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周年庆〗急风落四国 离纵一棋者 [复制链接] 查看:3096回复:26

1#
分享到:



        2008年初冬,杭州,一家品味毫不出色的商务酒店。
      
        说不出色是抬举,简直就是邋遢,据说是信仰订的,据说自那以后他再没长出一根头发,传说中的报应。
      
        杭州的11月并不显冷,不过你要是光着膀子下一夜实战军棋的话,不冷不饿就是超人了。
    
        下午还要去网吧观战,琢磨着该睡一会,刚刚闭上眼睛,房间的电话响了,恼人的响。老头在电话里说:度度我饿了,搞点东西来吃?

        老头请我吃过多次大餐了,什么龙虾鲍鱼石斑的,尽管咱并不感冒,尽管经常吃不饱,这点面子总要给的。
  
        老头其实并不老,是我们圈里几个人拿不上台面的称呼,直呼急离不大尊重,带上大哥又太俗太麻烦。
  
        一路小跑下楼,在早点摊上花12块大洋买了二屉小笼,回来看着他吃,吃的津津有味。

        我忽然笑了,说大哥你可得记着,某年某月某日,度度狼是请你这位上市公司老总吃过饭的,你先甭管吃的啥。有朝一日我吃不上饭的时候,你必须要管几顿饱饭哟?老头乐,还骂了一句什么,记不得了。


        那是联众军棋第三届超级联赛的第十一轮比赛日,游遍和八福打的死去活来难解难分,急离以一人之力,面对着曾经名动四国的“少主+木头+龙王”三驾马车之豪华组合,战火燃烧十周后,迎来了一场关键的轮次,游遍入驻哈协,胜则提前夺冠,负则悬念继续。狭路相逢之际,急离吹响了了队伍集中作战的号角,于是一群耳熟能详的四国大菜鸟云集西子湖畔,大约有信仰兔子耀扬龙神杨明樱花等等,外加观战兼场外技术指导方肥肥和度度狼,师称机械化,尤以肥狼组合,豪华的不行。

        那一战很是诡异,游遍终是胜了,但莫名其妙的两方四桌掉线,至今仍是四国十大悬案之一。

       画外音

        急离跟我的一批军棋死党差不许多,应该都是2000年前后开始常驻大庆四合院的资深流氓,多年的四国生涯,从ID到做派互相熟悉的紧,那是一段虚耗而无悔的青春时光,每日必混至凌晨7点服务器重启方才散去,四人下棋百十人起哄围观,挑起喷战偷偷呼叫室主捣乱,无忧无虑,快乐的一塌糊涂。那个时候,我不是军棋网站长,他也还不是什么四国大佬,简单、平淡和趣味,至今忆起,仍是笑意无边。据悉老头早年打包买了两个ID一是wo一是ow,另外一个不知所踪,偶然也曾问起中文眤称的含义,只说每到一个城市总是急着离开,行走江湖匆匆。

         我们恶狼谷大范围开小会探讨过,一致认为如此行为,大约是个列车员之类的工种,便也不再拿村长当什么干部,该砍该喷,绝不含糊则个。

        曾经在群里直接埋汰急离不会下棋,气得老头直哆嗦,一帮徒弟追着骂我,兀自睡去不理。说也奇怪,阿东、彬彬、楚风和土豆几位都算得上知名棋手,却统统拜老头为师,至于学的什么,不得而知。

        大约是2006年,福建一棋友“阿兵”大婚,木头、最后一枪等四国牛逼人物尽数到场贺喜,急离也施施然去了,原因倒也简单,跟新郎是一个门派的,又刚好出差距离不远 --- 不得不说,那一代四国人之间的感情是浓厚的。席面散罢,后来小范围酒聚,再后来急离用喜刷刷一夜数万的方式,让福建的两位公务员小土豪目瞪口呆,彻底打破了列车员形象的范畴;再再后来,鸟枪搭桥急离出资筹办了“菁英杯”四暗大奖赛,一时轰动四国。


        这不过是个插曲小ks,严格地说,急离真正意义上涉足四国江湖,确实因我而起,也曾多次笑骂我害他劳神破财外加挨骂,所谓人怕出名猪怕肥也,网络亦然。那一年联赛在即,南派四国宗师、游遍友情战队指挥达姆突然宣布金盆洗脚,随之一直支持他的游遍金主老霸也告隐退,一时联众军棋的代表性豪门面临缺粮少弹的局面,董事局主席(我特么对这个职位一直很迷糊,游遍还要上市怎么地?)方肥肥急的不行,半夜三更找我商量对策,言下有请急离接盘之意,咱灰常领会前任站长意图,咱立马给老头忽悠个电话江湖救急,结果痛快的答应了,结果四国不小心迈进了急离时代。

       “四国江湖深似海”

        联众四国的江湖,恐怕是棋牌类游戏里最复杂的网络世界,多年来围绕着联赛和论坛展开的故事,充满着血雨腥风和爱恨情仇,以及说不清数不明的金钱和阴谋,2012年度军棋十大杰出青年麒麟同学就曾感慨地说:“在四国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并且不用电话沟通而打字聊天的,基本可以归为江湖白痴类”,危险系数可见一斑。而急离踏进去的时间段,恰是四国最纷乱最热闹的季节:风雨领军的部落系、少主小龙王带队的浙江系、随便走走的上海系、木樨的福建系、肥肥耀杨的游遍系,以及哈系、吉林系和西南各军阀,林林总总,绝对的四国一部春秋。

        每年的四国联赛和团体赛,几乎就是各派系之间的恩怨集散场,你方唱罢我登台,联盟合纵与背叛决裂的戏码不断上演,令人眼花缭乱目不遐接。

        军棋是个杀伐的游戏,是故棋者的好胜心大半很强,急离也不能免俗,2007年在游遍简单试水之后,2008年便开始大手笔重划势力范围,首次推出棋手签约制度,将四国界一批顶尖的名枪大炮揽至麾下,正式开启急离模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游遍友情连续斩获第三和第四届超级联赛甲级冠军、团体赛双料冠军,随之菁英荟夺得第五届甲级冠军,急离大哥的名头如日中天,大洋满兜的棋手兴高采烈,一夜之间仿佛四国军棋实现了我们梦寐的职业化,在乌镇的庆功会上,眼见着几十万现金瞬间分光,列席会议的我突然有了一丝迷茫,这种完全依靠投资人兴趣和热情、没有任何回报和商业模式的体系,红旗究竟能打多久呢?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很多时候这位老大哥也已经身不由己了,独步江湖的强势必然遭到其他派系的联手抗争,于是水涨船高,一桌比赛两名棋手的胜利奖励价码从200、300到500、再到800、1000,某届团体赛半决赛居然给到了5000RMB,如果按4:1的战绩折算,这一场3个多小时比赛的取胜代价就是20000RMB,把一小撮知名棋手牛叉的不行,出门就喊自己是签约棋手,言必出场费少1000免谈等等。而在金钱的冲击下,赛事管理方军棋网的权威也不断受到挑战,2009年秋,联众方面服务器的设置错误引发联赛争议,我代表军棋网给出了不利于游遍的裁决,立时千层浪起,一边是豪门玉儿一纸诉状告到了关总那里,一边是急离大哥电话里的午夜咆哮,忽然感觉到兄弟之间出现的裂痕,而原因不是感情危机,是某种理想和理念的分歧。

        多年以后,有关这一时期到底是否有利四国发展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歇过,支持的观点是繁荣了四国只在乎曾经拥有便可,反对的观点是拔苗助长后患无穷,其实这不能完全怪到急离的头上,讲真,不是每一个有实力的四国狂热者都会这么的不吝,更多的是我自己的反思和检讨,如果再平和一些,再更有策略一些,更少一点小知识分子的温情主义些,大约会有另外一条路。用老头总结我的话说:狼你这家伙,看起来从谏如流,其实骨子里顽固的很。

        我们来过,留下了足迹,或许是更多人的心中所想,不必强求。

       “四国双明大师赛”

         如果说我跟急离大哥最成功的合作品牌,那当然是从2010年开始由棋牌事业部、军棋网和老头共同主办的“联众四国军棋双明大师赛”了,如前文所言,我一直对把资金主要流向联赛棋手表达深度疑惑,这根本不是所谓的红眼疾病,因为受众度太低,影响力有限,仅仅满足了若干四国大佬的网络虚荣心而已。2009年甫一接手站长职务,便与狂傲先生合作举办了首届四国地区大赛,并首次将决赛引入上海现场,尽管由于初涉现场该赛事存在少许问题,但对四国军棋的影响力提升以及树立联众军棋赛事在业内的领头羊地位,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想必急离大哥也看在眼里念在心上,2010年初主动跟我谈起四国军棋高端个人赛的一些想法,经过与联众方面的反复协调,首届四国双明大师赛(2010.武汉)终于上线,它引发的四国界轰动是史无前例的,最终在武汉珞珈山酒店,“广俊+小邪”捧杯,“花棋+峰少”次席,我坚持认为,这是一次里程碑式的赛事,虽然武汉的夏天又闷又热。

        于是有了第二届双明大师赛(2011。南京)和第三届双明大师赛(2012。合肥),从起初的抽签对阵到后来的专业大师分排行榜,从最早的酷6视频到后期的PPTV赛事直播,联众军棋的双明大师赛一步一个台阶成为若干棋牌平台四国军棋项目的标杆,或许四国不是联众的主推游戏,或许军棋不是联众的赢利项目,但由此所确立的绝对是联众棋牌的标志性代表,而这其中,包含着急离先生对四国军棋的无限热情和百余万真金白银的付出,我不敢忘,四国人更不能忘。


         现场赛事的纷杂,四国棋手的难于管理,非言语可以表达清楚的。2014年起,由于种种原因,现场赛由联众方面单独承办,更名为“四国军棋王者赛”,虽然规模不输双明大师赛,然而给我的感觉是公司员工太顾忌各层面的想法,惟独贴近用户不足,少了些味道,忆起老头因为个比赛名称可以跟棋牌事业部反复较真的情形,不禁一声叹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历尽劫波兄弟在”

        人是个奇怪的动物,角色的转变总会伴着心态的更迭,三十年河东河西,变的不认识朋友,不认识自己。

         原本可以跟老头无话不谈的,原本是没有任何心障的,我甚至可以为初涉江湖的老头出谋划策和辩识人物今往且丝毫无所顾忌,一切的一切,随着急离在四国地位的直线上升和我接手军棋网变得复杂起来,我们互相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对方的底线,却又不得不一次次因为不同的立场和角色发生碰撞,作为联众游戏历史最悠久义务团队之一的掌舵人,自当表现得不屈从于外力与金元;作为四国界最大最牛的豪门领袖,当然要显得超群和特殊,再加上网络里从来不缺乏煽风点火两头撺掇之辈,渐渐的,跟老头的交流越来越少,误会则是越来越多,也不愿放下姿态去沟通和解释,如今每每想起,自己这可能是病,得治。

        从前下棋输赢互相都不在意,后来有一次,老头的一群徒子徒孙在棋室里埋汰我耽误了急离大师的胜利,虽然知道是玩笑,还是恼羞成怒;记得南京大师赛的时候,整整两天互相没说上三句话,庆功酒会上老头忍不住率先发难挤兑起我来,很是挂不住脸,终究也没能主动约老头坐下来谈谈,不欢而散。

        那年夏天在公司开会,老头刚好也在北京出差,因拉着去天津实战,逮住风雨老七和玫瑰公子,在一个茶馆从晚饭后杀到次日中午整整奋战了16个小时,我困的都快疯了,他却依然精神抖擞,老实说这份体力叫人家老头基本算自黑。大约看我坚持不住了,老头终于决定打道回京,在天津站应是怕我花钱,老头一个人排队去买票,看着他瘦削的背影,我蓦的想到,也许以他的身份从来没有亲自做过这样的事情,莫名的有一丝感动;

        到西站有司机来接,送我到酒店下车时,老头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度度,注意身体。

        那一瞬间的温暖,让我知道我错的多么离谱,在这个物欲横流拜金主义至上的时代,以他的身家完全跟我可以不在一个频道上,没有四国,没有网络,可能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同吃同游,却是我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用变态的清高伤了大哥的心,应景应情,我很想回头说点什么,却没有勇气,至今视为憾事。

        2014年冬,去上海落实平台对抗赛联众代表队的人选问题,本来想约老头吃个宵夜谈谈事情也就罢了,不想报仇心切的老头组了个花红柳绿的局,狼站一如既往的端着,已经喝了一顿的老头不停举杯灌我,我知道他并不善酒,到头来极有可能两敗俱伤,只好躲,只好贫,一脸坏笑的耀扬拿来纸笔用他蜘蛛爬一样的字体写了份“认怂书”逼我签字,为了革命事业,为了大哥的身体,在明知道这厮会拿出去侮辱我形象的情况下,在地雷麒麟等人的见证下,俺还是签了,不为别的,只为老头心底里还当我兄弟的这份情。

       果然一周后,认怂书的影印件传遍江湖,甚至包括联众西安分公司,事实证明,耀扬的良心大大的坏了。而军棋网自一枪去职后,一直少个副站长,本来论资历耀扬是最合适的人选,列位看官用小脑都可以替我做出决定的 ---- 哼哼,门都没有。其实老头那天真喝大了,KTV出门就是现场直播,几天以后问候他顺便提起认怂书事件时,老头哈哈大笑。

       我了解,一笑泯恩仇。

       “十年军棋入梦来”

       真正的四国人对棋的疯狂局外人是不得而知的,十几年来,我们耗费数不清的时间下出来很难数得清的棋局,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复往日的疯狂,但仍然乐此不疲,时至今日,每天不搞上二盘总觉得人生不够完整,我依然,急离亦然。他常年奔波在国内与国外、这个城市和那个城市之间,兹要一有空闲,一定打开手提混在大庆,哪怕是没时间下棋只跟熟悉的棋局开几句玩笑也会得到某种满足,许许多多这样的铁杆玩家,真的是联众之福。老头唯一接受不了的是经常因为开玩笑被室主封了又封,把他老人家气的发疯,为这事Frank亲自出马协调过,但是总结来看,室主是无敌的。

       不仅是网络,老头现场实战的足迹也是遍布大江南北,从北京、天津、沈阳再到上海南京,每一次实战都是小规模棋友聚会,老头会开心的承包吃住玩一条龙的费用,只为了能一起杀个酣畅淋漓,其棋力之菜和耐力之强经常性引发两个后果,一是棋友们倒班睡觉而惟他一人战斗到底,一是为了照顾大哥面子出现的黑裁遍地,据说有老头的37连续吃掉敌人38+39的记录,素以算子精细著称的海派高手龙神怒,无论如何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搞掉了急离棋盘上四个以上的高级干部,还能出现吃掉自己37的子力?后来黑心裁判们耐心教育他说,小龙你智商上佳,情商是硬伤。

        金无足赤,在四国论军棋,风波过后每每静思,其实老头是可爱的,有着老头的军棋是精彩的,多少年后,当我们老去,当我们逐渐离开四国的时候,回想起曾经发生在我们身边和身上的四国故事,仍然会梦到,仍然会笑醒。会记得因为棋输的郁闷摔了鼠标,会记得被稀里糊涂的室主莫名其妙封聊砸了键盘,无他,恨兮爱所依,顿悟时分,其实该感谢联众,让我们相聚在这里,相遇在军棋。

        每年年三十爆竹响起的时候,我都会给急离大哥发个短信,祝福他和太太以及可爱的女儿们平安幸福。
        因为在我内心深处,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永远的大哥,即便抛开四国。

        谨以此文

        纪念挥洒我青春的联众游戏十八周年,
        纪念我与急离大哥相识四国里的十年。

最后编辑du8868 最后编辑于 2016-07-10 21:52:43
本主题由 管理员 *bbsmaster 于 2017/6/4 8:57:37 执行 关闭主题/取消 操作


|
2#

  总是该凑个热闹的,写的不好,因为太久不动笔。
  给个纪念奖呗。。。


|
3#



经查:
1)标题合格
2)字数合格
3)内容合格
征文有效。
友情提醒,此回帖时间点之后不允许针对本作品做任何修改,否则做无效处理
|
4#

经查,有效征文帖

感谢楼主支持 〖十八周年庆〗大型征文活动

祝取得好成绩
|
5#


预祝狼大征文取得好成绩

预祝活动圆满成功
|
6#

预祝大灰狼征文取得好成绩
预祝活动圆满成功
|
7#

好文辛苦,祝狼大取得好成绩
|
8#

预祝狼大征文取得好成绩

预祝活动圆满成功

蹉跎岁月 无悔四国

为狼大的坚持和友谊点赞!
|
9#

感谢参加征文比赛。
经查,征文有效。
祝你取得好的成绩。
素色流年,静守安然。
|
10#

以前经常在大庆看到wo这个ID
原来是四国名人,高人
感动于你们为联众四国的付出和友谊
2
|
11#

感谢狼站支持联众18周年庆征文活动
飞花
预祝取得好成绩
2
|
12#


标题改成,我的联众情人---军棋以及军棋里的人和事,会更有关注度。
我看好你!
|
13#

感谢支持〖联众十八周年庆〗大型征文活动

飞花    预祝取得好成绩

加入征文活动汇总
人生最大的两件事: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
14#

回复 俊书的帖子

哈哈。
彼此心底藏着一只鬼,一只互相怀疑的鬼。
|
15#

老实说,通篇唯一的亮点就是认怂书。。
彼此心底藏着一只鬼,一只互相怀疑的鬼。
|
16#

好吧,我就是这么的低俗。
彼此心底藏着一只鬼,一只互相怀疑的鬼。
|
17#


我用一中午的时间,看完了狼站的“四国小说”:

小说人物鲜明,详略得当。

纵使有人不识急离大哥,但看了狼站的“小说”,急离大哥鲜活的形象,重情重义的江湖侠情了然于胸。

曾经的江湖兄弟,心甘情愿相互折磨这么多年,依然彼此牵挂。

联众情多,真爱永恒。一部四国风云录,多少往事难追忆。

兄弟情深,真爱无语。征战沙场几多回,输赢胜负笑谈中。

纵横四国,不曾孤单。因为一直有你陪。


四国——这里有你意想不到的精彩!

              这里有你梦寐以求的快乐体验!
|
18#



这些年 一个人

风也过 雨也走

有过泪 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什么

真爱过 才会懂

会寂寞 会回首

终有梦 终有你 在心中

朋友 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 不再有

一句话 一辈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 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 你会懂

还有伤 还有痛

还要走 还有我

|
19#

有急离的四国还是非常精彩的
期待下一个大哥的出现可好

感谢参加活动
预祝好成绩
|
20#

这热闹凑得太精彩了~
|
21#

祝狼大大取得好成绩~
|
22#


有滋有味的四国情怀

狼如果不写这篇征文的话

真的是这次征文的遗憾

真的是

四国军棋

联众游戏里的一面旗帜

伴随联众的风风雨雨

有多少感人的故事

尤其是狼这样一些领军人物

为了四国军棋

心甘情愿无私地付出了这么多年

真心的敬佩你们

真心的祝福四国

祝福所有为四国努力过的朋友们

辛苦了

谢谢朋友们
一句话 一辈子
|
23#

感谢朋友支持参与活动

预祝取得好成绩

谢谢
最后编辑0151 最后编辑于 2016-07-17 17:50:28
一句话 一辈子
|
24#

感谢参加征文活动
预祝取得好成绩~
|
25#

没必要将联众18年挂在嘴上,但是文章内容却不能缺乏联众的内容。

没必要处处都是联众的影子,但是从联众的某一个局部细微入手,写活了,是功夫。

也没觉得老狼具体好在哪,但是军棋的大事和人物出来了,恩,调侃的味道也不错。这丫的,要是能深挖个炸弹新闻就好了。

能不能得第一,不好说。认真读了,第二的资格,文字上足够了。

恭喜!
红军,温馨的家园
|
26#

忍不住又看了一遍,喜欢。
红军,温馨的家园
|
27#

四国一棋者 纵风落急离
今天看到这篇文章
写的很有灵魂
作者果然与故事中的主人公友谊深
这样的写作语气真好
张弛有度很是收放自如
以前看名人传记最是喜欢看驰骋沙场 金戈铁马 纵横商场 各种豪迈 斡旋
就是精彩
看到即将落幕时刻
又一小小爱情故事收尾
乃不至于遗憾
因为英雄要休息啦
嗯 我就是这样的
但是 这个作者没写
毕竟是联众 英雄气概长久 儿女情短暂
加油
吉利的肚肚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