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西京~ [复制链接] 查看:429回复:17

1#
分享到:




(一)
六月的时候去了趟西安。
我的妞问我,真去西安了?去脸肿总部了?

我说,昂?脸肿总部在西安?
妞说,大家都知道你不知道吖?
我说,早不说!早说我肿么都要去认几个室主的脸。

在阳光下骑过车,没有在大太阳下徒过步。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骑车是有风的,徒步没有风,一径的燥热。神清气爽的出门,一脸浮肿的回来。一天后,赶脚自己就成了一块五花肉,在阳光下被晒得似乎滋滋的响。像街边羊肉串摊子上那架在火上的烤肉。

一直都缺少运动,想着旅行的时候出去多走走路,忘记了搭乘公共汽车的本事,不敢跟别人挤做一团,结果总是站在车上,一站便是一个多小时。下车时走不动路,急急忙忙找地方赶紧先坐一下,松弛下腰肢。

当年看书,别人总是把羊肉泡馍写得辣么好吃。结果我本着扶着墙进扶着墙出的原则,楞是一路向西的饿到西安。
晚上坚决要出去吃夜宵。
羊肉泡馍没有吃到,意外的吃到了烩麻食。一大碗,居然很好吃,红红的放了蕃茄酱,掐着碎碎的面食和配菜一起烩。

笑着说我在高铁上眼神是怎么的犀利。
把我给惹烦了的说,也不戴耳机别人在看什么好声音选拔赛。夹杂着火车的声音,听得人头痛。吵了两个小时,那旁边有人提意见说吵了。
那女的,那头猪,挪动到我附近来继续不戴耳机的好声音,还大声笑。
劳资怒了,真怒了!
结果就眼神放电的电了过去。搭车太长时间没力气怒视,来了个斜视。
终于让人看懂了眼神,把手机声音关掉了。
后来还怕怕的偷看我表情。

劳资心里说,玛德,看你nn看!把劳资头都吵痛了。


我是特意过来看你的。我说。

去年我老婆过了以后,我就止不住想了很多。
当初我和老婆总在说,咱俩要合伙做一餐饭吃,是他做饭给我吃。我老婆有一手好厨艺。
当初总觉得机会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结果到老婆过世,我也没吃过他做的菜。
我就想着,如今老朋友真的越来越少了。
想见面就去见一面,不要总想着以后有机会。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还不如现在,想到什么去做什么。


抱着膝盖,淡淡的说着。
旁边桌子上的老板起身来递烟,给他一支,给我一支。
我们年纪都差不多大。


我说,我来看你,只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有时我跟别人的认识非常有戏剧性。
比如说,本来我跟西安的这个朋友可能这辈子根本不会认识的。

但是,有那么一天,在秋日的阳光下,他帅气的朝我走过来对我说,很大声的说,我要请你看电影!
目瞪口呆以后,我哈哈大笑了。
而他紧张的等我回复。

或者是当年太寂寞,或者是那天阳光很好,或者是年轻的他有着一副帅气的外表,也或者是我心情好。

于是,我俩就认识了。就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
电影的名字早就忘记了。
我只是总是记得,那个迎着阳光朝我走过来的帅气的,小白脸。

当年年轻的他,雪白的皮肤。

传说中的兵马俑终于得见真容。确实是漂亮,确实每一张脸都不同,难得的是神态。个个栩栩如生。
据说以前都是彩色的,现在都是泥土色。五花夯土。

还有修补区的展示。
据说出土时很少有完整的俑,都是拼凑起来的。所谓修补就是看缺哪一块就去出土的地方慢慢的翻找,然后补上。
以前我都以为修补是另外找可替代的补上呢。

兵马俑的马很是漂亮,个个膘肥体壮。线条圆润。

展出有三个坑,每次去另外一个坑的路上我就走不动,一边嘟嘟囔囔说,你们陕西人真会坑人,还把人从这个坑坑到那个坑,偏偏还都愿意被坑,整个大家都在被你们坑来坑去。

然后一进坑,就原地满血复活,满世界看吖拍照吖。
也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是很多人都一脸兴奋的抱着手机相机各种机急急忙忙的各种拍。都来不及说话。都在看,拍。拍,看。
修补区两个兵俑离隔离带比较近。我拍了一张照片蛋定判断说,左边这个只有十二三岁。

朋友惊奇说,啊?你看兵马俑你还能看出年龄来?
我说,这个可以判断的吖,古人命短,一般十二三岁就算成年,可以娶亲生子了,自然也可以当兵了。但是十二三岁毕竟是个还在发育中的年龄,所以看身材是个没发育好的身材,可以推断下年龄的。

朋友怒骂,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就你一个人这么奇谈怪论的。人家这是文职兵,右边这个是武士兵俑就粗壮得多了。是分工不同。哪能看出年龄来?

一边他就拖我跑,因为有人已经被我的奇思妙想给吸引了,居然认真偷听中。。。。。。
我一边人被拖着跑,一边嘴里还念叨,这兵俑明明是身量没长成,没长成,,,,

最后朋友拖着我站住,指着修补区一匹马问我,这马的年龄你看得出来么?
我挣扎着说,,,牙口得看牙口。。。。。。



(二)

华清池没什么可看的,去西安以前就听朋友们说是人工造景。
溜着外围拍了一圈照片。
他去问了一下票价,150
我就说,不用进去了。

兵马俑的票价也是150,赶脚划算得多。

这家伙几乎没有外出经验,很多时候我们单玩景区的时候,会等旅游团的队伍,请导游搭上几张团体票。一般人家都是帮忙的。

关于买景区门票。
最搞笑是我们骑行队的群主,整个小小巧巧还戴副黑框眼镜,再挂个单反。
然后跑去对守景区大门的门卫说,我是世界地理杂志专业摄影师。
然后别人就放他进门了。
然后别人也要进去,被勒令——买票去!

还有一次我们去骑车爬山,也是要买门票。我跟群主两个就去谈价了。这边谈着,正谈得欢快。
我们一有钱队友说,好,就这个价!
我跟群主回头怒视他,让他帮我们全体买票。让他得瑟让他得瑟!

结果后来是那人请我们大家吃的饭。
我就记得那山里的老母鸡炖得很好吃。


朋友抱怨说街上都在看我脖子上绚丽的蝴蝶,结果跟我一直保持距离走路。

他说,街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看我,连人家养的狗都在看我,唯一一个没看我的,那是没看见我!

我就问他,不然给你逗两蚊子来咬你,你看怎么样?


秦皇陵有个导游带着一群人轰轰烈烈的朝我走过来,我正仰头喝水,导游过身的时候倾身一笑,蝴蝶很美。

喝完水咽下去,回头也对导游一笑,是吖是吖。

然后回身走的时候眼角瞄见大拨人围住那导游问他,什么是吖是吖。。。。。你们在说什么?


八卦精神无处不在。

不是我八卦着你就是你在八卦着我。

冰峰是什么?

什么?你连冰峰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就是不知道吖!
冰峰是汽水,这都不知道?

艾玛,我多年都不喝汽水了,好像我们这边很少还有人喝汽水,我哪知道什么是冰峰。。。。。。

后来还真喝了一瓶冰峰,太好奇了


以前出门在外跟带一活字典似的,一不认识字了,就问身边那个,保证人家跟字典似的标准读音,如果遇上心情好,还会给我解释下这个字的来历和典故,运用等等。

发现兵马俑的那个人是文盲不识字,后来为了做宣传还派专人教他写自己名字,然后在兵马俑景区给别人签名留念。

朋友说,早几年那人还在兵马俑签名呢。
不过这次我们没遇见那个人。

我长吸一口气才把得罪人的话给咽下去。
当年这位朋友给我写信我要看好多遍的说,第一次看见有人比我的字还写得难看些的,第一次看见居然还有人比我错别字还多些的。

以前总以为自己有文化,至少比这个朋友有文化些。
当年我就让他多看点书,书本上有很多别人总结的经验和技巧还有实践经过等等,哪怕看最是休闲的书呢,一本书看完,总会有些收获。
找工作也好,娱乐也好,甚至是跟别人聊天都会多一些话题。
他总是不听劝,说自己对看书没兴趣,不喜欢。

话说,我也想这么任性,也想像他一般的懒惰,但是,对生活不用点力气的人,有几个生活得如意的?
这就比如说,在棋牌的世界里,如果不会棋牌还不肯学习,在这个世界里会没有人跟你交流,不是别人不肯跟你交流,是完全没有共同点。


我不认路,很不认路,路盲一个。
朋友笑说我没用。
我就讲,远古的时候男人打猎,需要追踪动物很多天才会有收获,并且要认路才能带猎物回家。
男人不认路,就回不了家。
女人是守家的,在家种田种地采摘果实,不用离家太远,所以认路本事普遍不高。

他说,你不认路也就罢了,你还振振有词吖!你脑袋里到底都装了啥?都傻子了你!
劳资一声儿也不敢啃气了,低头踏碎步赶紧跟他走。


我这个自以为还算有点文化的人,到了博物馆彻底傻眼了。
我文盲了我!
真正好多字,那字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我低头在那猛翻脑子里的自带字典的时候,朋友闲闲的说,你没看见有汉语拼音注释吗?
卧槽,我就看字了,还真专心到没注意很多字是标有汉语拼音的。

然后我就开始拼读,有些运用不多的拼音怕自己发音错误,端端的想等别人先读出来。
结果发现旁边一圈人,死活不出声,等劳资读拼音。

急了的说,一捉急我就把拼音读出声了。然后旁边一圈人集体装模作样的把那拼音再读一次,玛德都学的我的发音,话说,劳资自己发音对对不对劳资自己深深怀疑中呢。。。。。
你们还学还学,也不怕给我带歪偏跑了。

跟着人群一溜走着,好在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博物馆没有很多人。
看见好看的就拍照。
然后看见很多椒房殿的装饰品,制作很精美,还有首饰,有珊瑚珠做的挂件,玉佩。
还有一对巨大的簪子,嗯,一尺来长。估摸着用这簪子那头发得全部堆起来的说。
虽然时日久远,依旧看得出簪子的做工细致程度。

最有趣就是我看着首饰一路拍照,旁边一女的一起拍照嘴里她还念叨,都是好东西,都是好东西。
废话,能不是好东西么?

然后我就看见中间摆了一堆金饼,真的是金子做的柿饼一样大小的,金饼。
玛德我一扑就过去拍照了,一边说,这东西我最喜欢,这是好东西!

不经意的时候看见了金印。
各种王用的金印。
楞了半天然后问朋友,这博物馆里都是真品吧?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金印?
朋友说,我有朋友在博物馆里工作,他说的,展出的都是真货。然后各个博物馆的展品还会流动交流展出。

我看着那跟戒指差不多大小的金印说,这一定是我眼神不好。
总赶脚金印应该是很大很大很大要两只手搬起来再重重按下去的那是金印,这一丢丢大黑乎乎的这是金印?
而且做工也不华美,很普通的,抓手处光溜溜的。

还是独孤信那颗多面印章好玩的紧。


再印象深刻的是个新石器时代的骨头锥子。
没有看见用途介绍,赶脚跟现代的锥子做得一样一样的。
款式大小都一样。
现在修鞋店里还能看见的那种锥子。

纳闷就是,新石器时代这锥子是怎么做出来的。


展品大多是墓葬品,所以展出也放了很多镇墓兽,威武雄壮煞是好看。
但是朋友不准我拍镇墓兽。
忍不住拍了几张,还没出展厅,想想还是删掉了。


还有一副石头做的盔甲也在展出。
朋友还说,穿那盔甲有多威武神马的。
我说,那石头盔甲我一穿上,别说要我去打仗了,就是我走路都会成问题。开神马玩笑,穿一堆石头沉甸甸的在身上!


秦皇陵印象最深刻的是探洞的痕迹。
就是测量古墓大小使用的方式之一。
深挖洞下去,如果挖上来的土是五花夯土那就还在古墓范围内。
如果挖上来的不是五花夯土,那块地方就不是古墓范围内了。
秦朝墓葬的用土基本都是五花夯土。

兵马俑其实只能算是秦墓的最外围。秦皇陵才是秦始皇的墓地。
反正别人这么说着,我就这么听着。
后来想想考古或许就是一部分证据加一部分想象再证明推断逻辑分析而成的。

从兵马俑到秦皇陵距离还真不短的说。


人跟人之间的相处其实很有意思。有时其实大家是完全不同的人,却会因为相互的容忍,对相互的信任照顾而成为朋友。

相信我,不伤害我和陪着我。
相信他,不伤害他和陪着他。

或者我们有相似的地方。
这让人感觉到,缘分这事大概是有点道理的。

其实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会闹矛盾。
但是我俩会适可而止。
我吵到一定的时候一定会闭嘴,因为我知道他在忍我,不然这家伙一小手指头就能把我掀翻在地,这个绝对不是夸张。
而他说话说话说得我脸色一变,眼看要爆发了,马上会换话题,缓解矛盾。
所以我跟他从来不曾真正冲突过。所以这么多年以后尽管我们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却依旧是好朋友,对彼此感情很深那种。


我们闹矛盾的事情十分的有趣。
就是我的穿着让他极大的不满。

第一天出去说别人都看我的蝴蝶。
第二天我一个人逛街,他来接我说我把红床单裹在身上让别人都看着我。(注释一下:别人短裤短裙短袖衣,好歹我还是长裙长袖,比谁都遮得严实。)
第三天挑剔我不穿耐克和阿迪达斯的名牌,搞得与众不同。街上人都看着我。
我分辨说,都运动衣还要我怎么跟别人相同?
耐克和阿迪是名牌运动衣,JSD是低调的名牌户外名牌,颜色都很低调那种,还要我怎么着?

我特么哪知道别人看我是看神马吖?
说我像个观光客,我特么本身就是个观光客,我又不是西安本地人。总不能我穿套睡衣出门,以示自己跟西安是多么的融洽吧?


他埋怨我到底,我争辩到底。

他说街上别人都看我是因为我与众不同的审美观。
我认为街上人都看我,是因为别人。。。。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遮得超级严实的,墨镜帽子。
都不懂别人在看啥。
话说,别人看神马不看神马那我也管不到吖,这个不能责备我的。

最后他说我太胖,别人都在看我胖!
我真特么要生气!~


结果就是,去城隍庙,两人各走一边。看钟楼鼓楼索性两人分开坐下。
感谢鼓楼下唱歌的那只小分队,唱得七歪八拐的让我俩同时受不了,总算找到聊一个共同的话题——是不是把那唱歌的哥们话筒给抢了,咱俩上去唱几首歌。

其实我唱歌也就是个不走调而已,就是因为不走调,耳朵就对音色很挑剔。
所以听到别人唱歌时的变调变声不流畅,才会倍感痛苦。


(三)

我蛮喜欢大雁塔那一块儿,主要是悠闲。可以走一走歇一歇,没人会催我。还有音乐喷泉看。不时有风吹过来。
我还是蛮会找地方纳凉。跑到一个小山坡上面坐下来,过路的人个个都说我那块地方太舒服了,很阴凉,生生比别处低了4、5°的气温。

其实很多人说大雁塔很普通。
但是这个怎么说呢~~
就像岳阳楼黄鹤楼一样,可能是很普通,不过既然到了当地,终归是要去看一看的。


西安有名的城墙我是要去看的。不管别人怎么跟我说城墙很是普通,西安到处都有。但是我怀疑自己有城墙情节。何况,其实旅游不过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去看。
每个人眼里的风景都不同。

去看城墙的时候正好有猎猎风吹起,华灯初上的时候,天空乌云密布。
这个意境比大太阳下的城墙要有感觉得多。

朋友甚是不理解我对古城墙的热爱,但是不阻挡我的狂热,在城墙下为我拍下许多照片,并且两人终于首次达到了和谐的一致态度——城墙下拍照确实是很美。


城隍庙里安安静静的。本来以为端午节会人多。走来走去只有我跟朋友两个人。
城隍庙的中门上有个大大算盘,朋友说算盘上还有字,要我去看。

算盘上书一行——人算不如天算!
几乎脱口而出:我命由我不由天!
好在及时刹车忍住了。

城隍庙里围着一圈小屋子,颇有些像以前我住过的大杂院。
院子里干干净净,收拾得很好。也有香炉。
我向来是拜而不求的那种。
进去时看见道士特意从旁边绕路进去陪我。
一时不好意思,放下香火钱,抽了一根签子。
道士问我有何求?
我无所谓的说,随便吧,本来也不求什么的。不然看看今年运气如何。
道士说,中签。
点头道谢。

中签便是好签了。


出了城隍庙,顺脚就迈进了回民一条街。正好肚子饿了,看什么都想吃的时候,朋友还说东西很多,让我慢慢挑着吃。
我都饿了哪管辣么多,擂进一家铺子里狼吞虎咽吃了碗凉皮,再不急了,一路顺脚慢慢的溜街。顺势还买了支桂花糕啃着。
朋友买了盒甑糕给我回家路上火车上吃。然后又买柿子饼,我要了玫瑰那种柿子饼。

再转过去就是鼓楼,在鼓楼下听了好久的街市音乐。喜欢非洲鼓的鼓点子,那鼓声有种空灵的豪迈气息。

然后天色渐渐暗下来。
朋友说,钟楼和鼓楼本来是对应着的。
后来钟楼就移动了位置。

有两个传说。
一个是,当时的皇帝听了风水师的话,说是西安这块地方龙脉太活跃,得镇住一下,就把钟楼移动到龙脉上去压着。结果西安后来再没出过一位帝王。
还有一个传说是,有人挖井还是神马的,挖到一块很大的青石板,青石板上还有文字。后来想起来那是压制怪兽的咒语。掀开青石板咒语失灵,里面就飞出个怪兽,风云突变祸害人间。当时人们求神问道的结果是要移动钟楼压住青石板才能把怪兽压制住。所以钟楼就移动了地方了。

我觉得还是第一种传说比较靠谱些。


坐在鼓楼前的小广场上纳凉。朋友问我对西安有神马印象。
半天我都说不出什么来。
有些东西吧,很难融入进去,仅仅三天时间,走马观花而已。完全对西安这个城市没有了解。
于是我说,城市都差不多,大同小异。兵马俑我喜欢,古城墙我喜欢,还有喜欢西安各种小吃。。。。

三天时间不足以让我爱上西安这座古城。我不爱好骗自己。
何况我是一个很慢热的人。
于西安,我不过只能说上一句,我来过。
嗯,羊肉泡馍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很好吃。


(完)








本主题由 超级编辑 0151 于 2016/12/26 22:38:26 执行 首页推送 操作

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
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
你说冷暖自知,我便做了这冬花夏雪与你看;
你说恋恋旧日好时光,我便做了这描金绣凤的浮世绘与你看;
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
|
2#

西安游写得很仔细,欣赏楼主好文章
|
3#

精彩游记,第一图很独特,学习了
|
4#

问好阿九好久不见了,圣诞快乐!
|
5#

西安可是古迹最多的地方哦,很值得一游,先不说话,跟着阿九游西安哈
|
6#

好有趣。。。。。
|
7#

其实我真的忘记发过没有了。
这论坛查神马都不好查。

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
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
你说冷暖自知,我便做了这冬花夏雪与你看;
你说恋恋旧日好时光,我便做了这描金绣凤的浮世绘与你看;
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
|
8#

红裙子下的小脚丫子,看起来挺可爱。

|
9#

一篇长长的游记让人看得轻松愉快,而且看的时常把嘴角上扬,阿九做到了
|
10#

片头那张照片就是把红床单裹身上的装束吗?那鞋很好看,可惜裙子看不清楚,我也喜欢这种中式服装,而且特喜欢旗袍类的,我有好多旗袍啊唐装啊,感觉这些服装很能把女性的美表现出来
|
11#

远古的时候男人打猎,需要追踪动物很多天才会有收获,并且要认路才能带猎物回家。
男人不认路,就回不了家。
女人是守家的,在家种田种地采摘果实,不用离家太远,所以认路本事普遍不高。

女人不认路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难怪,我也是个大路盲,因为记不住路闹出好多的笑话
|
12#

红裙子下的小脚丫子,看起来挺可爱。
fyg2004_6 发表于 2016/12/24 23:04:38

树哥来了呀,是看到小脚丫子才来的吗?能让树哥出来小九的魅力真不小哦哈哈~
|
13#

西安一直是想去而没去成的地方,曾经也有机会可是实在是没时间就放弃了,等有机会一定去看看,等去的时候每个景点相信都会想到这篇游记,哦,对了还有必吃的羊肉泡馍
|
14#

欣赏美文,阿九辛苦了,送花,按文字类推荐首页!
|
15#



阿九,是我认识的那个昔日的阿兮吗?

很好的一篇旅游传记,欣赏。

|
16#



对不起,好像认错人,阿兮是个女孩。
|
17#

我最不喜欢周董,因为他像个流氓。但是有一件事让我改变了一点点对他的看法。
某回唱歌比赛,周董做评委。
眼看着一位比赛选手由于起调太高,高音要拔不上去,正要现场出糗的时候,周董站起来,把高音部分给接下去了。
话说,周董能接个高音部分,如果那选手再来个低音也要唱砸了,周董不造还会不会去接、、、、

一般来说,人都是偏爱聪明人的。虽然出于善良的本质,会选择容忍。

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
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
你说冷暖自知,我便做了这冬花夏雪与你看;
你说恋恋旧日好时光,我便做了这描金绣凤的浮世绘与你看;
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
|
18#




恭喜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