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因病去世 老夫妻替儿媳征婚:她这些年太苦 [复制链接] 查看:69回复:0

1#
分享到:

2017年09月30日19:25 成都商报



  “你们见识多,想请你们给我儿媳妇介绍个男朋友。”和65岁的王绍六第一次见面,愁容满面的王绍六坐在仅能容下一张床的临时租住改建屋里,侧着身子,斜着头,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地向记者开了口。

  年初,刚刚18岁的孙子王胡林患上急性白血病,王绍六和老伴儿陈家秀看到,原本就不胖的儿媳妇胡彩虹为了筹医药费、照顾孩子,变得更加消瘦,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三年前,儿子王克东因病去世,现在孙子又生病,王绍六和老伴陈家秀背着儿媳妇商量了很久,想给她找个合适的人,“就把她当成我们自己的女儿。”

  老人想让儿子和儿媳“离婚”

  再给儿媳介绍个男朋友

  “(老人)来问我,说想要让儿子儿媳妇‘离婚’,让儿媳妇再嫁。”26日上午,在成都军区总医院门诊大楼外,胡玉梅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几天前,跟女儿一样患有白血病的病友王胡林的爷爷王绍六悄悄地问她,怎么才能让儿子儿媳妇“离婚”,这让胡玉梅大吃一惊。因为相识一个多月,她清楚地知道,老人的儿子王克东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因病去世,不然,只有40岁的胡彩虹也不至于一个人为了给儿子王胡林筹医药费,愁白了头发。

  “这些年,她太苦了,想帮她找个人,就把她当我们自己的女儿嫁出去。”老人接下来的话,让胡玉梅顿时明白了大字不识的农村老人朴实的想法,他以为,儿媳妇是因为和儿子结过婚才不能离开这个家,“离了婚”,儿媳妇就能再嫁了。

  三年前,胡彩虹的丈夫王克东患上胶质瘤,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撒手离世,两次开颅手术,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农村家庭欠下了十多万元外债。上有三个老人,下有一对双胞胎儿女,胡彩虹靠着一个月两三千的打工钱,一点点地偿还债务。还没能从丈夫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今年年初,即将工作的儿子又得了急性白血病,转院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一天晚上,就下了病危通知书。“真的是扛不住了。”胡彩虹说,不是没想过轻生,但自己走了,家里人怎么办?

  家里最后两张铁床卖了200元

  今年年初,在职高即将毕业的王胡林实习了一段时间后,去了一家饭店学厨,春节正忙时,王胡林发起烧来。“我让他去看下。”在万州一家饭店帮厨的胡彩虹也没多想,以为就是简单的感冒。但低烧了一个多月的王胡林回家过年时,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血液检查结果出来,医生支开了王胡林,胡彩虹觉察到,问题可能有点严重。“说是白血病,我一下子就觉得天都塌了。”

  在成都军区总医院血液科移植病区隔离病房里,王胡林接受骨髓移植手术前最后一次化疗。顺利的话,10月底,从双胞胎妹妹王胡莉骨髓将移植到他体内,这是半年前患上急性白血病的王胡林的一根救命稻草。跟病菌一样被隔离在病房外的,还有家里已经捉襟见肘、再也拿不出治疗费的坏消息。

  “能借的都借遍了,我实在是没有勇气再给亲戚朋友张口。”胡彩虹说,照顾儿子,自己辞职没有收入,东拼西凑凑了18万,这次第五次化疗,已经欠了4万多元治疗费。下个月,王胡林就该做移植手术了,可至少50万元的费用要从哪里来?

  “该卖的都卖了。”胡彩虹的微信里,22日下午收到一笔200元的转款,这是卖了家里的两张铁床的钱,照片上,除了锅碗瓢盆,只剩王克东的遗照,挂在空荡荡的房子里。

  “老人和孩子是我的责任”

  公益组织建立筹款通道但捐款远远不够

  得知王胡林生病,胡彩虹家所在的村组给了6500元的帮扶资金和村民们捐款,关工委送来3000元。一家银行资助今年刚刚考上大学的妹妹两年学费共计5000元。

  26日中午11点多,胡彩虹提着装有炒鸡蛋的密封塑料箱急匆匆往儿子病房赶,一天三顿数次杀菌消毒,化疗抵抗力极低、感染风险极大的王胡林才能安全地吃上饭。

  下午3点多,胡彩虹又接到医院电话,揪紧了心的胡彩虹赶到病房,原来,在隔离病房待久了,心情郁闷的王胡林掉了眼泪。“自从他住进去,一有医院电话,我整个人都不好的。”胡彩虹说,生怕有一点儿子不好的消息。

  关于公婆想替自己征婚的事,胡彩虹说,直到记者来到,她才第一次听到两位老人说起。“如果我先晓得,肯定是不会答应的。”胡彩虹说,自己不可能放弃老的和小的,老人和孩子就是自己的责任,而且现在赡养老人、抚养孩子,就是自己全部的工作。“等一切都好了之后,再想自己的事情吧。”

  热心的病友家属帮忙找到了公益组织,为王胡林建了筹款通道,但上线多天,没有足够的关注度,距离王胡林所需的移植费用,还远远不够。
本主题由 超级编辑 0151 于 2017/9/30 23:37:50 执行 首页推送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