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自语,答你所问。 [复制链接] 查看:293回复:4

1#
分享到:
先问自己几个问题吧,内心最最真实的想法,与自己无需隐瞒:
1. 你爱杨耘吗。
答:我爱。如果你一定要我对爱这个字下一个准确定义,很抱歉其实我也给不出。我想未来有他,他于我生命的意义不是经过,而是在一段直至终点的旅途,他和我会是温暖彼此安静相伴走下去的旅人。


2. 你有信心能和他结婚,包括未来永远在一起吗。
答:我有爱他的心,但我不确定有没有和他共同承受未来的勇气。我不会说,只要彼此相爱就是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这纯粹是理想主义。一段成熟的感情与两个成熟的人,他要有的不是空泛的自信,而是实实在在的发现问题以及想出解决问题的几种方法最终按情况择优录取。实想实说,我们面临的问题不少,或许我有一些不确定因素会是我们面对未来的一部分阻挠,也来源于他自身也有不确定性,我没把握自己可以一直去给予他恰如其分的,他自己也可以去接受的抚慰,我想给他安静的陪伴,我只能说我愿意尽全力。或许我自己也不知该如何解决面对,但我更希望听的不是自己内心的声音,是另一方对我一种安心的安排与打算。可能我更想按照他的想法再去理解,如果按我自己的思路,可能很久我也不会理出头绪。人看别人总是清晰,对待自己就是一团乱麻。我要的不是对方何其鼓励,何其支持,而且他实在且可见的想法。再者,我无法预见未来之事,所以也没法做一个可见的打算。比如,我们哪一方会出轨,家庭,事业,生活,感情等等哪一方面会出现突然变故一时半会又无力解决。所以我并不能完全确定未来永远在一起,包括结了婚。我相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的。即使我很爱他,他很爱我,彼此深深相爱。它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一种结束,一段开始。我只想陈述客观事实。


3. 你希望杨耘看到的是怎样的你?
答:真实。我觉得真实两字对我太说太重要了。我总以为,我活成壳的时光太久,我想透透气,给自己一个真正的自己。然而太难。很多时候我会忘记,更会模糊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懵懂?傻白甜?冷漠?安静?凛冽?素色?浓烈?都是太直观的词汇。面上的表演于我而言是无关内心的,它只是一种呈现形式,外化于众人面前。但我也会迷惘,哪种才是我要表达的我,应该哪样才是最贴近我内心也是最真实的我。貌似都是,貌似我又都在扮演,我没有觉得累,只是觉得习惯。或许吧。杨耘不一定都能理解,当然我自己都不会。我希望杨耘能看懂我哪怕是单纯笑容下也隐藏的无奈,哪怕是开心快乐下所暗含的怅惘。这是一件很难的事。从前我不要求谁会懂,但未来我希望他会懂。


4. 你觉得杨耘会想和你一直走下去吗。
答: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更多的应该的在于我。莫名的这样理解,会不会很怪异?人的天性都是善变,更何况男人。或许我这样说,会对男人有所误解,然而科学来说人都是如此。只是人的质地千差万别,有人喜欢去收藏,有人喜欢经过,有人喜欢挥洒,也有人喜欢安于此,无论结局悲喜。我不确定杨耘是哪种,即使他总说特别爱我,无数次说这辈子都是我,不会再有第二个谁与任何意外。然而我女人的天性,即使你给我婚姻,我也不一定就是完全安稳。这个感受其实是不断变化的,从来就没有绝对这样一说。世界上没有哪一桩买卖就是永恒的一槌定音,也没有哪一场婚姻就是永久不变质的合同。即使人本身是恒定不变的,但也无法预计环境是怎样的速度去运转,你又会如何抵挡会对抗它对带来与你而言的变化。这个问题其实很大,只言片语我无法形容的明确,但有一点特别可以肯定:不断充实,丰盈自己。从外表,到内心。我一直以为,自己太爱自己,受不了自己变丑,也无法忍受自己变成一个无聊的人。所以我爱研究化妆护肤品,研究各大美妆品牌,了解各种我所欣赏的美感,其风格。至于内心,貌似空泛,实则简然。我一直认为的是,内心与行动无关,抑或是关系不大。内心可以永久的存储于内心,它可以被冷落,可以被忘却,可以永远不见光,也可以不去实现。它存在的意义是让你至少在彼时可以找到丝毫乐趣,或是一种被充实,被填满的感受。凭着这种乐趣或感受,你找到新的自我与希望。日久,所有的感受都会变成人性深处难以被察觉但又无比迷人的特质,它不是底色,因为不是最初;它是勾勒以后的上色,我希望看到的不是简笔山水,而是更有骨血的,被填充以后的灵魂。这是一种难以言说,又是一种极其私人的感受。就像你所幻想的未来的家,未来生活环境,难道就一定非要就把它变成完全有形的吗?并不见得。有些东西落到实处,反而会打破某些东西,比如最初的幻想所带来的美感。然而生活又需要另一种被妥善安排的份量。(比如,相应的该学的,该研究的依然要研究,最好也像当初热爱这些特质一样,新的思路新的构想,如果级别达到,你也可以将其作为转换)此道理或许也可以来解释红白玫瑰。我觉依然在理。有些东西是必要的保存,这个点我觉世上不会有几人懂。保存的乐趣是关乎内心,终其一生,人也不过是在服务于内心。我很想对它俯首称臣,然而我的倔强会变成相互作战,来回交织爱恨悲喜,且从容,且相宜,其实都好。我的回答看似偏题,但其实都在说明一个道理,对方想不想和我长期在一起和他自身的关系或许并不如我大,那么我知道人究竟是怎样,那我也想变成更好的自己。因为我太知道如何会是更好的自己。


5. 不说未来,就谈今年9月自己的打算。
答:这其实是一道辩证题。即使我很讨厌去说明去证明什么道理,最好它是客观存在,但依然需要验证,这我或许就很无力。纵观来这仨月余,我觉得自己看书真正看进的几乎没有。不知怎的就是不进。怎么看怎么做怎么背,就是不进。不知是抵触,本能的抗拒,还是怎样。即使当下记得的,也会转瞬即忘,比风还迅速。明明我脑容量连回忆的边边角角都可以装的满满当当,何因何故几道题就让我费劲至此。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不进。哪怕时刻都在看,它也是不进!我也无奈。或许我不适合这样看书吧。强迫干自己不喜欢的事,你还真不如给我一刀,哪怕结果貌似是好的,可那又如何?我说了我为人的主体,我想关乎内心,我内心是抗拒,它也不会接受我。来部对,考学,都是家里的想法,与我自身完全背道而驰,我一直都在过一种被无形束缚的人生。即使曾经的我习惯,后来的我也会爆发吧。虽然没太大卵用,但我内心意识的完全崛起,导致的不是强烈反抗,而是内心无限的反复,烦躁与无奈。无比讨厌这样的自己。没有实际可转寰性,自己又无限纠结难受,何苦。所以这时候我会特别想听另一个人的看法与意见,是完全可见,我希望另一个人会帮我分担这些情绪。




6. 对于另一半简要想说的。
此题无答。我想要一种简单生活与陪伴,我知道他也想。大概我们都是经历过一些波折,所以才会对安静生活有着超乎他人的渴望与向往吧。真实来说,无论我自己如何,但在对待未来一些特别现实的问题上,我还是一个20岁的孩子。与其你说给我时间成长,不如你带着我,引导着我一起。这个方面我的悟性没有那样高,我希望对方可以拉着我的手带着我走,等到我自己可以走过了那些路,我会试着去挣脱,自己控制步速走,他会不紧不慢的跟在我的身后,始终坚定的陪着我。我不想说对一个20岁的孩子有什么一定的要求,一定要认清,想通一些关于最实际的什么,因为我也根本想不出。我想的是你,可以一起努力。给我一个切实方向。我不想把一切重心压在一个男人身上,我会比你还要累。我希望我可以活的越来越精彩,变成那个自己越来越想要的样子。我也看到对方自身的一些无奈,或许他对于很多事也是有心无力,但这种无力,并非换一种环境,换一个人就可以得到绝对改善。问题从来都是永恒存在的,只不过途径与方式,面对的人事不一,并非一换一找到所谓合适的就是一劳永逸。我现在真怕貌似合适这四字。我想,如果杨耘离开我,找一个条件基本合适的人在一起,结婚生子,对杨耘的生活,或许合适,但以杨耘的性子,完全是另一种束缚与压制。作为一个成熟男人,不过是一直在厌倦,重复厌倦的过程。生活就是这样苛刻且一丝不苟的坚决。最终怎样,或许也会如此终老一生,但是当杨耘再回顾这一生,那种永远无法被填补的遗憾,那种滋味我不愿去想。


答你所问。考虑如许,我依然没有完整答案。
我希望未来我们可以更会遇见彼此。你要问的,这就是我想说的。


深夜自语,答你所问。
本主题由 管理员 0151 于 2018/2/9 22:13:07 执行 首页推送 操作
|
2#

我觉得是我自己太想说话的原因,昨晚很久没睡,把所想以及尚且困惑之处逐条列出,然后一一做出解答。尽管没有任何一条有准确的答案,也没有合乎其理的想法,但我觉,人能把自己内心真实想说出的东西基本做到不加掩饰的表达出来,已经是一种战胜。大概是年岁越长,人会变得更加真实不虚。有直面自己内心的勇气,即使没有对抗现实的能力,依然没有放弃很多未来可得的东西。即将新年,祝福自己。无论九月面临怎样人生,如果有选择,希望自己可以过的好。如果别无他选,那就希望自己活的安心。
午安。
|
3#

怎么是真实的自己
怎么是最真实的想法
在这些想法中,你又保持了怎么样的本心
问心,谈心语
2
|
4#

心情
是最无解,最那一想象到
如ta所愿,是不是也如了自己所愿呢
2
|
5#

深夜自语
答你所问
也是给自己了一个答案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