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子讲棋】子粒的多重身份【弹子兵法】 [复制链接] 查看:526回复:7

1#
分享到:
0 前言
        一个棋子有其本身的具体的身份——实际的子粒大小,如司令、军长……。作为一种典型的暗棋棋种,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性,四国军棋盘面上的每个棋子,除玩家想伪装的身份外,在另外的玩家眼中,也各有一个身份。因此,在四暗中,每个棋子有五重身份:(1)实际子粒大小;(2)我方想伪装的身份。(3)在下家眼中的身份;(4)对家眼中的身份;(5)上家眼中的身份。若玩家不懂伪装,则没有2;若敌人看穿了我方子粒,则1、3、4中部分或全部重合;在双明中,1和4重合;全明中,5者重合。
一.子粒的实际大小
        子粒的实际大小,是私有信息,属于军事机密。子粒的实际大小并不是知道是司令或军长那么简单。它包括很多内涵。包括该棋子的吃子能力、消子能力、能够伪装什么不适于伪装什么、擅长什么和不擅长什么等等。此外,还包含对大小逻辑(如充分必要条件)、概率的理解和把握。
        关于吃子能力和消子能力,在《子粒价值之吃子能力与防守》已有阐述。这里先强调一下充分必要条件。军长撞角撞死了,角上一定是雷?军长撞一个未碰过子的子粒,双消了,一定是兑掉了?工兵飞了一个看似炸弹的棋双消了,就抢到炸了?如此等等。这些都不是充分必要条件!因为,推出的结果不是准确的。有可能军长撞到角司令撞死了。有可能军长直接撞到空炸了。有可能工兵飞到工兵了。只有用军长撞死后,用工兵试过了,才能断定不是雷,而是司令。只有前面用子撞过了那个全暗子,才能证明军长打兑了。而可能只有等到复盘时才能确认工兵是飞到炸还是飞到工兵了。总之,后面这些才是必要且充分的条件。否则,你的推断就是不严密的,有时候会产生致命的错误。
        那么,从前面我们可以得到什么信息呢?比较妥当的方法,是认为它是某子的概率大大增加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事情都是百分之百才能去做,与现实行棋规律也不相符,也不是博弈的观点。我们不可能为了确认某子一定是司令,用工兵试一下,用师长试一下,再用军长试一下吧?往往用师长或旅长试一下,工兵飞一下还飞不动,于是就想,他有较大概率是司令了。所以下棋,大部分时候,是在算概率。但下棋不完全是算概率,更需要逻辑。比如,一家性命攸关的危急时刻,千里迢迢调来的一个子正好能够防守,排长撞一下吃不过,这个时候,如果仅从概率的角度讲,这个未明子可以是盘面上它可能有的任意子,但从逻辑的角度来看,它是令子的概率就很高了。所以下棋除了概率,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逻辑。逻辑与概率一起,成为下棋的科学。
        一个子粒的实际大小,更表现为他可以去吃哪些子,其危险系都有多高,可以装什么子,其危险性有多高。什么时候既能够有效消灭敌人,还能实现伪装,什么时候为了伪装,不去吃一些子,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明白了这些,才能真正懂得什么叫子粒的实际大小。
|
2#

二.我方想伪装的身份
1.1.性质接近子粒的伪装
        四国军棋暗棋的性质,是伪装的基础。子粒实际大小与想伪装的身份之间的矛盾,也是研究的重点之一。当两者相差较小时,其成功率较大,但其伪装程度相对也小。比如,用39伪装40,成功率较大,但其相对伪装程度也小。而用排长伪装40,成功率低,伪装程度过高。而采用37或36伪装40,则程度适中,既可杀小棋,大棋又不敢直接来吃。在实战中,三种伪装需要根据情况合理使用。
        39伪装40,最仿真。为什么呢?因为军长足够大,能够吃大子,如果一个军长伪装成司令,并吃掉一个师长,那么这个师长,在被吃师长的那家,和司令相差无几。在正常情况下,他不会再用军长来撞你。即使在另外两家看来,也近乎司令,其仿真度极高。吃子能力相近的同时,军长够大,值得炸,也怕炸弹。所以其行为与司令很接近——怕陌生子粒,敢面对被撞过的子粒。造成大子不敢撞吃,小子吃不过的现象,这种相似性增加了军长伪装司令的成功率。如果一下军长在吃掉师长的情况下,只有在需要打兑司令的情况下,敌人才会用司令发动攻击。所以如果你的军长确认吃到师长,是可以面对一个暗司令的。
        即使军长装司令,也有露馅的时候。军长毕竟只是军长,他最忌惮什么呢?他怕真司令。这种情况常发生在误判已方军长吃到了师长,如只吃到37,敌人希望通过打兑司令打开局面。或者在追逼一个大子至其无路可走,为避免更大损失时,敌人用司令解围。又或者追赶暗司令至无路可走,敌人怒而反击。如果敌人认为情况很紧急,担心更大损失时,也会用司令杀你。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当敌人的司令,也认为吃到了大棋时,此时,原来逃跑的暗司令就不怕你了,甚至想和你打兑。这些情况下,军长被吃就很活该了。特别是在开局之初,四家司令齐全,很多棋手想用军长装司令。往往等待它的是被司令打吃的命运。总之,军长装司令要适可而止,要注意穷寇莫追。
以上讨论其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分辨军长和司令的方法,当必须做出确准推断的时候。怎么分辨到底是军长还是司令呢?有一个方法,就是你也伪装出一个大子,吃过他对家,并让他感觉吃过一个大子,然后用这个子去追他,仿佛你吃到了一个大子,暴露了司令身份,于是想和他打兑。此时,如果他不跑,那么,他才是司令。如果他跑,他有可能是军长。或者他虽然是司令,但因为你吃了大子,他反而不想跟你兑司令了。此时,你的假司令反倒比他的假司令大了。这时,司令的伪装就逆转了!
        一个师长伪装司令,成功率稍低,但一般对于无令方来说,由于师长有足够的攻击力,是完成可以威胁敌人,令敌人军长退避三舍的。只有在逼急的时候,他的军长才会反吃你的师长。比如你完全不像怕炸的样子或者没理由地吃伪炸边上的子粒。师长装令同样的问题,是可能被司令打吃,损失是较大的。特别是敌方在吃了你师长的情况下,你的司令又不好打兑,所以你的司令失去了与他兑掉的勇气,因此你的司令反而要怕他的司令,这对你来说是不利的。只有在受到闪电攻击和情势危急时,才会在损失师长的情况下打兑司令。因此,一般情况下,当敌人有令时,师长装令,并非好的选择。
那37呢?37与师长最大的不同,莫过于37的心理状态与40的心理状态有类似之处!首先,它具有足够的攻击力,横扫普通的散兵游勇,看起来很大的样子。由于不够大,所以攻击时,又小心翼翼,好像怕炸的样子。此外,37胆子足够大的原因,在于它勇于牺牲的精神!在37吃过36之类装令子粒后,自然上升为司令,并产生威慑作用。它控于九宫之中,等待着敌方司令的打吃。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被吃,其损失仍可以接受。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它得到了敌人司令的准备信息。信息既准确,损失也不是特别大。获得的准确信息,完全可以通过锁定司令后,在后续的行棋中赚回来。因此37是装司令的首选。但正是由于37是装令的首选,为师长装令创造了条件。所以为什么,有人敢用师长打吃外面的看似司令的子粒?因为他需要打明这个到底是不是司令。这在高手对决中较为常见。但在一般情况下,这种打明仍然是不必须的。
        另一个装司令的候选人是团长。对付排炸的子粒或者认为不大的子粒时,团长是装令的首选。其道理与37有类似之处。不过36的攻击能力的确略逊一筹,稍微看到有点大的子粒,就只能跑来跑去威胁,而不敢发动实质性进攻。很容易露馅。而拿营长及以下来伪装,只能在短暂的时间里有效。偶尔可以得逞,大部分时候,难以凑效。
        另外一种相近子粒,就是工兵和炸弹。都属于玻璃性质的,一碰就碎。所以常用工兵装炸弹,反之亦然。由于两者都不耐碰,所以其正常行走时的步态十分接近,难以分辨是兵还是炸。它都不会让你的子可能接触到它。所以工兵装炸的仿真度是比较高的。相反,用炸弹装工兵也一样,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敌方旗台有令+旗底为雷+底营为空时,敌人被迫作出抉择:是用令子撞还是不理?如果不撞,敌人是工兵可能偷袭成功;如果撞,可能会撞到炸弹。
        工兵与炸弹的相互伪装,比较遗憾的是,只要一碰,就可能知道了。或者拿个小排一挡,也能解除威胁。所以,这种伪装,往往只能在关键的时候,解一时之急。但令子的伪装却与之不同,由于棋子真有攻击力,他是可以反复吃子的。吃得你一愣一愣的:大子不敢碰,小子只能白死。所以这种伪装,实中有虚,虚中有实,相当具有冲击力。
可见,相近子粒的伪装,以有共同的性质作为基础,如吃子能力、近似的畏惧心理。一般棋手,经过锻炼,都是可以做到的。
|
3#

2.2 性质非接近子粒的伪装
        性质不接近子粒之间的伪装,比较常见的是“大棋小走”和“小棋大走”。其中“大棋小走”最具特色:它是将大棋,通过行走,吃小子,怕中子等一系列伪装,让人感觉棋很小,产生误判,从而在关键时刻发挥巨大作用。常常当真实身份暴露之时,敌人已经产生重大损失,悔之晚矣。在《弹子讲棋之大棋小走》(百度可搜索相关视频)中,当敌人畏惧我方工兵时,我方全暗的前营中的师长行至眉位装兵,敌人急忙飞兵想打兑,不中。我方移师至锋位,敌人认为小子装兵,用小棋再撞,再次撞死。我方师长在友军军长掩护下,继续立即挂敌立角,敌旗台团长再撞,我方师长顺势再吃台中37,一举破炸,敌人防守立即土崩瓦解。在挂角战法中,全暗大棋挂角,也极具杀伤力。敌人旗底若是地雷,如果认为我方工兵愈袭,则旗台棋子会撞吃撞死,我方立即行至棋台,友军同时飞兵挂角;若敌方认为旗底非雷而不理,则暗大可直接搏敌旗底而一举破敌。“小棋大走”,由于子粒与伪装大棋相差太大,往往只是为了在一定回合内对敌人进行压制。但通过这种追赶,有时可将目标子粒驱赶至大子可及之处,从而达到消灭的目的。同时,伪棋大小暴露,往往会立即被打吃,小子也完成了使命。
        以上简述了伪装的一般原则及用法。正是由于伪装,使子粒的实际身份与它想伪装的子粒之间的错位,从而形成子粒多种身份的基础,使四国军棋充满博弈的乐趣。如果大家直来直去,几种身份合一(全明),那军棋就缺少足够趣味了。
|
4#

三.下家眼中的身份与上家眼中的身份
        在四暗中,子粒在下家眼中的身份和上家眼中的身份,不完全相同。一个敌方子粒在玩家心中的身份,与很多因素有关。或者说,敌方会根据一些信息来推断子粒的大小。这些信息包括:盘面状态、初始位置、行走轨迹、逻辑关系、玩家经验、吃子历史等。其中吃子历史和逻辑关系是推断子粒大小的最重要的依据,其结论就是敌方眼中的身份。
比如敌人前左锋一子,前左营一子,我方37+X进攻,37撞死,而敌人不让。我们根据吃子历史,推断该棋子为37+。同时由于我方有令军齐全,敌又不让,推断敌人为38+30布局。这个38+30的推断,就是通过吃子历史和逻辑得来的。在我方眼中,就是它的子粒身份。如果换一下角度,敌方37+X进攻,发生如上情况,那38+30就是我方棋子在敌方眼中的身份了。哪家37撞的,哪家就获得如上信息和推断,获得他的我方子粒身份。
        将敌人两家当一家来骗,使我方子粒在敌人两家产生重合的身份,是常见的伪装方法,也是容易理解和掌握的。在四暗中,由于敌人互相不知道棋子,那么两敌获得的子粒身份,可能略有不同。一敌认为是38+30,而另一敌可能会认为,我方是37+30或38+30,甚至是大子+小子或是小子+司令了。这要根据另一敌实际过程中获得的战局信息,才能猜度他可能获得的子粒身份。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下家眼中的身份与上家眼中的身份,并不是一致的。这种信息不一致性,成为了利用的技巧。比如,我提出的战术——东成西就。我方子粒吃完东家子粒之后,虽然东家知道我方子粒可能的大小了,但是西家并不准确知道,从而可以再去骗取西家的子粒,是屡试不爽的好方法。如果每个重要的子粒,都尽可能运用一次这个战术,就可以实现一个重要子粒的两用。
        在双明中,由于子粒可见,吃了什么子,两敌都知道,但是由于经验、思路等的差异,即使吃过相同的子,两敌的推断结论仍然是不一致的。比如,一敌的37被我方吃了,虽然在双明中两敌都看见了,但也许有一敌认为是师长,而另一敌认为是司令。这种不一致性仍然是可以被利用的。当然,可能需要一些行棋来辅助推断敌人各自认为的我方棋子身份,然后我针对性地去加以利用,制订相应策略。比如对认为我方是司令的一家进行压制,认为是师长的一家让他来撞等。即使是在通棋(两敌相互商量)的情况下,这两种身份仍有可能不一致。两敌完全有可能各行其是。有时可以利用这种情况,离间敌人,使其发生矛盾,产生内讧,轻易获胜。实际上,只有在双控的情况下,在下家和上家眼中的身份才可能完全一致。
|
5#

四.对家眼中的身份
        由于配合的重要性,我方棋子在对家眼中的身份也同样重要。作为友军,一般情况下,他是会帮助我方的。但是如果友军无法理解我方意图,常常也会帮倒忙。这种事情,实战中也屡见不鲜。特别在四暗中,由于信息不通,友军往往难以准确断定我方的子粒大小,从而推测我方棋子的身份——对家眼中的身份。特别是一些比较自相矛盾的行步,搞得对家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该挡,还是该跟进,还是该进攻,还是该飞兵,还是该出炸。或者使友军产生的误解,作出错误的推断,从而产生更大损失。此时,适当的提示,仍然是必须,这些提示,我们称为棋语。通用棋语来传达信息,是大家都熟悉的方法。比如,敌人撞死,我方让开,这时,是希望对家能帮挡。又如,敌人大子追赶,我方跑到敌方腰位,是求炸的保护等等。但由于这些棋语通用性强,当这样一走,大家都懂了,在传达信息给友军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的棋子和目的,并且也会连带暴露友军的行棋目的。另一种比较好的方法,是“双方的棋语”。由于长期下棋合作,从而在思路、下法上的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形成的特定默契和特定配合,只有双方才懂,这种棋语就成为了双方的“密码”,双方能够进行有效的交流,而敌人却无从知晓,实现对家眼中的身份与我方身份的一致性,并保持对敌方产生不同身份。特别是我与友军合谋,有意伪装时,对伪装子粒的一致性的理解,是配合追求的目标之一。比如,我与友军合伙将我方军长伪装成司令,而将真司令合伙伪装成师长,从而大大提高我方司令捕获敌方军长且不被炸的机率(白吃)。总之,无论是我方子粒实际身份与友军眼中子粒身份的一致性还是伪装身份的一致性,对配合都是十分有益的。
|
6#

五.小结
        子粒常见的几种身份,是由于四国军棋暗棋的特点决定的,是信息不对称性的具体表现,也是四国博弈研究的重点之一。首先要明白不同身份存在的原因及意义,同时掌握其应用技巧,特别是利用两敌信息不对称性获利的方法。正是由于盘面上的每个棋子都有这些不同身份,使盘面上的棋子拥有远比际身份更加丰富的深刻内涵。而由这些身份的差异,衍生出各种不同的策略和战法,从而使四国军棋成为大家喜爱的博弈。
                                     弹子QQ307490165
                                     2018年9月24日修订
|
7#

弹子QQ1076283235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