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2021】父亲周年祭 [复制链接] 查看:917回复:6

1#
分享到:




   恍恍惚惚觉得爸爸刚走了没多少日子,转眼就一年了吗?接到姐姐的电话,跟我商量什么时候去墓地给爸爸过周年。老伴嫌弃了我一顿不记事后说:“长周年,短五七,不长不短过百日。多个几天都行,你跟姐姐订日子吧,我去买祭品”。




   每次祭奠父母,祭品都是老伴操持,姐姐负责定鲜花,我虽是主祭,倒是净擎现成的。




   妈妈身体不好,多病多灾的,走的早,2009年9月11日刚刚80岁就去世了。妈妈走了以后,骨灰一直放在烈士陵园的奉安堂。2014年5月市里建设东城陵园,我们便商量着买了一块墓地,想法就是爸爸百年之后,将二老合葬。入土为安,我们去祭奠也方便些。




   在墓地摆上贡品,奠酒奠水、磕头、焚烧池里烧过纸草、票子、元宝。仪式完成了,只是有些凄清,也没有多少伤感了。




   爸爸活到95岁,最后的几年老年痴呆症(阿兹海默症)一年比一年严重,骂的姐姐不敢上门,两个保姆都招架不了他。最后的那些日子里,只认识我跟保姆小刘了。且已经不能下地,只能躺着或坐轮椅。





   爸爸儿时家境赤贫,常听他和爷爷讲,他们爷仨(还有我叔父),抗战胜利前那些年,常年在外讨饭为生。爸爸会拉京胡,叔父唱小调,走村串巷要点残汤剩饭果腹。




   那年头要饭的多,有些无良的大户人家就烦不胜烦,经常放出恶狗驱散要饭的。我爸爸有一次就让恶狗撕咬,小腿上留下了一辈子抹不去的深深疤痕。




   抗战胜利后,我们家乡成为共产党八路军的地盘,爸爸1946年便加入了共产党,成了党的干部。此后几经组织调动,辗转各地为党工作。




   所以,爸爸对党和毛主席的感情是刻在骨子里的。工作和生活中无论遇到何种委屈,他也没有任何怨言。文革时期,他被打成“走资派”,戴高帽子游街,他也始终不说半个不字。即便是他老年痴呆症已经非常严重了,仍然在心里把党放在第一位。




   爸妈住的那个小区,几位老人经常搬个小桌,沏上一壶茶,扯个闲皮,晒晒太阳。我们多次劝他出去凑凑热闹,免得一个人在家闷着,他都不予理睬。




   有次,我跟那些叔叔们说,让他们帮着劝他出来玩玩。一位叔叔去了,结果让他大骂了一顿。我就问他,人家好心好意让你去喝茶,你为什么骂人家?他说:“都是些白脖(非党员),我跟他们不一样,没话说,我只跟党员有话说”。





   爸爸只是解放后参加了扫盲班,大字识不了半箩筐。但对读党报党刊却极认真,字不认识了就查字典,一本四角号码字典被他翻的烂糊糊的,就用牛皮纸粘了又粘,补了又补(那种字典后来买不到了,他只会用那个)。




   他双眼都做了白内障切除手术,晚年眼神不好了,拿个放大镜看新闻,看国内外大事。老年痴呆症逐渐发展后,只要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没出面,就说今天没有新闻。




   爸爸苦出身,长过肺结核病,做过前列腺切除术,膀胱结石、疝气等多次手术,晚年反而没什么大毛病,一口参差不齐的牙到去世前一颗也没坏。他95岁去世,原因是长时间卧床引发的肺部感染,多器官衰竭。




    也许是小时候他对我过于严厉;也许是我长期伺候过他;对于他的辞世我事先早有思想准备吧,感觉告诉我不会像妈妈去世那样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几年间每次去祭奠妈妈,我都会伤心欲绝,哭的车子都开不了,以至于至今也写不出一点完整的纪念文字。我甚至觉得爸爸去世时,我可能不会哭。





   事实上,爸爸在人民医院保健病房里去世时,我真的没哭。当时可巧就我一个人守在病床前,看到监护仪上的血压急剧下降,他呼吸急促困难,我赶紧去找大夫,大夫们正在科主任带领下集体查房,等赶到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体征。




   我顾不上其他,赶紧通知家人们,联系帮忙的同学们,联系殡仪馆,翻出事先准备好的寿衣,准备温水给他擦身子......一时间手忙脚乱。等姐姐赶到,忍不住苦泣时,从未对姐姐出过大声的我,竟然鬼使神差的对她发怒,不许她哭。




   接下来两天,跑爸爸单位,给他写生平简介、准备感谢信;跑殡仪馆,安排告别仪式事项;接待前来吊唁的长辈和亲朋好友等等,顾不得其他,也顾不得静下心来想心事。




    直到在殡仪馆司仪引导下,手拿长钱,为爸爸指路。喊:“爸爸上西南,爸爸跟着老爷老妈上西南”!看着水晶棺里鲜花簇拥的爸爸的遗体,我忽然感悟:我再也没有爸爸了,再也没有长辈亲人了!从此以后,我就是我们这个家族的长者,再也无处撒娇使小性子了,我的“老家”没有了!一时间悲上心头,浑浊的泪水涌上来,心像刀扎一样的疼。我声音嘶哑,泣不成声,晕头转向。多亏儿子在我身边搀扶着,才不至于当场跌倒。




   爸爸,儿子不孝,您在世时没能多抽些时间陪你多聊聊,陪您到处走走。您在天国要改一改您那火爆性子,跟妈妈好好的相处。等过些年我跟姐姐年龄大了,跑不动了,不能到你们跟前祭奠了。我会按照您的遗愿,一个包袱背上您二老,把你们安葬到老家的那片林子里,让你们二老落叶归根。






                                                                                    2021年12月24日手机补写于中医院病房



这篇小文内容凄凉,更不符合征稿。不过要不是住院还真没时间坐下来写。难为版主看着处理吧。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8i 于 2021/12/26 13:13:50 执行 审核帖子 操作
|
2#

95岁高寿了,说真的老人晚年就怕得老年痴呆症(阿兹海默症),我身边的朋友有几个家里有老人的也是这样,儿女们累的精疲力尽,保姆们换了一批又一批都被骂跑了,亲人去世确实很难过,节哀,如果晚年真的不能自理那么生活也就没了质量,换一种思维,老人去了天堂也是一种解脱和幸福。
|
3#

看到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公,可以说也是遗憾吧,记忆中我很小的时候在外公家住了一个月,外公是沂蒙山区抗日的老革命,我的妈妈因为最小没有经历那个年代,但是我在外公家见到了我的一个舅舅,一辈子没有成家,只知道干活基本不说话,闲着的时候就一个人坐那里发呆,后来妈妈告诉我是让日本人吓的,日本人为了找到我外公当着我这个舅舅的面杀人,而当时我那个舅舅才4.5岁,从那以后就变成了痴呆,后来我一直想再去看看外公外婆还有我那个舅舅,遗憾的是还没成行他们就都走了,每次都是爸爸妈妈去的不带我,怕影响我学习,如今再去只能是祭奠了
|
4#

看得出老人也是一位老革命,我深有体会,虽然我那个时候在外公家住时很小,我外公很老了但是一言一行也是把党放在第一位
|
5#

很好的帖子,此帖为有效活动帖子,憨翁辛苦了,送花,按图片类推荐首页!
|
6#

一看就是慈祥的老人,愿老父亲天堂没有病痛。
|
7#

看到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公,可以说也是遗憾吧,记忆中我很小的时候在外公家住了一个月,外公是沂蒙山区抗日的老革命,我的妈妈因为最小没有经历那个年代,但是我在外公家见到了我的一个舅舅,一辈子没有成家,......
8i 发表于 2021/12/25 11:34:58
没有见到晚年的外公和舅舅是有点遗憾,但人一生遗憾的事情太多,该放下时就放下吧。
日本鬼子对中国人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至今他们还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可恶!
向沂蒙山的抗日老革命敬礼!他们舍生忘死、枪林弹雨的奋战,才有今天强大的祖国。
|
8#

95岁高寿了,说真的老人晚年就怕得老年痴呆症(阿兹海默症),我身边的朋友有几个家里有老人的也是这样,儿女们累的精疲力尽,保姆们换了一批又一批都被骂跑了,亲人去世确实很难过,节哀,如果晚年真的不能自理那么生活也就没了质量,换一种思维,老人去了天堂也是一种解脱和幸福。
8i 发表于 2021/12/25 11:10:31
版主说的是,晚年如果没有了生活质量,走了,对自己、对子女们都是一种解脱。
|
9#

[quote]看到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公,可以说也是遗憾吧,记忆中我很小的时候在外公家住了一个月,外公是沂蒙山区抗日的老革命,我的妈妈因为最小没有经历那个年代,但是我在外公家见到了我的一个舅舅,一辈子没有成家,......
8i 发表于 2021/12/25 11:34:58 [url=http://bbs.lianzhong.com/show
hanw369 发表于 2021/12/25 21:44:18

是哦,国仇家恨不是说抹去就抹去的
|
10#



恭喜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