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街口文化园 [复制链接] 查看:470回复:14

1#
分享到:
 
 
注~~
 
本篇中的很多文字,尤其前面的,似乎是废话,看不出它们与“主题”和“照片”有什么关系;照片有两组,“第一组”很“无趣”,如果没耐心,不继续往下看,就有可能错过“第二组”~~
 
按顺序,从头到尾,完整看了所有的文字和照片,才能明白其中的“关联”~~
 
“第二组”照片后面有多段文字,涉及了所在城市近期(2022年10月下旬至12月)的新冠疫情~这些内容,又是,与“主题”,没多大的关系~~
 
如果只想了解与“照片”有关的情况,看“蓝色字”就够了;如果只想了解与“主题”有关的情况,看“绿色字”就够了~~
 
上面说的这些都是“绕弯子”~“直”了说就一句——别嫌本篇里的文字多~~
 
“湖滨夜景”的“上篇”里讲了,2021年,7月16日和8月23日,分别接种了第一针和第二针新冠疫苗;6个月之后,来电话,要求接种第三针——时间“掐”得非常准,正好是2022年2月23日之前;23日去接种,需要注射的药品(与前两针出自同一公司的疫苗)缺货,没能打上;等了几天,打电话问,有货了,3月2日去打了针~~
 
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先是去了医院的接种点,医生查了资料(前两针疫苗的种类)后说不能打~此时想到,不远处还有一个接种点,不管能不能打上,去看看总可以~~
 
“猫儿店”的第一篇里提到,有一条东西向的路,往东不远就到了河边(“河堤内外”和“夜色中的河畔”与此有关);2021年10月19日傍晚到河畔看水,返回时经过了“猫儿店”~~
 
从“猫儿店”的位置,沿着这条路,继续往西,走不远(大约两百米),是一个十字路口~路口的西南,是一片工地(原先的建筑被拆除了,准备建新楼),其外围被遮挡着,遮挡的墙上用大字标明,由此处向西800米,有一新冠疫苗第三针接种点(也就是,沿着这条路继续走,过了十字路口后,再往西800米)~~
 
二十三日上午,从医院出来后,就去了那里~路南侧有一个入口,不明显,但旁边有指示(“新冠疫苗第三针接种点”的文字及箭头)~往里走,路很窄,周围房子很多,环境很复杂,凭着沿路的几个“指示”,好不容易才找到“接种点”;这是一个小房间,在这里的众多房屋当中很不起眼~~
 
此时已经是中午,到休息时间了,门关着,要想接种,得等到下午~~
 
下午再来,门开了,有医生~询问后得知,那种疫苗,全市都没有,因此在市内哪一个接种点都打不了~~
 
一天里,去了两个接种点,专程跑了三次,还没打上针,但这并不是“白折腾”~之前“宅”很久了,出来走走,就当是散步,放松心情,感觉很好的~~
 
二十三日下午,离开那个接种点后,在其附近,拍了几张照片~~
 
二月下旬,依然处于冬季,天寒地冻,水池里结满了冰~~
 


 
照片右侧为“西”,快到傍晚了,阳光斜照过来~~
 


 
往西南方向拍~近处有一只木船,右边(西北侧)是房屋的墙角,空地上停满了汽车~~
 


 
前推镜头(用手机拍照,实际操作为,对屏幕进行“扩张”),拍远处的水塔~~
 


 
往北走了几步,回过头再拍木船~~
 


 
前面提到了,沿着路往西走(过十字路口后再走800米),路南侧有一个“入口”~其附近有一个小型的“石碑”,“碑文”是对这里的介绍~二十三日下午,到了“入口”处,在往里走(往南走)之前,注意看了“碑文”~~
 
这一片街区,原本是一座印刷厂~随着城市发展,与工业有关的部门纷纷“外迁”;这座工厂位于市中心,被废弃后,相关的建筑与周围环境不“匹配”,不适合“使用”~~
 
一般情况下,这类建筑会被完全拆除,之后会在“原址”建别的~然而这座工厂非常“幸运”,只是被“改造”~旧厂房,经过改建,焕发了新的生机~~
 
这里的房屋很多,有平房有楼房(为被改建的旧房子;是否有新建的,是否有旧房子被拆除,这些情况不清楚;但原厂区的“布局”应该是被保留的);它们不适合“居住”,但都有着别样的用途~~
 
有些房屋被用作商铺,有些具有类似“图书馆”、“文化馆”、“展览馆”、“博物馆”的功能,有些被用来办“培训班”~~
 
这里有仿古街巷、餐厅、茶社、咖啡屋、健身会所,等等,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去处~~
 
注:后来从网上查资料得知,2011年印刷厂完成搬迁;其后,位于市中心的旧厂区,荒草丛生;2013年底计划对这里进行改建,2015年底工程基本完工;现在这里是国家3A级景区~~
 
看了“碑文”之后,走进“入口”,往南,路过一条街巷,两边是商铺;再往南,四周的房屋中间有一小片开阔地带,东西宽,南北窄,这里称其为“外广场”;从广场偏西的位置继续往南走,经过被两边的房屋所夹的一段窄路,到了又一个开阔地带,此即与“外广场”相对应的“内广场”~~
 
“内广场”的北侧,有数个朝南的门,从其中偏西的一个进去,就到了“第三针接种点”~来这儿需要走那么复杂的路,其本身又很不起眼,如果没有那些“指示”,根本找不到~~
 
“内广场”西南有一座平房,其东面为这里的标志性建筑——水塔~数十年前,这种砖式水塔在城区很常见,其他建筑都比较低矮,它们分外显眼;由于担负“供水”的任务,它们的地位也非常重要~而今,它们失去了实用价值,大多被拆除;现存的,都饱经沧桑,虽然历史不是很久远,但已经可以作为“文物”来观赏了~~
 
“内广场”的东面为这一街区最大的建筑——健身中心~2月23日下午,进到这里面看了看~其内部空间很大,被分成了多个隔间,有健身房(包括有约40台“单车”的“动感单车馆”,有大量健身器械的“器械区”)、羽毛球馆(有14块标准羽毛球训练和比赛场地)、乒乓球馆、篮球馆、私教区等~有多位体育指导员和健身教练员负责对锻炼者进行指导,“私教区”应该与此有关~~
 
上面提到的“篮球馆”和“体育指导员”,后面会再提~~
 
健身中心“主馆”的左侧(北侧)为游泳馆;它属于健身中心,但单独占一个建筑~“主馆”和游泳馆,两个建筑的面积都很大(总营业面积近一万平方米,其中游泳馆近两千平方米)~有可能,以前,这是印刷厂的两个厂房~~
 
顺着“内广场”北侧的路往东走,在经过游泳馆的北侧时,可以看到,路南边(游泳馆以北)有一只木船~木船东边为水池,水流从上方的“山”上喷出,倾入下面的“水潭”中,像一个小型的瀑布;2月23日去看的时候,上方石头中和下方池子里的水都处于“冻结”状态~~
 
在水池旁边左拐(背对水池),沿路往北走~路右边(东边)有几排平房,被用作“餐馆”(一些房子有别的用途,如“剧场”、“美术馆”);这几排平房之间有十来米的间距,形成了一个个小型的“场地”~路左边(西边),最南的一座楼房,朝东的门,旁边的牌子上标明,这里是城区的“方志馆”~~
 
继续往北,朝路左(路西)看,经过一组楼房后,又经过了“外广场”的东沿~再往北,路左边又是一组房子(路右边依然是,餐馆和“场地”);走了一百来米,就回到了“大路”(前面提到,沿该路,往东约一公里,路北侧为“猫儿店”;再往东,可走到河边)的南侧~~
 
在“大路”南边,经“入口”走进这片街区,往南(其间经过了“外广场”),再往东(路南为“内广场”),再往北,经“出口”回到“大路”南边~“出口”在“入口”以东数十米远处,之前所行的路线,接近一个矩形的“三条边”~~
 
这一区域没什么好的“风景”,只在路走了一多半(到了“内广场”以东)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
 
十月十五日下午外出,傍晚返回时,专程去了这一街区~到那儿的时候,天完全黑了;不过没关系,灯光夜景,拍出来,也许比白天拍的照片更好看~~
 
二月二十三日在那里只拍了五张照片,数量少,而且没有特色,也不好看~发帖,实在不合适~留着不发,又感觉“白拍”了,可惜~既然如此,干脆再去一次,多拍几张,跟之前拍的一块儿发,这样“问题”就“解决”了~~
 
很长时间一直“宅”,难得出门,既然有事出去,就要抓住机会~尽管天晚了,尽管并不顺路、需要专门跑一趟,但这么点儿麻烦用不着在乎~~
 
下面的照片,是在夜晚拍的;为了保证曝光量足够,用了“快门优先”,手动设置曝光时长~用数码相机拍摄,在“快门优先”模式下,光圈大小会根据环境光和快门速度自动调整(如果是用手机,无论怎么设置,无论外界光线如何,光圈都不会有变化)~因此,展示照片时,把曝光时长和光圈值都给出来~~
 
注:镜头的焦距除以镜头口径的直径,即光圈值;该数值越大,光圈越小,镜头进光量越少~~
 
门的上方和下方都用“大号字”标了地名,夜晚“字”成了“灯”,虽然周围的灯光很亮,但“地名”依然显眼~下方的“字”临近街道,其右边就是前面提到的,对这一片区域进行介绍的“石碑”(该“碑”没有被照到)~1.3s,f/8(曝光时长为1.3秒,光圈值为8)~~
 


 
换一个角度拍“正门”(即前面提到的“入口”)~2月23日两次来这里,又看了介绍的“碑文”,知道这片区域叫什么名字,但很快就忘了~直到10月15日到这儿拍照,看了“门前”和“门上”的“大号字”,才记住这个地方和这片园区的名字——“新街口”、“新街口文化园”~1.3s,f/8~~
 


 
从“入口”往里走,经过一段“门洞”中的路,路两边为店铺;再往里,到达“外广场”偏西的位置~~
 
注:在整个园区内行进的路线,2月23日走过,前面已述~~
 
前方的“框”形建筑,像一个缺少了“顶盖”的方形亭子;其旁边有灯光照射,本身并不发光;之所以看起来那么亮(仿佛这座建筑本身就是“灯”),是因为拍照时,快门速度设得慢,曝光过度~要是让它的曝光“不过度”,别的景物就会“曝光不足”了~该建筑的两边,各有一个“小而浅”的水池;拍照时镜头朝上,因此没拍到~~
 
继续向前,又得进入一个“门洞”,从这座高楼的下面穿过~1.3s,f/8~~
 


 
到达“内广场”,往东北方向拍~路右边(南边)为游泳馆,左边高楼上的字看不清~前面提到的“方志馆”,其入口,就在左边高楼的“背面”(东面)~这座楼西边连着一排房子,每个房间的门朝南;其中的一间,就是前面提到的,曾经的,“新冠疫苗第三针”接种点~2s,f/2.8~~
 


 
在与拍上一张基本相同的位置,往东南方向拍~健身中心的入口,在照片中非常显眼~门周围有灯,但光并不“炫”;之所以看起来非常耀眼,也是因为快门速度慢,曝光过度~1.6s,f/4.5~~
 


 
往前(往东)走,又看到了那条木船~1s,f/3~~
 


 
上次是在木船后面拍水塔,这次拍照位置近一些(在“内广场”中);角度差不多(都是往西南方向拍),一次白天一次黑夜,可以对比看下效果~彩色的灯光,很漂亮;照片中,右下角的灯耀眼,同样是由于“曝光过度”~由这盏灯的位置往北(由水塔往西北),有一所幼儿园~1s,f/2.8~~
 


 
再拍木船东边的水池~上次水是冻结的,这次看到“瀑布”的“流水”了~灯光,对景物起到了很好的装饰效果,尤其照到池子后那棵树上的蓝色光~1s,f/5~~
 


 
“灯光走廊”~背对水池,往北拍~前方,这条路尽头处,即“出口”~路两侧建筑的布局,前面介绍过~0.77s,f/8~拍这张照片需要“大景深”,小光圈(数值为8)符合了这一要求~~
 


 
往“出口”方向走,经过“外广场”的东侧,朝西北方向拍一张~左边的“框”形建筑,在前面的照片里出现过,被详细介绍了~最右边是家餐馆~照片中,灯光照到的位置全都“曝光过度”,“灯光字”看不清;实际上,在“现场”,这些“字”都很清晰的~0.77s,f/2.8~~
 


 
前面介绍了,这片园区内,有很多“开阔”的空间,比如“外广场”、“内广场”,通向“出口”的路东边几排平房之间的场地,等等~~
 
然而实际上,这些空间一点儿也不“开阔”~从前后两组照片中都可以看到,场地中停满了车~园区内的路上,车来车往~也就是,这里所有的“空地”,不是“停车场”,就是“行车路”~~
 
即便“行车路”也未必“开阔”~“灯光走廊”那张照片,拍了之后,感觉不大满意(“主景”不居中,有些偏左),想重新拍;然而此时从西边过来一辆车,转弯后向北行了数十米,在路边停下了~这下就没法拍了,要拍肯定得把那辆车拍进去,原本通到“出口”的路,得被堵上一半~只好把之前拍的那张当作“定稿”~没办法,那么多场地还不够,连“行车路”也要被临时用作“停车场”~~
 
十月十五日晚上在这里拍了照~之后,过了不到十天,10月25日上午,这片园区,成为了全市关注的“焦点”~~
 
之前,二月,园区“内广场”偏西的位置有一处新冠疫苗“接种点”~十月,这片园区又与“新冠”有了联系,“直接相关”的是其东部的几座建筑,包括“内广场”以东的“健身中心”、通往“出口”的路(即“灯光走廊”照片中的路)以东的那些“餐馆”~~

 
 
 
 
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本主题由 版主 8i 于 2023/1/17 12:07:57 执行 审核帖子 操作
|
2#

问好冬青老师晚上好,还是老规矩,先不回帖子,上浮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3#

 
 
自2020年初“新冠”爆发以来,这里没有出现过大的疫情(但出现过“严重的”,就在武汉疫情期间,而且就是与武汉疫情有关),因此“防控”一直不是非常严,人们的生活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自2022年3月起,市内开始了大规模的,全民普及的核酸检测~~
 
其中有一些“强制”的情况~比如,有些单位,要求员工必须接受检测并提供“阴性”证明~一开始,市内的检测点不多,为了完成检测,很多人去了医院~检测点不收费,去医院是要花钱的(不过到后来,在医院检测也免费了)~~
 
几天之后,住宅小区内开始搞检测;从三月到五月,固定的,隔十几天或几天检一次~一开始是下午到晚上,后来固定为上午~“例行”性检测,要求不严,是否参与自愿,不需要每次都不落下~如果有人被要求提供“阴性”证明了,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完成检测~~
 
同样的,由于是“例行”,要求不严,检测方也不是特别“尽心”;每次都是,在固定的一段时间内工作,到时候就收;不会长时间等待“被检测者”上门~~
 
后来,“高层”提出要求,非疫情地区不能搞“常态化”核酸检测~可能是因为这个,从六月起,小区内检测频率低了,往往好些天才搞一次~~
 
社区偶尔搞检测,居民偶尔去做检测,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几个月~这样挺好,既不完全放松,又不过分,不会干扰人们的生活~~
 
八月下旬,市内出现了几个“无症状感染者”;调查其“活动轨迹”,发现他们之前去了很多地方(检测人员说,这几个人,“该去的地方都去了”;这里的“该”字含义特殊,按“正常”的说法,应该是“不该”)~为此而临时增加了几次检测(按“常规”,那几天不搞检测的);其中第一次是在28日下午(这体现了事件的“突发性”),之后又都是在上午进行了~还好,过了几天,就恢复“常规”了,没有持续“紧张”~~
 
十月二十日起,检测密度又增加了,为“隔天”(即“两天一次”),这让人猜测,应该是出现了“状况”,但不是很严重~~
 
十月二十五日是一个“转折点”,从这天起,局势骤然紧张~~
 
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局势一直很平静~在整个“地级市”的范围内,九月底到十月初,出现了几个“无症状感染者”,比八月底那次人数少得多;10月2日出现了一个“确诊病例”~除了上述的两次“疫情”(八月底,九月底至十月初)之外,几个月里,别说“确诊”,连“无症状”的数目都一直是“零”;这可能会让人怀疑,搞那么多次核酸检测,是否有意义;不过,即使真有这种怀疑,也很快就会被“打消”~~
 
十月中旬,附近的区县开始出现“无症状感染者”,人数并不多,增加幅度也不剧烈,也就比八月底那次略微严重一点儿~可是,过了几天,“每天增加几人”的态势依然持续,这就与以往有些不一样了~~
 
直到24日,周边(“地级市”范围内)的区县仅有十几个“感染者”;城区内依然没有发现~~
 
十月二十五日上午,本篇中照片的拍摄地点,新街口文化园,其中的多家门店暂停营业,部分点位有人执勤~~
 
二十六日报告,前一天,在城区范围内,发现一例核酸检测阳性人员,系“重点人员筛查”检出;这是几个月以来城区内出现的首个“感染者”~~
 
随后相关部门公布了该感染者前几天的“活动轨迹”,从10月18日起;该时间与本篇中照片拍摄的时间相距不到三天~从18日至24日,这七天里,此人去过哪里,都调查清楚了~~
 
本篇前面提到,新街口文化园“内广场”东侧为“健身中心”,2月23日下午进到里面看过,10月15日晚上拍过门口的照片;健身中心内有一座“篮球馆”~10月18日傍晚,21日傍晚,22日上午,该感染者曾在此“篮球馆”长时间驻留~~
 
同样是这三天,18日下午,21日下午,22日中午,该感染者去过“文化园”东部的餐馆~18日去了一家,21日去了两家,22日去了至少三家(这几家不一定都在园区内,但肯定是在一个小范围内);每天、每次去的餐馆,都不相同(即“不重复”,因此至少去了六个地方)~~
 
从18日至21日,以及24日,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里,该感染者位于一所中学内;该学校位于市区以东的开发区内,在“新街口”东北方数公里处,两地相距甚远~23日,该感染者位于市区东北部的一所学校内(该学校为“大学”级别)~19日下午,24日傍晚,此人去那所中学附近的采样点做过核酸检测~~
 
根据这些“行踪”,以及后来听说的一些情况,可以推测,该感染者可能是一位体育教师或教练;前面提到,“健身中心”内有多位“体育指导员”,这有可能与其“对应”上;在健身中心篮球馆锻炼之前或之后,此人去园区东侧的餐馆吃过饭~此人这一段时间内做过两次检测;应该是,24日傍晚采样,其后检测,结果呈“阳性”,使其被计入了25日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当中,并导致了相关地点(应该不仅仅是“新街口”)的封禁~~
 
该感染者很可能并非“单独行动”;在健身中心打篮球,在餐馆吃饭,有可能是,一个教练带多名学员~篮球馆、餐馆,很容易出现“多人聚集”的情况;多人在一起用餐尤其容易造成病毒传播~这些地方人员流动性很强,有可能涉及的人,远不止教练及其学员~因此,发现了这一例“阳性”人员后,接下来的排查工作,既非常重要,又特别困难~~
 
 
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4#

 
 
二十六日在城区内发现了三例无症状感染者,均系集中隔离点检出;27日发现6例,28日9例,29日4例,30日2例,31日6例;11月1日9例,2日6例,3日3例,4日1例,5日2例,6日1例,7日1例,8日2例,9日1例,10日1例~~
 
不知道,10月26日及之后发现的诸多感染者中,是否有与25日那例“相关”的~从10月26日起,直至11月10日,城区内每日新增感染者的人数,在整个“地级市”范围内,各区县相比较,为最多~~
 
每天都能发现感染者,这说明,病毒已经在城区内传播~与此相“对应”的,是“防控”,这直接影响了人们的生活~~
 
十月二十七日,市区内的店铺陆续关闭~10月28日起,各住宅区完全封闭~按通知里的说法,要“静默”三天~~
 
各小区内,天天检测核酸~听“广播”,被目前流行的这一类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一开始很难检测出来,过三天再检就不容易漏过,所以要静默三天,天天检(“广播”里还说了,请大家不要有怨言)~~
 
连续几天,市区内,每天发现数例“阳性”;高风险区数目,被隔离筛查的人数,都与日俱增~在这种情况下,完全不能“放松”~先前说的“三天”,变成了“无限期”~日子过得并不差(小区内,每天的某一段时间里,有人卖食品,“吃”的问题可以解决;其他困难也不难克服);但是,“无限期”,在心理上给人们造成的压力和打击,是实际生活困难所不能比的~~
 
经过几天的封控和筛查,每天发现的感染者,人数持续走低,形势逐渐好转~11月6日,“静默”解除~从10月28日到11月5日,城区“封闭”了九天~~
 
到了11月中旬,人们的生活基本恢复正常~小区内核酸检测频度依然很高,为“每天”或“隔天”,但气氛已经不那么紧张了~~
 
之前(这里指11月中旬之前),在城区及周边各区县(即“地级市”范围内)检测出的“阳性”,绝大多数都是从“集中隔离点”查出来的~除此之外,“重点人员筛查”是发现感染者的又一主要来源~另外几种方式包括“居家隔离医学观察”、“高风险区筛查”、“社区筛查”、“主动就诊”、“跨区域协查”等~~
 
十月二十八日城区出现过一例通过“社区筛查”发现的感染者;在整个“地级市”范围内,从10月24日至11月10日,这是以该方式查出来的,唯一的一例~~
 
“社区筛查”,应该就是指,在非“高风险”地区(比如,尚未发现“危险”的住宅小区)进行的,“例行”的检测~一方面,这样的检测,发现感染者的几率很低;另一方面,只要能“查出来”,只要“阳性”数值不永远为“零”,就能证明,这样的检测,并非“没有意义”~~
 
与别的检测相比,对非“高风险”地区“例行”的,需要查的人次多,耗费的资源多,查出的几率低,给人们造成的麻烦多,因而容易让人怀疑其“意义”~后面还会对这个话题探讨~~
 
十一月十一日起,城区内,连续数日无新增感染者;12日、14日和15日,整个地级市无新增;17日城区内出现了一例,之后一段时间里,新增的感染者很少,有时连续几天没有~~
 
局势看起来向好了~正巧,也是在11月11日,“高层”发布了调整防控工作的通知(即“二十条”),虽然这与“低层”和“底层”之间有“距离”,但造成的影响却“直接”且迅速~~
 
取消“中风险区”,缩小“高风险区”的划定范围,如此一来,有“风险”的区域,总面积大大减小了,但由于“高风险区”划得“细碎”,其数目大大增加了~很多新划的高风险区,往往是,某栋楼的某一单元~但也有很多比较“大”的,如某一栋楼,某一个小区,某一个村庄,某一个市场~~
 
按“高层”的政策,要减少“集中隔离”,尽量采用“居家隔离”~其后一段时间(11月下旬),各区县检测出的阳性人员,源自“集中隔离点”的,比例明显降低;“居家隔离”查出的则增加了很多,甚至成为了“主要来源”~~
 
二〇二〇年上半年(疫情“最初”的爆发之后不久),“集中隔离”和“居家隔离”的情况就已经很普遍了(主要是针对,从某一地到另一地的人);其中暴露出很多问题,比如,“居家隔离”不可靠,有的人在号称“居家隔离”的时段,外出,在“家”的周边转悠~~
 
数年之后,政策调整,又要对“居家隔离”这一手段“重用”~有可能,这一段时间病毒传播范围太广,有风险的人太多,不适宜对那么多人都进行“集中隔离”~也有可能,由于对疫情的防控越来越有经验,现在的“监管”更有效,“居家隔离”比以前可靠了(对相关人员能够按规定的流程进行检测,经常能从这一群体中检出“阳性”,就是证明)~还有可能,现在流行的病毒比较“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感染后造成的后果并不严重,因此监管可以“松”一些~“可能”的原因很多,到底是什么不去管,这里只是猜测~~
 
十一月中旬,这一片区域在疫情方面相对“平静”;新增感染者人数不多,“外来者”在其中占了较高的比例~~
 
“外来者”,主要是“从外省返回”的,也有不少“从外省进入”的~在所有感染者中,从这些人当中发现的,所占的比例不高,但他们恰恰要被重视~因为,如果不监管,从外地来的一人,可能会传染本地的多人~~
 
外来感染者,以哪种方式发现的都有,但“重点人员筛查”和“跨区域协查”是主要途径;“集中隔离点”能发现一些,这说明,外来人员,是需要被“隔离观察”的~~
 
在“地级市”的范围内,各区县,“轮流”出现疫情,先是10月中旬一个县级市(不严重,到10月下旬,最多也就出现了十几个感染者),随后就是“新街口”所在的城区(比较严重,到11月初,最多时感染者有数十位),在此期间别的区县也有少数被检出阳性的人员(不严重,只有一个县人数最多时“过十”,其余的都是“个位数”)~11月中旬,局势趋好,各处,解除医学观察的人数,超过“新增”的~~
 
十一月中旬“偏后”的几天,又有几个区县,以及位于城区以东的“开发区”,出现新的“疫情”;最初发现的感染者中,“外来者”占了较高的比例;疫情发展迅速,19日有两个县人数上“十”,到了下旬,多个区县出现感染者,数个区县人数上“十”,有几个达到了“数十”;有一个县感染者呈“爆发”式增长,几天内超过了一百,最多时有两百多人~~
 
十一月下旬的“前期”,城区内,被发现并隔离的感染者,人数持续下降,最少时只有五个(23日)~之后,随着周边疫情的发展,城区内也出现了“反弹”;11月底人数达到了“二十”,12月初有二十几个感染者被隔离观察~~
 
这一段时间,主要疫情发生在别的区县,城区受到的影响不大~按新发布的“政策”,疫情防控措施,要比以前“宽松”得多~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出人意料~~
 
十一月下旬的“前期”,恰恰是,城区内,疫情最“轻微”的时候,各小区,突然又进行了一轮“封控”~与十月底至十一月初那次相比,这次“封”得更严、更彻底;居民如果有事,需要出小区,非常困难~而且,这次封控有些“简单”、“直接”,没有考虑“周全”;上一次,每天,有人定期在某处卖食品,这一次好像没有,怎么弄吃的成了问题~天天检测“核酸”,这倒是没变化~~
 
这很让人不解~明明“高层”新发布的政策,是要求“放宽”;明明疫情远没有之前严重~看到一些消息,好像是说,之前几天,有感染者在城区内某些地方活动过,有些地方离某些小区很近;另外,城区内新划了多个“高风险区”~~
 
十二月三日的一条消息,似乎揭晓了谜底:城区内在进行“居家健康检测”,当天是第十天~~
 
很快,封控完全解除,核酸检测也停了~这跟省内国内的“大形势”能对应上——完全“放开”~~
 
十二月七日,“高层”发布了优化疫情防控的新措施(“新十条”),其主旨,是在之前(11月11日)所发通知的基础上,实行进一步的“放宽”政策~在此之前几天,12月初,全国各地,已经发布了各种各样的“放宽”措施~各种新措施,简单概括,其实就是,完全放开,彻底放开(当然也得有一些必要的“防控”)~~
 
这虽然让人们感觉“方便”了,但还是存有疑问:为什么“放开”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之前,恰恰是“封”得最严的时候~还有,尽管大家都被告知,现在流行的病毒“弱”,感染后造成的伤害小,但毕竟不能完全“放心”~病毒的变异虽然快,但这次政策调整可是远远快于病毒“进化”速度的~~
 
实际上,该有的管控还是有的,并没有完全“放”~“放开”,不等于“放任”~~
 
周边的区县,经过防控,情况已经逐渐好转了~感染者总人数,被隔离者的人数,每天新发现感染者的人数,都在走低~有的区县,之前没出现感染者,后来有了,但人数并不多,而且增长趋势被迅速遏制了~到12月中旬,每天依然能发现感染者,人数很少,且多为“外来者”,多以“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的方式发现~如果真的是“放任不管”,这些,是不可能做到的~~
 
“地级市”范围内,11月中旬“后期”开始的这一轮疫情中,以“社区筛查”方式,发现了相当数量的感染者~这说明,某些情况下,“常规”的核酸检测,还是必要的~~
 
从11月后期至12月前期,城区以东的开发区,一直处于,被封控的状态~这一区域有比较“新”的疫情,尽管远不如附近的几个县严重,但依然被“重视”~11月下旬的“前期”,这一带的公交车还是运营的,突然完全停了,到了12月初也没有恢复~城区与开发区之间的交通近乎“阻断”;开发区内的管控,比10月底的城区还严(12月中旬,管控解除)~当初,10月底至11月初,城区被封的时候,开发区的环境是相当宽松的~~
 
“地级市”范围内,各区县,“轮流”出现疫情,这跟三年以来(2020至2022年)国内的情况有些相似——某一地或某几地出现疫情,持续一段时间,逐渐平息,然后另外某个或某几个地方又出现~~
 
 
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5#

 
 
二〇二二年秋季至冬季的这一轮疫情,波及全国,有些地方相当严重~国内,每天新增的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都非常多;有不少重症患者,还有一些死亡病例~尽管病毒比以前“弱”,但传染性变强,致使传播范围非常广~感染者多了,总会有严重的,尤其老年人、有重“基础病”的人~多个大城市成了“重疫区”~众多的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社区筛查”发现的;这意味着,“可能”的感染者,远远超出了事先能预料到的范围~~
 
相比之下,这里,疫情相当轻微;防控工作,可以说,做得相当好了~省内,这一期间,每天要新增大量的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而“地级市”内,相比省内别的地区,无症状感染者数目不多,确诊病例则是,自始至终保持为“零”~感染者中,有不少“外来者”,还有很多人是被“外来者”传染~感染者能被及时发现并隔离,每一处的疫情能迅速被控制~这里的疫情不严重,“外来”的、“流动”的人口少,应该是重要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做了到位的防控~而这些事实也说明了,对“外来者”的监控,是多么必要~~
 
自2020年初疫情首次爆发,已经过去了近三年~这段时间里,在国内,真正影响大的疫情并不多,对生活造成的干扰并不严重~~
 
湖北疫情期间,“全民”性的隔离,利用了2020年的春节假期,使其不利影响降至了最低~其后的防疫工作,并没有给人们造成大的不便(就比如,健康码,其设定和使用,已经做到了,尽可能的,方便有效;虽然逐渐要“弃用”了,但在之前两年的使用期间里,没有给人们造成什么麻烦)~大规模核酸检测,是在2022年才开始的,而且“时起时落”,在秋季之前,也并没有严重打扰人们的生活~~
 
针对流动人口的防控,针对有疫情的局部地区的防控,则完全是,必要的,应该的,必须的~从2020年初至2022年初,国内一直是,只对疫区实施比较严的措施;其余地方的,“例行”性的防控,对人们的生活,没有造成多大的不便~即便是2022年上半年出现了严重的疫情,所影响的,也只是上海,对别的地方没有大的触动~上海所发生的事,则更加证明了,防控,是应该的,必须的~~
 
二〇二二年秋冬之交的疫情,在全国,对“全民”,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但随着防控政策的调整,给人们带来的不便很快就会结束~防控工作,其中的问题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多~但是,防疫本身,决不容被否定~~
 
本来,“恰到好处”的防疫就是,不可能存在的~要么就是,放任导致疫情肆虐;要么就是,防疫“过度”~存在问题,进行纠正、调整、改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
 
大肆渲染,防疫造成了怎样不好的影响,这些话,全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针对某些“观点”,可以得出结论:按照其所“主张”的,反着来,就对了~~
 
当然,眼下重要的,是做好该做的工作~国外及“内地”省份以外的情况暂且不谈;对于那些自私、自以为是及别有用心的人及其“思想”,也暂且不理会;但总会有“算账”的那一天~~
 
即便是12月初的“放开”,所依据的,也是当前的疫情、病毒的特点,是“科学”,而不是某些人的“思想”~~
 
随着情况变化,“放开”是必然的;“防控”会被调整,但只要有疫情,就决不能消失~~
 
所谓“无症状感染者”,其实并非完全没有症状、仅仅是核酸检测呈阳性~很多“无症状感染者”是有轻微症状的~病毒越来越弱,传播范围越来越广,“确诊病例”的症状越来越轻;现在提倡,症状轻微者,不去医院,居家等待“自愈”~这样下去,很多“无症状感染者”和“确诊病例”,都不会被“发现”和“统计”~这没什么,只要能好好待着,不乱走动,不引起大规模的传染就行;“自愈”,可以减少对医疗资源的占用~~
 
到了12月中旬,不管是“地级市”,还是省内、国内各地、全国,每天对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人数的统计,依然在进行~有些地方的统计方式发生了变化;有些“无症状”的人,症状轻微并能迅速“自愈”的人,可能“统计”不进去~~
 
十二月十四日,各地依然统计“无症状感染者”,但“全国”的数据不公布了(全国,关于无症状感染者的“最后”数据,为13日公布的,12日的数据);15日,各地对“无症状”的统计也停了(14日公布的,13日的数据,为关于无症状感染者的“最后”数据)~这没啥奇怪的,随着情况变化,调整政策,很正常的事~“无症状感染者”,一开始并不统计,也没法统计;湖北疫情期间,得出现多少无症状感染者~不过,那时候,以及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群体,暗藏了很大的危险,所以必须要查清楚~现在则不一样了~~
 
目前,病情比较严重、需要上医院诊治的,应该会被计入“确诊病例”;众多被感染且等待“自愈”的,一般不会被统计,而且没有“确诊”和“无症状”的区别,都成了“阳”~~
 
有可能,再过一段时间,连“确诊病例”都停止统计,但应该会是在疫情基本结束之后~也许病毒不会再出现“增强”性变异,但病情严重、需要被救治的人还是会有的;很多工作依然需要做,并不能掉以轻心~~
 
只要疫情存在,防控工作就不能停止~不搞大规模的核酸检测了;对于“可能”的感染者,比如“外来者”,监控也放宽了,一般只是在某些特殊场所对出入者有要求;处处是“阳”,也不好对哪些人进行监控了;但放任病毒传染是绝对不行的~接种疫苗,是“免疫”的最好方法~面临处处“阳”的环境,做好个人防护,搞好卫生,经常锻炼,保持身体健康,增强抵抗力,是正确的应对~任由病毒感染、主动接受感染,都不可取~~
 
 
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6#

 
 
以上文字,最晚的,写于2022年12月中旬~~
 
自12月25日起,国内公布疫情数据的部门“换”了,但相关数据依然被统计和公布~目前,距离上面提到的,停止统计确诊病例人数,应该还很远~不知道现在“确诊病例”的标准是什么;大家最关心的是“阳”,目前在国内,其数目,得以“亿”来计~~
 
十二月下旬,看到过两份通知~~
 
第一份是21日在网上发布的,内容是,新冠疫苗第二剂次加强针(即“第四针”)已经开始接种~其中提到,接种对象为年长、免疫力差及有严重基础病的人;这么说来,好像是,一般人暂时不能接种~“第四针”要等“第三针”之后超过六个月了再打——这不是问题,对于多数人来说早就“超”了;但是,有一些“禁忌”,可能会成为接种的障碍——发热者不能接种,新冠病毒感染者需要等康复后超过六个月再接种~如今遍地是“阳”,人人被感染;因此,目前适合接种的人应该不多~~
 
第二份是22日在社区内张贴的~其中提到,由于长时间处于一线,与特殊人群接触,当天下午,社区工作人员已全部沦陷;部分症状较轻者在带病坚持工作(后面还说了,由于“混阳”情况严重,不建议大家去做“核酸”;如有必要,可以去几个特定地点,做收费的“单人单管”;如果已经被感染,尽量居家等待自愈)~不过,这主要应该还是由于“放开”之后,病毒广泛传播~一个月以前,社区工作人员还是很安全的;那时查“核酸”,“阳性”者寥寥无几,接触“特殊人群”的风险不大;工作时身着防护服,卫生、安全防护,都做得很到位~~
 
在12月下旬,还得到了另外一些消息~~
 
居住小区内的情况:十二月中旬,短短数天内,病毒迅速传播;还没到下旬,“报备”的阳性人数已超过200,另外还有许多没“报备”的;下旬过了不到一半,小区内感染者已超过总人数的一半,具体人数无法统计;估计再过几天,几乎所有人都会“阳”~~
 
一段“经历”:22日凌晨,开始感冒、发烧,23日凌晨烧得最厉害;此后的数日里,虽然症状有所减轻,但距离“康复”相差甚远~~
 
一直“宅”;偶尔出门,也都是,不接近任何人~似乎不会被感染~然而,根据“症状”,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的“感冒”~~
 
没有检测,但估计是“中招”了~~
 
与一般的感冒相比,严重得多,持续时间长得多;病中的感觉、表现出来的症状,也与感冒有明显不同~可是,这种“无来由”的传染方式,却像极了流感~~
 
如果真是感染了“新冠”,那就说明,现在的毒株,已经有了流感那样的传染能力~~
 
之前已经“放开”了,但以目前病毒传染的能力,即使依旧像以前那样严加防控,也不会阻止其扩散,只能略微“延缓”~~
 
所以,“放开”是正确的~得病没关系,只要能尽快好就行~这种病,远比一场感冒要难熬,但毕竟可以“熬”过去~~
 
到了第五天,26日,病情有了明显好转——烧基本上全退,几乎感觉不到难受了~之前的几天里,只吃过一点普通的感冒药;26日喝了一些用于退烧的中药汤,28日晚上开始吃连花清瘟胶囊(总共吃了三次,每次四粒;也就是,正常服用,一天的量;这种药现在急缺,很难买到;即使能买到,量也很少),这两味药来得都有些晚~~
 
二十八日晚上,家里有人做了抗原测试,阳性,这下可以确定了——一起得病的,病因肯定相同~~
 
本篇中,上面几段所提到的消息为“最新”,截至2022年12月下旬~更晚更“新”的信息,写不进去~~
 
已经写得够多了,不写了~~
 
到此为止~~

 
 
 
 
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7#

好长的文章哈,昨晚拜读了下但没读完,今天又继续哈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8#

疫情三年从打疫苗核酸检测到放开,这三年相信每个人都经历了很多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9#

国家保护了我们三年,现在放开了,该轮到我们自己保护自己了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10#

放开很多人都已阳过或阳康,我属于阳过但还没阳康的那种,虽然不发烧了,可是一直咳,吃什么药都不管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哎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11#

但愿疫情早日过去,很怀念不戴口罩的岁月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12#

冬青老师辛苦了,送花,按文字类推荐首页!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13#



恭喜首页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14#

收到冬老师的信息,赶来拜读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
15#

2023,别想太多,活着就行!uˆ^ßãêe€bbs.lianzhong.comö— Y®ß2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