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周年庆〗网事如烟 [复制链接] 查看:6008回复:28

1#
分享到:

网事如烟

文/9k

  联众漫长的岁月里,我结识了很多的朋友,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的朋友,都已经不在,或是去了别的游戏,或是换了ID,由于疏于联络,最终失联了。

  但是些人,一些事,一些熟悉的ID,却深深的活在我的记忆中。

  早上看晓寒版主回忆说,那个时代,是个有人情味的时代,我的记忆之门豁然打开.

  确实,那个时代的联众,很有人情味。

  那个时代的联众,人与人之间,有爱,有情,亦有义。


-----------------------✂---------------------------

七维空间

  七维空间,是联众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门派里以互相熟悉的朋友居多,都是朋友互相介绍进来的。

  七维空间的掌门叫鸢,是一个漂亮的女生。

  她的副掌门叫拖拉机,是门派的副手,她们都是常州人。

  一直不清楚,拖拉机为什么叫拖拉机,反正她不会升级,至于为何起这个命名,我问过,她没说。

  最初认识鸢和拖拉机的时候,是在2004年左右。

  好像和这些花花草草认识的原因,都是结缘于论坛。

  那个时候,联众的文学氛围特别浓烈,联众世界里不乏一些才子佳人。

  鸢的文学底子不是太好,但是对文学比较热爱,我那时也是经常跑论坛上胡乱发一篇,这样就结实了鸢。

  具体细节,因为年代久远,实难记得那么清晰了,反正是相识了。

  那时候,有门派的朋友都会加对方的门派里一个会员ID,以示支持。我就把一个ID加了会员,进了七维空间,给我一个副掌门让我做,主管论坛。

  七维空间的游戏是跑得快,跑得快和斗地主差不多,虽然差不多,但是又有区别。

  鸢的游戏水平很高,拖拉机打的也很好。

  鸢和拖拉机都给我发过照片,两个女生都是江南女生,长得都很漂亮,那个时候没有P图,绝不是P出来的。

  两个人都没把我当外人,那时候的男女生交往也只限于发个照片,很少有视频的,首先视频不太方便,不像现在随时随地手机打开摄像头就看了。

  再者,那时候的女生也都比较矜持。

  有视频的也是情侣关系吧,反正几乎没几个视频的,那时是2004年。

  人在一起相处时间久了,会产生情愫的。

  拖拉机的职务叫天仙掌门,我乍进门派的时候,还在想,怎么还叫天仙掌门,后来看了拖拉机的照片,心里想想,也不怪她自负,确实长的蛮漂亮的。

  我进七维空间用的ID名字叫屠龙刀,拖拉机就起了个名字叫倚天剑。如果不是想克制我,那就是和我情侣名字了,我是这样想的。

  事实上,拖拉机对我也是特别体贴,凡事都很细腻温柔的那种。

  有一次,我给拖拉机写了篇文字,把她写成女侠,发在内部论坛上,给她看。

  她看了激动好久,对我说,这篇文字她会收藏一辈子。

  鸢看了文字,挺不高兴的,对我说:这里面居然没有我,只有你们俩人?

  我说还以写续集的,准备慢慢写。

  实际,鸢,我就没准备把她写进去,虽然她对我也挺好,但是她和拖拉机不同,拖拉机热情大胆,我也明白拖拉机的心思,但是鸢就比较含蓄,我也不敢做非分之想。

  于是我写了续篇,鸢看了之后对我说:刀哥,你这是把我写成了一个怨妇啊。

  话虽这样说,但是她和拖拉机毕竟是闺蜜,好姐妹,于是就这样的继续下去了,我和拖拉机继续交往,鸢则许多时候远离了我俩。

  许多时候,击败了你的,不是别的,是时间。

  我和拖拉机最后分道扬镳的原因是其实挺可笑,我在外论上发了个“南国轶梦”,拖拉机看了之后,问我,你这是根据亲身经历写的吧?

  开始我否认了,最后她不断的逼问,我不置可否。

  可能是她对我的生活态度不认可,也许是对我的以往经历不认同,毕竟她是检察院工作的,对于我写的那些,从骨子里,她就有反感。

  最后,我俩分道扬镳,以往说过的曾经的种种情话,都成了梦话,我离开了七维空间。

  再见鸢和拖拉机的时候,已是五年之后

  一次在大厅里忽然看见了鸢,她在游戏。我beep她,果然是她。

  五年后,她已经结了婚,远嫁到北京去了。

  问及拖拉机,鸢说她还是单身,在父母眼里成了老大难。

  我理解拖拉机,她绝不是什么老大难,她这个人有着倔强的性格,和特别正的三观,一般人似乎她很难看好。

  时间转瞬到了如今,我曾经又去看看她和拖拉机是否还在,可惜,拖拉机还在,鸢却已不在七维了。

  拖拉机的最后登陆时间是2008年,许是也离开了吧。

-----------------------✂---------------------------

顽皮美女

  许多人大概还记得,当时的联众论坛有一个板块,华夏论坛。

  版主是素心听海。

  我上论坛纯粹是跟着顽皮美女和梅寒去的,最初去的就是华夏论坛。

  当时我还是一个小白,论坛的所有功能一窍不通。

  为了教我,顽皮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记得最清楚的是,那年的大年三十的头一天,顽皮第二天就要去医院住院,但是还是气喘吁吁的教我怎样上传图片,怎样上传链接。

  具体顽皮当时得的什么病,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当时到底得了什么病,现在她生活的非常好。

  顽皮去住院那一天,走的时候告诉我,哥哥你一定要等我回来,我点头,那时候忽然感觉生离死别一样,似乎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幸而,出了正月,她回来了。

  梅寒那时候,倒是一副健康快乐的不能再健康快乐的样子,每天飞来飞去的。

  她是大连人,在上海工作,有时周末会回大连休息。

  梅寒和顽皮她俩的文字功底都很高,尤其是顽皮。

  顽皮聪慧过人,那时候98系统就能做出很多精美的签名图,文字功底也很了当。但是照着素心听海,顽皮还是逊了一筹。

  素心的签名图,是很多混论坛的人都想得到的,我去华夏几天,素心就给我做了一个签名图,非常漂亮的一个签名图,我曾经把它存到了一个空间里,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丢失了,直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个签名图,一个漂亮的弓,射出的箭带着鲜血淋漓。

  顽皮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后来她在论坛上发过一篇文章,讲的就是这个故事,那篇文章“易水河情殇”。

  我和顽皮之间可以达到无话不说,所以,她给我讲了很多她的故事,这其中有她现实的经历,和联众里发生的故事。

  我记得较清楚的是亡将的故事。

  联众最早的时候,是玩五子棋,很多人将那个时代称为五子时代。

  顽皮,是一个绝顶聪慧的女生,至少在我相识的女生里,她是这样的。

  亡将是一个人名,玩五子棋的时候,顽皮认识的。

  顽皮说,最早,亡将接触她,是要害她的。因为游戏的缘故,他们在大厅里产生了争吵,而后,亡将换个ID接近她,加了她的QQ,想用感情让顽皮沉浸进去,之后甩掉顽皮,看她有多惨。

  有时候,我常想,感觉这个亡将挺像现在的PUA,但是这个亡将最后却疯狂的爱上了顽皮。

  不奇怪,顽皮这样聪明美丽的女生,善良温柔,是男人大概都会动心吧。

  她们相恋了一年多之后,突然,这个男生就不再上线了,顽皮找了他很久,但是杳无音讯。

  又过了半年,顽皮突然看见了那个亡将的QQ在线了,顽皮大喜过望,发视频过去,但是接视频的却不是她爱的那个人。

  那个人说是亡将的弟弟,原来早在两年前,亡将就确诊了癌症,认识顽皮的时候已经确诊,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病,但是还是不自主的爱上了顽皮,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是没忘记嘱托弟弟,有时间上一下自己的QQ,给顽皮一个交代。

  顽皮那时候才知道,亡将的意思就是将亡,即将死去。

  许多年,顽皮都会在一个日子,去联众开一个房间,“亡将生日快乐”。

-----------------------✂---------------------------

风里的梦

  在2007年的十月,我认识了雨心碎。

  雨心碎是玫瑰之约的掌门,一个山东青岛的女生。

  雨心碎的性格特别开朗,可以说她的性格特别山东,敢爱敢恨的,并且她和众多的掌门关系都很好,尤其和当时联众江湖管理员夏威夷风浪关系非常的好。

  我的许多门派的操作方法,都是她传授给我的。

  2007年的时候,我的经济条件非常的差,条件好了起来,是我09年去了上海之后。但是那时候,雨心碎很大方,买了一对IDNMCNMA,把NMC送给了我。NMC我用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ID太多,无暇照顾,一个不小心被收回了。

  给我一个七位的QQ,结果我的电脑那时候装的是还原卡,没装杀毒软件,不到一周就被盗了。

  感觉一直挺亏欠她的,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直试图找到她,弥补一下,送她点什么,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她。

  风里的梦是雨心碎介绍给我,进门派帮我管理论坛的,我们一直叫她风儿。

  当时加了QQ,就感觉风儿一股稚嫩之气,说话的声音什么的都似乎岁数不大。

  于是我问她多大年纪,她说和你一样,30多岁了,我问她结婚没有,她说离婚的。

  风儿也是个聪明伶俐的女生,做什么也很用功。

  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始终是胆子很小,懦弱,一点小事就爱哭鼻子,我当时还在想,怎么这个年纪还像个小女孩子一样呢。

  但是随着交往,我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她的做事方法绝不是30几岁的人。于是有一次,我很严厉的问她:你到底多大,如果再说假话,我就开除你。

  她想了半天,问我:我说实话,你会不会生我的气呀?我说:绝不会

  她终于说了实话,原来她刚刚大学毕业,一个20几岁的毛丫头。

  我说你为什么要说假话呢?她答:说了实话大家都嫌弃她岁数小,玩游戏都不带她。

  我差点笑出来,因为这个就隐瞒自己的实际岁数,还说自己是离婚的,简直匪夷所思。

  为了证实自己说的是实话,给我发了一张自拍照,那种很稚嫩的感觉,一看就是个涉世不深的黄毛丫头。

  她的父母都是石门的高官,她是家中唯一的一个宝贝。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流逝了,转瞬就到了2010年。

  有一天我问她怎么几天没见到,她说和父母去山里度假了,然后给我发了一张照片,是跟随她父母进山里度假,她种下的一棵树旁边照的。

  我惊奇的发现,风儿长大了,成了大姑娘,脸上没了那些稚嫩,娃娃脸也长开了,非常漂亮。

  真正让我感动的是2012年,那一年,我离开了联众,去玩七雄争霸。

  很久我没上联众,她问我去了哪里,我说我不玩联众了,去玩七雄争霸了。当时也没在意,就和她说了在哪个区,叫什么名。

  结果过了一段时间,我在世界的公屏上忽然看见有人在吵架,有个女生在喊:你们不要打我,我有朋友在审判的。

  原来是我们联盟的人在打她的羊(资源号),审判是我们那个区的第一大盟,我当时在里面很活跃,做副盟主。

  我喊她,你是谁啊?你朋友是谁?她说,就是你啊,我是风儿。

  我连忙在QQ上找她,一问果然是她,问她怎么会来这里,她说为了找我。

  我当时真的特别感动,真的特别感动。

  七雄争霸烧钱太厉害,玩了一年多,游戏氪金太狠,完全不顾玩家的利益,于是我离开,风儿也跟着我回来,一起又回来玩联众。

  这个时候,我们都到了精英门派,在精英门派又度过了两年的时光。直至2014年我离开网络,才没了联系。

  风儿是所有相识的女生里,跟随我时间最长的一个人。我看着她从青涩,一直到大,她费了很大精力制作、送给我的新年礼物“残阳”视频,基本还原了我的那个梦想。

  我脑海里时而闪现的是她那稚嫩的面孔,还有她最喜欢的那首紫浣花。

-----------------------✂---------------------------

无聊大哥


  无聊大哥是我在斗地主的时候认识的。

  2002年的时候,我几乎就是天天斗地主,那时候好像全国都一个样子,都在斗地主。

  一次在游戏中我们被龙虎盟招兵的游说,一起加入了龙虎盟。

  当时一起加入的还有杨过和天山。

  我们四人又一起进了纪检,这样,熟悉了起来。

  我经常问无聊,你干嘛呢?他说:我无聊啊。几乎每次问他,他都这样回答。

  那时候,我们都用的是自己申请的ID,很长很长。

  无聊用的都是些三位的,我们当时也不懂ID的好坏,也没觉得有什么。

  但是擎儿懂ID,看见无聊的ID,说你的ID好靓啊,你哪来那么多好ID?无聊说:我无聊啊,所以就申请了这么多。

  最早联众的三英ID是可以免费申请的,他申请的都是些三英短平的。像NQVRSRSRS这类的他有很多。

  很多人都羡慕,我却没觉得有什么好,也是当时不懂联众ID的价值。

  后来他说,你那ID 太差了,不好看,我送你一个。

  我说我不要,我这挺好,短的有什么好。

  他叹了口气,说:你怎么像个傻子。

  我越不要,他越坚持,最后我没办法,找了一个我就算是比较喜欢的,一个三混,还是不懂,不然以我现在肯定要他那对RSR

  2007年的时候,我用老壳去802打升级,就没有多少人肯坐在你对家,但是换了那个号,就有人上来和你打,我常想,这打个牌还要看衣服好坏啊。

  小蓓儿也说,你这个ID漂亮,以后就用这个吧,我不置可否,但是以后确实一直都在用那个ID,一直到我自己后来又买了一些靓号,才少用了。

  无聊大哥是做工程的,在河南信阳。但是他老家是沈阳的,我们也算是老乡。

  在所有的联众朋友里,我们俩是最好的,一直到现在,我俩还经常有联系,聊聊天,说说话。

  在以后的联众岁月里,无聊大哥对我的帮助非常大。

  他很聪明,混论坛的那段时间,魅雨带我们几个学PS,结果我就啥也没学会,而无聊大哥就学会了作图,自己可以做签名图了。

  联众后来的门派网页制作,都是他帮我设计,帮我制作。每次我更换门派,他也都会加几个会员号进来充门面。

  在联众和人吵架,他也会叫上他的朋友来帮我。

  大旗盟的时候,有一个叫心情的女生加了进来。

  心情是沈阳人,可能是心情比较前卫吧,所以当时和门派里许多的男生,都产生过暧昧。

  我特反感她,但是这个女生心机较重,她总是会在不同场合,去刻意的让人感觉你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把她的名字前面加上你的名字,什么XX的心情。

  最后她居然要无聊大哥给她做签名图:无聊的心情。无聊大哥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做好之后,她去论坛炫耀,我一看就火了,质问无聊大哥,你怎么搭理这样的女人?并且拉黑了无聊大哥。

  无聊大哥着急了,在游戏大厅找我,解释说他就没想那么多,最后,他上门派ID,亲自直接开除了心情。

  心情被开除后,跑去了一个叫做血狼门的门派,大旗盟在组织门派活动的时候,总去捣乱,刷屏,最后,大旗盟就这样的散了。

  无聊大哥找了几个朋友,在大厅里追杀心情,大概有一年之多。

  而那次,是我和无聊大哥的唯一一次红脸,想想其实也挺不值的。

  心情有一年给我打了电话,道歉说当初做事有点极端,伤害了我。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挂断了电话。

  无聊大哥和我的友情一直延续到今,直到现在,电话、微信、QQ都有。我们俩也经常发个视频,聊几句,偶尔还能看到他在全民K歌上出现,还是那样,帅帅的,坏坏的。

-----------------------✂---------------------------


青凝

  2017年到2019年这三年,是我断网的三年。

  从2017年四月之后,我很少上过联众,只是有时间上去看一下,哪个ID需要续会员了,许多ID我没有扔,我也不喜欢卖ID,所以用过的ID都在那放着。

  2020年八月的一天,无聊的我点开了联众,到了飞行棋,看见那里有个空位置,我就坐了下来。

  对家的飞行真的是乱飞,胡乱飞行一通,但是我俩的运气倒是很好,赢了两局。

  在游戏中,这个女孩子很喜欢说话,嘟嘟囔囔的,我也跟着她调侃了几句。

  游戏结束后,我在大厅私聊她,问她会不会打升级。

  她说会一点点。

  我以为,那就是会一点点了。

  但是打了两局,我发现这个女生牌打的真的很好,水平很高。有多高?三四层楼那么高了。那刚刚就是谦虚了。

  这个女孩子就是青凝。

  于是后来,我俩一起玩了几天,到后来自然就在一起了。

  青凝这个女生,她全身都是优点,这无关是否情侣。有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但是在我这里,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就是一个优点很多的女生。

  她的工作不是很繁重,挺清闲的,这样就有很多时间游戏,而她也不玩别的游戏,只是喜欢玩联众。

  我曾想带她一起玩玩王者荣耀、或者玩玩和平精英、她都一一拒绝了,就是喜欢玩联众,每天磨磨唧唧的在那弄果园什么的,玩的不亦乐乎。

  感觉她就像个侠客一样,在古代应该就是女大侠,三观特别正。

  在联众里,她看不惯的事情,她就要去说,人家跑来断线,她就会在大厅告诉大家,那人断线,让大家小心,或者让大家拉黑。

  人家在那骂人,她看不顺眼,也要去说,我经常说:不是你自己的事,没必要取管,联众这么多人,你管的了那么多么?

  她说: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

  她说我不怕别人刷我,有能耐你刷一年算你能耐。

  所以,有时候我出去办事的时候,经常叮嘱她:别乱管闲事,别打八街。

  青凝不爱小,你给她挂个标志,买件秀,她都会气的直哭,然后想方设法的给你还回去。

  再就给你充话费,有时候没注意,叮叮当当手机一顿响,进账了几十元或者上百元。

  因为这些事,我们没少吵架,首先我不喜欢女生给我什么,也不喜欢她这样总是往回给我还,到最后,根本不敢买什么了。

  买件秀,她会和你吵半天,挂个情人,她也会和你吵。

  总之,不轻易不情愿收任何人的馈赠。

  其实,她的心我都懂,我的心她也懂。

  青凝因为是江西人,说话的语速很快,感觉真的吵架,我是吵不过她的,但是她却极少和我吵架,吵架的原因也只是因为我给她买东西。

  青凝是个很细心很温柔的女生,平时凶巴巴的,但是骨子里却细心温柔的很。前段时间,我生了一场病,她急得不行,能感觉到她的焦急。

  说来笑话,我现实里的人却连个电话的问候都没有。

  我想,多少年后,我依旧会记住青凝,记住她的好,和她那样行云流水般的气概和坦荡的为人。

-----------------------✂---------------------------

联众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这二十年中,曾经的多少往事,多少的人,多少的ID都流逝在岁月的长河中。

  联众发生的事和认识的人,时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留给我的是那一些鲜活的记忆,和时常萦绕在梦境里的那一个个ID

  一些我曾熟悉的人:

  无聊大哥:NID在,时常有联系。

  顽皮美女:ID在,偶尔联系,经常会在微信上喊声哥哥,报个平安,然后或许潜水半年之久。

  梅寒:ID不在,没联系。

  香香:ID不清,没联系。

  船儿:ID在,没联系。

  风里的梦:ID在,没联系。

  雨心碎:ID不清,没联系。

  蓝海欧:ID不清,没联系。

  魅雨:ID不清,微信有,没联系。

  幽兰倾月:ID在,微信有,极少联系。

  雪莲:ID在,微信有,时常联系。

  鸢:ID不清,没联系。

  拖拉机:ID不清,没联系。

  嘻嘻:ID在,没联系。

  大兵:ID在,偶尔有联系。

  ......

  联众给了我另一种不一样的人生。

  这里,有过快乐,有过忧伤,有过幸福,有过痛苦。

  联众其实就是迷你版的社会,微缩版的江湖人生。

  这里,有暴戾,有情义,有恩仇,有快意。

  既是游戏,也是人生,既是吵吵闹闹,也是人情世故。

  这就是联众。


  (文中所涉ID昵称,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2021年6月13日于西林

最后编辑9k 最后编辑于 2021-06-13 10:09:42
本主题由 管理员 0151 于 2021/6/18 22:15:37 执行 首页推送 操作
|
2#

经查

有效征文

感谢9k朋友支持并参与二十三周年征文活动


祝取得好成绩


温馨提醒:此帖回帖时间点之后不允许针对本作品做任何的修改,否则做无效帖处理。
|
3#

经查,有效征文

感谢楼主支持并参与联众二十三周年征文活动!

祝取得好成绩
❥·.¸¸.·✎透过滑落指尖的光阴,细品岁月无恙的静好……

【游戏大厅版区】欢迎您!
|
4#

满满的都是回忆。。。
人生最大的两件事: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
5#

经查,有效征文

感谢支持并参与联众二十三周年征文活动!

祝取得好成绩


                                                【体坛风云】 欢迎您
                                                【跳棋版区】 欢迎您
|
6#

很多人,很多事
都在记忆中,事那么鲜明,那么饱满
是心底,是一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
|
7#

晓寒很多年以前也是经常花里胡哨的
不过现在老了,这件制服也就成了习惯
就如我们经常回忆以前一些联众的过往一样
2
|
8#

往事如烟
网事并不如烟

感谢楼主支持联众23周年庆联众征文活动
飞花
预祝取得好成绩
2
|
9#

我们总是一路在寻找.在收获,一路在遗忘.在丢弃。很羡慕你。有那么多的朋友~你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而浮现在我脑海的是这一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
10#



感谢朋友支持参与活动

推荐首页精华板块
一句话 一辈子
|
11#

回复 丹荷的帖子

出门在外未能及时回复,见谅。感谢版主。
|
12#

回复 ma的帖子

谢谢版主,辛苦了…
|
13#

回复 wangpen_xiz的帖子

谢谢版主,辛苦了
|
14#

回复 晓寒的帖子

我其实喜欢制服,这一辈子没穿过,所以羡慕。
|
15#

回复 傲雪寒梅的帖子

谢谢版主,辛苦了
|
16#

回复 的帖子

玩了这么多年的联众,结识了很多的人,曾经那么多的人或事都已经远去,留下的只是回忆和记忆,剩下的只是情怀。有时想起那些曾经的人和事,未免伤感。那些事和人犹如昨夜星辰一样,永远在记忆里闪光。谢谢美女
|
17#

回复 晓寒的帖子

谢谢晓寒版主用心的回复,谢谢
|
18#

欣赏美文,强贴留名,混个脸熟,祝取得好成绩!
|
19#

感谢支持联众23周年庆征文活动
预祝取得好成绩
已经加入征文汇总
人生最大的两件事: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
20#

回复 709909的帖子

谢谢美女欣赏。
|
21#

回复 傲雪寒梅的帖子

谢谢,辛苦版主了。
|
22#


回忆录,看见了几个熟悉的名字~

记忆的门一旦打开,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感谢参与活动~

祝取得好成绩~
流沙滤金 岁月凝香
|
23#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这二十年中,曾经的多少往事,多少的人,多少的ID都流逝在岁月的长河中。

联众发生的事和认识的人,时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留给我的是那一些鲜活的记忆,和时常萦绕在梦境里的那一个个ID


联众的老朋友了

又一次看到了那些熟悉的ID

那些人 那些事

仿佛就在昨天

联众世界留下了我们丰富多彩的美好回忆

还有那些割舍不断的情谊

这也是大多数联众朋友所共有的经历和体会


感谢朋友支持参与活动


谢谢

一句话 一辈子
|
24#

无论是网络还是现实相遇了就是缘

缘聚缘散都会留下些许的记忆

只是有些成了过客而有些却藏在了心底

感谢支持联众23周年庆征文活动

预祝取得好成绩!
|
25#

回复 saw的帖子

谢谢版主,好熟悉的ID,但是却忘了曾经的昵称,时间终究是不短了。足有二十来年。
|
26#

回复 0151的帖子

谢谢依依版主,记得0151原来叫依依吧。熟悉的ID,经常忙碌于论坛上的一个倩影。
|
27#

回复 8i的帖子

谢谢版主,辛苦了…
|
28#

2004年至2005年是我玩联众升级最疯狂的2年,那时的牌友将永远留存在心灵最深处,一辈子不会忘记。
|
29#

看一下签名呢,哈有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