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大“战”丰巢背后:二次收费是否合法? 快递员也有苦衷? [复制链接] 查看:290回复:4

1#
分享到:

原标题:小区大“战”丰巢背后:二次收费是否合法?业内公司都在亏损,快递员也有苦衷

  不知各位“剁手党”们有没有发现,院门口的快递柜,悄悄地涨价了。

  4月30日,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丰巢科技”)宣布:从当日起将对存放时间超过12小时的快递进行收费,超时后,每12小时收取0.5元,3元封顶。消息一出,瞬间“冲”上热搜、引发网络热议。更有用户直接“炸锅”,质疑收费标准不合理,不接受丰巢的“超时收费”。

北京某丰巢快递柜上的收费标识。《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摄


  由于“超时收费制度”的施行时间刨除了节假日,所以快递柜真正收费是从假期结束的5月6日开始。而仅仅过去了不到三天,就有上海、杭州的不少小区开始对丰巢发起了“联合抵制运动”。

  在事件引发网络热议后,丰巢于5月9日深夜发文回应称:后台数据显示快递员派件高峰集中在早上9点至11点之间,一般10点到达峰值。设置“12小时保管期限”就是基于这个派件高峰时段的推算。

  丰巢还表示:“对于此前未能清楚解释会员服务对于行业服务能力提升的通盘考量,从而引发社会公众关心与讨论深表不安,我们也将借此机会重新审视加强与用户沟通工作,诚恳希望大家理解。”

  全文如下:



  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

  小区:侵犯业主利益,抵制!

  据钱江晚报,5月6日晚,因认为丰巢超时收费“损害业主利益”,杭州东新园小区率先打响了“禁用快递柜”的第一枪。

  致广物业东新园项目负责人曾明洁告诉记者,杭州东新园小区一共有2万多常驻居民,5200多户人家,目前在东新园里一共有17处丰巢快递点,分布在小区各个区域。“当时口头约定快递柜对业主是免费的,合同上也明确写着‘不能侵犯广大业主利益’。”

|
2#

随后,业委会和物业开始了与丰巢方面的沟通。由于丰巢工作人员给出的回答是“11号之前给到回复”,所以物业方面决定“从7号开始到11号之间暂停使用快递柜,对于滞留的包裹,物业会在业主来领取包裹的时候临时通电,方便把包裹取出来”。曾明洁还告诉《钱江晚报》:目前为止没有接到业主的投诉,大家都对禁用一事表示支持。

图片来源:网络


  8日,丰巢方面则表示,已就此事向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致函。函件内容主要包括:

  1、围绕“是否未经过业主同意即开始收费”,丰巢函件称,用户在首两次超时取件均不收取费用。在两次超时的过程中可以考虑接下来是否使用丰巢作为代收。如均选择不同意超时付费,后续快件将不再会投递入柜。

  2、围绕“是否可设置代收偏好”,丰巢表示,用户可自主在手机上设置希望被代收的时间段和快递公司,如完全不同意使用丰巢,可取消所有勾选项即可。

  不过,东新园小区对于丰巢的解释并不认可,小区方面主张:12小时的收费期限不合理,很多业主会有出差、加班的情况,希望免费延长保管时间。

  9日下午,丰巢科技对杭州东新园小区停用快递柜一事作出了最新“反击”,且措辞严厉。丰巢科技发布的《东新园业委会事件声明》称:

  丰巢依照协议支付场地费为东新园小区业主提供服务,协议不包含对于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业主个体是否使用,是否愿意成为会员,我司已在官方渠道提供自由选择,业委会应当尊重业主个人选择,业委会如执意继续停机,已构成“严重的违约行为”,已对我司造成巨大经济与商誉损失。我司保留追索东新园业委会毁约的责任权利,同时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事实上,在这场“丰巢与小区的大战”中,东新园小区并不“势单力薄”。5月7日,一份落款为“杭州三塘竹园第二届业主委员会”的通知也在网上流传,通知声称:鉴于丰巢快递柜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于5月6日向业主收取超时保管费,损害了业主利益,于5月8日7时起暂停使用快递柜。

  与此同时,上海也有数家小区联合发声抵制丰巢收费。据《财经》新媒体统计,在某业委会交流平台上参与“对丰巢说不”行动的小区已近80家。

  从目前来看,部分小区的抵制行为,并未减弱丰巢“继续推行收费会员制”的决心。丰巢科技上海区负责人周官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收费是全国性政策,目前暂不可能改变,后续政策主要看与各个小区的协调情况。

  “是否征得用户同意”成争论焦点

  邮政部门:未征得同意使用快递柜属违法

  随着我国电子商务业的蓬勃发展,“快递”的业务量激增,智能快递柜的使用率也越来越高。据江苏省邮政管理局统计,江苏省内15%的快递都采取了快递柜的方式进行投递。

  在“快递柜收费”的讨论中,广大民众最为关心的问题是:为何快递员总在未经我许可的情况下,把我的快递投入快递柜?这种情况下的收费,我是否有权拒绝?

|
3#

随后,业委会和物业开始了与丰巢方面的沟通。由于丰巢工作人员给出的回答是“11号之前给到回复”,所以物业方面决定“从7号开始到11号之间暂停使用快递柜,对于滞留的包裹,物业会在业主来领取包裹的时候临时通电,方便把包裹取出来”。曾明洁还告诉《钱江晚报》:目前为止没有接到业主的投诉,大家都对禁用一事表示支持。

图片来源:网络


  8日,丰巢方面则表示,已就此事向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致函。函件内容主要包括:

  1、围绕“是否未经过业主同意即开始收费”,丰巢函件称,用户在首两次超时取件均不收取费用。在两次超时的过程中可以考虑接下来是否使用丰巢作为代收。如均选择不同意超时付费,后续快件将不再会投递入柜。

  2、围绕“是否可设置代收偏好”,丰巢表示,用户可自主在手机上设置希望被代收的时间段和快递公司,如完全不同意使用丰巢,可取消所有勾选项即可。

  不过,东新园小区对于丰巢的解释并不认可,小区方面主张:12小时的收费期限不合理,很多业主会有出差、加班的情况,希望免费延长保管时间。

  9日下午,丰巢科技对杭州东新园小区停用快递柜一事作出了最新“反击”,且措辞严厉。丰巢科技发布的《东新园业委会事件声明》称:

  丰巢依照协议支付场地费为东新园小区业主提供服务,协议不包含对于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业主个体是否使用,是否愿意成为会员,我司已在官方渠道提供自由选择,业委会应当尊重业主个人选择,业委会如执意继续停机,已构成“严重的违约行为”,已对我司造成巨大经济与商誉损失。我司保留追索东新园业委会毁约的责任权利,同时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事实上,在这场“丰巢与小区的大战”中,东新园小区并不“势单力薄”。5月7日,一份落款为“杭州三塘竹园第二届业主委员会”的通知也在网上流传,通知声称:鉴于丰巢快递柜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于5月6日向业主收取超时保管费,损害了业主利益,于5月8日7时起暂停使用快递柜。

  与此同时,上海也有数家小区联合发声抵制丰巢收费。据《财经》新媒体统计,在某业委会交流平台上参与“对丰巢说不”行动的小区已近80家。

  从目前来看,部分小区的抵制行为,并未减弱丰巢“继续推行收费会员制”的决心。丰巢科技上海区负责人周官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收费是全国性政策,目前暂不可能改变,后续政策主要看与各个小区的协调情况。

  “是否征得用户同意”成争论焦点

  邮政部门:未征得同意使用快递柜属违法

  随着我国电子商务业的蓬勃发展,“快递”的业务量激增,智能快递柜的使用率也越来越高。据江苏省邮政管理局统计,江苏省内15%的快递都采取了快递柜的方式进行投递。

  在“快递柜收费”的讨论中,广大民众最为关心的问题是:为何快递员总在未经我许可的情况下,把我的快递投入快递柜?这种情况下的收费,我是否有权拒绝?

|
4#

《财经》新媒体在微博上发起的“收快递小调查”显示,参与投票活动的161人中,有135人在收快递时遭遇了“不征得收件人同意、直接将物品放入快递柜”,比率达到83.85%。



  在“未经许可使用快递柜”一事上,需要为此负更直接责任的可能应是快递员,而非快递柜企业。但对于快递员们来说,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经记者调查,目前市场上的大多数快递柜,均采用“双向收费”模式,即快递员和取件人都要交钱——快递员需按投递箱大小支付占用费;而取件人的快递可被免费保管12-24小时不等,超时存放需支付相应费用。

  在北京送件的快递员王刚(化名)从来不主动使用快递柜,即使遇到用户自己要求使用快递柜,王刚也会劝说用户不要用,甚至不惜“卖惨”、想尽办法帮用户把快递放到其他地方。他告诉《财经》新媒体,自己每派送一个快递包裹的收入只有“一块钱左右”,如果把包裹存入快递柜,就要抽走“好几毛钱”,再加上电动三轮车的油钱成本,一单根本挣不下什么钱,“你不能让我白跑这一趟啊”。

  然而,似乎也有一些快递员钟爱着“快递柜”这种投放模式。上海的李女士就告诉记者,为她送件的快递员永远都不打声招呼就把快递直接塞进快递柜。据其猜测,这样的快递员可能是想“节省时间以派出更多件快递,为此不惜牺牲掉使用快递柜的成本”。

  兴业证券(6.100,
0.12,
2.01%)研究报告显示,目前行业内快递员每单的平均个人收入在1块5毛钱左右,且随着快递企业竞争的加剧,这一收入也处于不断被挤压和下行的趋势之中。与此同时,快递柜每单要收取的费用约为3-5毛钱。这样就导致——派件量不多的快递员不会使用快递柜,而派件量多或在“双十一”等业务繁忙时期的快递员,往往会使用(甚至不经用户同意)快递柜,因为他们可通过提高总派件数来增加其个人收入。

申通快递员收入简单估计。图/兴业证券研究所


  不过,“未经同意就使用快递柜”是明确的违规行为。《财经》新媒体查阅相关规定发现,2019年6月20日,交通运输部公布了《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自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快递员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征得收件人同意。

  相关政府部门也对此给出了表态。江苏省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管处处长杨月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快递柜收费是市场行为,由市场调节,但前提必须是合法。快递员未征得用户同意就投到快递柜属违法行为,用户可向快递企业投诉。若企业不改正,可拨打12305申诉。用户若因未通知投递入柜导致收费的,应积极维权。

  5月8日,浙江也印发《关于进一步强调末端投递要求的紧急通知》称,对于使用智能快件箱进行投递的快递企业,要督促相关企业在投递前履行告知义务,征得收件人同意后方能放置在智能快件箱中。对于经两次投递后仍不能妥投,需放置在智能快件箱的快件,也需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的,应予以退件处理。

  对于这一问题,丰巢科技负责人的回应是:“对于快递员没有经过沟通和同意就将快递投放到快递柜的现象,会员服务消费者可在线上进行选择,未经消费者同意的情况下,不产生任何费用。”丰巢科技上海区负责人周官遴也表示,用户可直接在APP上作出选择,“只要设置为拒绝,快递员就无法投递快递柜”。

  江苏华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郭强告诉《财经》新媒体,当用户需要为使用快递柜支付对价,即无偿保管变成有偿保管时,用户有权选择是否进行消费,未经收件人同意,用户在法律上完全可以拒绝支付产生的快递柜费用。

  “双重收费”、“先免费后收费”是否合理?

  律师、专家观点不一

  除了“自主选择”这一问题外,公众对快递柜企业的收费行为还存有一些疑虑。

  有人提出:既然快递员在投件时已经付过费了,快递柜企业就不应再向收件人进行“双重”收费。那么,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快递柜的“双重”收费模式,是否合法、合规?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丰巢智能快递柜的“超时收费”模式,与此前一些饭店和酒店提出的“年夜饭限时吃完、超时收费”等要求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赤裸裸涉嫌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各大小区物业应坚决予以制止。

  郭强向《财经》新媒体分析称,快递柜的“收费”,实际上是一种市场行为。“快递员投件入快递柜的行为,实际上是与快递柜企业建立了保管合同关系,快递员就此种法律关系也已经支付了保管费。而就同一保管行为再次向收件人收取费用,实际上就是一种二次收费或者说是变相涨价行为。但如果收费已经提前告知收件人,并公示了收费标准,并由收件人自主选择是否存放在快递柜,这种‘双重’收费模式也不必然违法。”

|
5#

 顺丰控股在5月5日发布的《关于放弃参股公司优先增资权暨关联交易》公告,也提到了这一亏损情况。《公告》称,截至今年3月31日,丰巢共计投入了约17.8万个快递柜,其2019年的营收为16.14亿元,但亏损高达7.81亿元。

  中信建投(35.220,
0.48,
1.38%)证券分析师陈萌认为,智能快递柜的盈利模式目前尚待明确。据其分析,目前快递柜每单收取0.2-0.6元的服务费不等,按照每单收取0.3元服务费进行测算,预计2020年快递柜的市场规模将达到91.98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 85.31%。在总体体量已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当下,快递柜企业的盈利还如此困难,这表明发展除收寄件、广告业务以外的新盈利模式,几乎成为唯一的出路。

智能快递柜业务市场规模 。图/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


  而对于到底发展哪一类新模式,业界给出的答案似乎普遍倾向于社区O2O业务。所谓“社区O2O”,即“O2O综合类电商”,其电商属性决定了“流量”是推动其快速发展乃至盈利的一个重要因素。

  对于快递柜行业的未来发展,兴业证券分析师王品辉、龚里认为,行业仍需解决一些棘手的难题:


  从用户端角度来说,用户对于为快递柜服务支付额外的费用在短时间内仍难以形成习惯;

  从快递员角度来说,快递员使用快递柜会对个人收入造成显著影响,只有在业务繁忙时才会选择使用快递柜,故额外费用不可持续;

  从快递柜企业自身来说,按照10年折旧来计算,一个快递柜每年的成本约为8000-10000元,其中快递柜造价折旧约4000-5000元,占成本的50%;进驻小区费约3000元左右,占30-40%;电费及维护相关费用还需要1000元左右——这样来看,社区O2O的模式短期难以变现,仅仅靠收寄件及广告收入,远不足以覆盖快递柜的运营成本及费用。

  不过,也有天风证券分析团队对快递柜的未来发展十分看好。其认为,虽然快递揽收与派送端面临人力成本上涨的难题,但在新冠疫情影响之下,监管层大力支持无接触配送,而快递柜也成为其中的重点支持对象。随着用户习惯养成,长期看快递柜的盈利状况将会转好,盈利模式也有望跑通。

责任编辑:唐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