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斌的共产主义村庄 [复制链接] 查看:119回复:1

1#
分享到:

 【人物介绍王宏斌,河南省漯河市南街村党委书记、南街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共十九大代表。曾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全国优秀乡镇企业家、中国功勋村官等称号。


  67岁的村书记王宏斌爱笑,对于南街村被神化以及妖魔化的问题,都笑着回答。他是河南省漯河市南街村的党委书记,也是南街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从党的十四大到十九大,他六次被选举为代表。

  长久以来,南街村笼罩在“红色亿元村”“最后一个共产主义村庄”的神秘光环下,也曾因欠银行16亿元面临神话破灭。

  南街村中立着9米高的毛主席雕像,每年国庆节举办集体婚礼,新人给毛主席鞠躬。村民享受免费住房、医疗、教育、通讯费、水电、购物卡等14项福利。村干部说,这里是一个“大同社会”。干部和企业负责人月薪都是250元,企业盈利全部上交集体。印刷厂工人薪酬最高,每月3000多元。村子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走集体共同富裕道路,实行“30%工资+70%供给”的分配制度。

  点击观看视频《南街村的北航硕士生随不起份子》

村中矗立着毛主席像


  南街村的做法离中央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议事厅:从中共十四大开始,今年是你第6次当选代表,能否谈谈你连续6次当选的感受,以及对十九大召开的期待?

  王宏斌:从十四大到十九大,已经连续6届了,这6届是30年的时间。我感觉到这30年来中国的变化太大了,可以说是天翻地覆。首先是从经济上,这30年来,是高速地增长,一直发展到现在,居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次是发展 ,这个发展的概念是各行各业的问题,可以说不管是城市、农村 ,文化、教育、卫生,各行各业,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人民群众生活水平得到了改善和提高,可以说农村城市化变化也很大,党建从十八大以后,逐步在强化,这是30年来的变化,好的方面。

  我认为还有不足的方面,对国民的教育弱化了,现代人的文明程度和各方面的素质都在下滑,尤其是在信仰问题上出现了多样化。我们共产党人本来是应该信仰共产主义的,现在有一些共产党员不信马列不信共产主义,去信佛、信教,我认为这也是不正常的。总的说,十四大以来,我们国家发生了很大变化,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有不足的方面需要今后逐步解决。

  这一次参加十九大有什么希望,希望十九大会议能够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成功的大会。

  议事厅:本次参加十九大,你希望能谈一些什么问题?

  王宏斌:十九大如果要发言的话,我想谈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过去经常讲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从现在看,农村这个基层党组织建设还是我们党组织建设的短板。农村基层党组织有一部分还处于“软、懒、散”的班子,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会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我想就当前的扶贫工作也好,三农工作也好,只有把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好,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否则的话,扶贫工作还是“水过地皮干”。

  议事厅:十八大以来,南街村有怎样的变化?

  王宏斌:十八大以来,南街村的变化也很大。我个人认为,首先是环境,南街的外部环境,比十八大之前好了太多了,十八大之前社会上对南街村不理解的、不支持的,或者是指责的人比较多。十八大之后,对南街村做法理解的人越来越多了,支持南街村的人越来越多了。这个具体就体现在南街村产品的销量上,南街村的产品,我们没有做过什么广告。而十八大以来,随着习总书记的系列讲话,南街村产品的销量逐步在增加。从2016年的经济销售收入看,达到21个亿,这是历史上发展的最好的一个年份。

  我们感觉南街村的做法离中央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这是外部环境因素。其次是南街村自身,我们感觉外部环境好了,对南街村的自身的压力也就减少了,我们可以说是轻装上阵,精神上没有多大压力了;经济上,现在南街村也是轻装上阵,没有经济包袱,所以说十八大以来是南街村发展史上最好的一个时期。

  点击观看视频《大部分年轻人都留在了南街村》

  议事厅:南街村离中央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这具体指什么?

  王宏斌:十八大以后,一个是反腐倡廉的力度加大,强调了政治思想教育,包括“两学一做”,群众路线教育,党风民风都纯了。另外十八大报告提出,必须坚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这不是很符合南街村人走的道路嘛,所以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大的好的环境。

  议事厅:为什么南街村的集体化道路在现代社会是极少数的呢?

  王宏斌:集体经济现在中国不只是南街村,还有华西村等很多,据我了解的中国十大名村都是集体经济。据有关部门统计,发展集体经济的村有两千多个,都在坚持走集体化道路。这个是自觉自愿走集体化道路,有些地方不愿意走,有些地方愿意走。

  点击观看视频《南街村不是乌托邦》

  议事厅:为什么邻村没有学南街村走集体化道路?

  王宏斌:改革开放以后,1978年分田到户,大部分农村分田到户以后就没有再合。我们是分田3年以后,群众自觉自愿,愿意走集体化道路。所以我们又把土地交回来了,我们办的集体企业。

  议事厅:在这些类似的集体经济富裕名村中,南街村在整个大的环境下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王宏斌:我认为南街村自90年代以来,各级领导对南街村的态度是保护性的支持,所谓保护性的支持就是对南街村的做法,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不宣传不报道不推广不指责不干预,任其发展,这就是保护性的支持。

南街村朝阳门


  南街村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就是靠银行贷款”

  议事厅:有人说,南街村的高速经济增长是靠银行贷款,而不是靠自身积累,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王宏斌:这是非常对的,南街村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就是靠银行贷款,也就是从1991年到1996年,每年翻番地速度向前发展,这种速度不靠贷款,任何企业自身都没有扩大再生产的能力,必须靠银行贷款。

  议事厅:现在南街村经济发展模式如何,是否实现了转型?

  王宏斌:南街村从2004年以来,这十几年没有贷过一分钱的贷款,我们就是依靠企业自身的力量,以滚雪球的方式来发展。

  议事厅:之前有媒体报道南街村的巨额负债问题,当时对南街村的形象有负面的影响,你怎么看?

  王宏斌:事物都有两面性,当时看起来媒体的负面报道对南街是个坏事,就像一颗炸弹落在了南街村,全国上下的媒体、网络都在炒作南街村,确实给南街村造成了很大的舆论压力。但是也因此引起了高层的关注,要求河南省委省政府帮助南街村解决经济问题。然后由省发改委选择一些适合南街村发展的项目放到南街村。通过这次协调帮助,南街村16亿的经济大包袱算是给解掉了,所以说南街村这些年是轻装上阵,也是因为媒体的报道给我们带来了这种好的结果。

  议事厅:解决巨额欠债并不容易。

  王宏斌:当时有人说,我们建国以来在省政府大楼上专题召开座谈会协调解决一个村的问题是第一次。其次是说,我们对南街村的问题,不要单单从经济角度看。

  点击观看视频《我儿聚会唱社会主义好》

南街村鲜湿面厂车间


  尽管工资少,但是用不上

  议事厅:你刚才提到2016年产值达到21个亿,纯利润有多少?这笔钱怎么分配?

  王宏斌:纯利润是一亿三千万左右。所有利润归集体所有,我们有上交的税收,上交六千万税收,其它我们用于再生产和村民的福利。村民的福利大概5000万左右花销。

  议事厅:村里拿250元工资的都是哪些人?

  王宏斌:村领导干部和各企业的领导干部、普通党员,有300人左右。

  议事厅:除了领导干部,普通党员也拿250元工资?

  王宏斌:个人自愿嘛,他不是强迫的,是自觉自愿拿250。

  点击观看视频《南街村人为共产主义不退休》

  议事厅:每个月250元工资,想买个手机、电脑,负担得起吗?

  王宏斌:这都是公家配的,包括我的手机、话费都是免费的。如果你需要电脑,你就写个申请,单位领导给你批,或者公家给你买,都行。其他东西也一样,写申请,领导批了就可以了。我们还有公车可以用,小车班几十部小车,你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用,免费。

  议事厅:不是250元工资队伍的普通村民,买手机买电脑怎么办?

  王宏斌:就他们自己解决。他要是真有困难,也可以写申请,给他买。只要是实事求是的情况。

  议事厅:南街村给每个村民的生活物资配给是多少?

  王宏斌:村民的月生活消费标准是700元,就是村里会供给每口人700元的生活消费物资,包括水、电、气、面粉、节假日食品,还有一张80元的购物卡。我们这一块每年纯粹的福利已经达到8000多元,平均到一个月就是700元左右。

  议事厅::700元的消费标准在2017年来看,在人均消费水平以下。

  王宏斌:是的,消费是无止境的,南街村在分配上我们认为不能造成浪费,消费过大是一种浪费,多余的资产不如留在集体扩大再生产。

南街村面粉福利供应票


  议事厅:我们了解到村民的月收入在1000元到3000元左右,但是我们看到南街村有很多私家车,这是村里配给的还是他们靠工资买的?

  王宏斌:这个可以说一大部分都是靠工资自己买的。尽管说工资很少,他用不上,基本生活都是村里供给的,不掏钱买。就是一个月2000块钱的工资,他积攒一年就是2万,积攒两年,现在的车价又很便宜,四五万就买一辆,都是这样的车价,积攒两年都可以买辆车了。

  议事厅:你曾经说过“让南街村富得个人一分钱的存款都没有”,有人认为南街村的适龄男青年可能面临没有足够多的工资存款来娶媳妇的情况。

  王宏斌:个人一分钱的存款都没有,但是“富得”个人一分钱存款都没有。不见得个人没有一分钱存款就很贫穷,所以说结婚需要的东西一切都是集体安排了。如果说现在的年轻人穷得娶不起媳妇,那是不存在的。

  结婚需要房子,村里安排,结婚需要家具,村里安排,这两大项自己不需要考虑,自己需要考虑的就是穿什么婚服,就是买一些婚礼上穿的衣服,其他不需要考虑。

南街村现有40栋居民楼,村民3000余人


  出去闯荡的人不多,大部分都留在了南街村

  议事厅:现在年轻人是怎样的想法,他们会继承南街村走的这条道路吗?

  王宏斌:南街村的做法可以说是群众自愿选择的,走集体化道路。大家既然自愿走这条道路,我相信就会永远走下去,至于以后年轻人会不会改变,我想只有今后让事实说话。

  议事厅:现在很多90后95后的年轻人,共产主义对他们来说比较陌生、遥远,你是否担心南街村年轻一代长大后村子的发展路线会变化?

  王宏斌:变是绝对的。问题是使南街变好还是变坏,我相信通过南街村的发展,南街村会一天一天变得更好。

  议事厅:年轻人愿意留在南街村吗?

  王宏斌:我相信也会有很多年轻人愿意留在南街村,他不愿意留在南街村早出去了,因为南街村是不强制年轻人都留在南街村的,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是出去闯荡的人不多,大部分都留在了南街村。

  议事厅:年轻人基本不往外走了,会不会缺少闯劲和干劲?

  王宏斌:南街这些年在发展过程当中,两手哪一手都不能松,一手是抓经济,一手是抓精神。精神文明建设这一块我们始终没有掉,也就是对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的教育,对年轻人确立世界观的教育。对广大村民职工热爱集体的模范教育,所以说这些年南街村在对人的教育问题上没有放松。

  议事厅:有没有让年轻人出去开阔眼界,去外边学到更好的东西,回来建设自己的企业的计划?

  王宏斌:南街对年轻人这一块的工作,各个企业都很重视,经常组织他们,一是学习理论,政治方面的、思想方面的东西。二是学习技术方面的东西,现在网络上啥都有,需要哪方面的知识都可以从网上查到,也可以走向社会去搞社会实践,采取哪种形式,只要是年轻人能够把他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我们就可以采取那种形式。我们办第一家中外合资彩印企业的时候,曾经派人去日本考察。

南街村小学操场


  我儿子和朋友聚会唱《社会主义好》

  议事厅:你的孩子现在在南街村生活吗?

  王宏斌:没有。大姑娘在郑州工作,二姑娘在漯河工作,男孩儿也在漯河工作。

  议事厅:为什么你的孩子都不在南街村呢?

  王宏斌:这是每个人的志向问题。我们不强求,我们南街村的大学生,我们南街村的下一代,也可以走出南街村,也可以留在南街村,什么时间想回来,我们热烈欢迎。

  议事厅:你儿子有接班的意思吗?

  王宏斌:他不在南街村的,怎么接南街村的班呢,他是公务员。

  议事厅:他是否支持南街村模式?

  王宏斌:他支持南街村,理解我,支持我的工作。

  议事厅:你的孩子们对集体经济和共产主义是怎么看的?

  王宏斌:我儿子对南街村的做法是接受的,我在我夫人微信上看到我儿子发的视频,每星期跟他年轻朋友聚会的时候喝一点酒兴奋起来了,就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社会主义好》这种红色歌曲,这说明了年轻一代的心态。

  议事厅:如果你的儿子孙子将来都不在南街村生活,怎么让人信服南街村的发展模式很好呢?

  王宏斌:孙子还小,才一两岁的,而且这个社会在变化,谁也说不准未来的结果。这种假设的问题,我们就不要说了。

  而且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所以这个就由自己去决定了。那他也可以考公务员,有些人考不上。

每天早晨7:20分,南街村宾馆全体员工集队唱红歌


  权力大了容易腐败,“分人”

  议事厅:你有没有想过退休?

  王宏斌:我今年已经67岁了,跟我一样大的领导都退下去了,我说我这年龄也该退了,市里领导说你不能退,省委不批准。我在南街村说过,南街人尤其是共产党人不存在退休,为啥呢?因为我们共产党人举手宣誓的时候都说“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哪能存在退休呢?啥时候不能干,就歇着,休息;啥时候群众不需要咱们,党组织不需要咱们就休息。

  议事厅:休息以后谁来继承你的道路?

  王宏斌:我相信自有后来人,这个不指定,让群众选,群众相信谁就让谁当这个接班人。

  议事厅:党的十八大以来,形成了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南街村如何保障干部队伍的廉洁?

  王宏斌:南街村干部队伍的廉洁,一是靠党的纪律,二是靠群众的监督,来保证南街村干部的廉洁自律。

  议事厅:有没有内部腐败的问题?

  王宏斌:有,问题肯定是有的。像财务上有几个侵占公款的,还有几个走法律程序的。有一个,因为他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这个征求他的意见,你是愿意走法律程序还是愿意走民主监督劳动改造的途径来解决你的问题,他自己选择靠民主监督劳动改造,就这一个人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的。

  议事厅:什么是民主监督劳动改造的形式?

  王宏斌:民主监督就是大家同时去管理,南街村是集体的事业,大家都有权力去管理,共同去管理。劳动改造就是,比如说你有错误了,我们要把你放到企业里工作,然后在工作期间,不给你发工资,然后让你去体验,去反省自己错误,这就是劳动改造。

南街村社区光荣榜


  议事厅:既然你觉得南街村模式比其他模式好,为什么也会出现腐败问题呢?

  王宏斌:什么样的模式都会存在一些问题,所以我们也是在探索,有问题不怕它有问题,有问题解决就可以。社会上现在大环境不是也存在着腐败现象,所以我们南街人要跟社会打交道,走出南街村,个别思想不好的人会受一些不良风气的影响。

  议事厅:腐败问题是共同存在的,用什么来说明南街村的模式比其它模式好呢?

  王宏斌:那就问群众,群众只要拥护,大多数群众只要拥护,就说明这条道路就好。另外就是社会上好多人都向往南街村,不然怎么会到南街村来参观、学习。

  议事厅:你怎么看待“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样的观点?

  王宏斌:我认为世上没有绝对的东西,都是相对的。权力大了容易腐败,我认为这是分人的,不见得所有人权力一大就会腐败。我认为从根本上讲还是世界观问题,如果一个人一生树立了共产主义世界观,他就不会犯罪甚至不会犯错误,或者说很少犯错误。

  如果你树立了其他世界观,资本主义世界观,那就很容易犯错误了,甚至犯罪了,还是世界观问题。

  议事厅:腐败是人的问题,如果接班人出现这样的问题,怎么处理?

  王宏斌:这个村的掌权人跟上层的掌权人,他的处境不一样。上层的掌权人不是天天都面对群众,他面对的都是领导,基层领导。基层领导对上层领导都是毕恭毕敬,有令则行,有禁则止。作为村这一级的掌权人,他天天面对的都是老百姓,老百姓是不给我们留情面的,你今天哪一条做对了,他就支持你,拥护你,明天哪一条做错了,他就反对你,他就给你提意见。所以说我们这一级面对群众这种零距离,他们对我们的监督效果是最好的。

  议事厅:你有听到村民给你们反馈意见吗?

  王宏斌:经常听到反馈意见,不需要举行什么形式,立什么规矩,随时随地他都可以给你反馈不同意见。

  文/鱼乐颖

|
2#

我们都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