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黑 [复制链接] 查看:6395回复:106

1#
分享到:

灯下黑


文字:书颜



第一章:前尘如梦

     圆月皎洁,暗夜沉沉,一灯幢幢摇曳。时辰交接,更鼓声声,响彻荒寂的山谷。在这座名叫邙的山上,有一柱绝峰,峰顶上站立着一人,他提着一盏灯笼,望向山下那片青瓦重檐的人间,幽冷的夜风吹得他一身黑袍翻飞如云。他的头上罩着黑色的风帽,一张脸被黑巾蒙得严严实实,可是那双眼睛,却在黑暗中闪烁着莹莹的碧光,那光芒没有一丝暖意,宛如妖兽之瞳,说不出的骇然。他一言不发,漠漠地看着远方。

    不知何时,他的身后飘浮着一痕虚幻而淡薄的人形雾气,那白茫茫的水雾缓缓旋转,升腾而起,慢慢变得真实可辨,竟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女子,那女子一头长发静静地垂在腰间,两鬓的散发由一条白带束在脑后。山风呼啸,那女子的长发白带扬起,清绝如仙。那张秀丽的脸出现在黑衣人的面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是被秋水浸过的星子一般,流转生辉,那神采在双眸中,自有一种令人着迷的力量。

    “小乔来了,可是想通了,愿意替为师下山诛杀叛逆,取回为师想要的东西?”

    黑衣人的嗓音浑厚如洪钟,带着一股让人不敢违拗的威严。

    “师尊,小乔愿意下山,一是去完成师父的心愿,二是……有笔债,该是到了讨要的时候了。”

    白衣女子恭顺谦卑地垂首而立,声音却甜美异常,可是她那双眼睛里却闪出一丝凄绝哀怨的神色。

    “为师传授你驱狐秘术已有五年了吧?”

    “是,师尊,小乔已略有小成,此番下山定不会让师尊失望。”

    “那就好,前尘往事如梦似幻,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你该幡然醒悟了吧?”黑衣人缓慢的话语里带着些许温暖。

    白衣女子抬起头来,眼睛闪过一点泪光。

    “市井情缘,或许原就不配为小乔所有,此番下山正好了结那段孽缘,待功成身退之时,惟愿师尊可怜弟子,重新将小乔收归门下,小乔愿一生效命于师尊。”

    黑衣人点了点头,一双碧眸冷冷地注视着白衣女子。

    “那是自然,只要你能带回为师想要的东西,并且了断尘缘,咱们灯下黑的避尘山庄就是你的家。”

    黑衣人说着,举起了手中的灯笼,灯光照亮那张黑巾蒙面的脸,那双眼睛迷离恍惚起来:

    “多美的灯光啊,照得人心里暖暖的。可是那些愚蠢的世人哪里知道,在这最光明处,往往会潜伏着最黑暗的东西,只待时机一到,就会有致命一击必杀的时刻,他们死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杀了他们?可笑啊可笑。咱们灯下黑纵横江湖数十年,做了多少惊天动地的刺杀之事,鲜少失手,这都是刺客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至高荣誉,每一笔巨额酬金支撑着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开支用度。铁血江湖,刀尖上度日,你们都不容易,为师也不愿苛待大家,只是一身入这灯下黑,就不能再有退出的念头,为师最痛恨的就是那不告而别的忘恩负义之徒。玉祥玉瑞两兄弟,实在令为师失望,不但叛逃还带走了为师最珍爱的神兵‘蝉翼’,实在可恨!你这回下山,务必将二人诛杀,把蝉翼带回。”

    黑衣人沉稳有力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愤怒。那张狰狞的脸顷刻间贴近小乔的鼻尖,他死死地盯着小乔,小乔愕然而退,慌忙跪下:

    “师尊息怒,小乔定会将蝉翼带回来。”

    那只灯笼忽然被扔在半空居然没有燃烧,黑衣人的身影倏然变幻成一团黑雾,缭绕在白衣女子的身上,那黑雾越来越淡,白衣女子一动也不敢动,眼看着那团黑雾自头顶升腾而起,幻化成黑衣人的身影飞跃腾空,一伸手轻轻捏住了那只灯笼下坠的手柄。

    “这才是‘幻影千叠’,好好学着!”

    黑衣人提着灯笼飘然远去,只剩下那个叫小乔的白衣女子愣愣地跪在山崖上。
  
最后编辑0151 最后编辑于 2017-02-23 08:32:31
本主题由 超级编辑 0151 于 2016/3/6 9:14:26 执行 主题置顶/取消 操作
|
2#

    邙山绝顶,山风猎猎。

    小乔默然起身,她脚下的山崖之下,就是灯火阑珊的人间。她去过,执行刺杀任务的间隙,她也会效仿寻常女儿家那样,从客栈出来去逛街市。胭脂水粉,针头线脑,铜镜发钗,她都会乘兴买些,一身布衣荆钗的打扮,她俨然就是一个寻常的市井妇人。来来往往,人海川流,没人会想到,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是个身负高深武功,心如蛇蝎的冷血杀手。没人认识她,师尊和师兄师姐都不在身旁,她没有任何拘束,吃糖人,喝豆花,手拿风车逗街角的孩童玩乐,她开心得像个孩子。多年以前的儿时,她也许就是这样度日,直到烈火熊熊,家园被毁,在惨死的父母身边大哭的她,被师尊粗壮的手臂抱起,爱抚地搂在怀中。她回头,泪眼朦胧地看着躺在血泊中的父母,哭喊:爹!娘!

    那两声哭喊多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关于父母,她也只有这一刻最深的印象。是师尊抚养她长大,传授她武功。严厉的师尊毫不怜悯她的软弱幼小,每日逼着她和师兄师姐们习武。寒来暑往,当年的小丫头已经长大,出落成一个身姿曼妙、容颜秀丽的少女。师尊偶尔会亲自带她下山执行刺杀任务,耐心地教会她实战经验,如何乔装潜伏,什么时候出手击杀目标人物,如何全身而退。她第一次杀人后惊恐万状,梦里哭醒,师尊守在床边,虽然没有一言安慰,但是她不再害怕。

    众多师兄师姐眼中,她是师尊最疼爱看中的小师妹。大家心照不宣,有人羡慕有人嫉妒,都是在内心隐忍不发,不敢露出一点不满的神色,毕竟谁也不敢忤逆威严的师尊。

    师兄师姐们武功高妙,每人都有傲然天下的绝技。年龄最小的她实力最弱,师尊将自己珍爱半生的神兵“蝉翼”赐给了她,那是一把削铁如泥的短剑,黑色的蛇皮剑鞘,拔出短剑,银亮而单薄的剑刃平淡无奇,在阳光下闪烁着令人心生寒意的光芒,她随手向身边的一尊铜像划去,佛祖的半截身子轰然倒下,幸亏她机灵,闪身跳开。师兄师姐们窃窃私语,都在议论她手里的短剑。师尊在一旁不发一言,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几天后,师尊就令她每个深夜都去邙山崖顶,将自己一身绝学倾囊相授,轻功,暗器,用毒,奇门遁甲,十多年之后,她学得师尊的绝妙轻功“幻影千叠”,又修习了师尊从不外传的驱狐秘术。只是师尊一再告诫她,在任何人面前都要示弱,切不可轻易显露实力,尤其是在敌手和同门面前。她紧紧记住师尊的教诲,在师兄师姐眼里,她依旧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师妹,所依傍的不过是一柄宝剑。

    这些年来,她从来没有和师兄师姐们一起下山执行任务,只有一次特殊的例外,师尊要闭关修炼,山下来了消息,要灯下黑出手,前往长安去刺杀一位权倾朝野的王爷,雇主出手阔绰,赏金极高。师尊为保万无一失,就派出“玉面麒麟”玉祥玉瑞兄弟、易容妙手乌鹊师姐,还有她,一行四人下山。

    只是师尊做梦都没有预料到,此次下山居然会出现那么多波折,他一手抚养长大的四名弟子,一起背叛师门,一去不回。
最后编辑oo 最后编辑于 2015-12-29 15:01:34
|
3#

某人天天碎碎念,手机下载的都是玄幻网文,好吧,咱也挖坑开始写。

趁着快有假期勤快下,不确定能写到啥程度写多少啊。

求点赞求鲜花求大仙姐儿的红包求各种奖励。。。。

初雪姐为了把俺训练成升级大师,天天拖俺。。。。。。边家,以至于,上一秒俺还在Q里跟她蹦达的欢实,下一秒被抓差边家时骤然装死中。。。

呃,大概姐为了鼓励俺的学习热情,跟俺许下承诺,打过她的A有奖励,让俺打了鸡血般兴奋的勤练不辍,为此还特意找高手求带牌,结果,姐粲然一笑“终于有好手带,不用我各种操心拖你练牌”害的俺一口血憋好久,嗯,俺去造反写网文赚红包,继续荒废升级女大师的路途中。。。



顺便跟依依姐申请各种福利中。。。。。
最后编辑oo 最后编辑于 2015-12-26 23:48:39
|
4#

前排留名。
万一火了呢?
|
5#

前排留名。
万一火了呢?
灵魂释然 发表于 2015/12/26 23:22:53

呃,问好红薯哥。
最后编辑oo 最后编辑于 2015-12-26 23:47:08
|
6#

口头飞花,继续关注中,,,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7#

唉,我的江湖啥时写呢???可惜没时间,没精力,,,大概猴年马月吧,,,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8#

肯定有个类似西门吹雪的人物,,,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9#

还有东方不败的人物,,,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10#

目前这两人我都清晰知道是谁?怎么写了???能有人知道写的就是你吗???哈哈哈,,,不知道左岸安排类似于啥呢???亨利,和虫子我是安排好啦,,,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11#

灯下黑让我想起个人物就是制作FLASH的高手,,,就是有个叫蜻蜓的师傅,,,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12#

对了,,,我有个灵感  左岸和 阿树是连体的 ,,,叫黑白无常,,,或者叫  连体圣婴,,,哪个词比较好捏???思虑中,,,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13#

呃,楼上的大虾,虫子俺认识,那家伙曾经Q里很是笑过姐姐我以前的长篇写的各种贞碎一地、、
至于左岸亨利不认识,欢迎大虾吐槽,但是别带各种恩怨来啊。。。
|
14#

懒得吐,,,只是种创作,,,真实状态,,,你真可怕,,,把人想得如此模样,,,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15#

六姐姐准备跳坑了
|
16#

话说幺妹,无论嫩挖的是玄幻奇幻,武侠仙侠还是科幻灵异,古现言情。坑品一定要好。中间再多穿插点傲娇宠溺。。。
|
17#


论坛好久没有长篇了

一直以来非常欣赏宝贝的文字

欢迎宝贝奉献长篇故事

宝贝又要辛苦了

作为观众

我们会期待会尊重会欣赏宝贝用心之作

谢谢宝贝

抱抱
一句话 一辈子
|
18#

又见宝贝大作~美不胜收
|
19#

期待美妞的用心之作~
淡极始知花更艳 愁多焉得玉无痕
|
20#

大仙姐打赏月票一枚,老幺加油啊。催更催更
百姓家闺房乐如花美眷
帝王庭深宫怨似水流年











|
21#

回复 355的帖子

6妹也催更来了?
百姓家闺房乐如花美眷
帝王庭深宫怨似水流年











|
22#

未来的女升级大师,能提前给哥签个名不?

佛里有魔苗,魔里有佛根。杀手也许并不冷血。

期待下文。
|
23#

只来点个赞  辛苦
|
24#

雨辰:神仙姐姐,咱表示从谏如流,可怕就可怕吧,只是,您自带扫帚可以吗?
鹅鹅,亲,坑挖的太深不好填,慢慢来。
依依姐:求抱求奖励~
雪柔:嘿嘿,飞里一起搭档哦。
dan:山丹丹花开明艳艳~~~~
class:我就知道大仙姐儿肯定是好银,群包私包俺都收到了,KISS~
过客:师傅 您这就把俺的主题思路总结完了?害的俺不得不拐弯,不写善恶只虐心,相爱相杀。
kq:同门小妞好~~
|
25#

哇塞好厉害!顶一个~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
26#

欣赏美文
~~~~~
|
27#

又一个白发魔女出世了
                                                                                                                                    天堂太寂寞.地狱太嘈杂. 所以我在人间堕落~
|
28#


好一篇武侠大作   期待后续

人生最大的两件事: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
29#


飞花

人生最大的两件事: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
30#

我也来鼓励一下 加油!  我似乎看到楼上有人来捣乱了 趁早走开点!
|
31#

l43:小妞,来杯青梅酒?
紫鸾跹春:谢临贴。
7775:八弟,二颜喊你回家修键盘。
傲雪寒梅:花香醉人。
BM:大雁塔上木有雁阵过,只缘您的百步穿杨手。
|
32#


第二章:山花烂漫

    那一年,小乔十七岁,她和三位师兄师姐接到了师尊的命令,即刻下山出发,去长安刺杀一位位高权重的王爷。据他们手中握着的密报帛书上写:这位王爷临朝听政多年,将当今的皇上玩弄于股掌之中。对外攘敌,杀伐决断,果敢决绝;对内诛杀异己,铁血无情,至亲亦然。朝中百官或仰其鼻息、依附其熏天权势;或者是沉默哑然,敢怒不敢言。年龄大的元老,心力交瘁,多数都告老归田。朝政则完全掌握在这位王爷之手。

    说起来,这位王爷是当今天子的十六叔,当年曾被议储,怎奈运途不济,一夜之间他的太子之位易主于当今天子的父王,先皇命短,继位数月就暴毙而亡,宫里宫外都传言说是中毒而死。有人见过先皇的尸身,面色乌紫,口吐黑血,两眼几乎瞪得要努出眼眶了。那样子可骇人了。但是,谁敢在外人面前多说一个字?除非身家性命不要了。先皇驾崩,太子继位,但是太子只有十余岁,年纪尚幼,那位王爷在群臣的拥戴之下暂摄朝政。可朝中群臣里,尚有了解实情的正义之士,有人暗暗联络起了民间的江湖人士,企图以重金雇凶暗杀这位王爷。杀手死了好几批,不但这王爷毫发无损,反而让他加强了防备,想要再刺杀他,就更加困难了。

    万般无奈之际,有人想起了“灯下黑”,这个刺客组织隐居在洛阳城北郊的邙山深处,从不涉足江湖恩怨,也不卷入尘世纷争,他们存在只有一个目的,拿赏金,杀人。听闻这北邙山上灯下黑组织的主人叫作笠翁,他手下有九个身怀绝技的刺客,每个刺客都有妖神一般的绝技,就是武功再高的武林泰斗,都会避其锋芒。他们的刺杀,几乎没有失手过,所以赏金极为高昂,一般人根本雇不起。为了重振朝纲,几位官员联手出重金,请灯下黑出山,毕其功于一役。送来帛书的江湖客,不仅送来丰厚的赏金,还对着师尊将凡此种种,都尽数说出。师尊眉心微微一动,睁开眼睛,接过帛书看了一会,略沉吟了一下,说:

    “本座座下有:狂龙、疯虎、苍枭、乌鹊、雪雁、灵猫、麒麟、花豹和玄狐九大弟子,狂龙疯虎刚猛无敌,适合正面鏖战,苍枭擅长夜袭,雪雁负责消息,灵猫花豹常年贴身守卫本座,眼下本座要闭关修炼,就派乌鹊、麒麟二子还有……玄狐一起下山吧。”

    师尊说着看了一眼小乔,眼神里颇有深意。小乔位列九大弟子之末,代号“玄狐”。她偷偷看了身边的人,麒麟二子和她私下交好多年,是她最为信赖的兄长,只是乌鹊师姐冷面冷心,深藏不露,不是个容易相处的。但是,一听到师尊派麒麟二子一同下山,小乔还是打心眼里偷偷欢喜。终于可以暂时摆脱师尊严厉的管束了,山下天大地大,繁华热闹,这一路定是有趣至极!小乔依旧是一副小孩儿似的心性,她站在众人之间,显得很不协调。师尊冷眼看了看她,吓得她立刻收了笑容,神情凛然起来。可是,心里仍旧不住的窃喜:她的祥哥哥和瑞哥哥都要随自己下山了,没人的时候,她就喜欢任性地这样喊麒麟二子,那时年少,玉祥玉瑞两兄弟在练功之余,常常带着八九岁的她在山林里玩耍,玉祥年长她八九岁,常常背着她在山林中穿梭奔跑,弟弟玉瑞紧跟其后,他们常常捉蝴蝶,捉蚂蚱哄她玩。有一回,玉祥爬上了树竟然捧着一窝黄鸟下来送给他,小小的人儿,欢呼雀跃不已,玉瑞一旁将路边的山花采摘下来编成花环戴在她的头上,她欢喜地看着兄弟俩,甜美地喊:祥哥哥,瑞哥哥!你们做乔儿哥哥吧。两个脸盘圆圆的、眼睛大大的男孩拼命地点头。玉祥说:往后谁要是敢欺负乔儿,咱们兄弟绝不放过他们!

    小乔突然扑到玉祥怀里哭了起来,玉瑞见小乔哭了,自己的泪珠儿也滚滚而落。乱世中,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师尊严酷,师兄师姐们冷漠,在这个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刺客组织里,能有一点相互依靠的温暖,是多么不容易。

    在山花烂漫处,小乔头戴花冠,一身白衣,奔跑在山林里,像个小小的狐仙一般精灵可爱。看得玉祥玉瑞两兄弟满心欢喜,那一瞬间,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亲妹妹一样。他们也有家温暖的家,也有爹爹娘亲和妹妹,可是那一年,那个家没了。他们两个苦命的兄弟,被他的酒鬼父亲遗弃在陌生的大路上。

    “都给老子滚!跟着老子迟早饿死你们!那死婆娘跑了,要你们何用?早晚也会给老子跑的!”

    “爹!爹!不要赶我们走,我们很乖,我们不饿……”

    玉祥冲着渐渐走远的爹爹徒劳地哭喊,他的泪眼里满是依赖与绝望,更加年幼的玉瑞伸出小手哭闹:

    “爹爹抱抱!爹爹抱抱!”

    而他们的妹妹,也被他们穷困潦倒的爹爹先于他们遗弃在路边,一个温暖的家,一天之内荡然无存。他们的娘亲实在受不了爹爹的虐待和贫穷的日子,早在几天前就丢下他们,在一个深夜偷偷远走他乡,童年的温暖和快乐戛然而止。

    两兄弟在路边又饿又累,一辆马车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马车的帘子拉开,一张令人惊骇的脸,那一双眼睛闪着碧色的光芒。两个懵懂的男孩先后被那人抱进了马车……

    心酸往事常常浮现在玉祥脑海,他不知道弟弟是不是也一样,眼前的这个女娃,虽然和妹妹长得不一样,却跟自己的妹妹一样天真可爱,和她在一起,听她奶声奶气地喊哥哥,就仿佛以前在家里一样,虽然那个家破旧不堪,可那是兄妹三人的栖身之所啊,有家在,多冷的风雪都能熬过去。可是,那个破败的家,被他烂醉如泥的爹爹毁了。在自己内心深处,爹爹的模样挥之不去,这着实令人恼怒。

    唯有看到小乔的笑脸,玉祥心中的仇恨才能暂时释然。玉瑞比小乔只大了两岁,他们在林间追逐,玩得正开心。忽然一道银色的身影自远方激射而来,来的是一脸淡漠的师姐雪雁,那年她已经十八岁了,她掌管着避尘山庄的消息联络:

    “就知道你们在偷懒玩耍,师尊让我来喊你们回去!走吧!”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吐了吐舌头,不用说,回去一定会受罚。

    回想起那些往事,小乔心里暖暖的,一转眼十多年就过去了。当年的祥哥哥已经是三十多岁的男子汉了,而玉瑞和自己也已成年。三人走在春风温暖的山路上,不时地回过脸来笑看彼此,身后是一脸冷酷毫无表情的乌鹊师姐。

    北邙山,是洛阳城那些达官贵人选中的葬身之地,听说是难得一遇的风水宝地。所以一路上尽是荒坟座座,墓碑如林。他们穿梭其中,早已习以为常亦不觉得恐惧。人迹罕至的路旁,零星分布着一些黄色的紫色的山花,小小的花瓣,在草丛中摇曳多姿,看得人神清气爽。走出了常年压抑的避尘山庄,每个人的心里都放松了不少,小乔偷眼望去,虽然乌鹊师姐不苟言笑,但是她清秀的眉头不再紧锁,神色也比以前更容易接近些。

    “前面是个凉亭,咱们歇歇脚再走吧!”

    玉祥在四人中最年长,他沉声说道。其他人都顺从地跟着他走进凉亭,在石凳上坐下。小乔低头摆弄着手里的花朵,玉瑞紧挨着她坐在旁边看,不由得从她手中抽出一支,小心翼翼地戴在她的发间。小乔红了脸,慌忙摘下来,瞪了玉瑞一眼,玉瑞傻呵呵的笑:

    “乔儿比这满山的花好看呢,不戴也罢。”

    “你们胡闹什么?我要禀明师尊,有人要触犯门规了!”

    一旁的乌鹊满脸愤怒,一旁的玉祥脸上不辨喜怒,只冷冷地发话:

    “玉瑞,小乔,不得胡闹!”

    玉瑞小乔立刻噤声,可是两人眉目流转,看着对方的模样,齐齐噗哧一笑。小儿女的情态尽显露出来。玉祥看在眼里,心里五味杂陈,没人知道,他也在心里偷偷地喜欢着小乔。可是,他不能表露出来,一是自己年龄和小乔悬殊太大,二是,玉瑞是自己世上唯一的亲人,他宁愿自己痛苦一辈子,也要成全弟弟。只要有机会为避尘山庄建立奇功,他就会寻找机会,求师尊让他们二人退出灯下黑,去山下过寻常人的生活。师尊那么宠爱小乔,说不定会答应的。这样,玉家的香火就不会断送在他们兄弟二人的手里。只要弟弟能幸福,他愿意留在灯下黑一辈子,他一定会紧握手中的刀,为弟弟也为心爱的她杀出一丝希望。
|
33#


很奇怪呢   昨晚明明回了的   咋木有显示呢  

人生最大的两件事: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
34#


支持长篇大作   期待后续

人生最大的两件事: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
35#


灯下黑的九大弟子

狂龙、疯虎、苍枭、乌鹊、雪雁、灵猫、麒麟、花豹和玄狐九


玄狐九 小乔

麒麟二子 玉祥玉瑞

乌鹊师姐



慢慢理顺

宝贝好厉害的说
一句话 一辈子
|
36#


记得开始看红楼梦的时候就搞不清他们的关系

不是反反复复看

真的很难理顺

宝贝的确厉害

我非常佩服写长篇的作者

尤其其中人物有些关系再有些绕

谢谢宝贝

我们慢慢欣赏
一句话 一辈子
|
37#

每章都给宝贝送花

谢谢宝贝

辛苦了
一句话 一辈子
|
38#

抓紧更新啊,期待精彩
|
39#

大姐跳坑了,6姐跳坑了,老幺赶紧更啊,太懒惰新年红包飞掉了
百姓家闺房乐如花美眷
帝王庭深宫怨似水流年











|
40#

精彩。要是拍成电视剧肯定好看
|
41#

感谢跳坑的亲们,争取寒假时多多更~
|
42#

文字很耐看,故事很精采

  ================

|
43#

先占个位,有空了慢慢欣赏宝贝的美文~
|
44#

大眼MM:看多了MM欢乐秀,忽然用无言也温柔,小忧郁啊。
绸:欢迎宝贝。
|
45#


第三章:心悦君兮

    北邙山下,一行四人顺着山道慢慢走来。眼见得暮色四合、倦鸟归巢,已是到了掌灯时分,荒寂的山路之上,找不到一家投宿的客栈。四人疲倦,脚步也缓慢了,山下多坟冢,寒鸦栖复惊飞,凄厉的叫声响彻在旷野,听得人心里一阵阵发冷。再找不到客栈投宿,今晚只怕要露宿野外了。麒麟二子看着身边焦急地东张西望的小乔,也不禁心急如焚,他们兄弟俩身强力壮倒也为什么,就怕两个姑娘受罪。其实,他们也不担心乌鹊,毕竟她行走江湖,多次独立完成刺杀任务。主要是小乔,俩兄弟对视了一眼,他们都不愿意让小乔吃苦。

    四人心中着急,一路无话,在薄烟缭绕飘散的山路上急匆匆地走着。峰回路转之间,忽然乌鹊喊了起来:

    “快看!有户人家!”

    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不远处的路边有一户人家,一丛篱笆院,三间茅草房,炊烟袅袅,饭菜飘香,那门前挂着一些兽皮,地上有鸡鸭在啄食。看门的狗远远看见有生人过来,狂吠起来。

    屋里走出来一位拄着拐杖的老翁,他颤巍巍地看着墙外四个风尘仆仆的年轻人,不说话。玉祥看见有人出来,急忙喊话:

    “老人家莫怕,我们兄妹四个是去长安投亲的,因赶路太急,误了投栈的时辰,天色已晚,可否打扰,在你家借住一宿?”

    老翁沉吟了片刻,走过来打开篱笆们,让四人进来。一双浑浊的眼睛戒备地打量着四个年轻人古怪的装束。玉祥个性最沉稳,立刻洞察对方的神色,憨厚一笑:

    “老伯莫怕,咱们兄妹四人都是洛阳城里的镖师,因镖局生意惨淡,被师傅遣散各寻生路,兄妹几个在洛阳举目无亲,父母都身故于战祸,无奈之下才背井离乡前往长安投亲。”

    老翁闻言,慢慢放下了紧张的神色:

    “老汉姓陶,家里还有儿子媳妇,只怕委屈了几位客官。”

    “老伯客气了,我们只求一个容身之地。”

    玉祥说着,从怀里拿出几块散碎银子递给老翁,老翁慌忙摇手:

    “可不敢要客官的钱,只要客官不嫌弃,就进来吧。”

    老翁说话间转身为四人让路。

    进了屋子,看到堂屋几案明净,小饭桌上围坐着一对夫妻,他们的怀里各抱着一个幼童,那妇人一见有生人进来,羞红了清秀的脸庞,急忙起身掀开门帘,躲进内室去了。那男子也站起身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着精光,打量着四人。瞧那男子装扮,定是这北邙山上的猎户,生得虎背熊腰、挺胸凸肚,壮硕得铁塔一般,身穿深青色布衣,腰围虎皮外裙,眼如铜铃,眉如毛刷,阔口咧腮,满脸浓密的胡须,乍一看像个占山为王的土匪。他怀中的男童大约一岁左右,见四个生人进来,不哭不闹,反而伸出嫩白水润的小手,咯咯地笑着,要人抱。

    那娃娃甚是可爱,小乔满脸欢喜,连一向冷若冰霜的乌鹊都不禁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爹!他们是谁?”

    那汉子声音若洪钟,震的人两耳轰鸣。

    陶翁将四人来历说了一下,又指着中年男子说,是自己的儿子陶四,一番寒暄之后,请他们一一坐下。中年男子脸上的戒备才放了下来,露出了憨憨的笑容,转身向内室瓮声瓮气地喊:

    “孩他娘,再弄些饭菜招待客人!”转头笑呵呵地说:

    “屋里的是俺内子,景氏。”

    “哎!”
|
46#


    门帘里传来一生轻柔的回应,那妇人抱着孩子出来,众人一看不禁惊愕不已,原来两个孩子竟是一模一样,连穿的衣服都一样。陶翁一看大家的神色,不由得乐了:

    “让客官们见笑了,老汉的两个孙儿是双生胎,故而相貌相似。”

    玉祥笑容满面,拊掌道:

    “老伯好福气啊!”说着起身,从怀里掏出一对玉麒麟,塞给两个孩子。陶氏夫妻百般推辞,玉祥一再坚持,“陶家哥哥不要客套了,偶遇也是佳缘,我一见两个孩子,也是欢喜得很,这对玉麒麟是先父母留在身边的念想,如不嫌弃,就收下吧。”

    陶氏夫妇几番无奈,只得收下,一个劲儿地道谢。屋里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小乔和乌鹊起身,一人抱了一个孩童,陶四夫妇重新生火做饭,陶翁坐在一旁和玉祥玉瑞说起了家常。

    小乔很快就和怀中的孩童熟悉起来,一边拿玉麒麟逗他,一边和他小声说话,那娃娃转着眼珠子,直瞪着小乔看,乐得小乔直笑。而乌鹊从未与生人接近,她抱着孩童的姿势也怪异,小孩子扭动着身体,很不舒服,她也学着小乔的样子摇晃着去哄,那孩子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一张粉白的小脸,两只圆圆的眼睛,冲着她咯咯地笑,并举起了胖乎乎的手臂,小小的手摸着乌鹊的脸,乌鹊见状,躲避不及,居然满脸欢喜,转头对着玉祥喊:

    “玉师兄,他笑了,他笑了!”

    玉祥看着乌鹊因兴奋而泛红的脸庞,不觉心动,原来她也不是个冷酷无情的人。是避尘山庄的森严门规使他们这些人杀人如麻,心冷如魔,是师尊的教导,让他们在举起屠刀时冷血无情,市井人情的冷暖,他们何曾真正经历过?不过是一些无父无母、无家无院的荒野孤魂罢了,他们在师尊的手里就是杀人的工具。想来乌鹊内心深处也许有自己难以言说的心事吧。想想自己和弟弟,想想乌鹊,想想小乔,不觉满心酸楚。

    看着乌鹊抱着孩子转过身的背影,玉祥忽然心里一阵狂跳,他想起一年前在避尘山庄时的一件怪事,那个跳窗飞出的身影,有几分酷似乌鹊,桌子上遗留下来的一方素巾上,粗陋的女红,一行彩线织成的字:心悦君兮君不知。难道那个对自己有情的神秘人是……乌鹊?玉祥心旌乱颤,有些失了方寸的乱。这事一旦被师尊洞悉,以他老人家的脾气,只怕自己和乌鹊,都会被扔进万蛇之坑,受万蛇啃噬之苦慢慢死去!还有小乔,还有二弟,他们有情,这也是万万要不得的,尽管师尊很宠爱小乔,大约也不会容忍自己座下的刺客互生情愫吧!

    这些心事当然不会在脸上,玉祥依旧满面笑容地和陶翁闲话,他也知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行走江湖多年,说谎都已经如说真话一样了,目光坦诚,直视对方,让对方相信,让对方心有共鸣,让对方卸下所有对陌生人的防范,有谁会在意这个一脸挚诚的书生模样的人会是屠戮凶残之辈,谁会提防,他温厚的笑,往往都是杀人的刀。

    此刻的玉祥并不想杀人的事,他的情绪也受到了这一家人的感染。人间烟火,闲话桑麻,促膝灯下,共叙天伦。屋里饭菜的香气扑鼻,让人沉醉,升腾的烟气顺着窗户飘散到外面,红彤彤的火塘,让屋子里暖暖的。这是孩提时代家的味道,玉祥突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疲倦和疏懒,这腥风血雨的一路,回头望望,竟是那么漫长难捱。如若没了这刺客身份,和二弟归隐山林,娶妻生子,躬耕田园,眼前之境,是不是唾手可得?

    想到这里,玉祥被自己吓了一跳,灯下黑从来只有战死的鬼,哪里有全身而退的人?刺客若放下了刀,动了杂念,那就是离死不远了!他看了看玉瑞,心中一痛,无论如何,也要护住二弟的周全,父母已不在,他是大哥,他不能让弟弟身处险境。

    玉瑞似乎也觉察到了哥哥的异样,只是没有说出,一脸笑容地和陶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不时地偷眼看着像个孩子一样玩耍的小乔,心里暖融融的。
|
47#


哇  又更新这么多  继续看故事

人生最大的两件事: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
48#

第四章:烟火之暖


    说话间,景氏已经端来热气腾腾的陶盆,陶四拿来木碗竹筷,一一摆在桌子上。玉氏兄弟看去,竟是一大盆肉食!
陶翁起身,招呼众人落座,一边介绍:

    “这是儿子媳妇前日进山猎的野鸡,加上山菌炖了,鲜美可口,各位客官若不嫌弃,将就着用些吧。”

    而一旁的小乔已经开始吞咽口水了,这么香的肉,她在避尘山庄可是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

    大家围着小饭桌坐好,景氏拿着木勺,往每人碗里盛上香喷喷的小米粥,忙完饭食的活计,她从小乔手里接过孩子,躲到内室去了。陶翁从乌鹊手里接过另一个孩子,坐在桌前,陪大家说话吃饭。

    野鸡肉炖得烂熟于釜,盛上来时肉香四溢,咬在嘴里,汁水里浸透了山菌的鲜美,吃了一块,还想吃第二块。面前的小米粥,温暖了身子,也温暖了四个无家少年冷寂的心,这顿晚饭,在他们看来已是人间难得的美味佳肴。看着四人狼吞虎咽的模样,陶四哈哈大笑,拿过一个坛子,往小木碗里倒了酒,一碗一碗地端给他们。

    “嘿!尝尝俺们自家酿的酒,好喝着呢!”

    乌鹊和小乔羞红了脸,停住了筷子,立刻拘谨了起来。玉氏兄弟还算沉稳,道谢之后,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酒香凛冽,醇厚甘美,虽非名满天下的佳酿,却是寻常人家的好酒。三个男人一边大口吃肉,一边推杯换盏,不多时,都已满脸酒红。酒一喝多,话也就多了,陶四开始讲起他进山打猎的种种见闻,什么古树根下碗口粗的大蛇,什么花斑豹子,雪白的老虎,都遇见过,运气好的话,还能猎杀一些狐狸狍子,皮毛拿到市集上可以换不少钱……陶翁在一旁咳嗽了好几次,陶四依旧在一旁说得面红耳赤。

    “四郎!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陶翁一发话,陶四立刻住嘴,尴尬地呵呵笑了几声。

    “是……是……你们吃,你们吃……”

    小乔和乌鹊对视一眼,一起噗哧一声,笑了。

    “这孩子,一喝酒话就多,各位不要客气,吃好啊!”

    陶翁哄着怀中的孙子,一边招呼大家吃饭。

    四个年轻人吃着香喷喷的饭菜,看着一旁傻笑的陶四,心里满满的都是欢喜。原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是这样的。就算是经常行走江湖的玉氏兄弟和乌鹊,也很少住在农家,若不是带着小师妹,他们估计会选择露宿野外。这农家之乐,他们四人都是第一次体会。人间烟火,柴米油盐,原来是这等滋味。每个人都有些醉了,前面是陶氏一家人和善的笑颜,背后是暖暖的火塘烤着,这份温暖,把四个人的心都烤得柔软了许多。
最后编辑oo 最后编辑于 2016-01-07 12:23:19
|
49#

    这就是世上的普通人家,他们什么恩怨都不参与,他们也没有一辈子要背负的使命,他们依赖着北邙山谋生,一日三餐,衣食无忧,寻常风月下,守着几间茅舍,安享天伦之乐。春风秋雨,白雪寒霜,苦与甜,一家人在一起分担。就算有疾病灾祸,就算有生离死别,可是一家人那么幸福地活过,什么样的事情不能安然面对呢?有了这人间烟火的温暖滋养,这日子过得才算有了滋味。

    而他们不同,他们都是命中注定要孤独终老的刺客,他们的使命决定着这一生要过刀口舔血的日子。冷的风,刀光剑影,血雨迸溅,每个人的性命都是从一条血路中走出来。就算小师妹独受师尊宠爱,也有手起刀落、辣手无情的时候。只要世人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要么躲得远远的,要么就会筹谋着合力击杀之。他们都是孤魂野鬼,一辈子只配生活在暗无天日的隐秘处,就算身处光天化日之下,也是为着某个人的脑袋而来。只要拿到巨额酬金,哪怕是寻常百姓,他们也不得不举起屠刀。

    玉祥想着这些心事,莫名地感到悲凉,年龄越长,越觉得这条路黑暗艰险,刀风剑雨他不怕,怕的是这一生如长夜漫漫的孤独。就这样拼杀到老吗?死了葬身何处?会不会被曝尸荒野?估计自己的命运怕是还不如陶翁吧?至少他往生之时,还有儿孙坟头祭拜哭送的时候,而自己呢?将来有一天也许会死在乱刃之中,而“麒麟”这个称号,迟早会有新人替代。灯下黑里九大刺客的代号,不就是这样新老交替的吗?这是迟早的事,除非有另一种情况出现,那就是自己有一天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带着二弟小乔全身而退,可是这种事情恐怕仅仅是奢望而已。

    一想到师尊那双碧色的眼眸,玉祥就觉得不寒而栗。这些刺客中,纵然是大师兄狂龙,都是对师尊噤若寒蝉。违逆师尊的下场,他不是没见过,三年前,上一任“疯虎”执行任务后,私吞酬金潜逃,被师尊活捉回来,当着众人的面,被师尊亲手挑断了手筋脚筋,无数次地打到只剩下一口气了,又无数次地被医好,如此反复折磨了大半年才死去。门中弟子,早就见识过了师尊武学的登峰造极,但是师尊的冷酷与残忍,大家第一次见识。自从那件事之后,背叛师门的事就再也没有发生过。灯下黑,就是一条杀戮到生命尽头的路,与每个刺客而言,都是至死方休的宿命。强悍如师尊,也是从上一任“笠翁”手中夺取的这个至高无上的地位。同门中,哪个不是满手血腥的人?

    就是他们这些杀人如麻的刺客,这一晚居然宿在百姓家里,品尝到他们此生原该是遥不可及的温暖。玉祥偷眼看看其他三人,玉瑞和小乔眉目传情,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乌鹊神色复杂,笑容僵硬,只怕她心中的感受和自己差不多吧。她能取代上一任“乌鹊”,九大刺客中排名第四,自有她引以为傲的资本,同门之间,谁都不可以小觑对方,哪怕是柔弱如小师妹,一旦性命相搏,各人的实力才会完全显露出来,如果不早留一手防备,只怕性命留在须臾之间了。

    一想到小师妹小乔,玉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这些年虽然他和二弟与小乔交好,但是总感觉这丫头人小鬼大,有很多事瞒着他们。虽说九大刺客中,小乔的实力是最弱的,可是那年那场争夺“玄狐”代号的比武较量中,上一任“玄狐”,剑术非凡,内力深厚,在那密如春雨的剑影中,小师妹总能游刃有余地转圜,招式虽笨拙,左躲右闪中却总能巧妙地将对方的剑格挡磕开。几十招下来,前辈“玄狐”竟然没有占到半分便宜,早知道那年小乔年仅十五岁。眼看着同门之间讶异的目光,前辈“玄狐”大喝一声,剑法威猛稠密起来,一柄长剑变幻出无数道虚幻的剑影,旋风一般向小乔席卷而来,那气势宛如惊雷。小乔见状,神情自若,依旧是一副以逸待劳的闲散神态,左躲右闪,腾挪跳跃,她右手的短剑,精准无误地从千叠剑影中磕开对方的长剑,然后灵巧蹲身,腿似豹尾一般横扫而来,逼得前任“玄狐”一声呐喊,拼尽全力纵身跃起。人在半空失去了凭借之力的一刹那,小乔微笑着出手了,一掌虚影自下而上地自掌中变幻飞出,显然是用上了深厚的内力。那虚幻掌影结结实实地印在前任“玄狐”的胸脯上,只见她噗地一声喷出一口血雾,身体向高空飞跌出去,复又自半空坠下,重重地摔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眨眼之间,胜负已分。很多人都没看明白,小师妹那一掌是怎么发出去的,她小小年纪,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众人议论纷纷中,师尊宣布了“玄狐”的归属。

    自那场较量之后,前任“玄狐”销声匿迹,这也是刺客必然的结局,而同门之间,对小师妹也是讳莫如深,颇为忌惮。小乔依旧是孩子心性,习武之余,总会偷偷地拉着玉祥玉瑞跑出去玩,还和以前一样对他们亲昵依赖。只是,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什么一样,不再是无话不说,有些事,小乔闪烁其词,玉祥也装作无事。玉瑞心机不深,倒是整日和小乔玩闹不休,两人的交情越来越好,玉祥也看得出小乔是真心喜欢玉瑞,并且真诚待他们两兄弟好。心中的疑虑重重,都暂且压制下去。只要和小乔的情分依旧,就算师尊有所偏袒偷偷传授小乔绝技,那又如何?换作别人,只怕还有可能对他们兄弟不利呢。

    玉祥回想着往事,脸上憨厚地笑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陶四说话。他的耳边是陶家人温和的笑语,满桌子丰盛的饭菜,鼻间还有酒香四溢,这真是个让人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此番投宿百姓家,是否是个错误?这颗心接近了人情冷暖,到了长安,还能不能狠下心来举起那把杀人的刀?想到这里,玉祥心头一紧,不由得坚定了意志:只要是师尊要除去的人,哪怕是老弱妇孺,也一定要一击必杀!这个乱世,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四人在谈笑风生里各怀心事,一顿晚饭倒也吃得其乐融融。陶四是粗人,自然看不透他们的神情古怪,陶翁老眼昏花也无法窥探他们的心事。各相安好无事,也是最好不过的了。酒足饭饱,起身休息。小乔和乌鹊帮忙收拾碗筷,内室的景氏也出来收拾。陶氏父子,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引领玉祥玉瑞到厢房,抱上被褥,整理房间。四人今晚只能委屈住在这一大间厢房里,还好有两张床,中间有帘幕隔挡,这已经比露宿野外要好上不少了。
|
50#

写得越来越好了,很引人入胜,,,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
|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