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说了一句话 女子便决心嫁给大她10岁的残疾人 [复制链接] 查看:122回复:0

1#
分享到:

2017-10-06 15:45:51 来源: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慢新闻-重庆晚报消息,跟网恋无关。她只因在街头匆匆看了他一眼,还跟他说了一句话,便下定决心要嫁他。

从那一眼到说话后离开,他都不知道她是谁,更不可能想到,一个健全的美女,会不顾流言毅然爱上自己。相遇第3天,他买了一条60元的烟,算当聘礼;第4天,双方领结婚证;第5天,举办婚宴及双方入洞房。

现在,时间检验出这段比闪电还快的闪婚。12年来,两人彼此深爱着,不仅有一双儿女,还在乡间半山腰有一座院子。院里院外,他和她相守相伴,过着不少城里人羡慕的终老一生的日子。

美女20岁

昨天,闪婚的唯一遗憾得以弥补,婚纱摄影机构送来定格幸福的婚纱照片。

前段时间,小院里的竹篱笆、荷塘、院坝……都成为婚纱照取景点。镜头下,他和她在亲手搭建起来的小院里,满脸的幸福赛过缠绕在竹篱笆开放的花。

12年前的11月那天上午,云阳县渠马镇街上,赶场,人流如织。

一趟客运班车停靠街边,白兵随乘客下车。他患佝偻病,前胸和后背变形严重。他32岁,残疾人,评残等级为四级。

如今,白兵有空就会骑车带着老婆到路上逛逛

他步履匆匆,脸上挂着跟残疾无关的忧伤。家中有个长辈去世,他特意从外地赶回,奔丧。

“你好久回来的?”人流中,有个漂亮的姑娘问他。

“刚回来,有点事。”白兵随口回答,心里却纳闷,一个年轻姑娘啷个这样问我?她是谁?

纳闷没有答案,且转瞬即逝。他继续赶路。

坐在家中客厅里合影,两人忍不住的笑容

次日,他回到家。隔壁邻居阮大嫂,跟他拉一些他在外打工的家常后,很神秘地问,是不是遇到个美女跟他在街上打招呼?他想起,好像有这回事。

让他特别震惊的是,阮大嫂转述,美女20岁,希望嫁给他。

开玩笑?白兵本能地脱回而出,“我今年30岁了。”接下来聊天,他深信阮大嫂的话没有半点水分。

隔层纱

“她家是单家独户,住后面竹林的山坡。她小时候,常跟她弟弟来我们这个大院子耍。我是娃儿头,她和她弟弟特别喜欢跟着我疯跑。”昨日,白兵回忆,当年阮大嫂向他转述妻子嫁他的相关事宜。

其间,他感慨女大十八变,说,他出门打工几年,下车那天,在街上硬是没认出现在是妻子的邻家妹妹。

言语间,他脸上的幸福溢于言表,偶尔,余光落在身旁的妻子脸上,傻子能看出他那种不需语言表态的爱。

邻家妹妹叫余碧英,20岁,漂亮,苗条,比白兵高出一个脑袋。

白兵写字,余碧英就在旁边看着。余碧英说,初中那会儿,白兵的字就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了

白兵奔丧没回家的那天下午,她找到阮大嫂,说,她想嫁给白兵。阮大嫂建议,婚姻是人生大事,应该参考父母想法。她说,她决定的事就没想过改变,只要主意打定了,她才不管别人啷个看。

“当年,我和他的事,就是女追男。”余碧英见丈夫说话不紧不慢,好像沉浸在幸福中拔不出来,遂插话,“第二天,我给我妈说了嫁给他的想法。她吵我,怨我疯了?我犟,说,我考虑好了。她更生气,说真要嫁给一个残疾人,办酒席那天,亲戚一个都不会来。”

女追男,隔层纱。阮大嫂跟白兵拉家常的次日清早,余碧英敲开白兵家门。她单刀直入讲明来意,问他愿不愿意娶她。

他了解她,更被她视婚姻非儿戏的真诚及执着打动。他同意娶她。

房价20元

当天中午,余碧英再次跟母亲提要嫁给白兵的事,强调,白兵已经答应娶她。

两口子搬运今年刚刚收获的南瓜

“我妈继续生气。不过,我感觉到她的反对声没有之前强烈了,”她说,“毕竟,知女莫若母,她勉强同意了这桩婚事。”她去把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白兵,离开竹林边山坡的家时,几乎一路小跑。

她告诉他,跑过竹林时,有微风灌进她因为兴奋而喘息的嘴,她感觉到空气是甜的。

两人相逢的第3天,白兵早早地上街,买了一条60元的香烟,来到余碧英家,算是聘礼。接着,他和她去镇上办了结婚证。

喜事的速度成为惯性。第4天中午,两人的婚宴在镇上一家餐馆进行,亲朋来了3桌,余碧英母亲家的亲戚也来了。

他领着她逐桌敬酒,感谢大家的祝福。当晚,新房定在镇上一家旅馆,房价20元。

第5天,她说他是她一生的依托。他用行动回应,当天上午,两人结伴前往他回家前的打工地浙江,开启相伴谋生的生活。

打扫院子、喂鸡,这就是生活

幸福感浸进她每个毛孔

昨日,白兵调出手机相册里的照片,有些是他手机拍的,有些是照相摊的老板拍后冲洗出来,他翻拍的。翻拍的照片有拍照时间,手机拍的有保存时间。这些照片从2005年底至2011年上半年,数量近100张。他精心梳理出类别,存在手机相册,并上传QQ空间备份。

打工的地方是间生产铝合金加工的作坊,空闲时,她最开心的事,她坐自行车后座,他驾车1个多小时去海边看海。在看海那组照片中,她在海滩捉螃蟹、光起脚丫戏水……他逐一拍下来,每张,都有她开心的笑容。在逛公园那组照片中,他、她及一双儿女的合影,每个人都笑开心。

她说,还有一些幸福是照片不能记录的,她都记在了心里。

讲起两人这么多年来的生活,余碧英一脸幸福

有一次,她在作坊里上百根铝合金管子的材料堆下休息,突然,管子莫名垮下,轰隆声犹在时,他已第一个冲到散乱的管子边,边大叫她名字,边疯了似的掀管子寻找。

这幕,她看在眼里,同事打趣他在乎他媳妇不要命,她却一句没说,眼里有激动的泪水打转。原来,垮管子前,她恰巧离开,他并不知情。

作坊不远处,是一家大型做砖的厂,待风干的砖坯码得一人多高,一行行成砖坯林。傍晚收工后,他会牵着她的手,从作坊到这些砖坯林散步,闻着泥土芳香,彼此说知心话。

余碧英回忆,当年,打工苦也累,夜色中,散步的幸福感浸进她每个毛孔,她对这种享受记忆犹新。

现在,在院子里纳谅,若逢头顶月光如水、群星高挂,余碧英会不自觉地回到当年砖坯林中欢乐的光阴。

最近让余碧英开心的事是家里飞来了土蜂筑巢,她每天都去看看,说年底就能吃上蜂蜜了

婚姻像修房子

“都说闪婚不牢固,我的经历告诉我,那是传说。”她说,到现在,她都没后悔嫁给他。

言毕,她又回忆,打工时,她学骑车,她感觉学得差不多了,两人各骑一辆。他在前面骑,听到后面来响动,停车,看到车翻沟边,她在沟里探出半个头,不停呻唤。她看到,他把车一扔,径直跳进沟里,问她哪里受了伤……

他没她高,却比她重。在他记忆中,婚后第4年,他小腿患肉瘤住院动了手术。她怕他躺久难受,硬是每天都把他背起,在病房或楼下花园里散心,他感觉到他正逐渐从她手中往下滑时,她却说不累。

“我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他读过初中,文化比我高。他给我说,婚姻像修房子,每次的点滴幸福是砖块。把它们一块一块砌起来,就是屹立的高楼。”余碧英说,她对现在的婚姻很满足,也感激白兵对她的陪伴。

现在,他们的女儿读五年级、儿子读三年级,逢节日会从县城回家。“女儿懂事,会自己煮饭,还辅导弟弟作业。儿子也乖,全家人吃完饭后,总是要求把洗碗筷的事承包。”白兵说起家庭现状,脸上尽是满足。

长情最是陪伴

白兵把家安在半山腰,海拔并不高,站在院子,能望见对面一座山偶尔飘过的云。放眼四周,不难发现,这是一座有情调的院子。她坦言,这里他为她建的院子,结婚12年来,他的心在院子早生了根。偶尔,除非他去镇上买生活必须品或她点名想买的东西,否则不会离开这座院子。

院子被扫得干净,铺着茶几般大小的条石。院坝周边,分别有猪圈、羊舍,它们偶尔的哼哼声或咩咩叫,给院坝增添一抹乡野生气。

在院子多走几步,会看到攀着竹篱笆缠绕着的数株冬瓜藤,冬瓜长势喜人,大小赛过上市的西瓜。距此三四米外,荷塘里的荷叶多数碧绿与少数打焉的枯叶衬托,另有一番意境。

这院子的亮点还不止这些。荷塘边,有四五盆多肉。她说,她喜欢盆栽植物的第二天,他就从镇上给她买回来了,她记得,种植时,他像耍魔术般地从裤兜掏出一把七彩装饰小石子,撒在盆里,说方便她看厌了绿色时,可以看下彩石小石子,换个心情;她喜欢小动物,他从镇上买了一对鸽子,像养鹦鹉那样关进笼,她听到它们咕咕的求偶声,很开心;他从别人那里求来3只宠物龟,养在鱼缸,供她逗龟的食物是他从荷塘抓的小鱼……

农家院里,废旧的农用桶和半截竹筒种上多肉和玫瑰,经营着生活的气息

长情最是陪伴。白兵喜欢书法。闲时,他挥毫运笔,她总站旁边凝视陪伴,满脸是为他自豪的神色。

院子对面的那座山,白云悠悠,光阴无声中,他和她正过着不少人羡慕的终老一生的日子。
本主题由 超级编辑 0151 于 2017/10/7 18:52:59 执行 首页推送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