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听邓丽君 [复制链接] 查看:100回复:1

1#
分享到:

她的歌声被斥为“靡靡之音”,却成为那个解放与压抑进行拉锯的年代里,不可多得的精神安慰。

尽管她一生未能踏足故土,却在那个冰火难容的年代里,统一了全球华人的中国情感。

她的歌声不故作神秘,也不堆砌溢美,是个体自由伦理的呢喃,有一种颠覆性和哲理性的魅惑,给了一代中国人的初恋。

她已故去多年,而她的歌声却依然回荡在寻常巷陌,成为浮躁乐坛的一股清流。再听,那和风般的曲调,轻柔地,仍旧在抚慰了我们的心灵……


                    再听邓丽君

  

前几天放假,在家翻阅旧书报,犄角旮旯里一张旧报闯入我的眼帘。那是2008年12月11日的一期《南方周末》,那期《南方周末》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出了特别专栏《三十而立——倒评年度人物》。在30位年度人物中,彼时最让我感动的就是1982年的邓丽君。看过那篇文章,我断断续续地把她的经典歌曲又找出来听了一遍。她之让我感动,不仅在于那柔美的歌声,更在于那歌声背后的故事。

初听邓丽君,似在很小的时候,那时只为她的曲调动人,渐渐长大,便开始乘着歌声的翅膀找寻她伟大的缘由。

邓丽君在大陆开始走红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由于年龄的关系,对于这段岁月的了解,全凭了文学作品、影像资料和旁人的述说。那是一个思想刚刚解冻的年代,解放和压抑正在进行一场拉锯式的斗争,邓的歌曲刚飘入大陆,就被斥为靡靡之音,即便如此,也没能挡住人们对她的喜爱。在《八十年代访谈录》,贾樟柯的《站台》,曾晓欣《我们的八十年代》等文学艺术作品和忘年好友们的讲解中,我看到了那时时髦的少年穿着喇叭裤、戴着蛤蟆镜、扛着四方盒收音机走街串巷播放邓丽君歌曲的情景,看到了纯情的少女晚上趴在被窝里偷听敌台,只为一曲《何日君再来》。然后就看到人们争相模仿、传唱,再然后就是人们从压抑的人性中解放出来,开始大胆自由地表达爱恋、热切地追求新生活……邓丽君的歌声是软的,但又无坚而不摧。她的歌,唱出了对人性最幽微处的关怀,在那样的年代,却表达了人们对私人生活解放的无限渴求,成了思想改革开放的重要风向标,改变了亿万人的精神世界和生活方式。

她的歌声不染杂质,纯情而和善,统一了全球华人的情感。中央电视台有期特别节目《喜爱邓丽君的那些人》开篇就说:如果说对于全球所有的华人来说,有一个声音能让所有的人安静下来,那可能就是邓丽君的歌声了。邓丽君是民族的、大众的,同时她又是世界的。她的歌声不仅统一了全球华人的情感,对跨国文化交流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她一生足迹遍布美国、加拿大、泰国、韩国、马来西亚等数不胜数的国家,她的歌声让更多的国家了解了中国文化。2007年冬季某天,山东大学、中国海洋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三所学校的20几名大学师生同中韩合资企业丽东化工公司的部分领导一起共进午餐,席间中国海洋大学的一名女生对该企业人力资源经理提及韩国歌星张娜拉,大赞其在中国深受人们喜爱,韩国经理听后高兴地介绍起张。随后有人说喜欢台湾的邓丽君,她到韩国演出同样叫人喜爱。韩国经理听后大谈他听邓丽君的感受和回忆,以及邓丽君在韩国的影响,言语之中透露出对邓的喜爱和赞赏。
邓丽君已故去二十余载,她的歌声也不再是“靡靡之音”,而早已走入寻常巷陌,百姓人家。时间过去了很久,人们对她的思念和喜爱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当流行歌曲换了一茬又一茬,而邓丽君的歌声却永远存留了当年的记忆又包含了新时代的内涵,一直回荡在KTV的包房里和城市街道、田间地头的哼唱中。我“采访”那些忘年好友们,每每提及邓,都会勾起他(她)们甜蜜的回味于是大说特说,因为,邓丽君的歌声飘进了他们的心里,给了那一代人美好的初恋。我想,那代人在歌声里回想起了自己恍若隔世的青涩初恋,同样,我们这代人的回忆也要感谢她吧?再听邓丽君,为那份轻柔、那份纤尘不染的纯情、那份感动——在风轻云淡的清晨、阳光泛红的傍晚,于细雨绵绵的晚上、万籁俱静的深夜……

最后编辑丨艾琳丨 最后编辑于 2018-07-10 15:30:48
|
2#

曾经大街小巷到处都飘着她甜美的歌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