头痛并常常晕倒吗?你能知道曾经那些和你并肩作战的战友们的去向吗?你能知道军队之外又是什么样子的吗?是的,你不能,我曾经也不能。”
    我惊讶之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的人生目标岂不是成了一场游戏中的附属品,什么都会失去意义。我疯狂的喊叫着,“我不相信……绝对!”
    他继续解释道,“在一次战役中,我被击中并经历了一次彻骨的剧烈疼痛后我明白了一切。之所以你时常会晕倒,其实那时你已经阵亡了,只是你自己被蒙在鼓里罢了。瞧瞧你身边这些躺在地上的人,当这次战役结束后,他们就会神奇般的回到医院,并且被漂亮的护士照顾着,过上一段时间,他们又回会回到他们的位置上,或许还会晋升……而我呢,在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思想后,早就洞穿了这的虚拟的世界,所以我才那么英勇,因为我早就知道对方是什么了,就像知道你一个旅而不是炸弹一样。当然,为了迎合外面那个世界的人,我只是偶尔控制一下自己,展示一下超凡的才能而已。听明白了?你,想加入到这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中来吗?”
    他顿了顿,表示给我考虑的时间。而我毫无选择,反正也是死,何不看看这是否都是真的。片刻后,我点头表示了同意。
    他突然举起手枪,对准我的头,“砰”一声,我感到一阵剧烈的抽搐,撕裂般的疼痛贯穿着整个身体……剩下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而后,当我清醒过来时,我听到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声音,我再次绝望了……
“老板,断线了!”
“咦,你怎么不吃下去?停那干嘛?”
“我也不知道啊,我明明是吃下去的啊!”
“靠,黑客!”
“嘿,给根烟,快点!”
“什么时候回家?都11点了。”
……

    所有痴迷于四国而无法自拔的朋友,早日回到现实中去吧,那里才是属于我们的世界。否则,当某天你真正醒悟时,一切都迟了,发现自己正如这个旅长一样深陷于绝望之中……

谢谢!
即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兮何兮,子似陌路……
|
2#

回复:(1)

1楼
|
3#

回复:(2)

好长啊
你是37吗?
|
4#

回复:(3)

是呀,马上就是38了,呵呵!
即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兮何兮,子似陌路……
|
5#

回复:(4)

那恭喜恭喜啊
独立和红军很有渊源的
是吧:)
|
6#

回复:(5)

好帖,应该进精华~
(:
大理石 雕成塑像! 铜 铸成钟; 而我这个人 是用忠诚制造的。 即使是破了,碎了, 我片片都是真诚!
|
7#

回复:(6)

好帖:)每个人写的风格都不同:)
|
8#

回复:(7)

小破37,每次都被我拿去吃40啊39啊38啊雷啊之类的,从来都没有立功的表现,现在我一般把这个没用的东西放在地雷下面,nnd,看到37我就烦,切~~
|
9#

回复:(8)

37伪装40出来嚣张,经常能骗到一个炸弹:)
|
10#

回复:(6)

好精彩的故事,很认真的看完了。感触颇深,尤其是写关于棋与人的那段。。。。。。
|
11#

回复:(9)

呵呵,不错。
|
12#

回复:(11)

★★★★★★★★★★★★★ ★鯨鯨鯨★鯨鯨鯨★鯨鯨鯨★ ★★★鯨★鯨★鯨★★鯨★★ ★鯨鯨鯨★鯨★鯨★★鯨★★ ★★★鯨★鯨★鯨★★鯨★★ ★鯨鯨鯨★鯨鯨鯨★★鯨★★ ★★★★★★★★★★★★★
|
13#

回复:(11)

9楼的S郎,你好象是个工兵,真的,我觉得工兵都比破37好用,当敌人要吃你或者贴主的时候,我一般是把贴主给他们吃的,而且我从来不把你放在地雷下面,呵呵~
|
14#

回复:(12)

真TM好
★★★★★★★★★★★★★ ★鯨鯨鯨★鯨鯨鯨★鯨鯨鯨★ ★★★鯨★鯨★鯨★★鯨★★ ★鯨鯨鯨★鯨★鯨★★鯨★★ ★★★鯨★鯨★鯨★★鯨★★ ★鯨鯨鯨★鯨鯨鯨★★鯨★★ ★★★★★★★★★★★★★
|
15#

回复:(14)

12楼的大笨鱼,你也是工兵啊,下次写写自己嘛,哈哈
|
16#

回复:(15)

晕菜,14楼的太没人性了!
|
17#

回复:(13)

好贴,四国只不过是一场游戏,沉溺于此的朋友们真能悟通的又能有多少呢?
|
18#

回复:(16)

nnd,我曾经是个34,被拿来专门吃工兵,被37吃的到处跑,我哼37,后来我变成了工兵,发现还不错,37经常被我吃的到处跑,哈哈
15楼的破破37,我要吃你~~
|
19#

回复:(18)

毛泽东说过:皮旅有功,由少进中。
|
20#

回复:(19)

哈,俺的37可没这么窝囊!
|
21#

回复:(20)

忘了,贴主好像是个小小的33嘛,nnd,我现在最讨厌33啦,什么用都没有,尽欺负我们工兵,打倒33贴主~~

``slap hotel_ca1ifornia
|
22#

回复:(21)

哈,俺说谎不行呀?
不然对不住这题目呀~哈哈!
即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兮何兮,子似陌路……
|
23#

回复:(21)

  顶~~~:)
楼下的 ╭⌒╮⌒╮‘,‘‘‘陨石雨‘‘‘来了‘‘  注意〔     ⌒╮ 喔 ╭⌒╮ ‘‘ ‘ ‘‘   ︶︶︶︶︶︶____‘ ︶︶ ‘‘ ‘‘ 抬头啊 砸中脑门可以变聪明哦~~~~~嘿嘿~~~~~`
|
24#

回复:(23)

to 11楼:俺是色狼吗?俺可是好人耶,说暗色狼的有2种
一种是PLMM,其实PLMM在心里偷偷的喜欢俺这样色
第二种是和俺同性的,因为他们嫉妒俺,你是属于那种呢?
哈哈哈哈
|
25#

回复:(24)

哈哈~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兮何兮,子似陌路……
|
26#

回复:(25)

23楼你就是S郎,呵呵,不打自招,我有说你是色狼么?哈哈

不许泡我们团的MM~~
|
27#

回复:(25)

哈哈,楼上的换马甲了也能认出你来啊,哈哈哈哈
俺们可爱的汤面兄弟,哈哈哈哈哈
|
28#

回复:(26)

可以写成《黑客帝国》的构思。
|
29#

回复:(27)

哈哈哈哈,你们团的PLMM喜欢俺,怎么办啊,俺也不能阻止人家喜欢啊,这是人家的自由耶,哈哈哈哈。
|
30#

回复:(28)

昏迷,剧烈的昏迷~~
呕吐,剧烈的呕吐~~

笨笨,我会是汤面那个笨蛋?连QQ都保护不好的家伙,我slap~~
|
31#

回复:(27)

good
|
32#

回复:(26)

|
33#

回复:(30)

哎,是你腿快,夹三啊,你看看你和我一个楼层,说不定你的腿还在24~25层之间打颤呢。笨笨
|
34#

回复:(32)

24楼倒是汤面佬,没错,我认得他的马甲
|
35#

回复:(34)

是啊,是那个汤面佬的马甲,别以为他换了马甲,俺们认不出来他就是笨汤面啊。
|
36#

回复:(34)

7K,
好!我慢慢看)
|
37#

回复:(34)

恩。
独立之棋术,自由之灌水!
|
38#

回复:(37)

恩!好贴!
独立之棋术,自由之灌水!
|
39#

回复:(38)

应该有比绿色更高的级别。
独立之棋术,自由之灌水!
|
40#

回复:(39)

一个无与伦比的好帖子!
独立之棋术,自由之灌水!
|
41#

回复:(40)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顶?你们不看我可再也不顶拉!
独立之棋术,自由之灌水!
|
42#

回复:(41)

呵呵,谢谢楼上金庸的朋友了!

谁老在那说啥汤面条啊?晕,多庸俗的东西~
俺早改成扬州蛋炒饭了,呵呵!

丝丝,呵呵~~看完给点意见耶!
即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兮何兮,子似陌路……
|
43#

回复:(42)

有些人是在混论坛积分   靠靠  其实他根本没看
|
44#

回复:(34)

很好!很好!!!,,,,,,,,,,,,,,,,,很好!!!!!

最后的,
"而后,当我清醒过来时,我听到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声音,我再次绝望了……
“老板,断线了!”
“咦,你怎么不吃下去?停那干嘛?”
“我也不知道啊,我明明是吃下去的啊!”
“靠,黑客!”
“嘿,给根烟,快点!”
“什么时候回家?都11点了。”"
画蛇添足,一颗老鼠屎,坏了一整锅汤啊!可惜!可惜!!!,,,,,,可惜!!!!!
|
45#

回复:(44)

我看了。而且准备写篇排长的故事。
独立之棋术,自由之灌水!
|
46#

回复:(44)

呵呵:)~~~
即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兮何兮,子似陌路……
|
47#

回复:(46)

不错
|
48#

回复:(47)

靠,老金。

居然用这名字逛论坛,呵呵
|
49#

回复:(48)

呵呵,很传神啊!
今日楼台鼎鼐,明年带砺山河。大家齐唱《大风歌》,不日四方来贺!
|
50#

回复:(49)

兄弟写的真好,我昨天没把你的名字放进去,失败!

独立文豪之破剑,呵呵~~~~~~~
我诉,道不尽人间苍凉,一语万年长。 塞上狂风,吹不动绵绵恨仇。 京华红梦, 扰不乱剑拔锋芒。欲疯,还清醒笑扬。犹醉,于天地轻唱。。。
|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