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笛子老大----和那些在联众逝去的回忆 [复制链接] 查看:686回复:18

1#
分享到:
好久没登录联众,今日偶然进入802牌室却又发现了久违的刷子。一时间陈旧的回忆扑面而来。许多年前,我也曾经被刷子狠狠地刷过,恶名被刷得整个牌室人尽皆知。那时候的我还是年轻的,我总觉得被刷一次就是这辈子遇到的很大的挫败了。后来是一个敌对的刷子拯救了我。他有许多名字,但最早被人知道的名字就叫做笛子。

笛子这个名字是蓝蓝告诉我的,她曾经是我一个很要好的牌友。蓝蓝是一个极美极美的女孩,在联众那么多年认识的牌友里,她的颜值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甚至不输给当下最火的网红。蓝蓝告诉我说自己喜欢过笛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难以想象被一个那么美丽的女孩喜欢的人是怎么做到无动于衷的。后来我向蓝蓝要了笛子的QQ,原本也只是感谢他的帮助而已。

当时的我充满了对联众牌友的失望。我总是幼稚地认为我的朋友和我喜欢的人必须在我遇到刷子的时候挺身而出,可是他们并没有那么做。我拉黑了许多人,包括我曾经倒追了三四年的牌友,和我网上认的大哥。我任性得可笑,却又脆弱得可悲,因为我总是缺乏安全感也经受不起哪怕是一点点小的打击。记得那位牌友曾经说我幼稚,并且问我到底要怎么挺身而出,难道要和不讲理的刷子对骂。记得那个大哥曾经见到一个牌桌就进去问,大家见到我妹妹了吗,我妹妹为什么不理我了。只是这些并不是我需要的。我需要的只是一句话,放心有我,而对我说这句话的人却是一个陌生人。

就这样我认了笛子做老大,因为他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了我安全感。我的情商很低,现实里的朋友们更多把我看作是一颗开心果,或者是一个笑呵呵却又不靠谱的人。表面上我交友广泛,其实只是娱乐大家的小丑而已。联众成为了我的避风港,在这里我认识到了真心待我的朋友。刚认识那会,笛子常常和我聊天聊通宵。都是些没有什么内容的话题,却怎么也不觉得无聊,因为有人愿意陪我聊天就很开心了。那时候的人真的很单纯,互相不认识的人天南地北地瞎聊也不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大家也没有奔现实的紧迫感。

老大从来没有和我聊过现实里的事情。在他的心里,网络和现实分得很开。唯有那么一天晚上,他许是喝醉了才提起那个令他刻骨铭心爱过的女孩。末了却说,他不应该说的也希望我别告诉他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大部分聊天内容都忘记了,只有那天他说的每一个细节都忘不了。我常常想象那是多么倾国倾城的女子。她一定很美很美,比蓝蓝还要美很多吧。毕竟笛子那么多年来都为了她不愿意将就。某天他开玩笑说,说不定哪天他70岁了还没结婚就勉强将就找个像我一样颜值低下的女孩。我发了很多笑脸。那么多年了,他的初恋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总觉得老大要我守住的秘密我是一定不会辜负他的。

许多年后,我偶尔看言情小说还是会想起老大。他就像小说里的男主,不现实却又现实地存在着。这世间绝大多数男子都薄情或多情,一心一意的却少之又少。我总觉得他的女主角就应该像那本小说里一样,就像你从火光中走来的南初,拥有着绝美的容颜,被无数男子慕名追逐着却只对他一人一往情深。曾经的他,也许一直在等着这么一个人。


某年我去旅游了,头几天睡不着觉就这么盯着天花板,清晨了也是那么呆呆地望着。我一个人默默地抹眼泪。我朋友问我怎么了。我说这里没有网。我朋友很汗,就出来玩几天,回去了就有网了啊。那次旅游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竟然是头几个晚上的心如刀绞。原来没有网是那么心痛的一件事情呢,可是我不愿意告诉别人为什么。
最后编辑豌 最后编辑于 2018-07-31 12:31:23
本主题由 管理员 0151 于 2018/7/31 21:58:03 执行 首页推送 操作
|
2#


问好小豌朋友,很开心有幸看到你的文字

花花飞上~
|
3#


文字里有蓝蓝这个人

本来想对号入座,美一下

无奈我不太可能是豌朋友的牌友

只好作罢
|
4#


豌朋友的文字很简洁

却很真实

有的时候,朋友间的真情

只需要一句话

一句话可以带来温暖

一句话也可能毁掉几年的友情
|
5#


几年联众,每个ID的背后

都是一个鲜活的人

都有一些令人难忘的故事

感谢朋友带来好的文字

期待豌朋友的连载 ~
|
6#

多谢楼上的帅哥或者美女。印象中蓝诺一直是帅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美女了。

刚码字码了两个小时,点击发表的时候却网络错误,内容全部不见了。我也没有备份,我那个晕啊。再想重写又没有刚才的那种心境了。
|
7#

我为什么一直是帅哥,莫非我真的帅吗,嘿嘿
|
8#

在线打字就是有这隐患,一不小心全没了

建议以后在文档上保存

第二次就是重写心境也不同了

美女豌加油
|
9#

如果是高级模式写的,有一个数字恢复功能

可以试一下
|
10#




恭喜朋友今日首页~
|
11#


最后一次得知老大的消息是通过冰冰。她对我说,笛子和梦阳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儿子。大家都不怎么用QQ改用微信了,冰冰还问我要不要加入他们的群,看看他们儿子的照片。我一时间半感交集,说不用了。虽然和他们很多年没联系了,还是心烦意乱、感觉被夺去了呼吸一般。

梦阳,笛子,我怎么可能忘记他们呢。我也是从蓝蓝那里才认识梦阳的。蓝蓝曾经说过,如果她对笛子只是好感的话,那梦阳对他就是爱了。他们是十几年前通过联众打牌认识的,都在同一个城市也都热爱打牌,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八卦中的女生总是很关心这种情情爱爱的问题。梦阳的空间是所有人都可见的,我们就一次次点进去偷窥她的照片。

当年,梦阳的QQ plan是这么写的:不要再遗憾那些你得不到的人和事,因为你失去了别人才有机会得到。这句话在我心里琢磨过很久,却怎么都不会想到她最终还是得到了。

蓝蓝和梦阳,谁最好看,你最喜欢谁呢。我曾经一次次地问老大。他总是会发同一个叼着烟带着绿帽子的笑脸,被我问得次数多了才回答说,蓝蓝是妹妹,梦阳是朋友。他回答得还不如好兄弟红旗积极。红旗对此的回答是这样的:蓝蓝是女孩,梦阳是女人,还不忘了长叹一声,我很喜欢梦阳啊,可惜她的心中早有别人了。

我从来都没想过老大会和梦阳在一起。为了他的“南初”,他坚持了那么多年,他用了无数的借口掩饰,他不愿意任何人知道,唯一一次透露还是一次醉酒后的倾诉。我一直以为他会把她追回来的,我一直以为他会等到她的。却原来什么都抵不过现实,最终一切的坚持都变作了将就。

他不让我说,也许是他认为我不会懂他的痛。那种爱而不得的揪心的痛。后来我明白了,他的QQ名字就是那种痛过之后的麻木,爱了痛了才会恍悟。只是他和我终归还是不一样的。他的爱就是只要别人幸福,而我从来做不到这么高尚无私。我宁可自己幸福,别人的幸福只会让我很悲伤。
|
12#


在牌友的眼里,老大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从前,我常常对冰凌儿(曾经是我最要好的牌友)说,我的老大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她会问哪里厉害,我就答道,反正就是很厉害啊。无论我怎么夸,冰凌儿都对老大毫无好感。你的眼光就从来没有好过,她曾经毫不留情地评价。你这个老大,我真的一秒钟都不想和他打牌。只因老大是一个拉面号,没有标志也没有秀。在她的眼里,厉害和不厉害,就是有没有钱,标志和秀好不好。

老大的另外一个网友666也曾经好奇地问我。哦,那你说说你老大哪里厉害了。我说不上来了,他就笑我。实话告诉你吧,你在前面吆喝几声,你所谓的坏人就全跑了,你老大就是个在你身后捡漏的。666就差把工地搬砖和老大划上等号了:你是不知道你老大大部分时候都过着青黄不接的穷苦日子,他叹气说。在666的眼里,厉不厉害是指日子过得好不好,很多坏人反而能过上好日子。而老大则是个过着坏日子的好人。

而我呢,其实我和笛子聊天最多,却从来不知道他的半点喜好。唯一知道的是他真的很坚毅,不管是在情感和看法上,他都万分坚持自己的理念。老大就像一束月光,淡淡的不刺眼也不会伤到他人,意见不合也只是默默聆听着。他就像一颗海里的巨石,从来不会因为海水的洗刷而移位,却无端又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他总是很仗义,只要被他认作是自己人,就会被他罩着保护着。当他小弟是一件很爽很惬意的事,因为心里总会觉得很安全,总感觉不管做了什么都会有老大兜着。

印象中比较深刻的一次,就是老大和牌室里的草原猎人闹矛盾。他很生气就每天都去刷草原猎人。哪知道草原猎人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主,买不起刷号却每天开着大号在牌室里骂着。局面就这样持续了好上一段时间。我好几次都劝说老大别刷了,但是心里也知道他是不会听我的劝的,因为老大非常讨厌草原猎人的嚣张做派。某天,我的小号去看草原打牌,却听见他笑着向对家透露自己在现实里竟然是个团长。我立刻给老大截图了。哪知道第二天,老大就不刷了。不管草原猎人的大号再怎么骂,他也不回复了,草原一个人骂着骂着没回应也就找个台阶下了。后来,老大告诉我,这世界总有一些大义是凌驾在个人喜好之上的。他就是这么一个有原则的人,这也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

在我心中,老大就像他从火光中走来的林陆骁,他血性又讲义气,他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原因改变自己。我偶尔想过他会不会在某一年的某一天妥协,放弃心中的坚持,那个美得惊心动魄一笑倾城的南初。套一句电影里的台词,就是我猜中了过程,却猜不到这结局。他失去了别人,才会让别人有机会得到他。梦阳多年前的话却是一语中的。
|
13#


那些开心的聊天内容都记不太清楚了,最让我忘不了的还是老大后期的疏远和冷漠。其实,冷漠也说不上,因为他天生就是一个非常暖心的人。只要我找他聊天,他一般都会回。我拉黑了他还会在牌室里邀请我打牌。我又会加回去,然后又体会到老大的疏远就又心冷了。

老大不是不理我,只是不再真诚了。他最爱对我说的话就是,我已经是一个七十岁的老头了,天天就爱打打太极下下棋,我对那些情情爱爱已经不感兴趣了,然后发一个顶着绿帽子叼着烟的笑脸。笛子说自己不吸烟,却常常爱发这个叼着烟的笑脸。有一天,我找到他现实里的小弟,问起老大的情况。他却对我满怀敌意,说什么你别再想接近他,他是绝对不会理你的之类的话。老大听到我的转述后哈哈大笑说,他们都认为你是一个美女间谍,怕我被你迷惑了。我对老大吐出的“美女间谍”这个词印象很深(因为很汗颜,我要是美女那猪都能上天了=.=)。

说实话,我不太懂笛子,有时候很难分辨他的话是真话还是玩笑话。我的情商不高,就是在生活中也分不清话中真假,别人的一句玩笑也会当真。但是,老大的玩笑开得实在是太大了,他的身上也的确发生过很多怪事。多年前的某天,我发现他说的话不像本人,就把聊天内容截图发给他邮箱。之后的几天他也给我截过图,问我到底发的消息收到没有,我从来没听说过别人的QQ出现过这种问题。后来,老大说自己被盗了一件万分紧要的东西,七天七夜未眠彻夜追凶,却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盗他文件的黑客。那一段时间他都过得挺消沉的。他会对我说一些很奇怪的事,比如说,你的QQ已经被网JING纳入监控,因为他随便乱扣了一个涉嫌FAN毒的罪名。他那会怀疑黑客认识我,就对我说一年之后你的监控才会解除云云。

说实话,我不知道笛子说的是玩笑还是真话。如果这是玩笑的话,也太离谱了一些,离谱到连他自己都当真了,因为他就是从那时开始不再对我真诚的。我曾经信以为真,问他我的QQ是不是一年后就不被监控了。他回复我说,自己的QQ受到特别保护,只要我还在和他聊天就会一直被监控的。说得就和真的一样,还真把我唬住了。我曾经观察过他的QQ,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唯一奇怪的是他的QQ发信息的时候会显示在线几秒再变回隐身,其他人的QQ隐身的时候就算发信息也不会突然几秒钟显示在线的。

也不否认笛子就是一个爱把玩笑开很大的人。有一次,他开玩笑说自己上过非诚勿扰。我还很兴奋地到处上网找视频,把老大逗得哈哈大笑。等我不找了又说,我还想上最强大脑呢,每年都去报名也没能进。我心里鄙视地想,你这不是最强大脑,是最强吹牛,比牛魔王的牛皮吹得还大。当然口头上还是那句老大威武,一副小妹我很佩服你的模样。

就这么写下来,发现老大还是一个蛮幽默的人。但在当时,我就会有那么一种错觉,觉得他是故意疏远我的,他就是在等着我拉黑他。我常常会想,我们不再联系才是一件好事,只是老大很暖心不愿意拉黑我罢了。于是,他一直都在等,等着我把他拉黑。因为他不愿意自己动手,他宁可拉黑的那个人是我。

老大和我就像是住在两颗不同星球上的人。两颗行星的距离曾经很接近,又因为引力的原因逐渐远离了。现在虽然离得远了,我的记忆中还是保留着他对家国的忠诚、对情感的专一、和对兄弟姐妹的义气。他就是最好的老大。虽然不再联系了,我还是希望我的老大一辈子平安喜乐。他是一个好人,也值得最好的对待。希望好人一生平安。

(完)
|
14#

回复 lnr的帖子

也许是我记错了,以前的标志版主好像是一个美男纸,没想到已经变成大美女蓝诺了。多谢蓝诺美女的支持!弱弱说一句,可否不要论坛首页呢。
|
15#


已经上了首页,等我周一问一下看能不能撤销
|
16#


原来标志是有一位美男子

是我的搭档

目前他不在,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可能美男的光芒太强

你没记得边上还有一个我
|
17#


走过和历程

用平实的文字加以记载

是对过去的一种回忆

也是对自己的心路一种礼赞

不管当时的那个人,或者那些人

是对的错的,是好的坏的

都不要紧

最主要,你记得了,你回忆了

你不曾忘却

你无怨也无悔
|
18#


喜欢你的文字

希望看到你更多的精彩~
|
19#

描写的江湖故事和刷帮人物都不熟悉,讴歌的情怀也很隔阂,但是,叙述技巧也是写字和阅读的理由。看了几行字就能让人看下去,说明了遣词造句的技术含量。这种写法通常用于小说,往高处类比,有点余华、苏童那种实验派白描的痕迹,也有石康那种大大咧咧晃晃悠悠的影子,看似大白话和缺心眼,其实胜在表达的机灵和从容,一些长句式也绕得很顺溜很有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