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论 [复制链接] 查看:16664回复:215

1#
分享到:

       13张主(大王带两主对)或12张主(5张以上级主带一主对)为常见保底牌型(只说常见)。如果没有大王,还是建议尽早拼主把大王要下来。


      不管是底牌下分,还是底牌不下分,庄家只有一个目的,都是要在台面上跑够一定的分数,80分顾名思义。如果底牌不下分,台面上就至少需要跑掉125分;底牌30分,台面上就至少需要跑掉85分。



      双升本就是围绕着分数展开的,判断分数的准确分布,是评价一名牌手是否合格的标准。这里不仅需要强有力的记牌,还要用到排除法。



      一门副,常见4至6张,出到第5路牌时尤其要注意。



      一门副牌单A、无K、两小对、有单5或单10,是标准的后控牌型,不宜先动。即便帮庄主动打出另一个A,此时仍然建议直接送出手上的分数(单5或单10),不建议给信号(信号的确是给出欢迎信息,不过,边家也可以得到你有A的信息。如果帮庄没有K跟进,送一张10过来的话,庄家A接手后就只能冲对子。那帮庄不直接传这门花色是在什么情况下?那就是另一个A不确定在谁手里,也就是庄家不给信号的情况下。不要担心帮庄手上的10或者K没有机会打出来,两轮后,庄家自己打A,帮庄能不主动加上吗?边家此时也有被误导的可能,都有可能会认为另一个A在对方手中。一旦边家首先打出K,庄家的A就白白捡了便宜。如果是庄上家首先打K被庄的A盖上,收益更大,连帮庄手上的分数也得了。这么打也是有条件,庄家这门花色是中长套无K,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不适宜先动先打A,打A是为了解决掉你手上的分数,可我也说了,这门花色庄家手上要是只有10或者5,那你打A,就只好寄希望于对家有A还有K了,有K说不定K还能多走1张。可,一旦对家没有A怎么办?先动这门,对家没A,K怎么防?接着冲对子?升级的确是概率游戏,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可这个时候,就真的只能听天由命希望对子看大,运气有得利的时候,也有用完的时候)。



      但是也有特殊的情况:就是这门副牌没有分数(或者只有5分),两对。虽然有两对,却不适合首先推小牌。推小牌的目的是为了要下大牌,假如要下对家手里的A,那这门副牌花色的分数几乎全部失控,想想是不是这样。除非对家用A进手,再通过别的牌把牌权传给你之后,你再去发挥这两对(必须发挥,这没得讲);两对都看大,6路牌几乎可以打断3家这门副牌;如果第一对不看大,边家一旦拿到牌权,此时单出是这门花色的第4路牌,对家这门花色大概率还是有,这门花色必定失分。如果对家这门花色有5张,那么第5路牌又要失分。那像这样的没有分数却有两对牌的副牌牌型该怎么出?我还是建议庄家主动打出一对,因为这样的对子,庄家早晚都要打,又因为没有A,根本没法控制这门副牌。只要对家有一张单A,就可以控制这门花色的分(对家要是没A,那没辙,这门花色分数失得多,只能寄希望于第一对看大保持牌权在手方便冲第二对)。这里又分多种情况,庄家的第一对被边家盖上,边家手上有A,他会不会主动打出来,打的话,他的对家该怎么应牌?是给信号还是直接给分数。直接给分数,那这门副牌边家就不敢随便再单出;直接给信号,那此时有牌权的边家一方直接打出分数传牌,就是这门花色的第4路,我也说过了,一门副牌,除了庄家,其他三个人一般就是4至6张。这样的思路不具有普遍性,因为10、K都有可能成对,庄家手上的两小对到底是对几,牌型全变万化,谁也不知道,到底适合冲还是不适合,还要看点数,要是对3、对6这样的牌,去冲对子确实勉为其难了。人的行牌思路大体固定,但是每天打牌,却有些许变化,因为临场发挥飘忽不定,同样一副牌,同样一个人,三个时间可能就有三种打法,灵感有时候来自于对牌的理解,有时候纯粹看心情。



      整副牌的结果,从庄家下底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谁都知道不同的底有不同的打法。对庄家而言,如何下底才是重中之重。有的人整日旁观高手打牌,究竟应该看什么,首先要看的就是他的下底,底牌直接反映了坐庄思路是不是清晰。为什么那么下底,是不是和你想的一样。旁观学到的行牌技巧还是次要的,这牵扯到每个人对牌力的理解、记牌能力,最重要的关键还是出牌的时机。出牌的时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高手和一般牌手的区别,而出牌的时机又是最难把控的,所以每局牌过后,总有人懊恼、总有人侥幸,真正的高手总是能在最合适的时机打出最合适的牌。我旁观过没有?曾经有一阵子我在802每天都旁观所有桌子。说句心里话,每一局牌、每一手牌都没有瑕疵的人,我未曾见到,也许旁观者清。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我也就很少再去旁观了,就像我说的,他们奇葩的下底脑回路我不需要学,行牌技巧我也差不到哪去,这里面无非是出牌时机的把握,而牌型千变万化,难有一成不变的出牌方式。



      气势、怯场问题这样的心理问题,直接影响到牌局及之后牌局的走向。有牌可打,人人都可以玩的很霸气,这是废话,不过就是这句废话,也总有人想不开,非要指责对家打的软绵绵的。大可不必,这局牌脱贫就是胜利,上台勉为其难的话,下局牌未必没有上台的机会。4个人,每个人都点开始,那是4个人都对这局牌充满希望,尽管谁也不会事先知道这局是什么牌。正是有了希望在,所以游戏才会进行下去。攻庄方认为这局牌有希望,当然能够打出气势,希望渺茫,脱贫就是胜利。至于怯场,你永远不知道下局牌是个什么样子,更是大可不必,因为级差、落后,导致一个人完全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水平,那才是真正的输。玩游戏玩的到底是什么,只是你稳定而正常的发挥而已。



      庄家副牌留的裸分,那就是最明显的“底牌无分”的信息。尤其进行到中场,已经可以看出庄家手中留的分数的情况下。只要台面上的分数还够80分,攻庄方就没有理由放弃这局牌。对于攻庄方而言,是庄家该跑的分数,那本就是人家的,你要做的,只是得到你该得的分数,很好理解的一个问题不用纠结。



      对于攻庄方而言,要留意庄家的贴牌情况,以此判断庄家哪门副牌长。举个例子:方片是主,帮庄打出红桃A,庄家贴梅花6,基本判断是庄家的黑桃长,那么此时攻庄方手中有黑桃A的话,就不适合主动打出黑桃A。判断依据:庄家总是会优先贴出自己花色较短的那门副牌,想想看是不是。庄家贴梅花,那么大概率梅花不长,就只剩下黑桃了,所以黑桃应为庄家的长套。此时对于攻庄方来说,你先打A,就是方便庄家控制自己的长套,此时的A不是为了得到自己同伴手里的那10分,而是为了让庄家忌惮,所以不打A,不找桥,去考验庄家会不会主动先出黑桃小牌。



       2、3、4、J、Q为常见的副牌断门信号(想想是不是这样,跟牌习惯是以中间张花色跟起)。对家跟牌,J或Q未必是断门信号,因为他在判断你这门花色较长、方便你立套的情况下,当然会优先打出这门花色的大牌,J或Q就在其中。此时还应该加上一个判断,就是2、3、4有没有出过、是谁出的、有没有成对的可能。



       每一手牌,都要有目的。推小张,要大张;上主分,要王牌;强攻K,逼A,做活自己的对10,等等等等。打废牌有很大的带价,别人会贴断对你来说至关重要的牌。双升是围绕着分数展开的游戏,一切以得分、跑分为中心,凡是有利于得分、跑分的主动出击,都值得尝试;相反,这门花色的分数已经跑得差不多了,却还在攻个不停,哪怕是拖拉机绝对看大,实际也是在帮另外三家。双升的灵魂是分数,行牌的时机最为关键,4门花色,每门花色可以跑掉多少分,实际跑了多少分,都与行牌时机密切相关。所谓时机,不过是行牌顺序,而顺序,又大致反映了牌手的思路。思路的清晰与否只是经验寡与多的问题,真正思路清晰的牌手的每一张牌总是带有一定目的,这也是长期尝试后总结下来的经验。笨一点不要紧,要紧的是玩罢便作罢,丝毫不能从牌局中学到一丁点东西。



      我基本不和任何人谈论牌,即使是合作过的人,哪局牌输了、哪局牌有贴牌失误、哪局牌有下底的预判错误,我都不想议论,没啥可议论的。游戏的魅力,我前面也说了,在于合作,在于它能使一个人事后欣喜、懊恼、侥幸,与其说体验游戏的这种乐趣,不如说是体验这种心情。骁勇善战者有,而未尝一败者不可有,游戏的四方是四个活生生的人,只要是人,就有犯错的可能。如果不能谅解某种失误,在语言中攻击对方,势必让对方产生一定的压力。坐庄失误而下台本就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其实是人都明白。可就是有人明白这个理还不吐不快,这当然会影响到人家的心情进而影响到与你的合作。你可以选择不合作,也可以在心里嫌弃他没经验,可你不能骂他不会。经验的确很重要,运气的成分同样重要。很多人玩双升,运气本就算是实力的一部分,非要埋怨,其实埋怨的只是运气而已。我没有嘲讽什么人的意思,以802来说,玩的特别好的与玩的特别差的,都只占10%,剩余80%的人所玩的,只是个牌力的高下而已。仁者见仁,所谓的高下,只是行牌够不够细腻、判断是不是足够准确。顶尖高手可以做到算分算到毫无遗漏,该打小光就绝不会超过35分;而一般高手只是过庄,到底是45还是55没有太大区别。哪里会没有区别,在打4、打9、打Q的时候,一个小光与只是过庄根本就是区别很大。



       副牌AA、55、6、9,这样的牌型作何处理?如果是攻庄方,先打AA这没得讲,得分为唯一目的,冲就完事。如果庄家是这样的牌呢?那就得变通一下。你要想的恐怕就不是边家一对也没有、或者只有一对牌这么简单了,你要想的是边家如果也有两对牌而且都比你的对5大该怎么办。如果庄家主动打出AA,发现边家有对子,那就没辙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对5硬着头皮也得打出去了,因为你没有K,只能寄希望于这一对55能把对家的这门花色打断。所以作为庄家,较好的策略还是不主动打AA,因为你有两对,别人也有两对的可能。很多人总说牌理牌理什么的,啥是牌理,对称原理就是牌理之一吧,让别人先动这门花色,不管是谁先动,都对你更有利。



      关于K。如果你是庄家,下底时遇到一门花色无控,单K,小牌若干,你很可能会在底牌不选择下分的时候优先扣掉这门花色的无用张。比如,一门花色的副牌是K、8、6、6、4、3时,你很可能会考虑8、6、6、4、3以及其他花色的另外3张。理想状态下,帮庄进手打出A方便你逃K;不理想状态下边家进手打出A,你被迫交出这张分牌。如果是边家打A你交K,那就是大概率的断门,别人也会这么判断。如果边家想继续攻这门,他或许会考虑对子。对于帮庄来说,帮庄打A,庄家跟K,只能作为辅助性的断门信号(概率75%),也不是说一定会断门,这还是与庄家的下底习惯有关。前面说的是这门副牌庄家是K、8、6、6、4、3,有的牌手就喜欢留K、6、6,概率性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你是帮庄,又是打NT,当看到庄家跟出K,你无牌可打无桥可回时,不妨将庄家的这张K看做断门信号,用这门花色的小牌回桥。如果将这里的K换成10呢?那还要结合帮庄自己的手牌情况去判断,帮庄这门花色长(7张以上),那别人就短,优先考虑速断这门也说不定。



      一门花色,自己跟出大张还是小张,只与方便对家甩牌、防止边家甩牌为主要考虑。一门副牌,庄家断,自己作为帮庄,当然是从小牌跟起防止边家甩出;一门副牌,庄家张数较多,帮庄当然是从大牌跟起方便庄家立套;作为攻庄方的两个人,也要能看懂自己同伴的意图,明知庄家断还攻这门小牌,就是要你手里的大牌呢,不要吝惜,从大牌开始跟。同样,作为攻庄方的两个人,看到庄家这门不断并试图立套时,也要从小牌跟起防止庄家甩牌。最基本的行牌思路,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死分问题。庄家某门副牌无法解决且有分数,从整副牌局的角度看,该贴掉这些分数就贴掉,它可能是15分、20分,但是能贴断这门的话,虽然白白损失了15分、20分,却使你接下来对这门副牌有了控制,从大局角度看,就是值得的。尤其庄家在判断难以走掉这些分数时,就要干净利落,否则别人打出这门AK,你损失的就不只是这15分、20分了。但是贴掉的时机有时却不容易把握,很多帮庄上手之后根本打不出来庄家想看到的牌,无法带走庄家的分牌不说,还一个劲的出庄家断门的小牌让庄家去杀,这就很不好评价了。帮庄也许手中有庄家断门的小对子却不敢贸然打出怕给庄家带来麻烦,所以单出小张直到他看到短缺的张数之后才可以放心的打对子。这么做有时是有些道理,但却不适用于任何时候,因为庄家有可能其他一门副牌上有分数或者闲张不能主动打出,需要帮庄解决。帮庄怎么解决?帮庄那门副牌也无法帮到庄家,只能选择让庄家贴掉。所以,合格的帮庄一定在最佳的时机打出小对子,无论对子是否一定看大。时机把握不住,不仅庄家不断的副牌分数有可能被攻庄方得到,连攻庄方自己手上的分数也会被攻庄方得到。最佳时机有两个,一是帮庄在看到庄家杀副牌后又小吊主时,帮庄就不应再保留手中可打的对子了,哪怕对子不确定是否大;二是帮庄看懂庄家留的牌以及庄家可能的坐庄思路之后。庄家手中留的裸分,主要以跑分为主,除去帮庄确定可以为庄家解决的分数之外,还要更多的分数需要帮庄解决,此时帮庄在判断出庄家的坐庄思路后就要发挥对子,就是去闯也要打出,作为帮庄要知道,你下一次进手的时机,没准就是庄家主动吊主而你不得不下一张大主的时候,这一张大主究竟有没有必要。最常见的消分打法,不过是庄家门门副牌有分,就算是5分都要留在手里。还有一种很常见的牌型提供参考:庄家6张主,副牌方片Q、J、9、7、7、3,副牌黑桃A、10、9、8、6、6、5、3,我想作为庄家,当然会优先考虑没有分数那门副牌下断,所以底牌下6张方片,2张黑桃。至于2张黑桃该怎么下,有的人会下黑桃6、6,他认为黑桃不留对子方便对家打对子跑分;也有人认为黑桃应该留66,下底黑桃3和9,。我个人倾向于下底黑桃6、6,因为无论是哪种下底方式,留在自己手中的黑桃张数都是6张,还是太长了一些。长度够,单牌都是保护张,即使边家主动打对牌且对子看大,也不影响你贴牌。另外作为庄家,无论黑桃是否留对子,我都是建议不主动打A不找桥,因为庄家手中剩的黑桃实在是有些多,找不到对家的A怎么办,留对子的话恐怕又要去闯对子了,闯完对子之后侥幸看大,再单推一张黑桃寄希望于把帮庄打断。



     A下底问题。A下底有2种目的,一种是迷惑对手防止甩牌,比如说这门副牌庄家拿的是A、9、3只有三张,那可以考虑把A下底,因为自家的短,必定有一家拿的特别长,如果拿的特别长的那家是对手方,他甩这门副牌有可能对庄家方不利所以有必要迷惑对手况且这门副牌庄家本就无分,尤其是在打无主牌的时候,把A下底更是常见;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庄家要保证自己手牌的整齐度,另有一门长套,而这门长套不能下底一张,因为必要时打出的长套威力比主牌更大,实在无多余的牌可下,庄家可以考虑把A下底。其实对于庄家来说,为了保持手牌的整齐度而把副牌A下底,倒不如下底一张主牌。庄家不需要帮庄带牌时,A下底仅以迷惑对手为主;但是庄家需要自己的同伴带牌的时候,庄家把A下底不仅会迷惑到对手,也会迷惑到自己的同伴,因为同伴在迟迟看不到A的情况下,很可能就不敢贸然打对子。举例:庄家黑桃A、9、7、6,选择全部下底;帮庄黑桃Q、J、10、10、8、6,帮庄为了做活自己的一对10,怎么出?9、6、2任意一张单出(一般选择的是出6),下家出7应牌,庄家断,这个时候一定会杀掉,庄下家即使有A也不会出。此时帮庄心里就有可能会认为A、K都有成对的可能,而自己手上只有这一对10,为了做活自己这对10,下一次帮庄拿到牌权的时候,他就很有可能会拆掉这对10让庄家单杀,实际这副牌里帮庄的对10是大的,浪费掉了一次为庄家带牌的机会,还消耗掉了庄家的主牌。庄家黑桃A、9、7、6,如果不选择把A下底,而是把A打出来呢?帮庄在看到庄家打出A以后并在自己没有另一张A的情况下,就会考虑冲这对10,因为帮庄或许想的是庄家也许留的是AK,从点数上看,在见到A之后,帮庄手上只欠K,对10闯关成功的可能更高值得一试。但是庄家在把A下底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庄家没有主动打过这门副牌(因为庄家的黑桃全在底,这是废话),帮庄见不到A和K,自己的对10较稳妥的打法还是拆开,这就失去了一次为庄家带牌的机会。A下底有利有弊,是利还是弊要从最终整副牌的结果去看,庄家多走两张副牌与少走两张副牌,结果可能完全不同,A下底并不是每次都保证有利也不是每次都迷惑到了帮庄,A下不下底,还是要看庄家手牌的闲张够不够多。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2-17 00:10:35
本主题由 超级编辑 傲雪寒梅 于 2021/12/26 19:19:59 执行 首页推送 操作
|
2#

东南西北方向与发牌问题。有的人说牌太差了,换个方向就好。真是这样吗,我不认为。我认为一张桌子,无论是谁,无论坐在哪个方向,发的牌都是预定好的。什么意思。就是每局牌、每个人拿到的牌,都是计算系统事先预置好的,只是你感觉牌是一张一张的发,每次拿到的牌都不一样。这么说吧,同样一副牌,一个人拿的是黑桃K、J、7、7、4、4、3,如果是这局牌打4,他或许会叫主,而且是双亮,但如果本局牌是打5呢,黑桃他根本不能叫主,你要看到同样一副牌,对于打几,结果完全不同。每张桌子,每个人,每局拿到的牌都是预置好的内容,关键在于打几,不是什么牌好牌不好、抱怨的问题,只要牌局持续进行下去,那你就得接受系统事先为你安排的牌,这里面的差异,更多的是有没有大王或者小王。
|
3#

接上面。如果关于发牌,我的推论正确,那就根本不存在什么公平不公平、联众给我发的什么牌的问题。本局打4,原本应该过庄打5,但是庄家发挥失误让攻庄方上台打2,那么下局牌在打的时候,原本是固定的25张牌,却又因打5和2的叫主不同,产生了不同的叫主,又因为另一个人拿到了8张底牌,产生了千奇百怪的花色组合方式,又对整副牌局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你永远不知道下局你拿的是什么牌。这局牌看上去你拿的是一手烂牌,只因为他是打2;可如果是打3呢,你该想到,结果恐怕大不一样。
|
4#

庄家KK、JJ、6、4、3的牌型。从拿到底牌之后就是这7张,底牌因为下了其他花色导致这7张不得不留在手里,这门牌如何解决?常见打法是单出找A,无论A在谁手只要不成对都没关系,单出过一张,再加上庄家的两个对子,大概率能把帮庄的这门打断。不过问题是,庄家这门缺的花色太多,从7到10都没有看到,有没有拖拉机的可能,庄家有两对,别人也可能有两对,如果是拖拉机在攻庄方手中且恰巧为A、8899的话,庄家单出小,一旦被对方进手打出拖拉机,这门花色的分数几乎全部损失;另一种情况,AA成对,庄家单出,帮庄因为不可能有K,他顶Q的话有没有可能要下别人的A,哪怕是有10分人家也不拆A呢。所以,简单的打法还是主动发挥这一对J,一是破坏拖拉机,二是看看另外三家有没有对子。发现攻庄方有对子,打完第一对,庄家再单出一张小牌也来得及。
|
5#

一般性判断思路。一门副牌,庄家不断,有A无K,无对子,庄家不敢先打A。庄下家进手打出这门副牌的A,庄上家跟K,庄家跟出9。帮庄看到这张9,手中有K当然可以领一手,如果帮庄手中没有K,就要看庄家的出牌。庄家这门既没有打出AK,也没有单出K,那么对于帮庄,基本判断就是另一张K在庄下家,庄家也应该可以判断出来,在有明确的间接信号后依然不打K,就表示没有。帮庄拿到牌权之后,就不宜单出这门的小牌,因为出小,就是逼着庄家出A,庄家的A也打不掉自己下家的K。就算你们从未合作过,这样的默契还是要有,不给庄添乱。帮庄这门有对子,就打对子;帮庄没有对子,就让庄家指挥这门牌。
|
6#

飞牌,飞主或者飞副都可以。飞主牌用级主,自己的同伴加分,多是被攻庄方双亮时的打法。飞副牌多是飞K或者飞A。庄家副牌AAK的牌型首出K找桥没找到无奈吊主,帮庄大王进手后依然没有打出这门花色的K,此时作为庄上家,基本判断就是另一张K在自己的同伴手里,庄上家拿到牌权之后,出这门副牌的小张逼庄家拆A;庄上家打A,庄家跟8,庄下家跟10,庄上家在手中无K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单出小飞庄家的A,更大胆一点的,在明确庄家拿着另一个A且自己手上还有一个K的情况下依然单出小迷惑庄家。
|
7#

作为帮庄,该想到庄家为什么把副牌的A全打一遍:庄家有副牌的分数急需解救,所以找桥找个不停。不管是庄家找到桥了送出牌权还是庄家无奈通过吊主的方式让帮庄进手,此时帮庄拿到牌权,就要不遗余力地为庄家带牌,哪怕是不确定的小对子,也要打出。别犯这种理解上的错误。
|
8#

推牌的目的。副牌推牌,往往是为了要到最大的牌。有KK无A,如果是只有这一对K为了做活,用Q去推意图太明显,J的效力略等同于Q,也不建议用J去推。最可行的推法还是直接用分牌去推,如果用最小张去推,传达给三家的信息就是庄家这门不断且有可能不短,此时为了让庄家忌惮,即便A不成对,功庄方也不会轻易下A。把A逼下是目的,如果这门牌庄家拿了25分以上,只要KK看大,也可以带走帮庄手中的分牌,这门花色的分数也就走得差不多了。如果庄家这门副牌有2对,其中一对是KK,因为有了保护对,KK有大概率不需要推牌就可以做活,只要庄家不动这门副牌让另外三家先打,攻庄方在看到庄家推牌,也就是明确知道庄家不断的情况下,会把A留在手里捏住庄家。由此引申出一种下底方式,就是把KK都下底或者下底一张K却故意推牌迷惑所有人。至于庄家拿AA无K,用推小牌希望帮庄顶K进手这种方式,熟悉常见打发的人都已经知晓。一旦庄家推小,下家也有可能直接顶K拦上,所以庄家在有AA无K得情况下推小张还是不够稳妥,如果庄家无A推小张是为了做活自己的一对K,更加稳妥的方式还是推分牌,因为分牌更有可能给边家带来“庄家留的是裸分主动打出看运气”这样的信息。面对庄家极有可能的断门,攻庄方的两个人考虑的更多的会是庄家的这张分牌一旦错过是不是可惜的问题。
|
9#

庄家下底。主牌上无对子,其中一门副牌无分有对子,例如J、9、8、6、6、2,优先选择下底这门副牌。但是这里有个考量,这门副牌的对子是否留下,习惯不同、理解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处理办法,有留下的有下底的,我不能说这一对6下底是错误的,但我至少可以提供一个思路:完全下断这门原本的目的是用主牌控制这门副牌,但是庄家主上没有对子,无法用主对杀牌,即便攻庄方打出AAK,庄家也无何奈何;不保留对子的初衷如果是为了杀掉AAK、AKK这样的牌,现在显然失去本意了,庄家即使是断门,在对子的处理上还是无能为力,倒不如把这对6留下打出来。是否有必要留下,还要看自己的手牌是否整齐,毕竟少扣2张6就可以多扣其他2门副牌中2张。这是一种思路,没有绝对,关键还是在于另外两门副牌的情况好坏与否。
|
10#

前面说的:13张主(大王带两主对)或12张主(5张以上级主带一主对)为常见保底牌型(只说常见),这里如果换成“12张主,单小王,只有一对主牌,底牌下重分”可不可以?同样可以。不过庄家首出就不能再是小吊主或者打A找桥,而是用级主吊要求清主,帮庄更是要全力配合打出所有大主,目的就是一个,拼光攻庄方的所有主牌,使得庄家利用主牌的长度优势保底。庄家要谨慎杀牌,以过庄保底为主要目的,55分是过庄,70分同样是过庄,失分在所难免,分数可控才是关键。
|
11#

回复 godo的帖子

此时庄家只有一种思路,就是吊光所有人的大主后保底,因此只要一有牌权,庄家都要吊主,不停的吊,直到自己剩余的主牌看大为止,也不见得非是拼的三家的主一张不剩。庄家12张至14张主牌(3张级主、1个主牌对子),就可以利用长度优势保底,但是打法一定会是不停地吊主。
|
12#

庄家短出牌型,红桃是主,第一手牌小吊主,帮庄小王上手,打出梅花A,庄家贴黑桃7。此时传递给帮庄的信息有两个:一是底牌可能有分;二是庄家有可能是方片常套。帮庄如果手里还有方片的AAK可打,就要把方片的AAK拆着出方便庄家立套。具体行牌:单出方片A,再打方片AK,为的是不破坏庄家方片上可能存在的对子。
|
13#

帮庄主动亮主的时机等问题。发牌进行到中期时帮庄叫主,帮庄主牌实力强的可能较大,庄家可以考虑下个断门分或者直接重底;但是发牌临近结束或者已经时帮庄的叫主,帮庄则没有任何保底的义务,仅仅是叫一个自己偏强的花色。帮庄反掉边家的叫主,有时仅仅是防止对手叫出满意的花色,干扰、防止本就是帮庄的义务,反掉对手的叫牌却不是一个明确的强主的信息,所以也不具有保底的义务;但是帮庄反掉了庄家的叫主,就是一个十分明确的强主信息,有很大的保底把握,在此向庄家传递一种信息:这局牌虽然名义上你是庄家,但是实际的庄家却可以由我担当,你放心地在底牌下分就可以。如果庄家看懂这层信息后,在底牌下分的同时,就有一种打法,或者说是一种思路:庄家主动打出大主和两个对手拼大牌,帮庄上分,而帮庄尽可能地减少大主的消耗,最终用大主保底或者主牌的长度优势保底。具体行牌:庄家直接用级主吊,下家压上或者不应都没关系。压上,目的达到,要下了对手的大主;不应,帮庄就上分牌,逼着庄上家出更大的常主。但凡庄家拿到牌权,都可以尝试这样的行牌方式,要下对手的大主。帮庄在看到庄家一个劲地出大主时,心里就要有足够的警觉,你是有保底义务,大王不能随便出。这种情况下庄家的主牌实力不强,却同样是一开始就用级牌吊主,又和之前说的那种情况、庄家能够自己保底不同。具体不同:无论是谁叫主,庄家14张主长度够但是强度不够、底牌重分时,下清主指令,此时是要求帮庄配合清主,他的打法一定是先吊一张级主,然后再小吊主,不会再出自己的大主;而帮庄叫主或者反庄家的叫主时,庄家不再是先用级主吊然后再小吊,而是一开始就打出自己最大的主牌拼主,而且拼个不停根本没有出小牌的意思,帮庄此时反客为主,也要能看懂庄家的意图。行牌不要传递错误的信息,庄家明明需要帮庄保底却还小吊主消耗帮庄就属于错误信息,这种信息就是帮庄也不了解自己到底该下大主合适还是不合适。
|
14#

断头。黑桃是主牌,庄家下底结束后,手中副牌情况为:红桃AK5,梅花AA10,方片中长套。这副牌主要解决的是裸分的问题。因为没有断门,庄家可以首出红桃A找信号,一旦帮庄表示,这时庄家可以选择打一个断头,即直接把梅花的AA扔出来,而帮庄有K则不给,之后红桃传牌。如果红桃上,帮庄没有表示,这时只得吊主。庄家是打过一张红桃A后吊主,留给帮庄的信息就有限,他不能确定庄家手中到底有没有分牌需要带走、有没有闲张需要贴掉,但是实际行牌上,帮庄还是要直接用最大的一张主把牌权接下。但这里合作的双方可以事先约定,庄家吊主,用点数的大小来代表是否需要帮庄解决副牌问题,如,主上点数10以下的主牌小吊,为帮庄可上手可不上手,庄家吊一张主牌纯粹是为了了解主牌实力的分布情况;庄家用主牌点数J、Q吊主,则是强烈要求帮庄进手帮助庄家解决副牌问题,如果庄家主上J和Q都成对,也可以用A来代替。
|
15#

帮庄在发牌的中期(第10张至第14张)叫主且双量,应该有大王,主上至少两对牌,有一定的保底把握。庄家在了解这方面的信息后,下底时可以考虑下断自己无控、没有对子的一门副牌,即使这门副牌有一定的分数,下断也没有关系。这时庄家的坐庄思路就应该调整为自己配合帮庄保底,主动为帮庄解决副牌问题。因为帮庄叫的主,主牌实力虽强,但是副牌不见得有多好。所以庄家要为帮庄解决副牌问题,就要主动发挥,打出自己可打的所有副牌,尽可能地把帮庄打成全主,而不是在下完底牌之后再小吊主让帮庄进手为你带副牌。以吊主的方式消耗掉帮庄的一张大主,底牌有可能出问题不说,也难免会给帮庄传递错误的信息,即底牌可能没有分数,帮庄可以放心地上大主。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攻庄方在判断庄家底牌又分后,即使台面的分数不够,依然会尝试抠底,因此攻庄方的大主更是不会轻易打出来了。因此合理的行牌路线更应该是庄家在打完可打的一切副牌之后,主动吊出大主,要下攻庄方的大主,为帮庄顺利保底扫清障碍,哪怕庄家本身的主牌实力也不见得有多好,依然主动出击。对庄家而言,小吊主在此时是最不合理的一种出牌方式,实在无牌可打,就算单出一门副牌,也比强迫帮庄消耗一张大主要划算得多。
|
16#

庄家主牌太弱(6张以下),也可以考虑把主牌全部下底,副牌一门不断。尤其是在主上无分或者只有10分时,可以做此考虑。但如果庄家手中的主牌分是10和K共20分的话,就不适合把主牌下底了,2张分牌,另外4张就是保护张。弱主,有可能会有强副,副牌总分数占到了150分。即使主牌分数被攻庄方全部得到,把副牌分吃完,庄家依然有过庄的可能。这里的主牌、副牌的角色不过发生了交换,把副牌当成主牌来用,而把无用的主牌下底保证副牌的威力,也是一种思路。
|
17#

头入。如果去百度一下头入,好像找不到有关的介绍,但这个词不少人应该听过,很多人也会用,这是一种技巧。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打出自己较小的牌,强迫攻庄方拿到牌权,而你因为让出牌权,在下一轮的出牌中就处于有利位置,可攻可守。比如一局NT临近收官还剩4张牌没出,庄家一张大王,3张同一花色的小副牌副牌;攻庄方手上2张常主,另外2张是一对副牌对子。此时该攻庄方出牌,他有2中选择,第一种是直接打出副牌对子后主牌单出,因为比庄家多出一张主,最终实现单抠;另一种就是打头入,外面还剩一张大王,攻庄方吊主强迫庄家拿到牌权,让庄家出牌。庄家单出副牌,就有被攻庄方杀牌后双抠的可能。因为打了头入,攻庄方此时总是后于庄家出牌,处于有利位置。这是常见的一种头入打法。还有一种就是自己明明有大牌却故意出小让出牌权,头入给其他人,使自己再下一轮的出牌中处于有利位置。比如说现在打5,攻庄方叫主,攻庄方与庄家一人一个主5,另外两家已经没有主牌了。作为攻庄方,要做活自己的主5、得到更多的分数,就要想办法让庄家主动去出牌,牌权必须落在庄家手上才行。这时他就可以打一个头入,出一张小主,点数是2,强迫庄家接牌拿到牌权。攻庄方的主5是明的,庄家如果忌惮,副5当然是不敢直接打出来,因此较为合理的打法就可以是,攻庄方手中的分牌得不到,就始终去出比庄家小的主牌,让庄家不停地先出牌,在庄家主动出牌时寻找机会。由此也应该有一个教训,就是在打5这种特殊级别时,一定要防止被头入,无论是庄家方还是攻庄方,都应该接力避免,吊主时一定不能从最小张吊起,否则主牌出到最后,你很可能不得不拿牌权,处在被动的位置。所以打5时请注意,吊主,也要像平时打副牌一样从中间张出起。关于头入,也找不到明文说明,我勉强举个例子,说的不好不要见怪。
|
18#

庄家在没有明确表示清主(级牌)时,帮庄可不可以直接帮庄家吊主?不建议帮庄这么做,因为庄家手中或许还有其他副牌需要帮庄用到大主杀牌,又或许庄家原本的打算只是自己小吊主,让边家与庄家同时消耗掉一下主牌仅此而已。帮庄主动为庄家吊出小王、级牌,是无牌可打的表现,作为另外两个攻庄方,此时就可以沉得住气,耐心等待帮庄把大主用掉。庄家无法清完所有人的主牌,还是会小吊主,一旦帮庄打完了所有大主,如何应对攻庄方打出的主上分牌?得不偿失,没有必要,庄家都不着急,帮庄有着急吊主的道理吗?但是双升牌手五花八门,各种千奇百怪的出牌思路都有,你很难说自己永远不会遇到这么一个替庄家着急的帮庄。在看到帮庄擅自做主的时候,庄家也该清楚,自己再主动吊主就不能再小吊,要想办法让你的下家拿牌权,你下家拿牌权,无论是吊主还是出副牌才对你最有利。
|
19#

12张左右的长套,不适合推牌,另外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或许会短到只有2张甚至1张,即便这门副牌你没有拿到A,想立套的话还是不建议庄家去单推。这门副牌你拿的太长,手中分数多的概率就大,对手方在短而无分的情况下,自然是有单A必定拦住希望得到自己同伴手中的分牌。而12张也有拖拉机的情况下,依然有庄家选择推牌。他想的或许是让长套立起来后带拖拉机甩,无人可以撼动。但是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那就是这门花色在他推牌的时候,会不会损失一些分数,而这些分数,原本应该由他主动打出拖拉机而被全部打掉,这些分数的损失原本是可以避免的。这是一个还有待商量的结果,如果是庄家自己拿到这样的牌型,着眼于下完底牌之后自己的牌面情况,作以下考虑:如果庄家没有断门,手中还有其他副牌分数需要解救,那他想的更应该自己其他的副牌分数被攻庄方得到的话该怎么办。比方说梅花AK5,庄家打A找信号,没有找到,此时K和5就是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该怎么解决,庄家或许会尝试吊主让帮庄上手,又或许在他认为帮庄不容易通过吊主上手后,选择推一张自己长套中的小牌而不是主动打出长套中的拖拉机树立长套。之所以不发挥拖拉机,还是因为另外的副牌没有解决。另外一种情况是,庄家有一定的保底把握,底牌下了分,在面对有拖拉机这样的牌型时的处理。他这时的思路更应该是:只要台面上跑了足够的分数,就不影响自己过庄。因此,还是消分打发,尽可能多的减少分数上的损失,那就自然是主动打出拖拉机树立长套,在树立长套的同时,打掉这门花色除自己外90%的分数。自己长套立起来后即便全部是单张且有分牌,只要自己不主动打这些分牌,攻庄方还是不会轻易得到。不同的底牌,也就意味着不同的行牌路线。
|
20#

帮庄打A的一个误区。帮庄拿到牌权,打出副牌A、AA、或者AAK、AKK,原则是先少后多,先打是单张A的那门花色,后打A成对或AKK等张数较多的那门花色;先打庄家有可能不断门的那门花色A,再打庄家可能断门的花色A,方便庄家垫牌。比如庄家起手梅花A,帮庄给了信号,但是庄家第二手牌吊主,基本判断就是庄家断梅花,所以帮庄在庄家吊主后上手,要把梅花A留在最后打。如果另外两门副牌帮庄无A,却有对子,对子不确定大小,这时就要打确定牌,即梅花A,即使是知道庄家断门。此时打梅花A的目的当然是了解庄家的跟牌,再决定自己另一门副牌的对子打还是不打。一般来说,帮庄主牌实力有限,单王、无级主,通过吊主获得牌权的机会只有一次时,还是建议帮庄去发挥不确定的对子,以此向庄家传递一种信息,就是这门副牌我没有A。帮庄的思路大致如此,庄家在看到帮庄打对子后,也会慎重处理自己手中的其余副牌。但是牌局复杂多变,鲜有固定牌型。庄家第一手牌如果吊主,还是不容易判断庄家的断门。帮庄在庄家第一手牌吊主时进手打副牌A,却发现庄家跟出另一门副牌的K,作为帮庄,在有那一门花色的A时,是不是一定要把A打出来?这个还真不好说,庄家那一门或许是一张K外加3张闲牌,又或许是K1010无A的结构。从行牌习惯上看,K1010的副牌结构,如果张数足够,庄家可以不跟K;但是不跟分牌,跟一个闲张,很多人看来似乎浪费了这张A。无论庄家跟的是K还是10以下的点数,帮庄在看到庄家那门副牌没有分数解决的压力时,其实都是可以不打A的,即帮庄打红桃A,庄家跟梅花K,帮庄即使还有梅花A可打,也不必打。梅花A此时就不再是多带走庄家一张闲牌、为了得到庄家的分牌、告诉庄家自己有A等等这么简单了,帮庄手中的梅花A这时更应该是控制,帮助庄家控制梅花这门副牌,或者说是一手牌权。即便另一个梅花A没有在庄家手里,攻庄方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在单牌上得分,这才是梅花A不打的效用,帮庄顾名思义,当然是要帮忙控制;如果梅花A是在庄家手里,庄家主动打梅花A,帮庄再给信号都来得及,不过庄家既然是梅花AK的结构外加红桃断门,帮庄打红桃A,庄家跟梅花K,那想必在梅花上,庄家的牌型一定是相当紧凑才对,也许是4张,AK和另外2个单牌。
|
21#

当庄家与攻庄方都试图清主以解除对方主牌对自己的副牌威胁时,谁成谁败就在清完主后谁能掌握牌权。清主是目的,但是这样的目的也不能太单纯。主牌清到最后,几乎所有人的主牌都所剩无几,而攻庄方和庄家各自掌控一门副牌,当然是最后的牌权才最重要,打出的副牌再也没人杀得起了。
|
22#

大局意识。牌至中盘,该掌握的信息基本明朗,这时候大局观对于攻庄方来说就更为重要了。早起也许会因为判断所依据的信息匮乏而不准确,但到了中盘,攻庄方对庄家的行牌思路和帮庄的实力应该了然于心。建立大局观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
掌握庄家的底牌是否有份,自己有没有能力抠底,同伴是否有抠底意图;
明确双方力量对比情况,进一步确定本方是上台还是被庄家过庄,是避免小光还是避免大光;
了解庄家的长套情况,目的在控分还是控底;
判断同伴的强门与弱门、同伴希望得到自己怎样的帮助。
|
23#

庄家的行牌习惯,会优先处理自己的短门花色,方便杀牌,攻庄方从这一习惯入手,如庄家打过哪门副牌的A,在结合攻庄方自己手牌的分数情况,在第一时间做出大致判断。庄家垫牌的花色,可能同样是短门、无控的花色(不是绝对,只能说大致如此,如果庄家主牌长度够,副牌断两门,自然就只有一门副牌可垫),攻庄方根据庄家的垫牌情况,优先选择进攻庄家无控、不断门的花色,所以攻庄方的其中一人有必要在帮庄出A时跟出间接信号以方便自己的同伴在庄家不断的这门上得分。已经判断出庄家的长套花色,但是发现庄家始终不动那门,作为攻庄方的两人,可以尝试吊主,强迫庄家先打那门。庄家长套花色不动,很有可能是不适合先动,适合后控,也就是庄家的牌与攻庄方两人中的其中某人的牌对死了,相互制约。这个时候,攻庄方就要有A也不打,不停地吊主,或者尝试让庄家不停地杀牌让庄家拿牌权。当攻庄方在庄家花色不断的那门副牌上有绝对控制的时候,也以不停地吊主为主要考虑,这时的思路参考打NT的牌,帮庄很早就把牌权让出去,帮庄也没有牌可打,作为攻庄方,要做的当然是第一时间清完庄家的主,即使清不完,就要拼的大差不差,不能让庄家的主牌对攻庄方的副牌对子、副牌分数造成威胁。
|
24#

断头。黑桃是主牌,庄家下底结束后,手中副牌情况为:红桃AK5,梅花AA10,方片中长套。这副牌主要解决的是裸分的问题。因为没有断门,庄家可以首出红桃A找信号,一旦帮庄表示,这时庄家可以选择打一个断头,即直接把梅花的AA扔出来,而帮庄有K则不给,之后红桃传牌。如果红桃上,帮庄没有表示,这时只得吊主。庄家是打过一张红桃A后吊主,留给帮庄的信息就有限,他不能确定庄家手中到底有没有分牌需要带走、有没有闲张
godo 发表于 2021/12/23 10:01:54

庄家打完红桃A之后没有找到信号,此时梅花的AA怎么处理,打还是不打?打完之后,自己手上还留一张梅花10,不断,吊主的话,一旦攻庄方上手打梅花K,好像挺难受;但是不打梅花AA,帮庄因为在梅花上的点数不可能超过K,即便有K,他也不敢单出。一旦帮庄打梅花对子,庄家的AA被迫就要跟出,又留一个梅花单10在手里。梅花AA无论打还是不打,好像都不是什么弊端。红桃庄家手牌是AK5,打A,没有找到信号,这时还是建议庄家自己处理一下梅花。梅花的手牌是AA10,不打对A,把A拆掉单出一张,帮庄还是不可能表示手中有另一个A,之后吊主。吊主,2个结果,帮庄顺利上手、攻庄方拿到牌权。在梅花上,攻庄方拿到牌权与帮庄方拿到牌权是2种不同的出法。梅花A是庄家第二手牌打出来的,有可能不断,帮庄因为没A,就有可能冲对子,解决庄家手中剩余的A10的问题;攻庄方拿牌权,就会优先考虑单出,在单牌的情况下得分。一旦单出,庄家因为还藏了一个A,攻庄方还是不能得手。庄家用藏着的A进手后继续吊主,寄希望于帮庄上手能够打出对子。如果帮庄能够在庄家第二轮吊主上手打出梅花对子,那么庄家除了跟出手中唯一的一张梅花10之外,还会贴吊一张红桃K;帮庄在看到庄家红桃也没有断的情况下,如果梅花对子看大还有牌权,还会继续打出红桃对子。这把牌难,难在真的是靠运气。
|
25#

[quote]断头。黑桃是主牌,庄家下底结束后,手中副牌情况为:红桃AK5,梅花AA10,方片中长套。这副牌主要解决的是裸分的问题。因为没有断门,庄家可以首出红桃A找信号,一旦帮庄表示,这时庄家可以选择打一个断头,即直接把梅花的AA扔出来,而帮庄有K则不给,之后红桃传牌。如果红桃上,帮庄没有表示,这时只得吊主。庄家是打过一张红桃A后吊主,留给帮庄的信息就有限,他不能确定庄家手中到底有没有分牌需要带
godo 发表于 2021/12/25 9:52:06
但是帮庄在打完梅花一对后,手中没有红桃对子的情况下,他接下来怎么出?可能在看到庄家已断梅花的情况下,出一张梅花单牌回桥给庄家。庄家此时还有一张红桃5没有解决。帮庄出方片让庄家杀,庄家这时候就要冷静一下了,这张红桃5是死分,还留在手上,一旦攻庄方敢于冒险打出红桃AK时,庄家因为不断,无法杀牌,还会在红桃上损失更多分数;如果庄家杀掉了帮庄传过来的那张梅花,之后选择主动把红桃5打出来彻底断红桃,攻庄方在看到这张5后,也一定会主动顶分牌,因为攻庄方知道帮庄没有红桃A,此时损失依然不小。所以庄家在帮庄梅花回桥时,较为合理地打法是不杀,把红桃5主动贴掉。
|
26#

断头。黑桃是主牌,庄家下底结束后,手中副牌情况为:红桃AK5,梅花AA10,方片中长套。这副牌主要解决的是裸分的问题。因为没有断门,庄家可以首出红桃A找信号,一旦帮庄表示,这时庄家可以选择打一个断头,即直接把梅花的AA扔出来,而帮庄有K则不给,之后红桃传牌。如果红桃上,帮庄没有表示,这时只得吊主。庄家是打过一张红桃A后吊主,留给帮庄的信息就有限,他不能确定庄家手中到底有没有分牌需要带走、有没有闲张
godo 发表于 2021/12/23 10:01:54
断头总结。帮庄手中有另一个红桃A,这时最为理想的情况,一旦找到红桃上的信号,庄家就可以打一个断头,直接把梅花AA扔出来;但是这种理想的牌不是时时都有,更多的情况是庄家不得不通过吊主的方式让帮庄上手。在梅花的处理上,无论AA打还是不打,庄家的梅花都不会断,对庄家都没有什么太好的结果。帮庄或许手上有梅花K,可他不敢单出梅花K,帮庄考虑的更多的会是打对子;如果庄家不拆AA,庄家手中的梅花10似乎很难走掉,其实拆掉梅花A就是告诉帮庄这门牌你我要是都没A的话,该怎么办,只能打对子。帮庄在梅花上也没有对子,那庄家还是认了吧,梅花上能再多抓一点分牌就多抓一点,毕竟还藏着一个A在手;庄上家在庄家吊主后拿到牌权攻出梅花单牌,庄家手中还剩梅花A和10,怎么应?只能给A,因为帮庄没有A是明的,庄家给10,轮到庄下家出牌,他一定会K或者Q压上。如果庄家在拆A时,帮庄跟的是梅花K,那更是让人无奈,因为帮庄出的没有任何毛病,梅花K可能就是他手中唯一的分牌,先走掉为上。至于两个攻庄方,在帮庄没有表示另一个梅花A时,心里或许就有底气,在庄家吊主后攻庄方上手,他们首要考虑的当然会是梅花的单牌,比如庄下家在庄家吊主后大王盖上,之后出K领一手,一旦庄下家也跟出梅花10,那庄家自然是心里偷着乐;如果是庄上家在庄家吊主时用大王盖上了帮庄的小王,上手直接送出梅花10期待同伴的梅花A,庄家同样是可以毫不犹豫的直接用藏着的A拦住。此时,梅花的牌彻底明朗,关键在K的归属。如果庄家是AAK的牌型,他不打K不找桥,而是把A拆着单出呢?庄上家拿到牌权,送出梅花10期待自己同伴的梅花A,庄家在此时手中还有A,而且都是天牌,他会直接顶K,而不是上A,毕竟AAK的结构庄家拆A,骗分的可能性更改,常理也是一个人拿着AK,首出A找桥,没找到,剩一张K在手。可是庄上家在打了梅花10之后,庄家直接用A盖上,那就说明K一定不在庄家手中,否则庄家没有必要保留,这是梅花上的处理。不过也有牛犊子型的攻庄方,出牌就是不给你讲任何道理,有啥出啥,人家偏偏不打梅花,就出红桃,也就是庄家首攻找信号的那门。比如红桃A此时在庄下家手里,庄上家在庄家吊主后上手,直接一张红桃10扔出来;或者红桃A在庄上家手里,庄上家在吊主后进手,打出红桃A,此时,庄家怎么应对?一律给K,就是给骗张,一旦庄家给5留K,红桃上就有进一步损失分数的可能。但是这张K也有可能迷惑到帮庄,他也会认为庄家已断,回一张红桃小牌给庄家。庄家此时还一张红桃5在手,这就难堪了,帮庄或许也不会想到庄家留的是AK5的牌。其实作为帮庄,可以想想一个问题,就是红桃上庄家已断的话,攻庄方再想在红桃上得分的话,单牌肯定不是首选,那是不是要打对子了呀?打对子,也许需要用到庄家的主牌对子来杀牌,同样消耗庄家;如果庄家避免不了这种消耗的话,那作为帮庄的自己,要是有对子的话,倒不如主动打出来和另外两个攻庄方搏一搏。
|
27#

助推。
黑桃是主牌,庄家断红桃,垫牌时庄家垫的是梅花,基本判断是庄家的方片较长,而庄家没有主动打过方片(既没有打过方片A,也没有推小张)。帮庄在方片无A的情况下,不可直接尝试打方片对子,这是主动破坏庄家的牌型。但是庄上家打出方片对子却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是攻庄,他可能方片非常的短,3张或4张包含一个对子,即使这个对子不大,急于消张。
庄家没有推方片,可能是在方片上有一定的控牌,但是有缺张,对子的大小不确定,庄家的方片和攻庄方一人中的牌型对死,相互制约,谁先动谁吃亏(也有可能方片这门牌完全被某人控制,如AAKKQ的铁桶结构,其他人都是小牌不敢动,绝对控制的人不用动,所以没有人打方片,这种牌型不容易觉察。)
从庄上家的角度看方片:帮庄应该是没有方片A,自己手上如果也没有方片大牌,那方片的大牌很可能就分布在另外两家手里。这个时候庄上家单出方片最大一张,看庄家怎么应牌;庄上家要是自己拿了方片的大牌,就推小,看庄家怎么应,庄家自己很难判断另一个A在谁手里。
从庄家的角度看方片:先打方片A,方片的控制等于拱手送人,不可行;推小,庄下家直接顶K或Q,因为大家都可以看出帮庄没有A。所以庄家无论怎么打方片都很被动,只能是不动。
从庄下家的角度看方片:如果庄下家手上拿着方片的大牌,那帮庄无大牌,自己的帮手无大牌,大牌只可能集中在庄家手里了。如果自己先动方片,无论是打A还是推大推小,庄家都是4个人中最后一个出牌的,庄家都会非常容易的应牌;庄下家手中没有方片的大牌,他自己也能判断出方片大牌的分布在自己的同伴和庄家手中时,庄下家主动打方片,就是要自己同伴手中的大牌了,因为出牌的顺序对庄家最有利,庄家后于自己的同伴出牌。此时庄下家在明知对家可能有A的情况下主动打方片10分的话,要下自己同伴的A,方片单张失控。所以作为庄下家,也不适合先打先打方片。
适合先打方片的位置,只有帮庄和庄上家。
帮庄无方片A,就要帮助庄家推牌,较大一张而不是较小的一张,飞庄上家的方片牌(自己无A,庄家就不能推大飞庄下家的牌,所以只能是帮庄飞庄上家的牌);帮庄要是飞小,庄上家顶大的,让庄家怎么办?打对子有可能破坏庄家的结构让庄下家快速消张,对子更不可取。
庄上家呢?无论庄上家有没有方片大牌,都可以尝试推小牌考验庄家,因为庄家不确定另一个A的所在。第一次推牌可以如此,但是次数多了也会被庄家看出来:自己拿着方片大牌,第一次推小,也许能够获利;第二次也推小,庄家依旧不敢上分,但是庄下家也有点快藏不住了;第三次就不能这么推了,再出方片很可能庄家直接用K顶上,这时方片大牌在庄上家的情况。如果是判断出方片的大牌在庄下家手里呢?庄上家就随意了,推大推小都可以。
这只是一种牌例,也出现过攻庄方的两人拿着两个不同的A但是谁都不敢先打的情况,最后四个人谁都不愿意打方片,只好一直吊主,最后才发现原来是攻庄方的两个人拿着两个A。牌例没有绝对,我说的助推只是一种可行的行牌方式。就像很多牌手日常打牌,帮庄为庄家出副牌,庄家给红桃分牌,庄家给黑桃分牌,就差梅花这门副牌没打过了。本来帮庄是想回桥给庄家的,但是从帮庄自己的牌型,又不确定庄家到底断的是红桃还是黑桃,他或许就会考虑第三门梅花副牌,推一张比较大的牌。庄家断了,杀掉拿到牌权;庄家要是还不断,也是帮庄家推了一手,这也是助推。
|
28#

回复 宝宝的帖子

谢谢版主顶帖,想问个问题:之前一直可以发图片,现在怎么不让上传了,我还想着上传一些庄家的牌例,分析下底思路呢,上传不了,只发文字的话,就有些啰嗦了。是论坛现在不让上传还是我不会使用功能了呢?
|
29#

8推7不退。
副牌8张与副牌7张同属中长套,但是一门花色有2个对子8张牌,与一门花色有2个对子7张牌的处理不同。7张牌(包含2个对子)不单推,8张牌(包含2个对子)可以单推。
|
30#

叫主的4个原则:强度(级主、王)、长度(张数)、分牌、对子。满足其中的3个,视为叫主成功。合作的两个人共计22张主,成局。

底牌的几个原则:

能不下分,尽量不下分,下断一门无需下分视为牌型好,这是首选;

有一定的保底实力(13张主,有大王,主牌上有2个对子),则是尽可能的把分牌下底。这里有两类牌型需要拿出来说明。一类是主牌张数12张、14张,单小王或无王

,级主不多,主牌对子1对时下重底的原则:副牌A不打,自己的A宁可被副牌打废;主牌对子不杀副牌,尤其不是55、1010、KK等分数的对子;庄家以吊完攻庄方的主

牌为主要目的,自己的主牌对子是用来清主的;当自己最大的一张主牌已经看大可以确定这张牌能够保底时,可以停止吊主;记清楚主牌张数,庄家利用主牌长度的

优势保底,不是让庄家用打主牌的方式挤攻庄方的副牌的。用打主牌的方式挤攻庄方的副牌,是给攻庄方调整牌型的机会,而庄家的副牌问题还没有解决,这是最愚

蠢的出法;庄家的主牌吊的差不多(吊完攻庄方或主牌已经看大),就该以解决副牌为主了。副牌出小不出大,留大不留小,在最后一门副牌解决到还剩A与另一张单

牌时,视为保底成功。另一类牌型是主牌张数较平均(9张或10张),某一门副牌花色长套,绝对控制时底牌下分的原则:副牌长套决不能先打,宁可贴主也不能贴长

套的副牌,你是利用副牌长套的张数保底(无论是倒数第二手牌甩出长套最后大王保底还是倒数第二手大王拿到牌权最后甩出长套,道理都一样,就是别人都杀不起

)。

底牌下分,保留副牌对子,即使这个对子看上去不大;只要自己确定分牌不成对,就可以保留对子。

有拖拉机的副牌花色,下底的优先级考虑为最低。如果在下断一门副牌的同时另有一门长套,再去考虑下底有拖拉机的这门副牌。

底牌下2门的分牌,但是只能下断一门,该下哪一门多一些、哪一门少一些?原则是下断分牌相对较少的那门副牌,缩短分牌较多的那门副牌。如,红桃K、J、10、10

、7、5,黑桃A、K、10、7、6、2,底牌5张黑桃3张红桃,红桃为K、10、10。

某门副牌有9张及以上,就属于长套,不适合下底,如果此时底牌已下7张尚缺一张实在找不到可下的牌,就下底一张主。

拿到原始底牌后,以每门副牌的各有的张数作为下底的优先级考虑,张数相对较少的2门优先考虑;

无控张的副牌是下底的首要考虑,如无A单K的结构、无A有10的结构;如果有10和5,如Q、J、10、8、5、3、2,只留裸10。

某门副牌还可以下底2张牌,这门副牌中有一个小对子,是否把这个对子拆开下底以便自己在帮庄打出对子时跑分?这取决于庄家这门副牌的结构和手上的分牌多少。

AK10这样的有控带一个小对子的结构,10通过帮庄的单牌支持有希望走掉,这种情况下可以保留小对子不下底;AK5同理;单K单10、单K单5、单10单5等无控张以跑分

为主要思路的结构,对子下底;有A单10单5的结构,虽然在单张上有一手控,仍属于跑分的结构,小对子下底。K与其他分牌的不同就在于只要外面打过一张A,庄家

的AK就看大,K因此就不再是负担,负担只是手中另外的分牌10或5,而10或5在庄家打出间接信号后有望通过帮庄打出的单牌走掉,所以在有A有K时当然要保留对子。

很多人都知道这里面的原因但一时又说不上来为何如此,我只是帮大家捋一捋。但是总有意外,如一门副牌庄家拿到原始底牌后为AKJ9665,要他这门在底牌下2张,

手上只剩5张的话,结构就太紧凑了,如果保留对子,那除了对子之外其余都是分牌了,显然不可取。所以在有思路的同时又要兼顾牌型。

庄家主牌很烂,分少无王无对子。但是副牌牌型不错,有一门副牌是AQJ883,优先考虑此门下底,这一对8如何处置?可以保留,即使庄家这门副牌1分也没有,分牌很

可能成对;庄家此时的思路可以是:我断这门,如果分牌成对而且在攻庄方手上,他们打出来,我是否能用主牌控制他们的分牌对子,结果是无法控制,看见别人打

出来也杀不起;即便分牌没有成对,但任何副牌对子,庄家都无法用主牌杀掉,所以一对8是可以保留的。留下这个对子有一定的前提,就是打完这个对子后这门副牌庄家就断,可以用主牌单杀这门副牌,即使对子不大被攻庄方拿到牌权,因为庄家已断,攻庄方就不能轻易地通过单牌在这门上得分。如某门副牌庄家是QQ97443,选择全部下底,即使断门依旧杀不起别人的对子,留下QQ44是赌QQ看大。这门副牌一张也不下底显然不合适,一旦QQ被压上,可能分数损失会很多;全下底吧,庄家又杀不起对子,所以思路是留下QQ,剩余的全部下底,第一手就把QQ打出来。
|
31#

39楼重发,排的有些乱。
叫主的4个原则:强度(级主、王)、长度(张数)、分牌、对子。满足其中的3个,视为叫主成功。合作的两个人共计22张主,成局。

底牌的几个原则:

能不下分,尽量不下分,下断一门无需下分视为牌型好,这是首选;

有一定的保底实力(13张主,有大王,主牌上有2个对子),则是尽可能的把分牌下底。这里有两类牌型需要拿出来说明。一类是主牌张数12张、14张,单小王或无王,级主不多,主牌对子1对时下重底的原则:副牌A不打,自己的A宁可被副牌打废;主牌对子不杀副牌,尤其不是55、1010、KK等分数的对子;庄家以吊完攻庄方的主牌为主要目的,自己的主牌对子是用来清主的;当自己最大的一张主牌已经看大可以确定这张牌能够保底时,可以停止吊主;记清楚主牌张数,庄家利用主牌长度的优势保底,不是让庄家用打主牌的方式挤攻庄方的副牌的。用打主牌的方式挤攻庄方的副牌,是给攻庄方调整牌型的机会,而庄家的副牌问题还没有解决,这是最愚蠢的出法;庄家的主牌吊的差不多(吊完攻庄方或主牌已经看大),就该以解决副牌为主了。副牌出小不出大,留大不留小,在最后一门副牌解决到还剩A与另一张单牌时,视为保底成功。另一类牌型是主牌张数较平均(9张或10张),某一门副牌花色长套,绝对控制时底牌下分的原则:副牌长套决不能先打,宁可贴主也不能贴长套的副牌,你是利用副牌长套的张数保底(无论是倒数第二手牌甩出长套最后大王保底还是倒数第二手大王拿到牌权最后甩出长套,道理都一样,就是别人都杀不起)。

底牌下分,保留副牌对子,即使这个对子看上去不大;只要自己确定分牌不成对,就可以保留对子。

有拖拉机的副牌花色,下底的优先级考虑为最低。如果在下断一门副牌的同时另有一门长套,再去考虑下底有拖拉机的这门副牌。

底牌下2门的分牌,但是只能下断一门,该下哪一门多一些、哪一门少一些?原则是下断分牌相对较少的那门副牌,缩短分牌较多的那门副牌。如,红桃K、J、10、10、7、5,黑桃A、K、10、7、6、2,底牌5张黑桃3张红桃,红桃为K、10、10。

某门副牌有9张及以上,就属于长套,不适合下底,如果此时底牌已下7张尚缺一张实在找不到可下的牌,就下底一张主。

拿到原始底牌后,以每门副牌的各有的张数作为下底的优先级考虑,张数相对较少的2门优先考虑。

无控张的副牌是下底的首要考虑,如无A单K的结构、无A有10的结构;如果有10和5,如Q、J、10、8、5、3、2,只留裸10。

某门副牌还可以下底2张牌,这门副牌中有一个小对子,是否把这个对子拆开下底以便自己在帮庄打出对子时跑分?这取决于庄家这门副牌的结构和手上的分牌多少。

AK10这样的有控带一个小对子的结构,10通过帮庄的单牌支持有希望走掉,这种情况下可以保留小对子不下底;AK5同理;单K单10、单K单5、单10单5等无控张以跑分为主要思路的结构,对子下底;有A单10单5的结构,虽然在单张上有一手控,仍属于跑分的结构,小对子下底。K与其他分牌的不同就在于只要外面打过一张A,庄家的AK就看大,K因此就不再是负担,负担只是手中另外的分牌10或5,而10或5在庄家打出间接信号后有望通过帮庄打出的单牌走掉,所以在有A有K时当然要保留对子。很多人都知道这里面的原因但一时又说不上来为何如此,我只是帮大家捋一捋。但是总有意外,如一门副牌庄家拿到原始底牌后为AKJ9665,要他这门在底牌下2张,手上只剩5张的话,结构就太紧凑了,如果保留对子,那除了对子之外其余都是分牌了,显然不可取。所以在有思路的同时又要兼顾牌型。

庄家主牌很烂,分少无王无对子。但是副牌牌型不错,有一门副牌是AQJ883,优先考虑此门下底,这一对8如何处置?可以保留,即使庄家这门副牌1分也没有,分牌很可能成对;庄家此时的思路可以是:我断这门,如果分牌成对而且在攻庄方手上,他们打出来,我是否能用主牌控制他们的分牌对子,结果是无法控制,看见别人打出来也杀不起;即便分牌没有成对,但任何副牌对子,庄家都无法用主牌杀掉,所以一对8是可以保留的。留下这个对子有一定的前提,就是打完这个对子后这门副牌庄家就断,可以用主牌单杀这门副牌,即使对子不大被攻庄方拿到牌权,因为庄家已断,攻庄方就不能轻易地通过单牌在这门上得分。如某门副牌庄家是QQ97443,选择全部下底,即使断门依旧杀不起别人的对子,留下QQ44是赌QQ看大。这门副牌一张也不下底显然不合适,一旦QQ被压上,可能分数损失会很多;全下底吧,庄家又杀不起对子,所以思路是留下QQ,剩余的全部下底,第一手就把QQ打出来。
|
32#

手软是错误估计了形势,该拿牌权出牌却没有拿,结果是要么人家的牌跑掉了很多分数影响到了本局结果,要么是自己的牌被打废再也没有机会打出来。
经验再丰富的牌手也有手软的时候,因为他不可能100%知道人家手里牌的情况,只是猜个大概。
或许能猜到人家某一门牌的长度,但是那一门牌的质量真不见得完全猜得准。
机会在手软中错过,结束后只能叹气。
牌局进行到中场时有些牌就已经是明的,关键在何时打出那些看上去已经明了的牌。
高手恐怕就是能在最合适的实际打出那些看上去还算合适的牌吧。
每一个人在出牌时,也许还应该有个思路。如果让他下一轮(继续)出牌,他打出很厉害的牌,我该怎么办;如果是我抢先一把打我自己手里的牌,别人会怎么应对。
|
33#

庄家起手几轮牌尝试找桥,这是手中副牌急需解决的标志。
作为攻庄方,要在第一时间拿牌权,打出确定大的牌,因为庄家很可能门门不断。
庄家总是优先处理自己的短门(如A10,打A找桥;AAK,打K找桥),没有找到桥,庄家会考虑吊主。
这种情况下,就一定不能让帮庄上手。一旦让帮庄上手打出对子,攻庄方在副牌上的分数就很难得到了。
攻庄方可以因为主牌上没有大王、小王无法阻止帮庄上手,但是这样的思路还是要有,时机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
|
34#

发牌已经结束时的亮主,无论是谁亮主、是谁反主,庄家只以拿到底牌后,拥有的主牌长度和强度来决定底牌是否下分。帮庄叫主闲家反主、庄家叫主闲家反主,反主的时机决定了闲家的反主很可能仅仅是强反的,闲家主牌的实力也不好,强反的目的有时只是不敢让庄家在底牌下分。但是庄家的优势是8张底牌,一旦通过底牌凑到不错的主牌张数和强度,庄家就更有可能看破闲家反主仅是干扰庄家的思路。此时,庄家非但不需要留一手裸分,还可以在底牌下50分。
|
35#

错字、别字,请不要介意,我手抖的习惯这么多年一直没改掉。个别句子不通顺,但是从语义上就能让你看明白,也请你不要见怪,我只是习惯了口头表达,书面上不严谨。
|
36#

女人打牌普遍随性,一方面她们的大胆会帮助自己的对家解决很多意想不到问题;另一方面,这种随性又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随性没有绝对的好坏。有时一手看上去完全没有道理的牌,误打误撞误导了别人,起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效果,根本没戏的竟然打成了。但更多的时候,没有道理的牌起到的只是糟糕的效果。
我就属于一板一眼、缺少变化的那种,见多了牌型之后,就按照固定的思路去打。这种做法好不好?好也不好。好在稳定,不好在没有任何创造性发挥。
|
37#

引导性垫牌。
庄家红桃长套,首攻红桃,在打完红桃上的大牌、对子之后,红桃副牌已经立起来了三家都断。此时庄家还要告诉帮庄自己的副牌情况。庄家方片是另一门副牌的话,这门副牌上有一个A,打还是不打?打有打的思路,不打也有不打的道理。
庄家方片上单牌较多的话,打A一旦没找到桥,方片这门牌上的分数会损失很大,A不打,选择吊主让出牌权,让其他人先动方片这门牌,对庄家较为有利。
如果庄家接下来打方片A呢?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时的A,找桥的意义不大,也不是为了带走一张帮庄手中的方片分牌。更大的用意是告诉帮庄,我这门牌不断,还有几张,让帮庄尽快把方片这门牌绝掉。怎么绝掉呢?庄家甩出已经立起来的红桃副牌,让对家把方片贴断。
此时的A,更多的意义是告诉帮庄自己手上牌的情况。再比如,庄家方片A没敢打,红桃立起来之后选择吊主。帮庄拿到牌权,推了一张梅花J又被庄家杀了(或者推了一张方片Q被庄家的A盖上),牌权这时又回到了庄家手里。庄家在看到帮庄的出牌时就能明白他手里没有确定大的单牌(或许有不确定大的对子只是帮庄不敢随意打),就可以了解帮庄不太容易解决自己手上的方片副牌问题。这个时候,庄家打方片A,只是为了告诉帮庄自己这门还有,绝不是为了找信号,因为帮庄如果有方片A的话,他应该会主动打出来,没有打就表示没有,庄家去找帮庄方片上的支持当然站不住脚。所以庄家打方片A只是告诉帮庄自己还有这门副牌,要帮庄优先绝此门。怎么绝?庄家甩出红桃,这是基本的配合。
|
38#

每一手牌的目的要么是打掉分数、获得分数,要么是在酝酿,为分数做准备。
记住谁出过哪门花色的分牌、了解台上这门花色剩余的分牌在谁手里最重要,升级就是围绕着每人手上的分牌的游戏。
庄上家打出方片AK6655,庄下家贴牌情况是红桃10、5黑桃A、10、10、5;下一手牌庄上家继续打红桃的QQ,庄家在红桃断门的情况下应牌思路如何?如果庄家能够紧扣双升是打分游戏这个主题,他是可以根据上一轮下家的跟牌情况作出对策。自己的下家已经把红桃10和5跟掉了,如果还有K在手,那下家跟牌自会优先跟K,没有跟K大概率表示没有K,也就是说下家已经把红桃上的分牌都跟掉了。庄家杀掉上家的这一对红桃对子,解决的或许只是帮庄手里的分牌,但是庄家断红桃,帮庄手上的红桃分牌是通过单张走掉还是通过对子走掉,差别很大。所以庄家此时的决策就可以是不杀,因为自己的下家在红桃上已经没有分牌了。
这是一个例子,所有的行牌都可以用这个例子放大或是缩小找到对应。再比如,副牌都出完了,四个人在吊主,这时主牌上还剩10分没有见到,就要分析一下在谁手里。庄上家用主牌杀过副牌,他用的是K和5;庄家自己没有10;在一圈吊主时庄家的牌大,帮庄跟的是6不是分牌,所以排除法的结果是另外的10分牌在庄下家手里。此时吊主就要看紧庄上家的牌,不能让他的牌大方便庄下家加分。
|
39#

真的有超常发挥吗?我不认为有。
一个人能打出精彩牌局,在于平时扎实的素养,这是基本条件。如果一些理念平时就不具备,他能在牌局上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合理的决策吗?
旁观者清,大家都明白。站在旁观的立场,你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思考这4个人上一轮行牌,甚至是上上一轮行牌,只是因为正在游戏的人不是你。正在游戏的人呢,留给他的出牌时间不多(三个人都出得不慢,只有一个人墨迹,墨迹的那个人都会不好意思,是这回事吧?),思考的时间就更少了,往往少于5秒。
这短暂的思考时间,只是从过往自己的经验中做一个检索,检索出符合自己风格的出牌。
在时间非常有限的情况下,一个人能够正常发挥已经不容易了;在有对阵压力的同时,这种压力也会让人忘掉本应该记住的牌。
那些人所说的超常发挥到底是什么?
无非是其中某个人发挥失误,给了另一方某个人机会,一举打出了乱中取胜、意料之外的牌局。其实没有什么超常发挥,只是别人没有抓住机会,那个人抓住了而已。
|
40#

关于记牌器,嚷嚷的最多的。
我在刚开始玩升级的时候,勉强知道规则,勉强懂得黑红梅方4个花色,勉强能分清主牌副牌,总之是很菜。
当我已经玩了3年之后,我掌握到了一些行牌技巧。通过切磋,我又认识到了差距。差距就是我行牌是凭感觉,人家是玩的很有章法。
我始终搞不懂人家为什么可以玩得那么有章法。
后来联众增加了复盘功能,我可以看到4家的牌了,事后我再去反思。
只是反思还不太够,真正到我实战的时候,我好像又全忘了。
我曾一度想要退出这个游戏,好一阵没玩。
当时恰好QQ上一个朋友找我,问我最近忙啥,我说我记不住牌,只会瞎出。他说有了记牌器后,他就很少自己记牌了。
一句话说得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了,我也不知道是该贬损他还是夸他。我直接找他要了记牌器。
自那之后,我发现我自身的问题大幅改观,还剩什么牌清晰掌握,再也不是随随便便冲对子的那种人了。
直到我决定了解牌理,我都一直在用。因为能够掌握剩余的牌,所以行牌不像以前那么杂乱。
很多牌理也是基于能够准确记牌,在这个基础上得出来的。
那是我提高地较快较多的一段时间,也是难忘的一段回忆。非常巧合的情况下,我拿到了那个东西。又恰巧是那个东西,我对升级游戏的了解更深入了。
之前的问题是解决了,新的问题又来了,就是我不用电脑的话还是记不住牌,尤其是比赛现场,没有那个东西我还能玩出什么水平。
比赛前我又焦虑了好几天,不得不找一些教程去学脑力记牌,算是临时抱佛脚。比赛的时候我终究还是吃亏了,因为以前我的确太依赖那个东西。比赛的人牌技都差不多,我却是记牌记得最差的一个。
我不反对这个东西,如果是初学者,它确实会帮助初学者了解什么是升级。但是任何一个东西,它能带来了益处是有限的,如果记牌器的目的是了解牌理,牌理之上的东西就不是记牌器能够提供帮助的了。比如人的感知,就不能用一个软件做出分析。相反,它让人产生惰性的危害又是那么明显。
现实中存在取代记牌器的脑力记忆法,只是非常辛苦,需要大量尝试,往往还会因为一时的漏记失误甩错牌被罚分,罚分又是让人很尴尬的事情。虽然有些人可能玩的真不怎么样,也没想过如何提高,但是他们认真记牌、认真出牌,总会带给旁人不一样的感觉,我有时候就会联想起刚玩升级的自己。能够10年如一日的依靠纯脑力玩牌,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赞美的事情。
我不反对用记牌器,不是因为我也用过,而是它确实能够让一个人在一定时间内快速提高。但是工具带来的效益有瓶颈,人对牌的理解也不应该仅仅停留在记牌器对牌的准确记录上,记牌器不是最终一步。如果你把记牌器当成一个学习的途径,适当使用就好。
|
41#

从经验上看(也只能从经验上看),帮庄出副牌让庄家杀牌,庄家该用多大的主牌进行杀牌,只取决于这门副牌花色出过几张,而不是庄下家这门副牌跟的是几。
例:
1.帮庄黑桃A,庄家贴方片;
2.帮庄黑桃对99,庄上家跟出黑桃5、10,庄家还是贴方片,庄下家跟出黑桃J、Q;
3.帮庄打出黑桃10让庄家杀,庄上家跟出黑桃7,此时庄家思路如何?黑桃10是黑桃打出的第4张,还是可以用主上分牌杀掉(只从普遍概率讲);
4.庄家杀牌后又吊主,帮庄再一次拿到牌权攻出黑桃7又让庄家杀牌跑主分,此时庄家思路如何?黑桃已出过4张,这是第5张,稳妥起见,还是要用主牌A来杀,或者不杀直接垫牌。
完整思路:庄家底牌有没有黑桃分牌是关键。
帮庄第二手牌打出黑桃对9,庄上家跟5和10是寄希望于庄下家能够盖住否则5和10一样是死分,在明知庄家断黑桃的情况下所以加了5和10,也可知黑桃的5和10不成对;
黑桃上第三手牌是帮庄的黑桃10,已经是第4张了,黑桃分牌尚缺KK5。
第5张牌,帮庄打黑桃7,可知帮庄手上黑桃已经没有分牌了,K也不成对,庄家的底牌就是分析的参考。如果庄家的底牌黑桃上没有分,则边家两个人一个一个黑桃K这是明的,即便黑桃已经打出5张,依然用主牌分去杀;如果庄家底牌有黑桃K,黑桃上还尚缺一个K和5,庄上家跟过一张黑桃5,帮庄也没有打出黑桃5,那黑桃5只可能在庄下家手里,庄家此时依然可以用主分杀牌;如果庄家底牌有黑桃K和5,则不能确定另一张K究竟是在庄上家手里还是庄下家手里(庄上家可以是手里有5、10、K所以在帮庄打出黑桃对9的时候跟出5和10),此时因为不能确定,又是第5张牌了,所以庄家至少要用主上的A来杀。
|
42#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下,该怎么定夺?
从一个人的反应上去考虑,不能从牌局本身考虑。
一个人说的话,之后的表现,才是判断的依据。
|
43#

你不通牌,怎么就能肯定没有人通牌呢?
你纯脑力记牌,怎么就能肯定没有人用记牌器呢?
15年前就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15年后的今天怎么就变成不可能了呢?
少和没有是两回事,少不代表没有,只是你看不出来,你为啥看不出来呢,因为人家是正常的信号牌,出的你没话说;可你又总觉得怪怪的,真有这么滴水不漏的事?
有滴水不漏的牌局,但没有次次滴水不漏的牌局,绝大多数牌局的行牌都不顺畅,也不会完全按照一个人预想的那般发展。
真正比较容易判断是否通牌的依据是假信号,这是最符合牌理的判断。除此之外,别人和你狡辩,你能怎样?
根本不对题的狡辩就是掩饰,不狡辩还好,一开口就露馅;如果一个人真的问心无愧,那他应该是该玩还继续玩,根本不用担心什么人诽谤他,就像一些人说另一些人天真。别人天真,你不屑搭理,又何必躲着7天不敢露面呢?
|
44#

有经验的牌手在运气成分面前,也有无力回天的时候。所以,正规比赛大多采用10轮制或7场4胜制,每场打满22局,来降低运气成分对牌手的影响。
从坐下的那一刻开始,每个人的运气就已经定下来了,这副牌是好是坏、下副牌的发牌情况如何,不会因为账号的不同而有任何变化。不同的账号都可能会面临着拿到同一副牌的情况,这里面的区别只是每副牌由谁来叫主、谁坐庄拿底牌、以及不同的四个人各自的行牌对整副牌的影响。同样一副牌换一个人来打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他的对手如果也换掉的话呢,就更不好说了吧。
弱势、逆风牌开场,失去先机,就要减少失误,在形势本就不利的情况下还有失误,伤害到的不止是自己的信心,还可能会伤害到与合作方的配合。该人家赢的牌,再不忿也没用,牌势不在你这边。弱势的一方能做的,也只是尽可能地不让级差过大,行牌的过程中避免失误,在对方的失误中抓住机会争取上台。每局牌都抱着希望,难的也是能对每局牌都抱着希望认真出好每一张。越玩越怂已经输了,怂到最后真以为打不过,便是输得彻头彻底。哪里有什么打不过的问题,在运气和牌势面前,还能像变魔术一样吗?打不过,只是有的人没能抓住机会,失误了,葬送掉了整副牌甚至是接下来所有的牌局,毕竟该别人坐庄了而懂牌理的人也不少,只要不是特别明显的过错、就算有小的瑕疵也不影响人家过庄。没有所谓的打得过和什么打不过,只是一个人对时机掌握的怎么样,是该早叫主还是叫一个满意的花色呢,或者是该早出一张牌得分呢还是先留着确定了再打的差别。
牌势是自己打出来的吗?看上去确实如此,有的人可以一鼓作气从2打到Q,但是打Q的时候因为领先太多懈怠了一下结果被别人抓住机会打下了台,之后一蹶不振被人家连连升级,最后竟然把级差缩小到只有一级了。看上去失误一次,影响很严重,似乎牌势就没有了。其实没有什么牌势在和不在的问题,如果打Q的时候不懈怠正常发挥过庄,接下来打K,按系统本就设定好的发牌,发的牌和边家打2时拿到的一模一样的,区别只是打K还是打2,原先打K的牌能叫主的话,打2是否还能叫,底牌归谁。这里面不是牌势的问题,只是庄家方本身的优势问题,仅此而已。
接连的弱势牌,还是要尽可能地打断庄家方的叫主节奏,自己破坏性的叫主,即便最终使得主牌平均,也会比让庄家叫出一个满意的花色要好上很多。
|
45#

推牌也是飞牌的过程。帮庄进手之前,庄家可以推牌;帮庄进手打过副牌之后,庄家就不适合再去推牌了。

例1
庄家AK10977653,期待帮庄打A走10,帮庄没有这门的A另寻了一门花色回桥给庄家。庄家更适合不主动打这门,调主投入给闲家。庄家调主后的情况,又分帮庄拿到牌权和闲家拿到牌权。闲家拿到牌权后攻这门的可能更高,帮庄如果攻这门呢?帮庄宜推牌,不宜出对子。庄家没有主动打过这门,很可能是长门有对子。帮庄主动打这门的对子,就是主动破坏庄家的牌型。庄下家拿到牌权,在无A的情况下,他可能直接10分扔出来了;在有A的情况下,庄下家打A,正中庄家下怀。庄上家拿到牌权,在有A的情况下,庄上家打A,同样是正中庄家下怀;在无A的情况下推小,庄上家推小,庄家怎么应?顶K。如果庄家这门是2个对子,可以直接上A,但是庄家只有1个对子(话又说回来了,庄家这门要是有A和2个对子,也不必等闲家主动攻这门了,庄家自己就可以大胆一点主动打出来了),在庄上家不是用分牌去推的情况下,庄家还是保留A避免这门失控。

例2
庄家AQJ10775,期待帮庄打A走10,帮庄没有这门的A另寻了一门花色回桥给庄家。庄家更适合不主动打这门,调主投入给闲家。庄家这门无K,就要忍耐,A、77三路牌恐怕无法打断帮庄,失分是必然的,A留在手里是避免失去更多的分牌。

例3
庄家AK105,庄家不敢打A,奈何帮庄也没有这门的A通过调主把牌权还给庄家。庄家此时无论怎么动这门牌都不好(我是建议把5下底,打A找桥)。

例4
庄家K105,庄家把牌留成这样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另有一门长套?明显底牌无分,庄家还是打出自己的长套吧让帮庄尽可能地贴断这门帮助走分。庄家无论主动推分牌的哪一张,都可能会给帮庄错误的暗示:这张分牌是庄家的净手张。如果是净手张,帮庄此时考虑的或许就是通过这门的单牌回桥给庄家而不是打对子。可惜不是庄家的断门。

例5
庄家KKJ9633,帮庄已经进过手了没有A,庄家在首出时推牌更合适。

例6
庄家QQJ10662,7张、2个对子10分的结构,我是建议先打1对。如果是8张呢,就可以单推。

例7
庄家KQ9886532,庄家只有1个对子,真的适合单推吗?要推也是推Q。

例8
庄家KKJ10754,期待帮庄打A,希望落空。庄家这门牌拿了35分,其实完全可以在帮庄进手之前单推10。

例9
庄家AAQJJ10874,帮庄已经进过手,此时庄家再单推就不合适了。单推10可以放在首出。

例10
庄家QQ109774432,有3个对子,无论帮庄有没有进过手,庄家都可以不单推直接打对子,即便对子不大损失一些分数。单牌无控,这门牌原本就很有可能失分。

例11
庄家A10,打A找桥没找到,又打了另一门的A还是没找到,之后调主希望帮庄进手打出副牌对子,但是帮庄没看懂庄家的意思,又调主把牌权交出去。。。庄家不得不再一次进手。此时庄家那门副牌裸10在手,打还是不打?打是白送,继续调主。

例12
庄家拿到原始底牌后,红桃AQ10106632,黑桃AKQ987654,方片Q75533,10张主牌含2个主牌对子,坐庄思路是?答:底牌红桃2张、黑桃1张、方片下Q7533,方片单5首出净手让出牌权,无论谁拿牌权都对自己有利。如果方片55都下底,庄家首出可能会推黑桃。但是庄家黑桃上没有对子,算上AK以及推的1张黑桃3路牌还是不能把帮庄打断因此黑桃不建议推牌,不建议打A。
|
46#

单张计1轮,对子计2轮。
一门副牌出过3轮,1张A已出。庄家手中还剩AK,他是单出K二次找信号还是直接出AK?直接出AK。
如果这门副牌出过的是2轮呢?单出K。
|
47#

7拆8不拆是基于大量牌局实例得出的经验,讨论的是庄家下底时是否保留副牌对子,不能保证任何时候都一定正确。
不是很规范的表述(你也找不到规范的表述):庄家在拿到原始底牌后,只要一门副牌在7张以上,就可以保留对子(经验只是这个对子很有可能看大,虽然它看上去不大,但别人更可能都没有对子)。

例1:
AJ10987332,9张,A10,打A找信号?没有信号就33跟进,因为33有可能看大。一旦33看大,再单出一张希望把帮庄打断。这是比较激进的打法。比较理想的情况是庄家不动这门,闲家主动打出A,庄家跟出9,由帮庄主动打出K解决庄家的10分问题。当然了如果A在帮庄手里才是最理想的情况。如果A在帮庄手里,庄家这门无K、只有10分,就可以给出信号张。如果庄家是AJ10975332,有15分,帮庄打A,庄家给不给信号?给,因为庄家没A,帮庄有单K的可能性很大;帮庄这门有2路牌(AK),算上庄家的3路牌(A33),5路牌有希望打断帮庄。或者由闲家攻出A,帮庄进手后单K领牌,同样是2路牌。如果庄家是AKJ1098332或者AKJ985332呢?帮庄打A,庄家给10或5(这时想的可以是另一张K恰好在帮庄手上的概率,以跑分为最重要),庄家进手后单K二次找信号也可以。打K,AJ10987332呢?可以激进,A-33-2。

例2:
J10975332,还可以下底一张牌,下一张3吗?不下。思路:庄家无A,帮庄有较高可能拿着1张A,只要帮庄拿着1张A,这门牌就容易解决:闲家先打A或帮庄先打A都对庄家比较有利(闲家打A得到10分后也许是不让攻这门,帮庄打A后在看到庄家没有明确的断门表示后可能会换一门副牌回桥),庄家再次拿到牌权后就可以打出33。帮庄在看到庄家打出33、这门不断的时候,会跟出这门所有的分牌;如果庄家首攻这门的33,帮庄或许会理解成这一对牌是庄家的净手张不必上分或只加部分分牌,区别就在这里。牌理上的行牌大致如此,当然了要是闲家两个人一人拿了1张A,由其中一人攻出A并且找到了信号,这门牌失分就多了,坐庄运气太差。帮庄找到了庄家的断门却没有打这门的A呢?帮庄回桥给庄家后,庄家更是非打这门的33不可了。

例3:
打K,帮庄叫主。庄家在拿到原始底牌后10张主含一个对子,黑桃AJ1096442,方片AJ10987633,梅花Q65542,下底思路是?6张梅花2张黑桃,首出黑桃J,行牌中尽量不调主。如果是闲家叫主呢?梅花下底Q6542,黑桃下底269,首出梅花5,行牌中尽量不调主。

例4:
闲家叫主。庄家在拿到原始底牌后10张主没有对子,红桃K98644,黑桃KK101097644,方片KJJ109643,下底思路是?5张红桃3张方片。方片8张是否保留一对J?下底一张J。庄家无断门,方片又拿了K和10,一对J无大用,起手调主或红桃K。但是庄家因为和闲家的级差比较大落后很多,决定搏一把下断红桃的全部6张牌,此时因为红桃断门,方片的对子就要保留。

例5:
闲家叫主。庄家在拿到原始底牌后14张主1个对子,红桃AQJ743,梅花AKQJ754,方片J109663,下底5张红桃,方片66J。如果方片66不拆,替换另外2张方片后留在手上的牌为6610,虽然红桃上有断门,但是方片的牌过于紧凑。

7拆8不拆只是一些人嘴里的理论,理论和实战还有距离,不是绝对的教条,还要对照副牌整体的结构做出思考。
|
48#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说什么?原地踏步不行,只要别人进步了,自己还是落后。升级只是个游戏,没什么好学的,再说学也学不会,它需要总结和反思。一个人能进步多少,分阶段。有快速提高的时期,有停滞不前的时期,也有缓慢进步后的瓶颈期。当一个人真的想有突破,ta才会有突破,尤其是对玩了这么些年、水平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玩家,最难突破的就是行牌习惯,毕竟读牌、记牌、判断剩余牌的分布等都可以通过练习在短时间内提高,但是人的行牌习惯就不容易改掉,这是长期游戏后养成的意识。再想有所突破,需要从习惯入手。
我本来不想说任何关于牌例的分析,也不想说该怎么行牌,那纯粹是某个人的习惯,是ta的理解,因人而异,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合理与不合理的区别。但是很多牌局坏就坏在了某个人一张莫名其妙的出牌上,行牌素养极差,本来不必损失分数却损失了一些分数。说他们不了解出牌对于传递信息的重要性那肯定不对,到底是玩了这么些年有一定经验自然看的懂一些牌路;但要是说他们深谙牌语,我也不能认可。举个例子,自己是庄的下家,庄家打A,自己这门有4张牌,Q866,跟哪张?跟8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吧?他们会说没事,要是帮庄也给信号张,自己这张8就不受影响;或者帮庄加10分,另一张A在庄的上家手里,庄上家此时也会跟出9,同样不受影响。这样真的好吗?如果帮庄有A藏了一手加10分怎么办,庄上家在庄家调主进手后打出这门的K怎么办,它原本可以打对子只是看到了你这张8所以单出,想过没有?避免错误的暗示只能是把66拆着出,是不是可惜了?可惜什么,自己手上一分都没有,这一对6难不成还能管住1010和KK?只有4张,断张这么多,指望66闯出去挣分吗?说的再多一点,要是庄上家在庄家调主后进手打出这门的A或K,此时该怎么应,手牌还有Q66,能跟Q吗?这是一个例子。还有就是那种明明没有A,手牌情况是Q10974的,跟庄家的牌也要跟出9,跟的莫名其妙。ta觉得这么跟能骗到庄家,却没有想过会不会骗到自己人,这都是什么习惯?行牌一味地中规中矩不可取,但是这样的行牌真的有意义吗?

还有就是跟牌不假思索一味跟大张的那种,明明没有断门,却给人断门的假象。要是自己人因为这张牌回桥出错,就别怪人家骂你,明明可以表示不断,却非要选择骗一骗所有人?请你记住,能和你配合的那个人不全是你的朋友,他们中会有陌生人,在不熟悉你的打法之前,不会有想象中的那般默契,4个人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完全凭借自己的牌技在打。你整这么一出,还让人家接下来怎么信任你?
别人读牌错误、分析出错那是别人的事情,你能做的只是不传递误导性的信息给自己人。只要是人就有错的时候,但在习惯上犯错根本就不值得,在形势很不利的时候可以骗一骗左右的两个人,可没必要骗自己人。不好的习惯,一是因为随意,二是根本没想过会对自己人产生什么后果。错误信息带来的错误暗示,能说是配合上的失误吗?

你和那些小有名气的人之间真没有那么大的差距,基本功很多人都具备,只是人家的习惯比你好上很多,发挥地也稳定。
|
49#

有的人5局牌后注意力就开始涣散,记不住牌失误增多;也有的人5局牌后才开始进入状态。胜率是战绩,从胜率上可以看出什么?发挥地是否稳定。如果只打3局牌,恐怕7成的人都在大差不错的一条线上;如果打13局牌,胜率就是重要的参考指标。低胜率鲜有被瞧得上的。高胜率呢?也有翻车的时候。一旦翻车,更丢人。不过,丢人的事发生在以后,当下先爽了再说,所以需要包装需要炒上一下下。不要问802如何,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事实是随着牌局的不断进行,人的发挥都有下滑的趋势,只是有的人下滑的明显,有的人还比较克制。为什么事后谈牌没有意思?因为不可能重来,人玩的也不只是恰好的那一局牌。比15局牌挑一局作重点还要重要的是第6局至第13局牌都发挥地如何。已经游戏了30分钟,有的人思考开始迟钝,他的失误带给你的机会、一个人恍惚之间下了个突发奇想的底牌等因素都是行牌中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没有一局牌可以复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行牌次序。行牌次序又直接影响了最终的结果。
人的情绪大起大落,时间久了总是不好。发挥地不够稳定,恐怕不是经验问题,是被心理负担影响到了。
为什么旁观学不到什么东西呢,看到的只是一家的牌而已。看复盘体会到的只是行牌上的伎俩,观念和意识真的可以学到吗?决定成败的从来都不是狭义上的牌技,这不过是从意识上延伸出来的东西。
补充一个建议。
联众的升级游戏规则已经20年没有变化了。有些东西确实不能变,那是根本。但有些适应时代发展的元素,该引进的也需要引进,否则社会上的一些人还说联众守旧已经落后时代。有两个可以改进的地方:小在上表示大牌、甩牌不再限制必甩出中间张。甩牌不再限制必甩出中间张是可以随意甩出任何能甩的牌,如另外三家都断,自己还剩K995,只甩K5不可以,要么K995这4张牌同时甩,要么先打99后甩K5。这是本质上的不同。K995则自己人必须有对子杀,先打99则其他人在打K5之前又溜掉了2张牌。另一个例子,自己AQQ1010都已经看大,规则是不能只出A1010。这是20年前,联众发展之初设定的规则,不过游戏发展到今天,很多地方都逐步完善了,社会上早已不再限制。这只是个人意见。
小在上一般表示大牌(我们这里用得是2、4、6、J、Q,小在上表示大王),小在上就像棋牌室里4个人玩纸牌那样把小张放在最上面;电脑的小在上一般用最右边的那张牌来表示。如,庄家出99,帮庄有A就可以表示成Q5而不是5Q(联众没有5Q,但是现实中你拿出一副扑克牌来看的话,这2张牌就有2种摆放);再如,庄家甩梅花KQJ,帮庄跟梅花6、方片7、黑桃10,如果帮庄要表示方片A,出牌表示就是6107(从左至右);大王的表示也是一样,信号牌绝不是8、9、J、Q这么简单。
只是建议。
|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