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棋格调序 [复制链接] 查看:1317回复:9

1#
分享到:

军棋格调序

仪琳


军棋格调成书已十载有余,吾今始作序,盖谓中医之慢也。

丝丝君前有军棋指归之惊艳,而后无军棋格调之显达,二者皆谓精彩之作,何生同源而命殊归耶?此世人常态所致耳。指归对仗行文,字字珠玑,音韵朗朗,诵之锵锵,作者兴尽,读者神怡,世人多爱其机巧。格调古文运笔微义大言,不弃军棋之为微末,格其格,调其调,终成其格调而使之登堂入室,不啻为四国重磅之著书,其功在千秋,世人不识其重,视若未见,吾为之一叹。

人生而复死,留于世者,唯言语行止耳。言语行止亦终弭于无形,为权为名为财为利,甚或无所为,终不过人生无事不消磨,较之所谓入世之消磨,吾更称道如是闲情无用之消磨。思昔日微微之四国演义盖若于此,世人皆知累牍行文之苦而同苦之,不知斯人消磨之乐而共乐之,吾为之再叹。

丝丝君,棋牌书画,茶道花艺无不游戏其间,偶尔得緣,羁縻四国数年,因緣而入,緣尽而出,留书两部,掐架数起,嬉笑怒骂之后绝尘而去,四国人蒙昧不知其入,昏聩不知其出,吾为之三叹。

行文正值未申之交,初始园内鞭炮正酣,至此窗外万籁寂静矣。



附军旗格调全文




《軍棋格調》

喀絲麗


















【引子】


軍棋之行棋。每有術語。大而劃之。有格調之分。子子相碰者曰格。格取格鬥之義。子子不交者曰調。調者。調動也。

格有殺兌撞。有飛探。有炸。有啃。有扛。計之者八。調有出移回。計之者三。然戰況不同而格事多變。三分之調亦隨之而化也。則其有異名焉。曰占讓。曰捉避。曰攔關。曰趕逼。曰封塞。曰護補。曰露明。曰下跟。曰嚇騙。曰臨。曰拖。曰釣。曰候。曰閑。曰換。曰抄困。曰散遊。格調之外尚餘超時。點和。自爆。


【格篇】


古人云。格物致知。放之四國亦然。兵馬未動。敵不弱。我不強。唯格而後可知敵之虛實。可測敵之陰陽。可殺敵之有生。可扛敵之大旗。孫子有不戰而屈之說。四國無不格而扛之實。格之用可謂大矣。格而後判大小。敵亡我在曰殺。敵我俱亡曰兌。敵存我滅曰撞。觀兵之行有明暗之別。明兵翩翩曰飛。暗兵蠢蠢兵無兵相格敵後排者曰探。彈無大小遇子俱廢。故凡彈出格皆曰炸。後排存雷。其未飛探而試格者曰啃。入敵旗營則皆曰扛。令軍師旅序有大小而生殺兌撞之分。兵彈雷旗棋有特設故成飛炸啃扛之名。



【殺】


不出令子。何以言殺。不避令子。無以成殺。開局伊始令乃當然之令子。令有存亡。令子不亡。令亡軍頂。軍死師替。縱觀全局或一令始終。或令子三更。或具兩令三令之眾。有云。旗乃兵之魂。令乃戰之魄。是知令子之重。重逾千鈞。而更有言成也令子敗也令子者也。


【兌】


兌法多變。要者有三。曰清令。曰留彈。曰存雷。兌敵當道之令謂之強兌。此乃攻守之要務先後之樞紐。不可惜兌也。兌敵令前之先鋒謂之巧兌。清街灑掃留彈以待敵帥。此度合于分毫衡平於錙銖者也。兌敵破雷之兵謂之忍兌。費兵以存雷。雷之真假孰辨。疑雷之存。可當敵令。此乃用下下之法行上上之棋焉。


【撞】


撞。損在先。可有益乎。然。撞可警友。撞可通路故。無妄損大復以小撞之。為警友耳。此損在己而益在友。知不敵而撞之。唯通路耳。或露家藏或假友手。此損于先而益於後。一撞之力甚弱。卻精妙常現。



【飛】


飛而格者。唯兵能之。攻飛雷。守飛兵。盤飛彈。飛雷宜速。緩恐路阻。為成其速。則時有舍令舍彈者也。此兵飛惟易兵飛惟艱者也乎。飛兵宜早。遲難道立。中局判兵。殘局飛兵。機會一閃。握者能和。飛彈宜准。偏則神散。盤盤磨磨。藏藏露露。不飛則已。一飛必中。趁勢鼓進。拔寨唾手。若飛而不中。敵再藏露。汝何以繼焉。此兵損事小而氣泄是大。可不慎乎。


【探】


兵不飛。走而格者。曰探。探者自知。被探者抑或知之。他者不知。是故己探己用為探之第一定則。切莫思。己探在先而友殺于後。兵探旗角若美女投懷。納則心搖神蕩手足難措。拒則紅顏怒目殺伐立至。吾不知納拒之孰歡孰懼。兵探旗側似妖女伸爪。一抓而中。汝自傾城而去。一抓不中。彼必傾國而來。吾不知去來之孰悲孰樂。


【炸】


言炸必先言空炸。局始。敵令未格或巋然或遊移。空空之中猛出彈格。是謂空炸。彈為令設。令只一。彈備雙。擲一無妨。炸實則局勝半。炸空而復存兌之疑。其何樂而不為哉。故夫空炸乃四國之正著。何奇視者眾。局殘。兵孤城固。彈去旗角。此一格而當飛啃兩用。舍炸孰擔。雖一役即歿。無悔。


【啃】


後排棋八。雷布二三。斯啃之可行也。視旗之左右。有啃正門者。有啃後路者。正門兩口。後路四吞。其難易不在於遠近而在於虛實。啃之行也。不懼雷唯懼大。若啃大而判雷則後患無窮焉。其小者再耗一兵。其大者可至令啃實雷。是故行啃者欲大不欲小。次令子佳。啃行奪旗還可顯雷。局末。一番狂啃。先顯敵雷之形。後施破雷之術。


【扛】


可扛者。兩旗營也。入假旗者。旗暗試旗。旗亮試雷。入真旗者。一格而一國滅。是謂天下第一格。子入旗營。雖功成名就。終難逃兔死狗烹之宿命。唯彈入旗營。方功圓德滿。得同往西天極樂之淨土。


【調篇】


調者。調勢也。兩軍相峙。虎視眈眈。潛陣移兵。殺機漸起。調者。殺機在先。調者。補救於後。或鷹擊長空。或狡兔三窟。或凝重端莊。或行雲流水。或雷鳴電閃。或雨過空晴。其間風雲莫測目眩神迷。一役之內唯調顯其智慧昭其性情。雄兵百萬而我獨運籌於帷幄之中。焉能不豪氣頓生。


【占讓】


占者。占營占道占樞之謂也。讓則反之。行營乃軍棋之特設。若免戰之牌。若護身之符。其有殊用焉。兵馬既動。則道欲之通。樞欲之據。占者,霸也。道樞既霸而後方可以言戰也。而讓者豈謙也哉。有云。棋力酒量非關退讓。是故讓者乃讓其所當讓。乃讓其所不得不讓也。而橫讓於眉。提讓於臍。下讓于底之諸法存焉。


【捉避】


捉避之行。棋之常事。雖言一家,必關四方。捉者。抓可避之子。故未聞捉旗捉雷之說也。避者。逃被捉之子。而時有避令避彈之行也。捉避之間復有避捉還捉存焉。一步之間。兩調俱呈。其唯捉避之獨有乎。其可謂之避乎。其可謂之捉乎。其捉避一體也。捉避避捉。陰陽之道。曲伸之間。壯心不滅。


【攔關】


一子攔道。至死不移。其守則蹊徑不再無越雷池。其攻則天塹既成可毀孤城。攔之所貴者在於位而不在於銜。或令或彈或小或兵。凡可調之子俱可攔之。攔子正位則敵必望洋興嘆徒呼奈何耳。

開門揖盜。關門捉賊。使入網罟之中。合成牢籠之困。以子關令。後路無存。縱毀鐵壁。炸響聲矣。以令關大。前途雖在。若遺雞肋。食甘味乎。關而殺之。關而嚇之。順手一帶。卻也奪魄驚魂。


【趕逼】


趕多虛。逼必實。假以趕之。真以待之。此趕之虛中有實也。明以逼子。暗以奪旗。此逼之拙能生巧也。被趕者縱有活路。亦難脫倀替虎導。被逼者雖處死地。猶可行李代桃僵。趕敵使身疲。悠悠兮逸以待勞。逼敵至心死。咄咄而兵不血刃。


【封塞】


封者。封敵於家門。斷其消息。鎖其交通也。受者如鯁在喉。吞之不下。吐之不去。鬱悶難釋而塊結。若封而更伏子於後。則善莫大焉。                    

塞者。塞友洞開之門戶。以阻敵攻勢也。通途加塞。神兵天降。攻者聽之不甘而斬之手顫。其殺氣頓消於無形。此摯肘於發難之先。而緩急於生死一隙。


【護補】


棋至艱險。護補先行。護者。護己之短。奪敵之長也。令在威在。令失威失。護令以存威。若難平一時之忿。則恐生百年之悔。雷存勢存。雷破勢破。護雷以存勢。故不為一念之失。而恨鑄死生之痛。護令而生護彈。護兵以克護雷。相生相剋。循環不已。

隘口必守。要津當占。守占之子。失則補之。雖有前赴。後繼不斷。


【露明】


露。去蓋挪掩。顯以雪藏。致敵防範。亂敵心神。一露而戰書遞。孰尤視為無物。露令者運而控勢。露彈者追而纏令。露兵者戲而破陣。更有甚者行露雷露旗之變。其所鬥者已遠上乎棋。一露而致天下亂。一露可定天下亂。梟雄能臣。盡在其中。

可明者。兵也。明兵多見於殘局之二攻一。一方之兵。兩家合用。說閑則閑。說到即到。其於奪旗。堪稱法寶。


【下跟】


調子而下敵旗空角。名下。下者。奪旗之必須。單騎闖營。英姿風發。兵種十分皆可下也。要而論之有下令下兵下彈者也。下令者猛。下兵者神。下彈者烈。吾所歎為觀止者。唯下彈耳。彈下旗角。接炸旗側。敵旗漏風即若風中之燭。黲黲澹澹能復明幾時。而所獨懼者。敵之飛兵也。若彈作兵亡。其身卒於一炸之先。則吾甚哀之。當此之時。吾必脫帽低首以待下輪之鐘敲。

視友下速調子緊隨其後。狀若催馬之鞭。名跟。跟以壯勢。其塵土彌漫而敵鮮有不膽寒者也。有云。得旗營者得天下。一跟而得旗營者。翻手覆手之間。旗營得占則若繩鎖敵喉。奪命只一勒耳。下子陣亡。跟子轉而為下。友復跟之。炮發連珠。轟轟烈烈。一鼓而下敵城者。跟之功也。


【嚇騙】


四國詭道。嚇騙俱行。嚇者。小而扮大行趕逼之能事。騙者。有反示無演狼狽之窘態。嚇騙之要者在於度。度中欺敵。度失欺己。是故善嚇者網開一面不犯魚死網破之難。善騙者假癡不癲可行無中生有之變。有云。軍棋多嚇大之官。四國無不騙之局。此言嚇騙之多見。亦復知嚇騙之難成也。其有通神者乎。氣壯兮斧驚班公。魂失兮湯迷孟婆。


【臨】


以己子粘敵旗。曰臨。橫臨者。討敵必戰。一戰而後石出。下臨者。制敵無戰。不戰已是渠成。行扛之前。成扛於後。故可下者不橫。矯橫者非臨。令臨猛。兵臨速。親臨王征。征之極。拚一戰。屠一城。飛臨造劫。劫之運。奪一子。得一勢。之臨利器。重則落首。輕則定身。若劍出篋。不血無歸。


【拖】


知敵之格必速殺必勝而攔之。名拖。送一子。拖一時。斯可以緩殺亦可以搶殺。施護雷拖。換一步。賺一輪。其之於行棋不亦宜乎。施護旗拖。唯待援耳。援在友而拖在己。不責己拖之不力。反怨友援之不速。悖矣。拖者。待也。亦所謂謀事在人。所待者未必至。則所謂成事在天。然更有拖而不待者。其人定勝天也乎哉。


【釣】


獨具令子。諱敵旗彈。難食龜縮之大。釣之。以令為杆。以兵為餌。通路為綸。三者備則釣可成。附雷基。鉤天靈。從容垂餌。瀟灑舉杆。一釣之妙。擒賊擒王。詐釣者。假令作杆。先贈餌。後棄杆。嬉釣者。假兵作餌。敵三忍。釣三空。雖杆實餌真。須防斷路之害。若遭敵援纏綸。絲雖可重整。餌卻無再給。故釣多施於孤敵。釣之不成。棋之不勝。勝和之間。一髮千鈞。




【候】


候。先敵至。約敵會。約敵者。調敵也。調己易。調友難。而況調敵乎。是故候乃調中之翹楚焉。釣用兵。候用彈。唯彈潔身自好。無色無香。秋波蓮步。一擁傾情。其之於候最宜。所約者。敵令敵大也。其視局之不同而異焉。時之所至。測敵令之欲入局。出暗彈。候明令。勢之所迫。度己令之難控盤。出吾彈。候敵大。會令炸令。會大炸大。候者。候時也。時至舉槌。槌落音定。


【閑】


開局多閑。閑而逛之。一閑偵敵一分。五逛察敵三分。中局間閑。閑而靜之。靜以生動。其謀者雙。何謂雙。雙者。同擊長蛇之首尾。乃棋之精術之極也。殘局得閑。閑而勝之。有閑成收束。無閑終碌碌。閑之於棋。調若未調。其音中節。其舞桑林。


【換】


開局子同。殘局棋異。異在多寡。異在大小。異在明暗。以其異故換可行。換當行。換必行。換者。我友互易也。中局兵劫旗。殘局彈劫令。以己不令之大換友守旗之彈。可壓敵令之氣焰。兵明孤龍縛。令出十子寒。以己綽綽之小換友守雷之令。可掃敵陣之鬼魅。以明換暗。攻法多變。以暗換明。守勢更固。換彈換令者眾。換明換暗者稀。稀则奇。奇则勝。軍棋之三昧在於明暗。走馬換將者得之。


【抄困】


兵法曰。路有所不由。故四國有棄正路而奔他者。名抄。正路直。後路曲。然直有所害曲有所利。正路速。後路緩。雖欲速恐不達。抄者。視曲以為直。行緩而至速。孫子曰。十則圍之。圍之於四國名困。此強而淩弱之首選。可省兵。可防變。抄困乃戰之常事。兵為棋用。道一也。


【散遊】


散遊之方。敗中求和。恃三雷固。欺六兵盡。散者。四小分走諸方。縱七大不成擒。遊者。一兵翩若驚鴻。非五子不得困。散遊須早。及至雙鬼拍門則敗矣。


【超時】


鐘敲止而棋未行。謂之超時。或算之不及。或行之難決。而超三十之時限。可見軍棋之錯綜。然超時者五方自爆。故假示者眾。計之。有騙扛假旗者。有等撞真彈者。有尋閑步之不得者。超時之用。不一而足。其若無招。甚是難破。於無招見有招。智者決之。以超時讓超時。仁者行之。


【點和】


知敗者盼和。得和者思勝。汝以平和之心點和。孰料活彼野心挑彼貪念。至局終。求和者勝。不和者敗。不亦怪乎。彼反推於前。則呼汝之點和為詐和。殊不知妄則懲貪則罰。點和無咎。皆貪之罪也。然亦有陰行詐和之徒。欲假之以明汝配置。汝且莫詐視焉。欲和則應。欲戰則否。戰不勝而弈和。弈和與應和同。故曰。遇詐莫貪。其詐自敗。


【自爆】


小棄棄子。中棄棄勢。大棄棄城。棄子以奪勢。棄勢以攝心。棄城之於四國謂之自爆。敵可臨而不臨。可扛而不扛。存吾以為餌。殺友于救中。吾且欲貪其生而甘為之餌乎。與其累友。不若自爆。可定友心。可激友氣。城棄而兵哀。哀兵或必勝。


【跋】


絲絲老友。指歸之後又出新典。余實愛之。非浩瀚棋理之故。實珍瓏古文所由。四國軍棋無棋手高低之分。僅棋局好壞之別。蓋弈者狀態時運猶為重要。時運者。對家對手狀態也。歸根結底僅狀態二字。狀態佳者導出氣勢非凡。余觀乎萬千好局。氣勢縱橫方為上品。格調交鋒終落下乘。氣勢為君。格調為臣。格調之手段盡為氣勢所遣派耳。高手之戰爭氣奪勢。熟手之鬥較格比調也。針針見血。步步緊逼。或啃雷。或格令。或空投。或暗挖。諸棋筋無所不用至極。對手即如韓信張良之輩。亦會氣為之餒勢為之奪。所謂高手。奇技無他。狀態平穩。含氣蘊勢。偶現高超格調耳。此乃高手最最別于熟手之所在。真愛棋者最喜對家對手狀態俱佳。即格之不過。調之不及。氣為之輸。勢為之奪亦無憾矣。——鐵馬冰河(willding)


鐵馬兄所言極是。軍棋者狀態氣勢。狀態在人。見之於棋局則為氣勢。氣勢乃格調之指歸。格調乃氣勢之依託。氣勢不可言而格調可言。故余書軍棋格調而氣勢蘊其中。——喀絲麗(zssmm)



|
2#

感谢分享
花儿十朵
|
3#

已收藏,以后慢慢体会。
四国,我一定努力; 爱人,准备放弃。
|
4#

军旗格调虽然篇老文章,但是后来丝丝修改过,只是在没在论坛发表,现在网上也能搜到格调,但都是未修改版,现在这一版是最全,最新也是最后定稿的版本
|
5#

"……万籁俱寂矣"。——有“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之妙。
好文,收藏。
一粒流浪的微尘,一阵无意的轻风。风吹着微尘,落入了谁的眼睛。。。。。。生命不可承受之轻,大抵如此。
|
6#

王二麻子重出江湖了?
意识流
|
7#

咦,此序之风,乃吾所大爱!

只惜繁体字生,吾读来吃力也!
|
8#

三,不是重出江湖,还债来了
莫妞,为了美女,我可以给你弄个简体易读版的贴在下面
|
9#



《军棋格调》
喀丝丽

















【引子】

军棋之行棋,每有术语,大而画之,有格调之分。
子子相碰者曰格,格取格斗之意;
子子不交者曰调,调者,调动也。
格有杀兑撞,有飞探,有炸,有啃,有扛,计之者八。
调有出移回,计之者三。
然战况不同而格事多变,三分之调亦随之而化也,则其有异名焉。
曰占让,曰捉避,曰拦关,曰赶逼,曰封塞,曰互补,曰露明,曰下跟,曰吓骗,曰临,曰拖,曰钓,曰候,曰闲,曰换,曰抄困,曰散游。
格调之外尚余超时点和自爆。










【格篇】

古人云格物致知,放之四国亦然。
兵马未动,敌不弱,我不强。
唯格而后可知敌之虚实,可测敌之阴阳,可杀敌之有生,可扛敌之大旗。
孙子有不战而屈之说,四国无不格而扛之实,格之用可谓大矣。
格而后判大小,敌亡我在曰杀,敌我俱亡曰兑,敌存我灭曰撞;
观兵之行有明暗之别,明兵翩翩曰飞,暗兵蠢蠢兵无兵相格敌后排者曰探;
弹无大小遇子俱废,故凡弹出格皆曰炸;
后排存雷,其未飞探而试格者曰啃;
入敌旗营则皆曰扛。
令军师旅序有大小而生杀兑撞之分,
兵弹雷旗棋有特设故成飞炸啃扛之名。







【杀】

不出令子,何以言杀;
不避令子,无以成杀。
开局伊始令乃当然之令子,令有存亡,令子不亡,令亡军顶,军死师替。
纵观全局或一令始终,或令子三更,或具两令三令之众。
有云,旗乃兵之魂,令乃战之魄。
是知令子之重,重逾千均,而更有言成也令子败也令子者也。













【兑】

兑法多变,要者有三,曰清令,曰留弹,曰存雷。
兑敌当道之令谓之强兑,此乃攻守之要务先后之枢纽,不可惜兑也。兑敌令前之先锋谓之巧兑,清街洒扫留弹以待敌帅,此度合于分毫衡平与锱铢者也。
兑敌破雷之兵谓之忍兑,费兵以存雷,雷之真假孰辨,疑雷之存,可当敌令,此乃用下下之法行上上之棋焉。














【撞】

撞,损在先,可有益乎?
然,撞可警友,撞可通路故。
无妄损大,复以小撞之,为警友耳,此损在己而益在友;
知不敌而撞之,唯通路耳,或露家藏,或假友手,此损于先而益于后。
一撞之力甚弱,却精妙常现。















【飞】

飞而格者,唯兵能之。
攻飞雷,守飞兵,盘飞弹。
飞雷宜速,缓恐路阻,为成其速,则时有舍令舍弹者也,此兵飞惟易兵飞惟艰者也乎。
飞兵宜早,迟难道立,中局判兵,残局飞兵,机会一闪,握者能和。
飞弹宜准,偏则神散,盘盘磨磨,藏藏露露,不飞则已,一飞必中,趁势鼓进,拔寨唾手。
若飞而不中,敌再藏露,汝何以继焉。
此兵损事小而气泄事大,可不慎乎。











【探】

兵不飞,走而格者,曰探。
探者自知,被探者抑或知之,他者不知。
是故己探己用为探之第一定则,切莫思,己探在先而友杀于后。
兵探旗角若美女投怀,纳则心摇神荡手足难措,拒则红颜怒目杀伐立至,吾不知纳拒之孰欢孰惧;
兵探旗侧似妖女伸爪,一抓而中,汝自倾城而去,一抓不中,彼必倾国而来,吾不知去来之孰悲孰乐。













【炸】

言炸,必先言空炸。
局始,敌令未格,或岿然,或游移,空空之中,猛出弹格,是谓空炸。弹为令设,令只一,弹备双,掷一无妨。
炸实则局胜半,炸空而复存兑之疑,其何乐而不为哉。
故夫空炸乃四国之正着,何奇视者众。
局残,兵孤城固,弹去旗角,此一格而当飞啃两用,舍炸孰担。
虽一役即殁,无悔。













【啃】

后排棋八,雷布二三,斯啃之可行也。
视旗之左右,有啃正门者,有啃后路者。
正门两口,后路四吞,其难易不在于远近而在于虚实。
啃之行也,不惧雷,唯惧大。
若啃大而判雷,则后患无穷焉,其小者再耗一兵,其大者可至令啃实雷。
是故行啃者,欲大不欲小,次令子佳。
啃行夺旗,还可显雷。
局末,一番狂啃,先显敌雷之形,后施破雷之术。











【扛】

可扛者,两旗营也。
入假旗者,旗暗试旗,旗亮试雷;
入真旗者,一格而一国灭,是谓天下第一格。
子入旗营,虽功成名就,终难逃兔死狗烹之宿命;
唯弹入旗营,方功圆德满,得同往西天极乐之净土。















【调篇】

调者,调势也。
两军相峙,虎视眈眈,潜阵移兵,杀机渐起。
调者,杀机在先;
调者,补救于后。
或鹰击长空,或狡兔三窟,或凝重端庄,或行云流水,或雷鸣电闪,或雨过空晴,其间风云莫测,目眩神迷。
一役之内,唯调显其智慧,昭其性情。
雄兵百万而我独运筹于帷幄之中,焉能不豪气顿生。















【占让】

占者,占营占道占枢之谓也,让则反之。
行营乃军棋之特设,若免战之牌,若护身之符,其有殊用焉。
兵马既动,则道欲之通,枢欲之据。
占者,霸也。
道枢既霸而后方可以言战也。
而让者且谦也哉。
有云,棋力酒量非关退让。
是故让者乃让其所当护,乃让其所不得不让也。
而横让于眉,提让于脐,下让于底之诸法存焉。








【捉避】

捉避之行,棋之常事,虽言一家,必关四方。
捉者,抓可避之子,故未闻捉旗捉雷之说也。
避者,逃被捉之子,而时有避令避弹之行也。
捉避之间复复有避捉还捉存焉。
一步之间,两调俱呈,其唯捉避之独有乎,其可谓之避乎,其可谓之捉乎,其捉避一体也。
捉避避捉,阴阳之道,曲伸之间,壮心不灭。













【拦关】

一子拦道,至死不移。
其守则蹊径不再,无越雷池;
其攻则天堑既成,可毁孤城。
拦之所贵者在于位而不在于衔,或令或弹或小或兵,凡可调之子俱可拦之。
拦子正位,则敌必望洋兴叹徒呼奈何耳。
开门揖盗,关门捉贼,使入网罟之中,合成牢笼之困。
以子关令,后路无存,纵毁铁壁,炸响声矣。
以令关大,前途虽在,若遗鸡肋,食甘味乎。
关而杀之,关而吓之,顺手一带,却也夺魄惊魂。










【赶逼】

赶多虚,逼必实。
假以赶之,真以待之,此赶之虚中有实也;
明以逼子,暗以夺旗,此逼之拙能生巧也。
被赶者纵有活路,亦难脱伥替虎导;
被逼者虽处死地,犹可行李代桃僵。
赶敌使身疲,悠悠兮逸以待劳;
逼敌至心死,咄咄而兵不血刃。













【封塞】

封者,封敌于家门,断其消息,锁其交通也。
受者如鲠在喉,吞之不下,吐之不去,郁闷难释而块结。
若封而更伏子于后,则善莫大焉。                    
塞者,塞友洞开之门户,以阻敌攻势也。
通途加塞,神兵天降。
攻者听之不甘而斩之手颤,其杀气顿消于无形。
此挚肘于发难之先,而缓急于生死一隙。













【护补】

棋至艰险,护补先行。
护者,护己之短,夺敌之长也。
令在威在,令失威失,护令以存威。
若难平一时之忿,则恐生百年之悔。
雷存势存,雷破势破,护雷以存势。
故不为一念之失,而恨铸死生之痛。
护令而生护弹,护兵以克护雷,相生相克,循环不已。
隘口必守,要津当占。
守占之子,失则补之,虽有前赴,后继不断。











【露明】

露,去盖挪掩,显以雪藏,致敌防范,乱敌心神。
一露而战书递,孰尤视为无物。
露令者运而控势,露弹者追而缠令,露兵者戏而破阵,更有甚者行露雷露旗之变,其所斗者已远上乎棋。
一露而致天下乱,一露可定天下乱,枭雄能臣,尽在其中。
可明者,兵也。
明兵多见于残局之二攻一,一方之兵,两家合用,说闲则闲,说到即到,其于夺旗,堪称法宝。












【下跟】

调子而下敌旗空角,名下。
下者,夺旗之必须,单骑闯营,英姿风发。
兵种十分皆可下也,要而论之有下令下兵下弹者也。
下令者猛,下兵者神,下弹者烈。
吾所叹为观止者,唯下弹耳。
弹下旗角,接炸旗侧,敌旗漏风即若风中之烛,黪黪澹澹能复明几时。而所独惧者,敌之飞兵也,若弹作兵亡,其身卒于一炸之先,则吾甚哀之。
当此之时,吾必脱帽低首以待下轮之钟敲。
视友下速调子紧随其后,状若催马之鞭,名跟。
跟以壮势,其尘土弥漫而敌鲜有不胆寒者也。
有云,得旗营者得天下,一跟而得旗营者,翻手覆手之间。
旗营得占则若绳锁敌喉,夺命只一勒耳。
下子阵亡,跟子转而为下,友复跟之。
炮发连珠,轰轰烈烈,一鼓而下敌城者,跟之功也。





【吓骗】

四国诡道,吓骗俱行。
吓者,小而扮大行赶逼之能事;
骗者,有反示无演狼狈之窘态。
吓骗之要者在于度,度中欺敌,度失欺己。
是故善吓者网开一面,不犯鱼死网破之难;
善骗者假痴不癫,可行无中生有之变。
有云,军棋多吓大之官,四国无不骗之局。
此言吓骗之多见,亦复知吓骗之难成也。
其有通神者乎,气壮兮斧惊班公,魂失兮汤迷孟婆。











【临】

以己子粘敌旗,曰临。
横临者,讨敌必战,一战而后石出;
下临者,制敌无战,不战已是渠成。
行扛之前,成扛于后,故可下者不横,矫横者非临。
令临猛,兵临速。
亲临王征,征之极,拚一战,屠一城;
飞临造劫,劫之运,夺一子,得一势。
之临利器,重则落首,轻则定身,若剑出箧,不血无归。












【拖】

知敌之格必速杀必胜而拦之,名拖。
送一子,拖一时,斯可以缓杀亦可以抢杀。
施护雷拖,换一步,赚一轮,其之于行棋不亦宜乎;
施护旗拖,唯待援耳,援在友而拖在己,不责己拖之不力,反怨友援之不速,悖矣。
拖者,待也,亦所谓谋事在人,所待者未必至,则所谓成事在天。
然更有拖而不待者,其人定胜天也乎哉。













【钓】

独具令子,讳敌旗弹,难食龟缩之大。
钓之,以令为杆,以兵为饵,通路为纶,三者备则钓可成。
附雷基,钩天灵,从容垂饵,潇洒举杆,一钓之妙,擒贼擒王。
诈钓者,假令作杆,先赠饵,后弃杆;
嬉钓者,假兵作饵,敌三忍,钓三空;
虽杆实饵真,须防断路之害,若遭敌援缠纶,丝虽可重整,饵却无再给,故钓多施于孤敌。
钓之不成,棋之不胜,胜和之间,一发千钧。












【候】

候,先敌至,约敌会。
约敌者,调敌也,调己易,调友难,而况调敌乎,是故候乃调中之翘楚焉。
钓用兵,候用弹。
唯弹洁身自好,无色无香,秋波莲步,一拥倾情,其之于候最宜。
所约者,敌令敌大也,其视局之不同而异焉。
时之所至,测敌令之欲入局,出暗弹,候明令;
势之所迫,度己令之难控盘,出吾弹,候敌大。
会令炸令,会大炸大。
候者,候时也,时至举槌,槌落音定。










【闲】

开局多闲,闲而逛之。
一闲侦敌一分,五逛察敌三分。
中局间闲,闲而静之。
静以生动,其谋者双。
何谓双。
双者,同击长蛇之首尾,乃棋之精术之极也。
残局得闲,闲而胜之。
有闲成收束,无闲终碌碌。
闲之于棋,调若未调,其音中节,其舞桑林。











【换】

开局子同,残局棋异,异在多寡,异在大小,异在明暗,以其异故换可行,换当行,换必行。
换者,我友互易也。
中局兵劫旗,残局弹劫令,以己不令之大换友守旗之弹,可压敌令之气焰;
兵明孤龙缚,令出十子寒,以己绰绰之小换友守雷之令,可扫敌阵之鬼魅。
以明换暗,攻法多变;
以暗换明,守势更固。
换弹换令者众,换明换暗者稀,稀则奇,奇则胜。
军棋之三昧在于明暗,走马换将者得之。









【抄困】

兵法曰,路有所不由,故四国有弃正路而奔他者,名抄。
正路直,后路曲,然直有所害曲有所利。
正路速,后路缓,虽欲速恐不达。
抄者,视曲以为直,行缓而至速。
孙子曰,十则围之,围之于四国名困。
此强而凌弱之首选,可省兵,可防变。
抄困乃战之常事,兵为棋用,道一也。













【散游】

散游之方,败中求和,恃三雷固,欺六兵尽。
散者,四小分走诸方,纵七大不成擒;
游者,一兵翩若惊鸿,非五子不得困。
散游须早,及至双鬼拍门则败矣。
















【超时】

钟敲止而棋未行,谓之超时。
或算之不及,或行之难决,而超三十之时限,可见军棋之错综。
然超时者五方自爆,故假示者众。
计之,有骗扛假旗者,有等撞真弹者,有寻闲步之不得者。
超时之用,不一而足,其若无招,甚是难破。
于无招见有招,智者决之;
以超时让超时,仁者行之。













【点和】

知败者盼和,得和者思胜。
汝以平和之心点和,孰料活彼野心挑彼贪念,至局终,求和者胜,不和者败,不亦怪乎。
彼反推于前,则呼汝之点和为诈和。
殊不知妄则惩贪则罚,点和无咎,皆贪之罪也。
然亦有阴行诈和之徒,欲假之以明汝配置,汝且莫诈视焉。
欲和则应,欲战则否,战不胜而弈和,弈和与应和同。
故曰,遇诈莫贪,其诈自败。












【自爆】

小弃弃子,中弃弃势,大弃弃城。
弃子以夺势,弃势以摄心,弃城之于四国谓之自爆。
敌可临而不临,可扛而不扛,存吾以为饵,杀友于救中。
吾且欲贪其生而甘为之饵乎。
与其累友,不若自爆,可定友心,可激友气。
城弃而兵哀,哀兵或必胜。














【跋】

丝丝老友,指归之后又出新典,余实爱之,非浩瀚棋理之故,实珍珑古文所由。四国军棋无棋手高低之分,仅棋局好坏之别,盖弈者状态时运犹为重要。时运者,对家对手状态也,归根结底仅状态二字,状态佳者导出气势非凡。余观乎万千好局,气势纵横方为上品,格调交锋终落下乘。气势为君,格调为臣,格调之手段尽为气势所遣派耳。高手之战争气夺势,熟手之斗较格比调也。针针见血,步步紧逼,或啃雷,或格令,或空投,或暗挖,诸棋筋无所不用至极。对手即如韩信张良之辈,亦会气为之馁势为之夺。所谓高手,奇技无他,状态平稳,含气蕴势,偶现高超格调耳。此乃高手最最别于熟手之所在。真爱棋者最喜对家对手状态俱佳,即格之不过,调之不及,气为之输,势为之夺亦无憾矣。——铁马冰河(willding)

铁马兄所言极是,军棋者状态气势。状态在人,见之于棋局则为气势。气势乃格调之指归,格调乃气势之依托。气势不可言而格调可言,故余书军棋格调而气势蕴其中。——喀丝丽(zssmm)
|
10#

哈,谢谢,我读读
|
11#

楼主可以加我微信吗 510858522 我是喀丝丽的二徒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