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回槟榔/七回/八回 [复制链接] 查看:945回复:12

1#
分享到:
本来,看到现在一地鸡毛,已经想着抽身罢笔了。结果看到槟榔夜半绽开如花的笑靥,不做个呼应好像欠缺礼貌。于是,勉为其难,再上征程。

昨日发帖未候砖爷,殊为怠慢。虽已命名为四点五回,以示将五回虚位以待,恭候阁下的拳拳之意,切切之心。但阁下却不能相容,晚间与通用等联袂发难,满口BB。更有一干忽忽党众、鸟鸟帮友群相呼应,为阁下抱打不平。不知道桥牌那边是怎样一个地境儿,发酵出这么一群志同道合的奇男女们。

由上,我觉得阁下既然选择了泼骂这条很有前途的道路,就已经丧失了与我对话的资格。勿谓言之不预,诚意先此声明。想阁下雅量高致、大度恢宏,必不以此为罪也。山高水长,来日再见。





此贴最后由 tony1065080 在 2011-11-01 21:42:31 编辑过

此贴最后由 tony1065080 在 2011-11-02 19:28:30 编辑过
|
2#

Re:六回槟榔


因为砖爷已经丧失了对话资格,也为了彰显槟榔的资格地位,特意跳过了为砖爷预留的五回,直接六回槟榔。

先回槟榔的论坛装逼。这回槟榔有进步,句号没有了。槟榔还是从善如流的嘛,我为您这进步里奉献了微薄之力,也感欣慰。

槟榔这里有句话说的非常好:装逼者习惯在在发言前摆出一副俯视的姿态。鉴于槟榔在这坛子里摆出一副俯视姿态的数目比我多上起码十倍,打个折,给个优惠价,大致推算出槟榔槟榔装逼的程度胜我十倍。这打折优惠是委屈槟榔了,就算是您让让我好了,可以吗?

我在论坛有没有心情冒泡,也是槟榔监管的范畴。请问,您算是哪棵葱啊?想当初您对蓝斯小美等版主怒发冲冠,多少次赌咒发誓:别了,升级之家。言犹在耳,又要自打耳光了吗?都不说您槟榔后面吧啦吧啦什么领导了、奴性了、责任了、监督了、软弱了、逃避了、愚蠢了、血性了,好多光辉高大的名词啊。且慢,槟榔且请看看下面这段话:

【二位:人做事,天在看。不要说我大中秋的都不放过你们。我没兴趣骂你们,也没兴趣继续教育你们,更没兴趣再在升级帮你们提高人气。  我学学5100,我到其他版区混去了,你们自己在自家的后花园继续表演吧。】

顺便提醒一下,这帖子的标题是《这个论坛俺不混了。》。以您的正义,以您的智慧,您认为说这话的人愚蠢吗?装逼吗?说完了这话然后再跳窜的不亦乐乎,是否就不仅仅是装逼、愚蠢,还会出卖其人的虚伪了?槟榔,拍拍您的胸口,回答我。当然,您不回答也没关系,反正我早就习惯了您的逃避。

槟榔说到要问是非,好吧,您和砖爷联袂铿锵了这么久,好像也没就当事二人谁是谁非做过清晰判定吧?那么,槟榔您又有什么理由坚决支持通用语言不文明的特权呢?我所坚持的,无非一句话,形式正义优先于实质正义。来,您先将这句话推翻了再叨叨好吗?

我在论坛爆过粗口,也算吧。只是,我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只限于回击。并且,恶劣程度永远不会超出对方,这就是您所缺乏的底线。请槟榔您复述一下我所爆的粗口去到什么程度?起码比您这个帖子的底线高吧?再者说,当日我所谓爆粗口的时候,我怎么记得在后面高声喝彩的就是槟榔您呢?还表扬我说小JJ终于硬了呢?事过境迁,现在就成了耍过流氓了?槟榔,说您是变色龙,委屈您吗?

说到我辩论不过对手,槟榔,您这是冒充裁判吗?您这是出来替砖爷宣布胜利吗?那您贱吗?那您男盗女娼了吗?

说到以犬称人,那砖爷都B上来了,我回一句犬算不算已经打折了?您觉得满口BB的人才配谈道德和素质吗?

说到证据真是奇怪的逻辑了,难道拿不出证据倒不是睁眼睛说瞎话了,要证据的反而是睁眼睛说瞎话?槟榔,您眼里的逻辑大概一字就是一个笔画,加起来也就是个二。
|
3#

Re:六回槟榔


后面说到刷屏,习惯性先帮您纠正一下,那叫做助纣为虐。劝您有空的时候少打字,多认字。这不吃亏。

曾经的曾经,我有位半拉徒弟叫一窗明月醉残红,我曾经公开表扬过她说的一句话:“但是,即便是最穷凶极恶的罪犯,也有作为人的尊严。”以及:“如果不能将每一个人视同具有同等的人格尊严的人来对待,那就谈不上公平、公正。因为没有这样的理念,无论规则制定得多么完美,人们总能找到一些理由,把那些他们认为不配跟他们成为同一类人的人划分在规则以外。”

槟榔,您要不懂,我可以开张介绍信,让我昔日女弟子教导教导您。当然,也许现在弟子下了堂,老师扔过墙了。没关系,您还有高一万倍的女人,说不定也能给您上上课呢。

下面说到我的感情问题了,还替我哀伤了一把,近十年时间走不出感情失败的阴影。槟榔,要证据就算我欺负您了,可您敢拍着自己的胸口说说,这又是谁托梦告诉您的呢?您还一个男人当年出于善意的劝慰的尝试。您就不怕这么多看帖的人吐了一地?您确定当年跟中间人说过失去了一棵树,收获了众多女徒弟这一片森林?您还敢再拍拍胸口吗?我怕您的胸口都拍成36D了。

后面您在指责我在牌室刷屏吗?习惯性地,证据呢?说到“还让”,依照相同逻辑判断,您上面替砖爷高呼胜利也是他让您充当裁判的?您二位是不是联袂低贱了?

围观者与旁观者的概念我昨天已经特意强调,今天您还故意打个“旁观者”出来,并以此发挥,肆意泼妇般骂街。这就是刻意加恶意了吧?槟榔,您不觉得自己太低贱了吗?

做了这么多低贱的事。槟榔,您可把男盗女娼这顶帽子又稳稳地戴在自己头上了,您也不心疼心疼那位高一万倍的女人了?

想当初,槟榔您在我对面,不也津津乐道于替您喊胜利的都是“明眼人”吗?现在您这是不是把当初的明眼人都骂进去了?对了,看到位自诩的观察员,叫林语。槟榔,您觉得林语这自诩观察员又宣判胜负的明眼人,是不是又低贱又男盗女娼的呢?还有位观赏委员会的一刀,也情不自禁地下场了,是不是又低贱又男盗女娼的呢?再贴段我的旧话,帮您加深点回忆吧:

【毕竟,升级之家明眼人资格认证委员会的权力在槟榔你手里嘛,不是支持你的人,怎么可能是明眼人呢?明明是瞎眼人,瞎得不能再瞎了才是。我们上考场,做一道选择题:下面哪一位是永远正确的:第一是释加牟尼,第二是耶和华,第三是安拉。面对这问题我们抓心挠肺,坐立不安,万一要是答错了,给一个雷劈死怎么办?天无绝人之路,这时我们眼前一亮,看见了第四个选项——槟榔。于是,我们绝境逢生,泪流满面。这还用选嘛?槟榔,当然是槟榔,一定的。支持槟榔的,都是明眼人嘛。】

最后,要对槟榔说句体己的话。您要在现在这个满目凋零的升级之家称王称霸,其实我没有任何意见,您可以不用将我当做威胁的。不是有那么两句吗: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您就把我当一个化外遗民,偶尔我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也没多大兴趣打击您。您何苦左一次又一次自己送上门来,给自己找难堪呢?难道说,不真正战胜我一回半次的,您就觉得自己王霸之气不足以服众吗?

像现在,我看着这乱七八糟的坛子,本来已经不想说话了,您还偏要再发个帖子挑衅。就算挑衅,拜托也有点水准好不好?看看您这帖名:“晚清官员说望远镜是奇巧淫技,百万则大肆蔑视搜索引擎”。想听我说实话吗?整个就是一欧亨利的水平,羞不羞啊您?

郑重声明一下吧:我蔑视的不是搜索引擎,而是口口声声不屑百度,却又百般依赖离不开百度的槟榔。具体证据请查旧帖。

顺便郑重声明二下:蔑视是一种态度而非行为,前面不应用大肆去修饰。

再郑重声明三下:呃,还没想起来,等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补充。

对了,郑重声明四下:有偿拍卖声明位置。
|
4#

Re:六回槟榔


昨儿个回来的晚,一时懈怠,敲了几行就困觉去了。向热情围观的列位,谨致歉意。
|
5#

Re:六回槟榔


循例自杀。
|
6#

Re:六回槟榔/七回


今儿有空,晚上加更一章,就当是爆发了,也算对热情围观的列位表一下心意。

槟榔说到粗口。首先,在我的概念里,说到“下贱”这样的话,已经近乎粗口了。以此标准衡量,在升级之家这么些年,大概也有个三、五回。每次都是被动,这是事实,您也是当时的身历者,并且还是叫好者,不能现在装不知情。况且,事后或迟或早,我都会就此检讨目谴责自己一下,给人给己一个交代。而跳出来大喊我没必要检讨,检讨了就是小JJ不够硬的恰恰是槟榔您。因此,您还是不能装不知情。

说到您哪里主动粗口了,您确定是要我找吗?我找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找出来以后您是不是一如既往地装没看见,如之前的上百个逃避一样无声无息?请您先正面回答。您的粗口比我既多且粗鄙,您对别人的指责声比我既高且频繁,要说装逼,我还真撞不过您。真的,您甭客气。

关于B和犬的问题。您自己都说不记得了,那您哪来这么大张脸在这唧唧歪歪?随手翻翻前两天的帖子,砖爷28日晚骂的,我29日晚回的。其间我在论坛没有任何发言,算得什么晚?讲逻辑是一种思维习惯,贯穿于其人的一切表现。这个,不是靠百度就能装出来的。槟榔,不如装点简单的,比如装逼。

关于旁观者的问题,您还是不敢拍拍胸口正视“围观者”的原文吗?我已经再三再四强调,您却是在这论坛里找找这“旁观者”的原文出处,能找出来吗?靠这种蒙上眼睛信口雌黄的伎俩,居然也还有什么林语、一刀、砖爷等领着一帮小马甲替您摇旗呐喊高呼胜利。槟榔,您是不是该怒斥又低贱又男盗女娼了?

关于公器的问题。这不是舍不舍得下功夫的事,而是习惯性地讲究但凡说话就要有依据。这个,不是您这样习惯大舌头的人能体会的。您这么多次出乖露丑的,难道经验教训还不够吗?难道还学不到我这点好吗?

看看槟榔的强言辩解,原来是反讽。槟榔,这反讽资格证是不是只有您领了独家的?您这反讽的资格,又是哪家权威机构认定颁发的?槟榔,您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跑到个猪肉摊,对着张猪脸柔肠百转、万般纠结。要不要好呢?这真是个问题。要了,您就是张二皮脸;不要,您就是不要脸。槟榔,您到底要不要这张脸?
|
7#

Re:六回槟榔/七回


关于感情什么的也来了。槟榔,您看看这么多人见着您就提软饭什么的,可我从来没说过半个字。我手里掌握的东西还远远多于论坛上热炒的,因为有位红姓女士,某个哀怨之夜在联众大厅要加我好友,然后我礼貌性地听她控诉了整晚。可是,这些内容槟榔您见到有任何人提起过吗? 这个,就叫做底线,尊重对方的私生活的底线。甚至,虽然是已经看不起您了,可当您与那高一万倍的旧爱在论坛互喷的时候,还主动给您划了几千财富,让您赶紧把那些不得提的话神笔了。这个,叫做不忍。甚至,还为了维护一下您的隐私尊严,以一句讽刺“饕餮”开始,跟当时热炒的八卦军团大战了一场。这个,叫做仁义。

槟榔,您拍拍胸口,再看看我。您还有脸对我说话吗?您还记得当时自己给我发的论坛留言,是多么诚挚地感激与谢意吗?

至于我那在电视台做主持人的旧女友,我们在一起好几年,升级之家知道的人也不少了,算不得什么新闻。记得那时好像您与流氓还联袂表示艳羡吧?怎么今天就成了罪证了?那边看到砖爷手里在挥舞我的结婚证,槟榔,是您盖的爪哇国民政部的章吗?

说到杀出重围,她说出固定搭档,我有否认过吗?她与我是不是固定搭档,会影响到她表达自身看法的资格吗?会影响到她身为一个围观者的资格吗?记得,以前有个ID叫做八月,她也曾发表过N多对您的欢呼或抱打不平。槟榔,是不是准备把这两天您那堆脏骂加到八月头上?是不是要我给证据?只要您庄严承诺一声公平开骂,证据我就立马给您。好吗?

说到提供您加我QQ的证据,很简单,这证据您自己提供给我了。因为您承认了,就这么简单。假如您抵死否认,我现在也没办法证明的。然后,为了表示换您公道,自然要向您道歉的。槟榔,谁让您这么愚蠢,要承认呢?这怪得了谁呢?

槟榔,您真是个钻研新技术的,而且是最时髦的计算机科学,用的是高精尖的二进制。槟榔数数目:1、2,完了又得回头,1、2。不管怎么数,数到2就到顶了。槟榔,您的见识,顶破天也就能到这个二。

最后,请槟榔高声朗读:围观者、旁观者。围观者、旁观者。围观者、旁观者。围观者、旁观者。围观者、旁观者。围观者、旁观者。围观者、旁观者。围观者、旁观者。围观者、旁观者……
|
8#

Re:六回槟榔/七回


对了,就上面欧亨利一句表示歉意。

郑重声明:槟榔那标题还比不上欧亨利的水平。
|
9#

Re:六回槟榔/七回/八回


庄重地打开WORD,敲键盘码字。

槟榔日前鄙夷地宣布,我已经不值得您为我打开word了。以槟榔之高风亮节,自然不会关上WORD却打开TXT或金山WPS,有这种猜疑都是对槟榔的人格侮辱。槟榔,自然应该是言出必诺、掷地有声地临屏打字,以彰诚信。

于是,我们看到槟榔果然一段一段地发表了战斗檄文,估计也是用实际行动彰显不屑用WORD的决心。所谓火车不是推的,山峰不是堆的,牛皮不是吹的,槟榔临屏打字自然是如飞的。我们擦擦双眼,看到主帖发表时间是15:41,而到6楼的发表时间是15:45。

震撼啊,不算主帖,WORD统计一到六楼是一千余字,为时四分钟,平均每分钟250字,真是一个很250的速度。我们知道,初级打字员的标准只是每分钟70,高级打字员是150,。而中文打字的记录是400左右,却是由速录员用专业设备及专业软件创造出来的。现在槟榔随手就打出个250,列位服是不服?

且慢,更震撼的还在后面。8楼与7楼仅仅时隔一分钟,却足足775字。槟榔,您在这升级之家打字亏不亏啊?您应该去的是吉尼斯世界记录的挑战台嘛。

槟榔,您就连这打字方式都要弄虚作假,自己偷偷写好了再一段一段发表来装腔作势。再联想您那还不知多长多宽的学习笔记,您还有什么是可信的?以您的智商,难道连作假作得逼真点都这么困难吗?

后面的几段大致都是嚼完又嚼的口水话,早已回应过的。槟榔,文字不是口香糖,即便口香糖也不能吐出来又吞进去再嚼。我之前的回应您可以回避,您可以装看不见,可是这样无限循环就有点不对了吧?除此,大致就是恶意的歪曲。如所谓托梦,我的原文就在这帖里呢。您居然还能打个双引号,这是代表引用我的原文吗?然后就以此证明我先否认后不得不承认的强烈在意与自相矛盾?还有那再四再五纠缠的围观者与旁观者,就这一两天的事您都能造假,年深日久的事您可不更信口雌黄了吗?

其实,这次的事本来就不复杂。看看这些天通用的表现,以及与风清云淡间的相互撕扯,还有谁能昧着良心站出来说打情骂俏的?有说事发当日就是互相谩骂的我从来不去否定,但也不能承认,只因为我没看到具体情况。所以,我只就眼见的通用的泼皮语言提出指责。当然,我自命清高,不认为这等泼皮有与我直接对话的资格。所以,我向论坛管理者问责,问责为何这等泼皮语言还能堂而皇之地留在公众视线之内而未作任何处理。我前文也说过,假如有能证实风清云淡当日神笔内容为谩骂者,我支持证实者的谴责权利。甚至,也不反对追随证实者一同谴责。在此之前,我只就眼见者发表意见。

至于,槟榔与砖爷领衔一干桥牌忽忽党辗转腾挪,我也自知过分坚持只是迂腐。就如简简单单一个忽忽党的概称,一个围观者与旁观者的肆意歪曲,虽我耐心地再三再四说明,尔等仍然装看不见。那就顺着您们的性子随意游荡好了。反正,我有足够的自信,HOLD得住场面。
|
10#

Re:六回槟榔/七回/八回


最终,槟榔逃跑了。我呼,或不呼胜利,胜利都在那里。离我很近,离您很远。

槟榔逃跑了,无法面对我这无数的问号。

槟榔逃跑了,无法面对自己太多自相矛盾的不堪。

槟榔逃跑了,无法面对自己仅存的良知。

槟榔逃跑了,无法面对林语、一刀等观察者替您宣判胜利这种又低贱又男盗女娼的行为。

槟榔逃跑了,无法面对砖爷及桥牌忽忽党战友们撒泼骂街的丑恶。

槟榔逃跑了,无法面对我这无法逾越的高峰。

槟榔逃跑了,之前,砖爷说要语毙通用,我以为只是个笑话。如今才知道,李宁广告说得对:凡事皆有可能。

槟榔逃跑了,当然,这只是一如既往的战略转进。就如当日的假投降,转瞬就可以推翻不认账的。

槟榔,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笑柄。您看,我已经很迁就您了。陪着您兜圈子,捂着您那些前尘往事在自己手里不说,连句太狠的话都没舍得说您。可是,我怕把您惯出毛病来了,出去见到别人也以为都会像我这样惯着您。万一遇见个狠的,您还不被揍个鼻青脸肿的。

槟榔,您还以为四海之内皆万宝路啊?
|
11#

Re:六回槟榔/七回/八回


还有,就日前称砖爷为刷帮忠犬,对槟榔指斥下贱等不当言辞,谨致歉意。这是粗口,这是于对方的侮辱,这是很不对的。是犯了嗔念,是修养不足的表现。
|
12#

Re:六回槟榔/七回/八回

  
多日来热情围观的列位:漫长的演出终于结束,多谢各位的捧场了。当然,也许就没个结束的时候。谁知道呢?
|
13#

Re:六回槟榔/七回/八回

精彩

我曾经公开表扬过她说的一句话  就是这句太能装了  呵呵
他生自己的气,直到他明白自己的茫然无措其实也很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