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墙的故事 [复制链接] 查看:8867回复:21

1#
分享到:
先抄一大段,完全手打哦。
在我们追寻理想的道路上,我们一定会撞上许多墙,但是这些墙不是为了阻挡我们,它们只是为了阻挡那些没有那么渴望理想的人们。这些墙是为了给我们一个机会,去证明我们究竟有多想要得到这些东西。
这段最近几天才看到,应该写在笔记本里。可惜俺没有。至于是没有笔记本还是没有写进去的愿望,请各位看官猜一下好了,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反正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喜欢上我,也不会因此对我拳脚相加吧?
为什么要抄下来这一大段呢,当然是不忍心。看到不停的复制黏贴被删被删不停被删被封号。我要说,这件事可以干,社长(从来不假装)在微博里说:真的,我爹要是把他那股催我结婚的劲儿用在事业上,我早就是富二代了。 ​​​​
劲头是不容易移植的,要不然,俺那么喜欢睡觉,如果把睡觉的劲头用在学习上,我早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渐渐年长的俺已经不那么爱谁了,于是各种消磨,没有沈腰潘鬓。
如果把消磨的劲儿用在学习上也是可以的啊,然而并没有,为什么总是贻人口实呢?
做好事不容易,做坏事更不容易,难得的是坚持一辈子只做坏事不做好事。这样才有回望一辈子的时候的不愧对。
当的格挡,当的格挡,闲言碎语不要讲。我已经讲了,你有能怎样呢?老家有粗话,咬住谁的什么往外抻?
什么也不会发生的,只要不让自己难受。自在是最大的难得。一如时间是最大的奢侈。
|
2#

《汉人下蛊的无聊往事 》
你有很多的故事和往事
|
3#

近来看到一些话,你所受的苦难其实并不是你成功的因素,很多时候不受苦也是会成功的,很多时候受苦也不会成功的。

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
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
你说冷暖自知,我便做了这冬花夏雪与你看;
你说恋恋旧日好时光,我便做了这描金绣凤的浮世绘与你看;
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
|
4#

猪在西安,阿九莫不是前一阵去西安约的是猪
|
5#

做不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觉得开心。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
6#

不小心登录了呢,今天是母亲节,俺不做开贴的傻屄了。
其实也没什么要说的唉,毕竟最近经济不好,心情一般,而且,俺也没什么特别的收获。
收获说的是紧张?焦虑?担心?企望?
这样的收获很多,但是,要说给谁看说给谁听呢?
母亲节满屏的是感恩,其实,不说也应该啊,过节之前,知道母亲认可这个节日热衷这个节日么?一个月加一星期之后的父亲节会冷清一些的吧,毕竟不能给自己家继续送锅具等厨房设备。
想想母亲节也是简单,当年听姨妈说生日是母亲的难日还懵懂,现在的俺心怀慈悲,再思及当年的医疗水平生活环境,或许胎死腹中连累母亲的该是俺一样样的生命。
现在好了,什么都好,只是人与人之间远了距离。
距离真的是远了,远得闻不到彼此的味道,不快的或者欢欣的。没有,什么也没有。
由此想起一件往事,在徐州奔往广州的节后卧铺上,我闻到过上铺白带夹杂精华液的特殊气息。
那一夜是两个人在上铺。
那一夜,我未眠。
未眠的还有今天一早,没有白带气息,只是早醒,再加尿意。
醒了之后一直没睡,就那样迷蒙这双眼,直到阳光射进窗户。
|
7#

《一本书》
爱情中如果考虑自尊,只能说明你更爱自己。不管怎样,一个结了婚的男人爱上了别人,这司空见惯,常常等他的热乎劲儿过了,就又回到妻子身边,而她也接纳他,这种事,谁都觉得很自然。为什么男人可以这样,女人就不行?
先抄一大段,这么流畅的译文一下子动了我的心,于是想看。去大书店,版本超过10个,于是犹疑,于是筛选。
|
8#

楼上抄下来徐淳刚的译文,与纸质书的相遇还有时空距离。天津社的李继宏封面不错,不过俺不熟悉天津社啊;陕师大的苏福忠,看人名,该是上个世纪的旧人物;上海译文值得信任,不过傅惟慈是谁俺真的不知道哎,而且开本小纸质差;哦,还有一个湾湾的超长文句,他妈的这是想憋死我?
无奈之下,万卷书屋的詹森版或可一看,毕竟开本封面合眼缘着呢。
这本书一直是不想看的,高居文青书单前列没有腺,俺看了做什么呢?喜欢看一点文字的即将步入老年的中年人,离风花雪月远一点点正好。
然而好奇心总在,还有徐淳刚太坏。
他如果写成“在爱情的事上如果考虑起自尊心来,那只能有一个原因:实际上你还是最爱自己。”劳资会有好脸色?
把心藏起来,先看了手头的这本再说。
|
9#

世界尽头就在那里,总有接近的渴望,也希望下一次更近一点。比如上帕米尔,比如去阿里,再不济可以一登拔仙台。
第一次登拔仙台是14年,对时间的意识好像已经很远,但是,拔高的每一步仍然都在昨天。从3500到3700,对普通人来说,真的很有难度。
前年在唐克爬观景台,到3600纷纷止步,我记得很多人快死的样子。也建议以后不要大范围组织登高活动。爬爬3000米以下玩一玩算。那些听心跳的,要有过硬的身体交命的心。
今夏是想上再上拔仙台的,新缆车更值得一试。但是,俺一直想知道的是,再那种气候条件下,除了看自己指甲的色度以判断缺氧程度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快速补氧的方法呢?随身保温杯装满葡萄糖水应该不算吧。
|
10#

林语堂这个福建人是大家,惜乎从小受教会教育,中文功底很一般,即便在新文化运动的当口,他的不足也不是那么不明显。
看林作苏东坡传,党争那段写得何其杂乱。这时候,俺会想万历十五年的好。文科生,要理清时序缘由应对等诸多历史脉络,实在太难。
东坡传终于没有看完,即便是天涯书屋的一部分,纸质书的又一部分,这是一本很耐看的书。不过,看了一部分之后,俺有点喜欢文科生苏子瞻了。
最高温度持续40度以上已经8天了,月中还有4-5天的同样天气,这个时节,能静下心来看书的不是我。东坡传还是要继续看的,毕竟是一本还不错的书,至少有东坡先生和亲伯父家的堂姐那段公案,还有妻妹续弦的故事,梁思成先生不也是妻妹续弦的么。
看完老残游记想去济南,看完东坡传,又想去杭州了。然而,这个高温天,还是上西安城墙骑自行车最过瘾啊。
|
11#

这个秋夜不安睡多是因为毛姆咶噪,这个姓毛的老妈子有一肚子的话让你不得安睡。
|
12#

不得安睡么?不是烦得要死。
|
13#

写小说一定要起个好名字,比如志远,比如书桓。俺不会写小说,只知道亚东。
亚东其实已经有了一小把年纪,简单、义气,相处不错。然而,因为转岗,亚东变了,或许亚东没有变,看亚东的那个人也没有变,我们只是有幸看到了多彩世界的另一面。
简单的生活让人羡慕,然而,生活还有工作,总要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总要让别人做自己不愿意的事,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生活。
转岗的亚东烦躁、迷惘。于是难得聊人生,只是十年来的第一次。俺的奸诈终于派上用场,把自己的目标列出来,把对方的目的聊出来,然后对标自己能做的,对方想要的;对方能做的,自己想要的。再划线,再讨价还价,慢慢接近,慢慢磨合。
亚东当然能解,但是疑问向我,也向自己,这是要我做一个奸诈的人?俺心中一凛,转念又想,这个世界是多彩的。
亚东的不奸诈是因为直而不是善是最近的认识。管你结婚还管你怀孕吗?—这句嘟哝送来夏日清凉。或许是很随意的一句话,或许意思并非俺所想的那么不堪,或许只是说有限服务。但是那一刻,俺想到的是水土、家庭、教育、有性格,还有自我情绪的管理和控制。
转岗的亚东很烦,俺没转岗,有时候也很烦。烦的时候不想看书,不想上网,不想喝酒,甚至不想睡觉。这个春夏忽冷忽热,或者,有听故事的机会。
从文先生说,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需要理解一个人的时候,不能站到从文先生的位置,那就照亚东思索好了。
|
14#

现在这个回复窗口多少有些吸引写手。

想着写点什么,终于点开了回复,不想有了新的界面,一如去洗脚,不想有风骚妹子,不如就那样算了。
最近没有故事,也没有事故,先说点什么其实不容易。
去年的5月没有回家吃草莓,今年的5月也没有。
去年的8月没有爬拔仙台,今年的8月,也不会有吧。
没有草莓没有拔仙台的日子,也看书也晒太阳,一如刚才施施然地走过绿荫走过水门汀,阳光并不热辣,心下一直平静,这样的3、4点,谁说就一定是空调WiFi最好。
还想着8月要出去走走,也许是晒太阳,也许是胡吃海塞,也许是睡懒觉...
8月,这个8月,就让他在我的身上心上留点印记好了,25号那天除外。
|
15#

这几天的疫苗+metoo事件很热,一边是公权力和下一代,一边是才子佳人现代版。公权力被滥用的可怕不需要俺说些什么,现在想到的才子佳人遗毒,书中自有颜如玉,学艺有成随便睡。
想想不久远的过去,皇帝睡民女是临幸;想想不久远的过去,少爷睡女伺是先纳姨太太再娶正房。从来没有人问那个女人愿意不愿意,倒是死水微澜说得好。先前女人头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再婚终于有了自己的选择权,然而,那选择权终究是建立在个人学识基础之上,所以,让你认什么字看什么书,便是阳谋。
这两天还看陈忠实的蓝衫先生,名字千万别记错了。不谈细节,说观感。
本以为是朱先生全传,不想是伯父辈的故事,受传统教育,在20郎当岁恰逢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对个人,肯定形成无限冲击。20岁,秉性已经养成,再让他重建世界观无意凤凰涅槃,幸而伯父认字不多,户口簿上写的是文盲,其实伯父的象棋属于初级水平,曾经看过很过金庸梁羽生,说唐杨家将三国水浒自然是十分熟悉,伯父不忿的说,说我是文盲,我写的字他能认识几个。伯父上的时候新式学堂,不过只读了四年,小学肄业。
|
16#

其实伯父的学历可以填初小,初小之后,伯父开始了拜忏生涯,不几年,开始当一辈子没什么忧愁的农民。
徐慎行读的是私塾,17、8岁直接升格家传塾师。他比伯父厉害得多,经历也繁杂得多。
解放了,去成教,然后进入教室行列,遇到打倒男尊女卑和师道尊严...,一开始,俺是迷惘的,为什么要打倒师道尊严呢,经过几天的郁闷终于明白,师道尊严是话语体系,打倒男尊女卑当然是重建话语体系,这个时候,哪里轮到塾师族长乡贤哔哔。听他们的,当然是男尊女卑好啊。如果不信,如果你恰好认识一些被曝光的教育圈公益圈文艺圈射交圈名人,亲爱的你不妨去问一问可好。
男尊女卑是俺愿意批判的,俺更愿意批判女尊男卑,平等不好吗?在松弛教主的微博里,俺说,养孩子其实和谈恋爱一样,慢慢熟悉对方的逻辑,慢慢了解对方的需求,最后,听那个不怎么讲道理的人指挥。
看到很多文字写被侵害的屈辱和彷徨,俺很不开心,想着孩子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除了担心,便是祈祷了。当然也要发声,微言大义。也要主动,让孩子明白什么是自己压根儿就不应该承受的,让她们能应对,能自求多福。
|
17#

这几天疫苗和metoo很热,一边是公权力和下一代,一边是才子佳人现代版。公权力被滥用的可怕不需要俺说些什么,现在想到的才子佳人遗毒,书中自有颜如玉,学业有成随便睡。
想想不久远的过去,皇帝睡民女是临幸;想想不久远的过去,少爷睡女伺是先纳姨太太再娶正房。从来没有人问那个女人愿意不愿意,倒是死水微澜说得好。先前女人头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再婚终于有了自己的选择权,然而,那选择权终究是建立在个人学识基础之上,所以,让你认什么字看什么书,便是阳谋。
这两天还看陈忠实的蓝衫先生,名字千万别记错了。不谈细节,说观感。
本以为是朱先生全传,不想是伯父辈的故事,受传统教育,在20郎当岁恰逢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对个人,肯定形成无限冲击。20岁,秉性已经养成,再让他重建世界观无异凤凰涅槃,幸而伯父认字不多,户口簿上俺堂姑父写的是文盲。
其实伯父的象棋属于初级水平,曾经看过很过金庸梁羽生,说唐杨家将三国水浒自然是十分熟悉,伯父不忿的说,说我是文盲,我写的字他能认识几个。伯父上的时候新式学堂,不过只读了四年,小学肄业。 其实伯父的学历可以填初小,初小之后,伯父开始了拜忏生涯,不几年,开始当一辈子没什么忧愁的农民。
徐慎行读的是私塾,17、8岁直接升格家传塾师。他比伯父厉害得多,经历也繁杂得多。
解放了,去成教,然后进入教师行列,遇到打倒男尊女卑和师道尊严...。
一开始,俺是迷惘的,为什么要打倒师道尊严呢,经过几天的郁闷终于明白,师道尊严是话语体系,打倒男尊女卑当然是重建话语体系,这个时候,哪里轮到塾师族长乡贤哔哔。听他们的,当然是男尊女卑好啊。如果不信,如果你恰好认识一些被曝光的教育圈公益圈文艺圈射交圈名人比如鄢烈山老先生,亲爱的你不妨去问一问可好。
男尊女卑是俺愿意批判的,俺更愿意批判女尊男卑,平等不好吗?在松弛教主的微博里,俺跟帖,养孩子其实和谈恋爱一样,慢慢熟悉对方的逻辑,慢慢了解对方的需求,最后,听那个不怎么讲道理的人指挥。
看到很多文字写被侵害的屈辱和彷徨,俺很不开心,想着孩子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除了担心,便是祈祷了。当然也要发声,微言大义。也要主动,让孩子明白什么是自己压根儿就不应该承受的,让她们能应对,能自求多福。
|
18#

你知道月食只发生在月圆之夜吗?你知道月食是农历一个月之中月相的快镜头吗?我知道。碰巧今晨有月食,俺又看。
上一次清晰的月食应该在86年,那时候眼睛好,即便全食了也能看见不分明的月亮,现在估计不行,近视+老花,也是醉了。
近几天晒醒我的月亮在云层之后,晚醒一个小时的我静待3点半,然后下楼,然后慢步。
走了一公里,有微汗,是老年人锻炼的极限。一公里不要紧,重要的是时间节点,这二半夜,俺有日子没撒野了。三点多,能清醒的只会是很偶尔的麻将桌,那是春节前后的艳遇。
西安的云层不薄,依稀的月光点亮了无数星光,意外吧,在城市,看到那么多星星,简直是对经济落伍的严重批判。其实不该紧张,老家长三角,距最近的小城15公里,南通45,上海200,然而,看星星随便看,你敢说南通或者上海经济不好?
看星星要找角度找环境,比如开阔,比如周围灯光黯淡,一如看见邻居家姑娘洗澡,你首先该关灯啊,这样一来对方不尴尬,二来看得也清楚,三来关了灯还不看多高尚。那么多好处在,当然是先关灯啊。
下楼走,在不高的高楼边,总是意境不佳。于是向西,一路向西不是追赶月亮,俺找角度,你说月亮是挂在左边楼角好看还是右边楼角,或许有人喜欢正上方,一抬头,有光。
夜半走还有惊喜,不远的生意不应该好的酒店9楼有养生项目,不想门前有小吃摊有等客出租,哎,喜欢新鲜的人们总是去一个自己没去过但是别人去腻了地方,比如张雨绮的前老公王全安,你想吃的他早吃腻了,他想吃的也是你的同好。
夜半的走不能只看美女或者酒色过度的小年轻,还有花,月季真的很艳,相伴的喇叭花夹竹桃紫薇不遑多让,花下有蟋蟀和小蛙的声音,清脆持续引人入深啊,可是俺不敢。
耳边更多的是一闪而过的车声,远处有依稀人影,月亮隐在云层之后,俺慢慢走回集体宿舍。
空调依旧很冷,客厅的灯依旧很亮。俺关掉,俺拿了冰啤自罚三杯。现在的俺两腋生风,要睡去要醉去一样也不可得,折磨了手指之后,看小说去了。
|
19#

我在广州的日日夜夜

那天发神经要写这么个标题,然后自己傻掉了,还没拍脑袋就明白自己曾经在广州待了5年半,怎么写?这次去广州是行程安排大师临时加戏,不想恍然10来年,广州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安静祥和的模样,看到北京路上下九被作践得像屎一样,俺知道,南京的夫子庙这个5A确实很硬。
在广州,住小蛮腰斜对过,窗户正好能装下,拉开窗帘的那一刻它在变色,心头猛地一喜,二沙岛恋爱的时候常去,俺们占据的那一片地现在是公园,不过对面的风景从珠江钢琴的广告牌换成了不知名建筑。待续...
|
20#

我在广州的那些天

广州没有什么太大的景点,当然你可以说香江野生动物园、长隆度假村,或许还有赶上烟火晚会的白天鹅宾馆。这一切都在行程之外。
想看的黄埔军校星期一闭馆,只好星期三再去;文化公园的十三行博物馆星期一也闭馆,闭馆就闭馆吧。看这个,简单的攻略还是要做,想着去看美女同学,首先得知道她在哪里不是。
黄埔军校的复建没有年代感,布置也没太多视觉冲击力,阳光之下,945舰为景区增色不少。
去广东省博物馆,也许有人会奇怪这个文化沙漠有什么物件,其实,其实人家曾经是一口通商的独苗。广州还有南越王墓的金缕玉衣呢,民国大总统首次就职的地方现在是中山纪念堂。
总体感觉,广博还真的不错,建筑现代,位置优越,场地安排很舒服,当然介绍也接地气,广州人本来就不喜欢装有文化。瓷器展、潮州家具展、端砚展、书画展,可以徜徉。心痒的某展馆暂不开放,有些许失落。
去广州当然要去光孝寺,在1500岁的菩提树下静立,默想。
|
21#


|
22#

随感

新近看了韩东推荐的两篇,朱文无负今天、小安一切都戒了,男女之情也戒了
朱文的文字感觉好气场足,易看耐看;小安,一样是诗人,平凡岗位的小心思,有女性视角医生思维,更多的是自我寻觅,寻觅在风中雨中饥饿中疲惫中麻木中的自己,自己看的自己想的,有迷幻有纠缠。
好看的文字一直很多,能看到是缘分,能看懂是修为。
一个好像认识不少字的老男人,现如今,看什么文字仍然要看心情,看氛围,看环境。严肃的文字总要一个人偷偷看,如果有好奇心侵略,俺会闪躲,遮掩。
不愿意做一个人尽皆知的看严肃文字的怪物,俺也是很用心了。
不需要用心的时候扣手机,看不痛不痒的口水文字,任时间慢慢流淌,这样的日子,有时候会听到生命腐烂的声音。
烂就烂呗,日子大把,如果岁月可以换钱,俺倒想试试。
小安在凤凰读书网有专栏,今天已然40年。这个世界原本就很丰富,怨,只能怨自己的缘分太浅修为不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