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梦境 [复制链接] 查看:475回复:7

1#
分享到:

走不出的梦境


文\小风

  

       宽阔蜿蜒的柏油路,由大山深处一直通向小城。洪哥驾驶着小车飞驰在路上,还不时躲避着积水混浊的坑坑洼洼。副驾驶上,他没在,记得是说,有急事先返程了。


       行色匆匆的路人和来往穿梭的车辆交织成了一张密匝匝的大网。疾驶的车速让梦遥心里一阵阵发慌,仿佛有种预感,今天肯定会出事!“慢点,洪哥,前边有骑车的... ...”。在车轮飞速运转中,一个骑电动车的女人回头看了一下,猛的向车头的方向横了过来。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车头漂移着偏离了方向,冲向路边一个蒙古包般的柴草堆!“这么快肯定要出事,让你慢点你就是不听……。”


       撞击中车子停了下来,梦遥打开车门,怀揣一个浅灰色的抱枕,一脸的惊愕,忙着问洪哥,“有没有伤到?车子还能不能开?”洪哥试着几次打火,车子没任何反应。车子显然是动不了了。洪哥突然下车,开始用力把车推回路上,边推边说,“你自己回去吧,我想办法修车!”


       梦遥整个人懵掉了,独自拖着沉重的步伐,沿着马路边缘继续前行。夕阳的余晖洒向原野,映照着她憔悴的面庞。公路上的车辆、行人,也渐渐少了起来。梦遥想给他打个电话,直到这时才发现,她的手机落在副驾驶座后面的袋子里了。烦乱中,她找了一处路边的小平台,放下抱枕,翻遍全身口袋却只找出了两三枚硬币。梦遥喃喃自语着,“不到两块钱,应该够话费了吧?”


       路边,有三间小屋,屋内已经亮起了灯。有两三个女人在里面聊着天,对着镜子打理着头发,这里应该是间小发廊吧?!梦遥推开小门,来到房内。屋内陈设老旧,一个梳妆台样式的家具,一个女人坐着,另一个女人站着正在端详发型。旁边的小床上坐着另一个女人,笑嘻嘻地望着她们。梦遥极力睁开有些昏昏沉沉的双眼,努力挺起略显沉重的身子,几近乞求地向着那个站着的貌似主人的女子说,“这位美女,可不可以在你这里打个电话,你看我就仅剩这几个硬币,够不够?”


       女人抬眼看了看梦遥,略显出同情的目光。她说,你等会儿,我插上卡,你自己拨打就是了。女人拿出一部米黄色的、非常古旧的电话机,插上卡推到梦遥身前。梦遥开始拨打号码。可她的手指,实在没有力气,竟然拨不出任何一个数字。“可不可以,你帮我打通啊?”“好吧,你说!”


       梦遥吃力的想说清楚他的手机号码“1…3….9…”,凭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些字符偏偏故意捉弄,在牙缝里挤着,就不肯出来。三个女人怔怔的地只是看着她。其中的女人见梦遥实在支撑不住,把床让给她,让她斜倚了去。无奈之下,梦遥也顾不得许多,还是靠一会儿保存点力气罢。


       正当梦遥迷茫、无所适从的时候,小屋的里间传来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她努力瞄了一眼,“这不是他喊做兄弟的,开商铺的那个年轻人嘛。”梦遥如得了救星一般,告诉这几个女人,那是她家人的朋友,很熟悉的,让她们帮忙叫过他来。


       男人,有些极不情愿的走过来。“你是不是认识###?我是他家人啊!”梦遥用略显激动、又满怀希冀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男人说。男人听了歪嘴一笑。那笑没有出声,却看得出并不是什么善意的笑。“你有他的电话,可不可以帮我打给他,让他来接我,我实在走不动了!”男人拿出一张类似快递单般的纸张,往她眼前一扔,“80块钱,先拿来吧!”“我一分钱也没有啊,要是有的话我打车回家就是了,也不会在这里歇脚了啊!”“那不行,没有钱……”说着,男人斜着眼睛望着梦遥的脸,然后就开始脱上衣。惊慌失措的,梦遥四下里看了一眼,三个女人居然都躲起来了,隔间小门也是关着的,屋内鸦雀无声。她批命挣扎着爬了起来,拉起她的背包,拎着一双凉鞋,拼命跑了出去。


       梦遥一边玩命的奔跑,一边回头看,直到确认没有人追上来,才松了一口气。肩上的大背包好重,压得她喘不过气,脚下如坠着铅球,一步迈不出三寸。就这样走着,走着……不知走出多远,梦遥来到了一座桥上。桥边蹲了几个貌似正在找零工的人。他们一边抽烟,一边聊着什么。梦遥又开始害怕起来。她重新背了背大背包,继续拎着她的鞋子(鞋子突然看起来好小,穿不进去脚)装作非常有气力地、昂首挺胸地往前奔去。可是,走不出多远,还是累垮下来。脚步又恢复如初,甚至,比起初那般还要沉重。“你看她,分明走不动了还逞能……”其中一个人指着梦遥说。


       也不知这样走了多久,终于到了目的地。梦遥很奇怪,“我不是要回家的么?怎么却来到了一所医院?而且,医院里有她的床位?”推开门,梦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总算到了安全的地方!


       一位面容慈祥的穿白大褂的大姐,看她一副落魄的样子,关心的询问起来“你怎么了?不是快要临产了么,怎么还到处乱跑?”委屈的她,已经说不出半句话。滚烫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儿,随着睫毛一眨,噗噗的落了下来……接下来,她感到很奇怪,摸着平平的小腹自问,“我没有怀孩子啊!”


       不知过了多久,梦遥终于醒了过来,头发、额头、胸前,全是汗水;脖子底下枕头上,身下的褥子都是滚烫的,烫的她口干舌燥。“好在,这只是一场梦!”

  

       披上外衣,梦遥拖着病弱的身体,缓缓挪到书房,把梦境整理成文,发了过去……。

合上最近正在读着的红楼,心情郁郁中,对方回复了一个充满怜惜的拥抱。梦遥轻轻问了一句,“是不是缺乏安全感的人容易做这样梦啊?或者我身体不好的缘故?每次都是梦在医院里,是不是我的最终去处是医院啊?”远方的人,再次送上暖暖的抱……

最后编辑l256 最后编辑于 2018-09-25 16:57:12
本主题由 管理员 0151 于 2018/9/26 18:47:57 执行 首页推送 操作
|
2#

梦中休闲游啊...
读完还是有些噩梦的味道了...
不过不是听到别人说,梦都是反着的么
这样说来,还是要开心一些了
梦境也有研究说, 是来自于我们一些经历或者想象所形成的潜意识
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们日常还是更多的想想一些美好的东西,梦也会是美好的吧.
|
3#

回复 t146的帖子

人在生病的时候,特别是发烧的时候,就很容易做这样的梦吧!
|
4#

回复 t146的帖子

人在生病的时候,特别是发烧的时候,就很容易做这样的梦吧!
l256 发表于 2018/9/25 21:57:15
小风宝病了吗,据说感冒发烧不一定是坏事
会把体内的一些病毒统统地烧死
|
5#

梦中休闲游啊...
读完还是有些噩梦的味道了...
不过不是听到别人说,梦都是反着的么
这样说来,还是要开心一些了
梦境也有研究说, 是来自于我们一些经历或者想象所形成的潜意识
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们日常......
t146 发表于 2018/9/25 21:22:13

已经有人给解释了
即使不解释文中最后的两个暖暖地抱也会把病治好
然后再做个美梦地哈
|
6#

可以写成小说了,欣赏美文,小风辛苦了,送花,按文字类推荐首页!
|
7#

回复 8i的帖子

蝴蝶版主辛苦了
我就是瞎写,玩儿呗。
|
8#




恭喜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