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底牌下A举例

底牌下A举例.upg (, 下载次数:19)


这副牌是可以下掉2张A的。并把2张梅花拿上来。
下A有一个目的:自己短,要防一下别人甩牌。防甩牌的同时,减少主牌杀这门的消耗。
|
152#



不过留成这样也没太大问题。
拖拉机也没问题。
|
153#

小细节






庄家打的是AQQ,从他自己的手牌看这样打当然可以。
但是这3张,把亮主的这个南家打断了。
庄家12张的梅花长套,2个梅花对子,断张是9和10。他只需要一对一对就可以冲掉9和10这两个点数上的对子的可能性。


最优的选择是只打梅花QQ,下一轮A55连打。
当然了,庄家调过主牌拖拉机了,他可以不在乎南家在梅花上的断门。

以最小、最安全的方式打断三家。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6-28 07:03:54
|
154#

要说挑战,就挑战仙人






我这样的凡人自是无法达到有牌胜无牌那种境界。
管他是不是仙人,先揍他一个月。

仙人又来坐庄了.upg (, 下载次数:21)
|
155#

      对于戒网想来大家并不陌生,各有各的理由。曾经我也断断续续地戒过,实在折磨人。后来发生的一些事算是“催化剂”吧,一狠心也就真的戒了,截至今天已有一年多了。
       对于升级我谈不上兴趣爱好,算是可有可无吧!所以偶用手机逛逛论坛,纯属天生性格怀旧,习惯,外加凑个热闹而已。帖子是基本不看亦或是“扫”的,更像个偷窥的旁观者,从未发表只言片语。而这篇长篇大论我竟然看完还有股回帖的冲动,至今我都感到有点意外和不可思议!用别人的号,我的发不了图片楼主既然起名《杂论》,我顿时有种不怕跑题的轻松感,算是可以畅所欲言了吧。 1、可以看出楼主很自信,甚少对于牌技这方面有种当仁不让的气魄。2、可以看出楼主的格局很大,愿意花时间、精力将自己的牌技、经验分享出来,也许在你看来这不仅仅是一种分享更是一种传承的责任。3、整篇帖子既通顺也严谨,其间还涉及到经济学、数学等领域的知识,甚至于细节到标点符号的运用都相当考究,可以看出楼主知识面相对宽泛且为人低调谦虚。4、“不知何时就退出舞台的人”貌似参杂些许伤感,只是每天都有很多牌友因为不同的理由退出,你能以这种方式退出舞台多少还是值得欣慰的。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56#

  论牌也许不仅仅是论牌,其间更能折射出一个人的学识、性格、涵养、格局、认识层次等各个方面。1、以我“二分法”的思维方式,随性打牌就是不好的,楼主却能用相对主义的思维方式,站在辩证的角度整合性地看待问题,可以看出楼主是一个特别成熟的人。2、能站在第三视角客观分析自己打牌的优缺点,可以看出楼主是一个对自我有着清晰认知的人。一般这样的人可塑性较强,善于反思、调整和变通,也能很好的接受别人的意见。3、能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一直以来我会自动疏离做事目的性太强和善于变通的人,会让人感觉很虚和功利性太强,让本就安全感匮乏的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今天站在你“目的”可以理解成“抱着一定的预期”这种角度看,好像又有一种新的体验,似乎也并不是那么不能接受了。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57#

一个人的认知层次和三观往往能从他看问题的角度折射出来。例如贴中:“打牌是学不来的,需要总结和反思,只有他想突破他才能够突破。”人的成长又何尝不需要总结和反思呢?同样也是他想突破才能够突破!“看牌看的是全局和细节”即宏观和微观两方面,看人又何尝不是?甚至于你对于杰出的经济学家和升级大师的阐述也折射出你心目中的定义标准而已:德能合一。“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观点自然不相同。环境会影响一个人的价值去向”……哪一个不是折射出你的认知?我很是好奇你对于德的分类,你所谓的大德和更高标准的德,是建立在小德的基础上延申的,还是只要能做出贡献,创造性的引领事物的发展的皆可以看作是大德?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58#

  “复盘看到的是行牌的技俩,观念和意识能学到吗?”想来你这里的观念和意识和我所说的认知层次应该是一个概念吧?可是一个人的认知层次怎么可能轻易改变?知识水平的限制,多年所处环境的影响,潜意识中对之前经验的依赖,对于未知的恐惧……建立一个认知就相当于建立了一个相关的条件反射模式,又怎么可能轻易改变呢?如同认识错误一样,很多人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认知层次的局限性;而认知层次的改变和将新的认知理念付之于实践又是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就如同我知道吃零食对身体不好,好会让身材走样,我还是乐此不疲。“笨一点不要紧,要紧的是能不能从牌局中学到一丁点东西。”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认为升级就是个游戏,没必花费脑力去分析、记忆,何必打的那么认真?当然直至现在我也不认为不认真打牌的人就是对对家的不负责任,游戏的本质就是娱乐和消遣。但这里我想说的是通过你的话我发现优秀是一种习惯,是一种长期修的过程,不是看几本书就能东施效颦的。优秀的人哪怕是游戏都会抱着认真的态度,开放的心态力求尽量提升自己。我很震撼于你所说的“欣喜、懊恼、侥幸……与其说体验游戏的乐趣,不如说体验这种心情。”这句话,一直以来只有开心、满足等积极情绪才能使我拥有幸福感,我从未想过去体验你所说的后悔、懊恼、失望等情绪,不敢直面、理解和消化痛苦,不敢拥抱不确定性。也从未想过这件事给我带来哪些经验或改变,对于自己的反应中有哪些需要反思或是从中又能收获些什么。或许人的成长只有发生在环境不符合预期时,在负面的生活经历时,而对于这些我一直采取的都是否认和逃避的态度,最多也就沉浸在老公的怀里哭一会,抱怨下”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所以到现在我也无法成熟。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59#

    10、 这张图我想问的是这样留A加纯分的下底方式利弊,需不需要留保护张。(由于戒网,记忆力差,心理素质不好,懒得动脑等诸多因素,早就不玩升级了,可看到不理解的地方还是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

    11、这张图我想问的是底如果下底后保留的是AA10的结构,之前有见过直接出10的,这种打法的利弊。



     17、这张图我想知道的是帮庄调换出牌顺序,先出黑10给庄杀,再次上手后出黑99是否合适。





     19、这张图我想知道这里的”头入“和我们所说的”脱手张“概念有区别吗?






     20、这张图我想知道我有见过A掉表示需要帮庄帮助清主的,和这里的强烈需要帮庄解决副牌问题的怎么区分。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60#

最后说说三处让我笑喷的地方,主要是因为这些是整篇贴中难得一见的直接抒发情绪的文字。1、”尼玛,从那之后我就玩的异常凶狠“,读到这我笑坏了,原来你也有情绪失控,失去理性的时候呀。不过很赞成你后来的观点:”好的牌手一定是感性和理性的统一,激进合适就合适,保守稳妥就稳妥,贵在平衡。这也许就是曾老先生所说的”合理“吧,太难!!!2、”我衷心奉劝每一位对自己记牌能力把握不大的玩家,搞个记牌器用用吧……记牌器是帮你缕清思路,不是你认为的偷懒那么简单。“再次笑喷,我彷佛看见一个智者在面对一个思维简单的玩家发出的真挚又无奈的感叹。这让我想起了一位一边经常说我”朽木不可雕也“,一边又不断给我解疑答惑的领导,他常对我说的一句就是”你可就长点心吧!“想来是否和你一样的无奈!!!3、最后这处更是笑到停不下来,我很好奇哪个玩家居然能把像你这样一位博学多识,成熟通透,胸襟宽广格局大,情绪调控能力强的智者气成这样,真想见识一下他诡辩的功力。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他是一个巧言令色,无理取闹,层次低,素质低的井底之蛙,你自无需生气了,你说你拉低层次和这种人计较个什么劲呢?夏虫不语于冰嘛!
IMG_20220702_164227.jpg (, 下载次数:0)

(2022/7/2 16:55:10 上传)

IMG_20220702_164227.jpg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61#

回复 1979anran1979的帖子

感谢您的回帖。
18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过年时看到家人坐在一起拿出两幅扑克玩升级。我不会玩,也看不懂。但家人玩的有模有样,中间还有争执。第一次接触,虽然完全不了解,但印象深刻。
后来我放暑假,看到我父母用电脑玩联众游戏,仍然玩的是升级。我的好奇心一下就上来了:仅仅是扑克牌,有这么好玩吗?
我父母尝试着教我,我在14岁那年终于知道了规则,偶尔用我父母的账号体验。
最初的体验是这么来的,很大程度上是受家人的影响。
正式接触是我刚进大学校园的那时起吧。远离父母、不受约束、闲暇时间多又总想找个乐子消遣的我回想起了我曾经玩过的游戏。
那个不仅仅是游戏名称印象深刻,连游戏大厅都记忆犹新的东西。选择它只是因为当时的我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游戏。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尽管我知道这个游戏,可它对于我仍然属于新鲜事物:我只是知道游戏规则,对游戏中的绝大部分内容还是无知的。
正如每个人接触陌生事物时的表现一样,万事开头难。刚开始玩,玩得并不顺利。非但不顺利,还有满满的挫败感。拿到一副牌无从出起、记不住牌这样的问题一度让我想放弃这个游戏。
一个输多赢少,总抱怨拿不到好牌的笨蛋怎么还有动力继续玩下去呢?
我确实放弃了,忙着恋爱。
大约一年后,我一个曾经的好友(也是为数不多的网友)在QQ上问我怎么不来了,我的答复是记不住牌乱出没信心。
他为了和我一起玩,给我找了记牌器。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我突然感觉比一些人强上了那么一点点。没有那位网友,没有他的工具,很可能我是不会愿意花那些精力分析逻辑,自然也没有现在的我。
为了赢,我和他想尽办法,甚至还建了一个作弊手法交流群。
我了解和擅长所有广为人知的作弊手法,至今还保留着一部分作弊手段没有公开。
我并不是你所说的那般成熟,相反,这是一条无比艰难的道路,没有人指引,全靠自己摸索,刚开始的我和20岁的普通人没有区别。
但是作弊、偷懒久了,就会习惯、上瘾,表现为沾沾自喜和不思进取。正式接触的前3年,我渐入佳境。但随着工具的使用,我的水平似乎是停滞了。
当我以一些手段赢遍一个游戏室里所有人的时候,那种无趣又开始蔓延:总打这些笨蛋没多大意思。
尽管我认为一个游戏室里大部分都是笨蛋,我依旧没有改变现状的意思,嗯,就这样也挺好。
我依旧坚持每天上网,也通过网络接触到了一些传统文化,部分文化对我很有启发,我发觉我并不是真的排斥这个东西。
传统文化影响着我的取向,间接指引着我的生活。生活、经历的增多使我对人和事物的看法比起20岁时有了极大的改变。
也许那时正值我价值观形成的一段时期吧。
观念的改变是颠覆性的,就像市场经济这个大环境本身影响着人的观念,进而给了人们改变一些行为的激励。在我习惯性地打开游戏开始游戏时,我突然意识到这种无趣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除了兴趣,促使人进步的原因可能还有不满足。
当时的我如果只是满足于那一个游戏室弄出点名堂,那我今天恐怕写不出来任何技术交流贴。也正是某种“政治哲学”影响着我,不仅是观念,还有价值。我认为知识应该是属于所有人的,也愿意分享一些东西。曾经的论坛,还有一个叫阿猫的,他其实也是一个有实力有想法的人,但他在发了部分牌例之后就封笔了。按他的话讲,意思大概就是“我凭什么免费教你”。他认为知识应该是收费的。取向不同,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不错,当知识公布出来后,它就成了“公共物品”进入到公共知识库里,而公布的人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基础性知识的研究与投入在社会中越发的少见,大家都在等别人去研究,自己好拿来用。双升的技术也是这样。
观念的改变使我有了换房间的冲动,也确实是冲动,我说离开就离开了。
新的、陌生的环境再一次激发了我的好奇心,这种好奇心可能是促使我再一次有所提高的动力。特别是,当你突然意识到“牌原来还可以这么出”的时候,在想一探究竟的驱使下,人的学习欲望又一下子就上来了。
有了学习的欲望,可能还不是最重要的,还要专注:这些年我只玩升级这一个游戏。如果我还分心玩其他游戏呢。也许我始终都无法得窥门径,也不会有那么深的体会。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看淡了很多,不仅是游戏里面的人,也对游戏到底是什么看得更明白一些了。我并不成熟,可能是因为我只有30岁;但在这个游戏上,我表现地比一般人略有成熟,也不过是我接触地时间足够长,也总在不停地问自己游戏是什么。
每一个游戏都有不同的内容,尽管是游戏,我依然有收获。当我不再把输赢看得那么重要时,我发现我真正地入门了。
固化的思维和行牌习惯对于这个游戏来说是很致命的,因为游戏本身有上亿种可能的牌型,每一种牌型都要求牌手做出反应,并要根据另外三个人的实际情况进行二次甚至多次修正。
但是真正意识到思路的固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不愿做出改变、上了年纪的人来说。
针对不同的人,需要做出调整,这也是对他们的行牌做出的反应。一套做法对付某个人可能行得通,但有时却不能拿来应付熟悉这种操作的人。
指导一个人行牌的动因也大多是心理性的,不是人们平时认为的习惯性的。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坐在林石旁边的人总有怯场的心理,也正是这种心理,导致了他们失误频频,不是点快了多点了一张出成甩牌被罚分,就是畏畏缩缩该打的不敢打错失机会。其实如果打的不是林石,这些牌手的表现可能会是相当轻松,也不会犯这些低级失误。
不惧一切人,是每一个真正想要提高的人应该具备的基本心理素质。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和更高水平的牌手切磋,也才能领略到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同。
但是说起不惧一切人,恐怕又是很难做到:大部分都是坐着等比自己菜的人来打自己,而不是主动挑战比自己强的。从这个方面来说,同样是怯场。比如,我听说有一个叫桩家的玩得很好,看他在等人,我想切磋一下就坐他旁边了。第一次他跑了,我理解成他有事。第二次我坐过去,他又跑了,我还奇怪难不成我会吃人。第三次我又坐过去,他还是跑,我只能理解成他害怕。我想我不需要坐第四次了。
只知道“欺负”“弱小”,谈不上大师,恐怕此生的牌技也到此为止了。他不会明白自己缺少的是什么:正是那份不惧一切人的心理状态和锻炼,没有真实的经历,是体验不来的。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02 21:50:10
|
162#

回复 1979anran1979的帖子

回复160#

今天我才旁观过一个打了14万局的牌手,他有一把牌就能很好地说明激进和保守。
那把牌是打5,我旁观的那位是庄家。帮庄反的边家亮主。拿到底牌后,庄家的主牌并不弱,三个王,主上还有2个对子,唯一的不足是没有主牌分,一个10一个5都没有。可能正是出于主牌分的考虑,这位庄家留了一手裸分。
在我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他的牌并不差,帮庄又是拿了一对明主5。
方片10的裸分被上家AAK直接打掉不说,方片上一共损失了40分。
这张方片10是要下底的,就算不下,也要下别的副牌分,方片上留上足够的保护。
下分,即使被单扣,损失20;不下分留在手里,很可能也是损失20(万一帮庄没有A的话)。
没敢下分的原因应该是对自己没信心吧:他是记不住牌,不清楚外面的主牌分布,对于自己的保底能力持怀疑的看法(尽管他拿了3个王)。
你去看那些坐庄布局,去评判激进和保守的话,其实布局本身就已经体现一个人的坐庄能力了。这种情况底牌下分既不属于激进也不属于保守,因为这是正常操作,帮庄反主,是可以在底牌至少下10分的。但如果是一分都不下,就是保守了。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02 22:20:50
|
163#

回复 1979anran1979的帖子

调主怎么表示强烈需要帮庄解决副牌问题,联众还没有最直接和明确的约定,但我和熟悉的人玩,都会用10以上A以下的主牌单牌调主来表示急需帮庄进手出副牌。
头入,那两个字打错了,应该是投入。投入和脱手张不完全一样,准确地说,投入的范围包括脱手张,投入>脱手张。比如,你小调主,那这张主牌就是脱手张,它是让出牌权,也可以说是“投入”给另外三个人中的某个人。但是真正的投入应该指的是某种行牌技巧。以自己的某张出牌强迫别人接牌,下一轮自己再通过别的方式巧上手打出最后几张牌。
举个投入的例子,你还剩最后5张牌:一张小王、4张梅花7633。梅花已经立套可以甩出去了,但是,外面还有一张大王没出,你如果先甩这4张梅花,最后可能是被人家的大王抠底。这个时候就可以打一个投入,出一张单牌梅花7让出牌权,既不甩也不打对子。下一轮,你用小王进手,进手后完成甩牌保底。从这个例子上看,这张梅花7就不能叫脱手张。脱手张一般说的是其余三家都有的一门牌,自己出一张脱手。比如庄家拿了KKQ10,担心一对A打掉自己的一对K,他是可以用10去推,这张10就是脱手张,因为另外三家都有这门牌。这张10并不是投入的目的,但是它确实达到了投入的效果(因为这一轮另外三个人中总要有一个人拿到牌权)。总的说来,投入包含脱手张,但并不是所有的脱手张都是投入。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02 22:37:19
|
164#

回复 1979anran1979的帖子

帮庄进手,第一时间打出自己确定的大牌。没有确定大的牌,也要打相对有把握的。断张点数较多、不确定大的对子是不建议第一时间冲,但有时帮庄这一不确定大的对子反而是可以解决庄家的裸分问题,这很不好说,并没有适用一切牌型的出法。有时感觉大的对子是帮倒忙被自己的下家用更大的一对盖上,庄家被迫去杀牌,实际这时只需要单出这门任意一张单牌让庄家杀都可以。当自己无A、又是不确定大小的对子时,要结合自己的手牌情况决定,你这门分牌拿的多一些, 也可以考虑直接打不确定的对子。还有个思路,你这门牌拿的分数少,张数也少(5张以下),庄家大概率是不断。一个最简单的思路,你没有打出A,庄家就会认为你是没有。庄家断两门副牌的情况不多(你要去看是不是庄家亮主),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断一门副牌。庄家断某门副牌,那么剩下的两门副牌应该是都有。当是庄家自己亮主时,你也可以考虑庄家并没有太多的副牌问题需要解决,但你仍然需要在庄家调主时尽可能地进手。就算一个A也没有,单出一张副牌也要告诉庄家你确实是没有A。
庄家第一次调主,你进手打出副牌A,并传这门副牌给庄家;当庄家第二次调主时,是希望你继续打出副牌的意思。这时,你可以不必再考虑副牌对子是否看大的问题,调主再次进手后是可以打出副牌上不确定大小的对子。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当自己打完一门副牌上所有的大牌后发现左右两个人也断这门,自己这门副牌上的分可能要留在手里。这是需要注意的问题,但并不是说看到庄家断这门,就一定要有所保留的先传分牌给庄家杀再出自己看大的。比如AA1099这样的副牌,你通过庄家的调主拿到牌权后打出一对AA,发现左右两个人都没有对子,明显一对99也是看大的。但是在打完这一对99后,你的上家或者下家万一断牌了怎么办,你的单10就不容易再传出去了。这时有个思考的方法,你还没有其他进手的途径了:也就是当你先传单10给庄家杀牌以后,还能不能重新拿到牌权打出这一对9了。如果你没有牌权了(比如没有大主了,其他副牌上又没有很好地进手办法),那你也可以考虑不穿单10直接打对9。视情况而定吧。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02 23:01:11
|
165#

回复 1979anran1979的帖子

留成AA10去冲10大概是在10年前开始流行的一种出法吧,现在很多人已经知道这样的套路了,很难行得通了。庄家一旦出10,他的下家是一定会顶最大的一张,有K是一定会直接顶上的。得不偿失。再有,这种出法要看是在哪里玩:801我不知道,802的话是很难行得通,别的房间,你还要考虑你的对家在没有拿着A的情况下敢不敢在你出这张10的时候直接顶上一张K,万一对家给Q,那就完了。弊大于利。AA10的牌型是可以再多留2张的,留成AA10XX,把A拆着出,但是尽量不要在第一张牌的时候就把这对A拆掉,可能会误导对家是你的断门。
如:你拿了方片AA1075,是可以先打梅花A、红桃A,接着再去拆这对方片A,希望对家打出方片上的对子。
|
166#

哇⊙∀⊙!每个提问都作了详尽的答复,谢谢!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67#

哇⊙∀⊙!每个提问都作了详尽的答复,谢谢!
1979anran1979 发表于 2022/7/3 9:21:56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
168#

真羡慕论坛的这些老人,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进行并讨论着自己钟爱的游戏。而我,我发现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甚至于现在年轻人都爱玩的朋友圈,抖音等。除了习惯性的工作家务,更多时间我很茫然,很多时候我都会想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也找不到每天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想我好像得了抑郁症。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69#

回复 1979anran1979的帖子

很多人玩游戏(包括我),我们爱玩,仅仅是因为游戏好玩。不必在意这个圈子的。我这些年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玩,也没什么认识的人(主要是我不合群),我不也一路过来了。我写的这些内容还真不是交流的结果,很多东西也是交流不出来的,我自己一个人摸索也挺累,不过一晃也很多年过去了。
步入社会后,很多曾经和我非常要好的同学渐渐不联系了,到现在,很多年也不见得能联系一次,也不过是过年的时候发个红包而已。曾经我和他们称兄道弟,大家约好了闯天下。。。
每个人都有了新的生活:又接触到了新的同事、朋友,每个人都有了家庭。。。
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过客吧,这一站,他上来,下一站,他走了。
只是大家有了新的圈子。
人活着大概只是为了体验生命中的酸甜苦辣。15岁的时候,有15岁的迷茫;25岁的时候,有25岁烦恼;35岁的时候,有35岁的惆怅。45岁的时候,有45岁的无助。
你大概是缺少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东西吧。
|
170#

回复 1979anran1979的帖子

很多人玩游戏(包括我),我们爱玩,仅仅是因为游戏好玩。不必在意这个圈子的。我这些年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玩,也没什么认识的人(主要是我不合群),我不也一路过来了。我写的
godo 发表于 2022/7/4 19:13:23
六极兄,14岁接触升级,一晃18年,怎么空空觉得,还是充满热情,所以说,这是还年轻。升级打多了,没有对手的无趣,的确很难面对。
话说,你找三哥打边家,人家是打几盘就跑了,还是不敢开始就闪了呢?

黯然销魂掌这个是个资深水友的号吧,觉得生活无趣了,那应该是没有遇到六极兄一样有趣的人。所以呢,为什么要戒网?一年了,不上网,找到了更有趣的事情了吗?如果没有,那这个决定也许不适合自己吧。
空是一种状态,空空是一种境界。
|
171#

回复 godo的帖子

说实话你用不合群评价自己我很吃惊哦,初步感觉你应该很合群,善于处理于不同的人际关系中。当然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和是否喜欢周旋其中应该不是一回事。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72#

回复 shengji4_live的帖子

刚开始看你回帖的口气以为你是飞云大师,那个所谓的胞兄是你另一个号。后来贴中你俩对家打牌把我给整懵了,看来不是一个人!现在看你称30多的六极为“兄”应该更不是了,飞云多年前发论坛的自拍照都四十多了。
这个号称不上资深水友,是我老公的,他有经常玩的。生活无趣也许不是没碰上“六级”这么有趣的人,想想或许本身就是我是一个无趣的人吧!既不积极也不上进,既没目标也没理想。既不喜欢成群结队也不喜欢人际交往……不再回帖了,老是用老公号发这些,他生气了。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73#

回复 shengji4_live的帖子

刚开始看你回帖的口气以为你是飞云大师,那个所谓的胞兄是你另一个号。后来贴中你俩对家打牌把我给整懵了,看来不是一个人!现在看你称30多的六极为“兄”应该更不是了,飞云
1979anran1979 发表于 2022/7/5 16:53:18

无奖求飞云自拍照,哈哈,原来还有这么段故事,看来空空真是太无知了,哈哈。
话说,本来就不应用别人的号。要用,就用自己的。低分,不可怕,找个宝宝版主的水贴,直接灌水,就有分了。
再不成,把别人号里的积分,转到自己的号上,哈,算不算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转移“财产”?
论坛积分是财产吗?这个,可以请教一下六极兄。
不过,如果这么做,被发现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是我说的,哈哈~~~
空是一种状态,空空是一种境界。
|
174#

大叔称呼年轻人为小兄弟,那是没有问题的。
或者大叔叫我一声老弟,也没有什么不妥年龄不重要,兄这个字也可以不单是指年龄,还可以是敬称,表现友谊
擅于交际还不意味着总是想要处理各种关系,知道怎么处理一些问题也不意味着总是亲自去处理。生活上上有很多无奈。
从前我喜欢一个人,我已经娶到了那个人,但现在我更喜欢一个人,一个人发呆。
无趣?有趣?那要看事物本身是真的无趣还是人没有发现其中的乐趣了。与很多人一样,我也是十多年如一日地玩一个纸牌游戏,游戏本身很有乐趣吗,也不是很有乐趣,就那108张牌拿来拿去打来打去,我刚玩的时候玩一会就烦了,但是真正的乐趣是深入了解后才慢慢发掘出来的,哦,原来还可以这么玩。
虽然只是个例子,但是很多事情确实是这样:没有深入地了解,是看不出,也体会不到其中的乐趣的。
发掘乐趣的过程,可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学习观察问题的方式,有些问题用另一种眼光对待,也许就有存在乐趣的可能;再者,当一个人真的想要做好一件事并愿意花时间努力去学习做好这件事时,过程中的枯燥也有可能转化为乐趣。
打牌是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未必是一件有乐趣的事情。在线下一次比赛受到相当大的挫折后,我刻意练习了记牌,用的是一个单机版的升级游戏(很有些历史的一个游戏),那是个程序设定的、无需联网的人机大战,玩几天也就没意思了,因为电脑总是沿着一种固定的方式出牌,时间长了会被人看出来,玩得多了自然没意思。如果仅凭此就认定双升没意思,就武断了。真正的双升是和真实的人去玩,真正的乐趣也是来自于人和人之间的博弈,牌本身是没有任何乐趣的,有乐趣的是博弈的这个过程。人所处的环境与人对事物的看法同样有着重要的影响。我记得2年前疫情刚开始时,我们这边全封闭了,我在家无所事事,到了半夜也不想休息就上来玩,很晚了,都没什么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有人的普通房间。哎我已经很久没体验过慢牌信号了,居然在那个房间遇到了这样的信号,与我合作的人吧,玩得也比较生硬,出牌上感觉是只顾他自己,总结起来,就是游戏体验很糟糕。在那样的环境下,一个人就很难激发那种一定要提高牌技的心思,能被激发的可能更多地是对于分数的追求或者胜利的渴望,至于是怎么赢的那不重要。当遇到这样的环境时,人就很难真正体会到游戏的乐趣,因为在那里的玩家总是想着我要赢比我笨的人,多赢他们一些分,毕竟对很多人来说,输牌是一件难为情的事。其实双升真正的乐趣是它的变化,擅于总结的各路高手也总是在回顾过往的一些牌,并在回顾中认真总结。再比如,5个月前,我从概率的角度提出了5路牌的概念,虽然只是模糊性的概念,但是却被那时候认真发掘了一下,论细致程度,目前的他在我之上。乐趣确实是发掘出来的吧。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05 19:51:29
|
175#

全局意识2


素养
出牌速度快并不是衡量熟练与否的标准,你也不会因为出牌速度快而获得别人的赞赏。
真正用心在玩的牌手总是短暂地斟酌一下接下来的牌,在原本预计的路线行不通时,他们会用几秒钟的时间转换思路,并调整自己的出牌。
但是他们也经常受到部分玩家的抱怨----被嫌弃出牌慢。呵,你用了辅助,人家是纯脑力,本质不同;你是全凭下意识,人家是经过大脑,习惯不同。
从来都没有谁规定过必须要飞速地出牌,否则就是不尊重别人。不是这样的。认真出好每一轮牌,是对你自己的尊重;当你因为讲求出牌速度而误点击某些牌出现失误时,你又是否考虑过为了尊重左右两个人而忽视了对家的感受了呢?
出牌速度同样是一种细节,它体现了一个人的思考与反应的能力。飞速地把25张牌赶紧出完不是目的,游戏本身的内容只是锻炼你用脑。只要是用脑,就不可能过分地流畅。
说一个插曲。我妈退休3年天天在家玩跳棋,尽管她本人声称是预防老年痴呆,但在我看来,效果恐怕是相当地有限:她不需要经过思考就可以走出每一步棋。她说,我可以对旁人的任何一种举动做出反应,用最佳的路线反击他,没有人玩得过我。看看,她是在沿用自己过往的经验和能力,凭借的仍然是下意识,无需耗费多少脑力。我看那些珠子看得费劲,但是我心里明白,当无需耗费多少脑力时,就仅仅是娱乐。


亮主
有时的亮主仅仅是破坏性的,它是在你刚下台,防止对方亮出满意花色时采用的方法。常见的亮主多是有王才亮,但并不总是这样,你仍然可以按照趋势去亮,只要某门花色张数够多、分数够多、对子够多,尤其是你下台后的那一局牌,是可以不必在意那么多的。当四个人的水平都相差不多时,你要明白,通过亮主的方式获取胜利是更加有效地方式。


协作
一些玩家拿到牌权后,感觉无牌可出,想的是优先解决主牌分数上的难题(帮庄打出大王或者小王为的是带走庄家的10分,攻庄方的某人打出大王或者小王为的是得到10分)。我不说这种做法上的对错,考虑一个简单的问题:其他三个人都能看到你把大主主动打出来了,你的上家会在下一次调主时一张级主轻松拿到牌权,你的下家同样是很可能用级主拿到牌权。下一次调主时,你如何压自己上家的牌而不让他拿到牌权呢?
庄家并没有清主的表示时,是不希望你主动消耗主上大牌的。这一张大牌(大王或者小王)对于你来说,是一次牌权,也是打掉上家一次进手的牌张。它不是只为了得到主牌上的10分那么简单。
庄家也并非没有甩牌的可能。当庄家甩牌时,你如何保证攻庄方尽可能地得不到分数呢?尤其是在三家都看到你主动把大牌打出来时,人家当然是肆无忌惮地加分了。而庄家在看到你打出主上的大牌时,直接的后果就是不敢甩牌。
除非你在拿到这局牌时就做出了放弃的打算:这把牌就是脱贫的目标,尽可能地从整副牌中得到40分。除此之外,是不建议你以得分为目的去主动打大王或者小王。
从配合程度上讲,合作 < 协作 :美国人欺负俄国人,如果我们落井下石,那叫与美国人协作;如果我们无动于衷,就是不帮你,也不帮他,那叫合作。与谁合作呢,你可以认为是与俄国人合作。但是,双升远远不是合作这么简单,因为一个人既不帮忙也没添乱的话,那也可以叫合作,例如一个中规中矩的帮庄自始至终毫无建树,说他是间谍吧,就说地过分了;说他是盟友吧,马马虎虎地勉强算是吧。
是协作,而不是合作,说的是出牌不仅仅是要看自己手中的牌,还要思考同伴为什么会那样出。在形势不利时,为同伴创造条件。有两个简单的例子。己方攻庄,同伴亮主,自己就可以有一种简单地认识,尽可能地帮助同伴解决副牌问题,依靠同伴在主牌上和庄家较量。牌手对牌权的认识应该要清醒,有些牌不打出来,很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打出来了,打出来消耗庄家并没有太大问题,这同样是在为同伴创造条件,尤其是在同伴最需要你的时候。另一个例子,庄家主牌极弱,调主2轮后所有人都发现庄家没主了,明显是把主牌下底了。帮庄就要明白庄家很有可能是后控的打法,某门副牌,或者所有副牌可能非常厉害(对子多、分牌多、有控),庄家是寄希望于后续发挥副牌上的威力。既然是后续发挥,就需要消耗掉攻庄方一定的主牌实力,为庄家后续的发挥扫清障碍。帮庄的协作应该是怎样的呢,最基本的,主牌有对子当然要主动打出来,这种情况只是与正常的打法颠倒一下而已。


标准5路牌
5路牌作为副牌的解决方案有它的可行之处。这种可行之处在于,是否能通过5路牌树立某门花色、是否能通过5路打断帮家从而使他可以利用主牌继续为你解决这门副牌。从设计出发,5路牌提供了一门副牌是先动还是后动的思路;从一门副牌打满5张的角度着手,你要密切留意帮家的贴牌:帮家在你甩出方片的时候贴掉了1张红桃,你要想的就变成了红桃只需要再出4路,看看自己手中的红桃如何凑够4路。标准的5路出牌是以牌型概率得出的,但不意味着总是如此不可,它只是一种思考方式。
例如,帮家亮主,你可以有理由相信他的某门副牌不超过5张,也许3张或者4张就可以断掉;再例如,庄家某门副牌10张的长套含2个对子,他认为外面最多只有一个对子,自己可以通过5路(A+2个对子)立套。但是当他打完第二对时发现某个人也有2个对子,至此这门副牌的分布完全明朗,两家断,两家有。当庄家自己的长套两对遇上别人的两对时,庄家就要警惕,那个人很可能这门牌拿了7张以上,如果那个人不是这门牌拿得足够多,也是很难起到2个对子的,标准的5路牌在这种情况下就不适用。


张数
如何处理一门副牌,张数仍然是重要的参考。当你拿着一门对子多但是总张数不算多的副牌时,要考虑是不是别人也有同样的结构,你二人的牌是不是相互制约。
例如,庄家是AA1010XXX的7张,断张JQK,就要考虑是不是另外某个人与自己的牌型相互制约,谁先打对字谁吃亏。在张数不算多(6至8张时),这种情况需要注意,对子能否看大,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你本人拿到的张数。


贴大还是贴小
帮家在发现一门副牌是庄家的长门时,是会优先选择贴出大牌的。这种贴牌方式并不见得一定表示帮家的断牌,因为你往往会看到帮家跟的是中间张以及中间张以上的点数(6以上的点数),帮家并没有中间张以下的点数。除非你有足够的理由(例如这门牌已经出过6路)认为帮家没有贴出小牌也依然是断门,否则你还是认为帮家是纯粹地贴出大牌比较好。一个简单的例子,你打出一个对子,发现帮家贴出7Q,但是外面的点数还有J983,你应该想到帮家手中可能还有一张3:因为这张3如果是在边家手里,边家当然是会优先把小牌,也就是这张3贴出来。这张3没有贴出来,那大概率是在帮家手中。帮家贴大留小只是为了不给你制造麻烦,帮家贴出的7Q还不足以让你认定帮家一定是断牌。当然了,这需要你完全记清楚外面的点数。当你发现帮家跟的是一大一小的Q3时,相信你才更有把握地认为帮家是确实断了此门。


方位与牌权
不让一个人拿到牌权可以有很多种理由:他一旦进手会打出庄家不断的花色造成垮庄;他是帮庄,不给他第一次的牌权;或者是他还没出过牌,不给他机会。当这个人表现出一定的想拿牌权的心思时,作为他的下家,你要想着让他拿牌权对于庄家是不是有利。庄家用级牌调主,庄下家没主,帮家就要考虑自己的下家这一轮是最后一个出牌,万一被他拿牌权的话有什么后果。虽然一般是不建议帮家直接压上庄家的级牌,但是在牌局进行到后期、庄下家没主时,帮家也可以直接用大王压上:一来是告诉庄家王在谁手里,让庄家不至于担心底牌;二来是这一次帮家拿到牌权,下一轮就可以从帮家这个位置用大主顶着调,庄家方2个人挤着攻庄方的1个人调主总是容易的。帮家的大主往往是用来看住自己上家的主牌,但是当他发现自己的上家没有主牌时,帮家的大牌就不必再保留了,因为帮家是不能用大牌看住自己的下家。牌局后期的牌权是不能轻易让出去的,所以这样的行牌(用大王盖住庄家的调主)是必要的。至于牌局开始的前期调主,帮家不必压庄家的级牌,庄家用级主调的本意是要下攻庄方的大主。


有舍
只要分数还够,允许庄家杀副牌就是在消耗庄家。
不要怕庄家杀副牌,当庄家不杀副牌而是把主牌对子用到清主上面时,你可能会更难受。


放弃
谁都有可能拿到一手绝佳的副牌打得庄家无何奈何。庄家承认这局牌坐庄失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别人拿什么牌不是庄家能够控制的。但是庄家能够控制局势的进一步发展:他可以选择接受下台,把分数控制在115以内;他也可以不甘心别人上台把主牌都用在杀副牌上,最终别人拿底,被打了120。小不忍则结果持续恶化,比起台面上的分数则底牌更重要,这同样是在从大局着手。


简单
即便是再难打的牌局,基本出牌也不应违背最最基本的出牌习惯。
你更多地是在下底方面有别于初学者,而不要刻意违反初学者都了解的基本行牌习惯。
适当地取巧只因为你面临的是困难的情况,过度的投机却很容易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下完底牌手上留AA不打被别人的单牌破开;就为了在底牌下分,把主牌分也给放进去。诸如此类。
把主牌分也放进底牌,那么副牌是不是就要少放3张呢?如果副牌多放3张、自己容易断门,是不是就可以把主牌分杀出去了呢?
也许是暂时转不过来弯吧。


大局
一局牌归根结底有一个目标。双方的目标都是利益最大化(损失最小化),只是在按计划实施自己的打算时,实际与预期有些冲突;或是某些变故打乱了某人预想的思路,使他改变了出牌顺序。还有时,一些副牌上的分数不忍放弃,不断门的后果是损失更多地分数。这种转换有时需要忍耐,在确定庄家底牌有分时抱着自己的大牌就是不出;有时需要舍弃一些副牌上的死分以避免这门副牌的损失进一步扩大。在大的方向明确之后,需要对边际(边缘)做出调整。调整可以是微小的:庄家的对子选择不杀副牌而是用来确保清完主牌;调整也可以是全局性的:放弃过庄的目标改为保证不被打120。但无论这种调整是局部的全局的,一个人都要清楚一门副牌剩余的分数情况,并以最恰当的方式防止这些分数被对方得到(或是得到这些分数)。
用一句话总结,大概就是,前期我可以被你按在地上暴打,但我最多也只让你得到75分。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06 16:00:11
|
176#

有更新了,来追~
|
177#

宝宝高度赞赏的帖子一定火!留下细品
|
178#

看到过的最全面最有质量的牌贴,收藏起来慢慢学习
|
179#

“换一种角度看问题”可很多时候我根本找不到另一种角度呀,怎么换?我的思维好像是单线型的,即便思考的很痛苦,也找不到另一种角度!
color=Red][/输赢从来不是我迷恋的,真正让我上瘾的只有经历。[color]
|
180#

感谢各位的捧场。
有些内容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只是没有那么在意,我把它们记录了下来,方便各位记忆。
有些内容却不是广为人知的,部分概念是从我实战中得出来的,也有部分概念是从计算中推测出来的。
内容是死的,牌局却是千变万化的。你遇到的另外三个人有偶然性,每一个人的出牌与这局牌的最终结果都有巧合的成分在里面。虽然一些技巧展现了你的处理能力,但是你对别人出牌的反应,以及别人对你出牌的反应,同样是重要的,望知晓。
我提供了一些见解和一些常见牌型的处理方式,这些内容大多属于理念性的东西,重在体会,也不要过分拘泥于我所说的固定模式。灵活、机警是你除了技巧之外同样应该具备的心理。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08 11:35:45
|
181#

全局意识 · 补充


基本结构
无论是攻庄方还是帮庄,都要根据庄家的跟牌去判断庄家的牌型。
牌型有三种,一长一短(断1门,或该门裸分)、两长两短(断2门)、短粗(断1门,或该门裸分。短粗是指2门副牌的张数与主牌张数接近,也就是主副都比较平均)。
庄家通常会优先贴掉较弱的一门牌,所以你见到的更普遍的牌局是庄家贴一门花色的副牌,留下一门花色的副牌。扩展这一条的话,这就是说,既然庄家会选择贴掉自己的短门,当你发现庄家不再贴这门牌的时候,就应该是庄家再无这门牌可贴了,所以你最佳的传牌是庄家贴掉的那门花色。
但是,你也可能会发现庄家自始至终都只是在贴一门副牌,这门副牌就很有可能是庄家唯一的副牌了。对于攻庄防来说,这当然不是一个很好的标志,它意味着庄家的主牌张数一定是较多的,否则庄家是做不到下断2门副牌的。在看到庄家的这一牌型信息后,攻庄方的两个人都要及时作出反应,是尽早得到调主时主牌上的分,还是最大努力地脱贫。
庄家断2门副牌时,他也有可能会选择贴主。庄家这么做的唯一用意是他认为自己的那门副牌的效力甚至要超过主牌,不能帖进去。攻庄方要联想的情况就可以是,庄家手中的副牌是不是他保底的副牌。
庄家手中留的有没有裸分,有时是以亮主情况为参考,有时就是简单地赌。尤其是在你发现庄家两门副牌不断,而且看上去张数还挺多的时候,你该想到的是庄家第三门副牌要么是断门要么是裸分。如果是裸分,如何以一次性最大化得分的方式收获那一门的分数呢。对于这种情况,作为庄的上家打A,庄家跟出裸分,庄下家自然会明白庄家只此一张必须要给分而不是给信号;但作为庄的下家这一轮首先出牌打出A时,他的同伴(庄上家)同样要明白这门牌要么是庄家的断门要么庄家留的是裸分,同样是直接给分,有信号也不给。
当你发现庄家留的是裸分时,你应该会对庄家的主牌情况有一个大致的猜测:8至11张主、单王(或无王)、对子少(0或1),这种主牌的情况大概率是庄家决定留成裸分结构的重要前提。你有时是可以根据庄家的裸分情况去大胆地打出你的对子的。但也有一种例外的情况,就是帮家双亮,作为主上的明桥,庄家起手打出主牌对子可以将牌权直接送给帮家时,有些庄家也有选择留成裸分。这种情况下,庄家的主牌往往还有第2对,但之所以还是留成裸分,主牌必定还是有一些问题,要么是没有大王,要么是张数不够。
裸分意味着底牌无分,分数应竭力在台面上跑掉(得到)。但也有人会把一些分下底,另一些留成裸分。这种罕见的战术可以忽略。


K还是AK
轮数<3,K
轮数≥3,AK


给信号吗
作为帮庄,无论持牌如何,有A都应给出欢迎信号。
作为庄家,无论有没有对子,AK给信号,A10给信号,A5给信号,AK10给10,AK5给5,AK105给10。


顺序
攻庄方的顺序应该是先庄家有的,后进攻庄家的断门。
攻庄方贴分牌也应该是优先贴庄家断门的分牌,后贴庄家不断门的分牌。
一次性打出的张数是一个重要的考量。设想一种情况:庄家方2个人都不断方片,攻庄方的其中1人断方片。攻庄防不断方片的那人手中持牌情况是方片AQ1088,A88直接看大可以一次性打出去。他应该直接打出A88攻庄吗?不应该。在攻庄方这人手中还有一张方片10的情况下,应该是优先出分牌让已断门的同伴杀牌,而后自己再打A88。先打A88的后果一旦是打断庄家方的其中一人,自己手上的方片10也难得到。
帮庄为庄家带副牌时,重要的仍然是判断庄家的牌型。先打庄家最可能有的(从帮庄自己的牌型去看),后打庄家的断门方便庄家垫牌。帮庄是否发挥不确定大小的对子,视自己后续的牌权而定:当帮庄认为直接回牌给庄家后,自己再难拿到牌权主动打对子时,帮庄可以主动打出庄家短门或断门上的对子,但万不可打出庄家长门上对子;当帮庄认为自己不急于打出不确定时,也可以直接回牌给庄家,这种情况对应着帮庄有一定的其他进手途径。例如,红桃是主牌,帮庄手牌:单大王、单小王,梅花A、梅花99,方片A、方片77。庄家起手打出梅花A,帮庄给出信号,但是庄家第二轮是调主,帮庄大王进手。帮庄当然应该是先打方片A,当他打出方片A,庄家跟的是方片10;帮庄再打梅花A,庄家跟的是方片6。帮庄从庄家跟出的这张方片6上仍然无法直接判断庄家是方片短门、黑桃长门,还是庄家断黑桃只剩方片。无论庄家有没有黑桃,打不确定的黑桃对子都是帮庄的大忌。一旦庄家是断黑桃断梅花只剩方片的这种情况,帮庄去打方片对子同样是对庄家不利。所以帮庄即使是在方片上有对子,第一时间也不应该打。帮庄看上去是只有继续打梅花上的对子了。也可以不必打,他还有小王的一次可能的进手,下一轮通过梅花把牌权传给庄家,看庄家下一步的指示。庄家究竟是什么结构,看庄家自己的主动出牌。如果庄家还是不打副牌而是调主,帮庄再拿牌权打出梅花上的对子都是可以的。


A的位置
A的位置决定了能否飞牌以及飞牌效果。
你首先要看的是帮庄有没有A。在不藏牌的基本要求下,帮庄不打就是没有。
帮庄无A,那么,无论庄上家是否拿着一张A,从庄上家这个方向飞牌是合适的,用单牌小张或5分都是可以的。
帮庄无A,从庄下家这个方向用单牌小张或5分飞牌是否合适呢。一般不建议这么做,这摆明了要自己同伴(庄上家)的A嘛,既然是要A,在帮庄无A的情况下,庄下家还不如直接出10分好了。但如果是庄家拿了一对A呢,从庄下家这个方向推小就十分不合适了。除非庄下家有足够的理由(比如某门副牌只有一个对子KK担心被AA打掉或者庄下家这门副牌张数多想尝试着立套),一般是不建议从庄下家这个方向直接飞牌的,就算是要从这个方向出单牌,也应该是直接扔出分牌。


控制
除了用副牌保底这种情况之外,控制的最终目的都是只有一个,控制某一门的分。当你可以用对子扫清这门牌上所有的分数时,不要为控而控,打掉所有的分数,控制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至于最终自己手上这门牌留的还剩什么,无关紧要。刻意的保证自己的手牌工整的前提是,你还需要用这些工整的手牌去挤别人。被别人知道你有控制也是很不利的事,因为别人逃分总是会优先选择自己无控的那门分牌,当这些分牌被人家逃掉的时候,你的控也就失去了意义。


欺骗
取巧的伎俩是在你与另外三人游戏了一段时间、大致了解其他人出牌风格的前提下,不得已而为之。
这种不得已是别人同样了解你的牌风,对你可能的下底以及出牌顺序作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合理猜测。尽管只是猜测,对于你同样不利。
在了解对手可能掌握到你的一定情况后,你同样要对这个问题作出一定的调整,很类似于囚徒困境。你的调整可以是一定的欺骗。
但是这种欺骗的调整只是暂时的、偶然的,不应成为常态。


态度
牌运是个让人感到无奈的东西。有时它来了,挡都挡不住;有时一局牌就彻底打没了。
逆风牌,只能是减少失误,不要把和对手的差距拉得过大。在一线希望中找到上台的机会。
菜空开局不利,一路被吊打,2:9落后。终于在打9的那局起到了一对王反了无主,还是凭借对手的失误才勉强上台。
但是菜空坐庄也是要多背有多背,不是亮不出满意的花色就是被人家抢亮。
好在菜空已经进入状态,没有致命失误,虽然每次坐庄都十分惊险,却总是能成功。
菜空起初2:9落后,你敢相信他最终A+2:10赢了?
他不具备超一流的判断力与记牌,却有一流的心态。可能他最初的态度只是:我还是能追多少就追多少,只要不让我输得太难看就行。
但就是这种态度,能把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完成了。


公平
只要过程是公平的,无论结果如何让你感到不满,你都不应觉得是不公平的。
公平就是公平的过程。人是你选择的,牌是联众发的。如果你对这一切都感到不满,你可以选择不接受,不游戏,不开始。但是当你接受了一整套游戏秩序与规则后,也意味着你要接受一切与之相应的结果,无论是输是赢。
但是问题也往往出现在过程上。例如,有人偷看自己对家的牌。他知道的信息就比另外三个人多得多,这对另外一方来说显然不公平。
802有没有偷牌的?我可以很肯定的说,有,现在还有一男一女,但凡打牌,一定是偷。
这二人,一个是54+的胜率,一个是55+的胜率。
偷的动机是什么呢?
观众多,表演欲强烈;输不起,否则配不上别人给的名号。
人们会对激励作出反应。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最大的激励是有什么收获。
绝大多数玩家并没有作出负面举动的激励。如果他们只是为了赢取一些联众游戏的分分,那他们纯粹是浪费时间。至于观众,他们的观众数量还不足以让他们冒一定的风险。
不要随随便便地就怀疑某个普通玩家。

把这些写出来,不担心别人学去吗?
我不担心。
有些东西,对于你来说,可能勉强算概念。
真正成为一种意识,需要你反复的实战强化,才能深入你的脑海。
知道并不等于掌握。比如你可能也知道科目一考些什么,但是就算我3年不开车,我依然分得清油门和刹车。
我的内容并不完美,也许还需要你亲自实践补充。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10 13:11:35
|
182#


|
183#

9张牌

9张牌是尴尬的。
作为最小长套,它有甩的价值。
但威力有限。
9张牌,可攻可守。
怎么下底取决于庄家认为这9张红桃是攻还是守。
拿来进攻的话,就应该是保留红桃。底牌5张草花、2张主牌、1张黑桃。
如果红桃是拿来防守的,单张留2个就够了,多余的红桃单牌可以下底。所以底牌就可以是5张草花、2张红桃、1张黑桃,或者是5张草花3张红桃。
庄家还要考虑2张主牌的用处。如果这2张主牌是用来杀草花单牌的,这就意味着庄家要让出牌权给别人出草花了(不管是谁出草花)。怎么让出牌权呢,是很简单的事,只要不打A,任意一门的一张牌都可以让出牌权。从让出牌权的角度看,庄家选择一定的控制而不是发挥,这是一种思路。在这种思路下,红桃就是防守的牌,因为庄家即便是打了红桃AA,红桃44后也只是4路牌,不仅不能立套,连2家都打不断。若庄家考虑的是5路牌打红桃,他还缺一路的话,就应该是单推1张红桃才对,这一张红桃上的推牌放在首功其实是可以的。从推牌的情况看,红桃仍然是防守的而不是进攻的。
如果红桃是防守的,那就不必把它留的那么长,适当的下底一部分红桃是可以的。
我倾向于红桃是防守的。9张牌是比较尴尬的一种牌,一旦另外某个人拿了7张以上的红桃,大概率会出现一种情况,就是那个人和庄家在红桃的对子上对死了,谁先打对子谁吃亏。那种情况下,红桃就适合防守。
在确定了红桃是防守的牌以后,庄家就要确定第一轮出什么。是单推红桃还是单推方片。似乎都可以。但是方片更适合一些,尽管庄家在方片上已经有5路了,他想6路牌打方片才是最完美的。方片上无论谁进手都可以。红桃A是不能先打的,这是庄家重新拿回牌权树立方片的最有效途径,从这个想法上说,底牌是下红桃的。
从这副牌的整体牌型上去看,庄家断1门,另外3门张数接近(1门10张,1门9张,1门7张),还不具备用2门牌进攻。1门进攻,另外2门偏向于防守。
那种2门牌都适合进攻的牌型是什么样子的呢?有一门特别长(12张以上),一门较长(9张),另外2门都特别短(断门或者这2门都是1张、2张的裸分),这是2门进攻型副牌的样子。对于这样的牌,可以果断地把主牌下底,并把那两门最短的副牌上的无用的牌都下底(只留裸分,A都不用留)。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16 01:43:44
|
184#

真无语,刚看贴才发现这把竟然被反无主了,我还一直以为黑桃是主。果然没用心看帖,不好玩,一年内不再进论坛,再进我是🐷。
妖精的尾巴,本就不存在!
|
185#

不要以逻辑推理推翻我以为黑桃是主的说法。推理是正确:推理你可以说你以为黑桃是主,为什么又说对家对红7反的推断对家可能红副,既然你看到对家对红7反,那么这把就不可能黑是主呀?是呀,我看到对家对红7反和黑是主本就是极其矛盾,讲不通的!可如果我说我当时真的就以为黑桃是主,我看到对家对红7反就只产生对家可能红副一个想法,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牌习惯性的以为黑副。有人相信吗?没人!
妖精的尾巴,本就不存在!
|
186#

看的人就只会评判前后矛盾,自圆其说!
妖精的尾巴,本就不存在!
|
187#

无意间发现海岸在抖音解说升级比赛,建议你和像你一样升级理完备,逻辑推理能力强,语言表达能力强且能用浅显语言表达出来,让升级爱好者接受的高手用复盘去抖音解说。
妖精的尾巴,本就不存在!
|
188#

回复 wnyrh的帖子

重新组织语言:建议你和像你一样升级理论完备,逻辑推理能力强,语言表达能力强,更难得的是能像曾老先生一样,能把高深的理论用浅显的语言表达出来,让升级爱好者易于、乐于接受。临场解说思考时间不充裕,可以以帮别人复盘的方式,逻辑推理从打出的每张牌可以得到什么信息,分析牌型结构,分的分布等。应该比在论坛影响作用应该更大。
妖精的尾巴,本就不存在!
|
189#

回复 wnyrh的帖子

欢迎妖精姐姐
我们这里的电视台从前举办过电视双升比赛,2对选手在现场玩,节目组录制,解说人员的电脑上可以同时显示出4位玩家拿到的牌,我觉得那样的解说才叫解说(尽管看着4家的牌去解说有点看图说话的味道),但是最起码的,观众在看4家牌的同时,理解出牌的逻辑。解说时如果看得只是某一家的牌,那不叫解说,顶多算是旁观的这个人站在旁观的立场为旁观的这个人发言。他看不见另外三家的牌,它的发言就只能是通过旁观某个人而过多地带入个人的情感色彩(或者偏见),这不叫解说。
复盘回顾,那是谁都会的事情。新的打法、下底、判断自己有没有失误都可以从复盘中找出来。复盘解说时可以的,但它也失去了现场参与的那种即视感。
说到底,我也只是玩家中的一分子,喜爱这个游戏。我努力地提出一些技巧以及思考方式,作为我目前个人整体水平的总结,原本是打算写成一篇日记留给自己看的。如果把日记中的部分内容当做知识,我又回想起了我的老师曾经的教导,知识应该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曾老也说过,知识的最后可能是国家收购版权,仍然是属于每一个人。我不应该那么地小心眼,游戏并没有牵扯到太多的利益。我在写出这篇帖子后也认识了一些人,这些人对我的帖子的内容进行了改良,我发觉他们改良的似乎比我本人的内容还要好。如果我不说出一些内容,恐怕连我本人也不会知道那些改良后的结果。
我努力地给每一个能来看帖的朋友一定的启发,这种启发或许是一定的下底创意,也或许是几路牌处理什么花色的思考。我的出发点只是分享自己的经验,并将我的部分实战技术和理念说给那些愿意了解的人,仅此而已吧。我也喜欢这个游戏,但也只是百无聊赖时想着玩一玩,说起来,现实中还有一些占用更多精力的事情在等着我。我虽然热爱,却不致力于推广某种理念上的变革,也无意宣扬自己的技术和打法,我始终认为自己是渺小而能力有限的。
你能看到帖子,那是一种缘分,对于其他人来说,也是一样。一切随缘吧。
|
190#

嗯,抖音里刚刚也看见了河南的直播,四家牌都能看见。我不是太能接受看四家牌解说,看牌说牌。我更喜欢站在一家的角度,通过逻辑推理分析出哪张更合理。谢谢你的回帖,不过也后悔自己没克制住回帖了,对于我论坛还是尘封更合适,有些盒子还是不适合打开的!不再跟任何帖!!!
妖精的尾巴,本就不存在!
|
191#

|
192#

5路牌虽然是明确的,但它还是要服务于整体做庄思路。
帮庄反主。底牌无分。这副牌很难打吗?初学者都知道什么叫发挥吧?
这里有位大师偏要玩点非主流。
越简单的越不会,那才叫大师。

黑桃12张的牌,他不是不知道什么叫5路牌。
就算这局牌是6张立套,也没关系。他打完5路黑桃后再单出一张让帮庄杀掉就算立黑桃了。
这位“很有天赋”的大师起手调主,对,第一张牌就要下了帮庄最大的主牌。
自以为玩得很飘逸,整个就一思路混乱。

最奇葩的是,牌局中期他还在用黑桃K找信号。
我的天啊,12张黑桃他去找信号了。
他该庆幸自己的上家是2张黑桃而不是1张。

大师还说我5路处理有问题呢。
他自己都想不到黑桃的另一种出法其实是最好的。
单推黑桃,既不是打黑桃K,也不是打AAK。只要这一轮某个人出了黑桃K,大师就可以在下一次打出AAKQ完成5路。
这种出法可以保留一对黑桃4。怎么都比甩出6张黑桃单牌有威力吧。

粗枝大叶,玩着忘着。什么叫意识流?这位大师就是。记不住牌,只能凭感觉。
有时还凭借那么一点意念,大师美其名“想象力”。
大师应该是意识流中的佼佼者才对啊。
看样子,大师的意识还不完备,无法应对所有牌局。
我说什么来着,6局牌过后,大师的水平就开始明显下滑。
大师?
15分钟吧,如果每局牌3分钟的话。

不记牌没有关系。
只要你把意识提升到至高水准,是不需要记牌,也不需要读牌。
我就不说读牌,我只说判断。
大师,加把劲了。

他不是在玩游戏,他是在修仙.upg (, 下载次数:19)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17 05:24:38
|
193#

@那时候

我把思路告诉你。
你去考虑对子的对称性时,考虑某个人拿的是不是7张(含)以上就够了。
对称性,7张牌是概率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记住,7张牌。
知道了这个以后,你再去从自己手牌的张数情况去估计外面的分布。
把7张牌视为极端分布。
自己想想看吧。
到底是5路还是6路,还要看你手中的对子,有没有和别人对称的可能。
这个需要你费些脑筋
|
194#

接192#我说大师坐庄思路混乱,大师不以为然。
大师没有搞清楚这副牌到底是什么。
公开的信息展示是一对明主9,在帮庄手里。庄家就要考虑这一对明主9的用途。是调主时让帮庄拆开用,还是让帮庄用这对主上的天牌去杀副牌对子。
从大师自己手中的牌看,黑桃最长,最有优势。这种优势既可以是甩出来挤别人的牌,也可以是甩出来甩断帮庄的某一门副牌。大师没有发挥出这种优势。
在没有调过主牌对子的情况下,大师想的是即便黑桃立套,甩出去也可能被杀。
但是大师却没有想自己的下家敢不敢杀。
帮庄的一对梅花9是明的,庄下家敢不敢杀庄家的黑桃呢?
庄家发挥自己的优势,就在黑桃的处理上。庄家不必通过帮庄的A为自己带副牌。方片不断是吗?好,我甩黑桃,让帮庄去贴断方片。思路就应该如此,至于实际会不会被庄上家杀掉,那是另一回事。
我以前就说过牌张效用,大师认为那种说法与一个游戏关系不大。好,如果要你利用帮庄手上的一对主9,你会怎么利用呢?
甩出黑桃,让帮庄杀,挤别人的牌,这是那对主9最大的效用。如果是这种思路,那就必须是在甩牌时带着对子才行,这也就要求庄家必须保留一对黑桃4。所以庄家在黑桃的处理上,是单推,在要下别人的一张K后,打出AAKQ,以及另外一张黑桃单牌完成立套。
公开的信息展示,是你最需要利用的,你要想着如何利用帮家手上的这对牌,从利用的角度出发,思考自己怎么出。
在你不记牌的情况下,更应该是具备这种思考,它不仅仅是某种理念,更应该成为你的意识。当你遇到时,你第一个想到的问题便是如何利用的意识。
别人主动调主对,那这对主9跟出来,实际没有多少价值。
你去甩牌,那是挤别人牌。就算是被杀,也是消耗别人的主牌。当别人杀牌时,也就减少了对你的主牌的威胁。
就算你不是真的想让帮家去杀你的黑桃,你依然是可以寄希望于帮家去垫断庄家未断的花色。庄家不是不断方片吗,好,庄家主动打方片A,再去甩黑桃。引导性地让帮庄去垫方片。当帮庄垫断方片时,庄家的方片还是问题吗?
根本就不是庄家一上来就调主的事,你是没想清楚要下帮家最大的主牌意味着什么。帮家最大的主牌出了,你敢去甩6张黑桃单牌吗?恐怕不敢。一把黑桃只能是留在最后去甩,你还要保证所有出牌的过程不出现差错,也就是局势是完全可控的。稍微出一点差错,就成了别人用副牌去挤你的副牌。
进攻不是最好的防守,却是有效的防守。
最后编辑godo 最后编辑于 2022-07-17 18:50:12
|
195#

接192#我说大师坐庄思路混乱,大师不以为然。
大师没有搞清楚这副牌到底是什么。
公开的信息展示是一对明主9,在帮庄手里。庄家就要考虑这一对明主9的用途。是调主时让帮庄拆开用,还是让帮庄用这对主上的天牌去杀副牌对子。
从大师自己手中的牌看,黑桃最长,最有优势。这种优势既可以是甩出来挤别人的牌,也可以是甩出来甩断帮庄的某一门副牌。大师没有发挥出这种优势。
在没有调过主牌对子的情况下,大师想的
godo 发表于 2022/7/17 18:33:31
纯粹猪一样的思维,看四家牌都看不明白。

5路牌有各种打法,起手打通,甩6张是最没脑子的。很简单,黑推一张,丢个K,甩6张,边家杀,基本就够80了。这也叫打法?

这牌是应该过的,可惜你没看明白为什么没过。
天空中没有菜鸟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
|
196#

回复 pedant_1969的帖子

第三路的时候上家就断了,这时候就想到偏了,5路牌打不光,应该Q66,或者利用对家两个主大,继续清主
|
197#

况且是下家首亮的黑桃
|
198#

回复 pedant_1969的帖子

第三路的时候上家就断了,这时候就想到偏了,5路牌打不光,应该Q66,或者利用对家两个......
wyyi 发表于 2022/7/17 20:00:33
不是这样,上家还有个主10,你看不到。

这牌我是估计上家两对的,小王拆了对10.这时候,我想让他杀一对,不带10,估计也没事,没想到是三对。

真正的错是小王调,这个相对复杂一点,想拆对。但是没必要了,小王不掉,处理黑就过了
天空中没有菜鸟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
|
199#

下家黑极端可能是7张,还可能需要帮家杀黑
|
200#

复盘我不是怪对家,所以在大厅和无极聊说了几句。802很多帮庄典型的错误
1. 上王出A
2.刚开始就让对家杀

这牌我明显都是黑,庄上家亮,帮庄亮黑。那么帮庄的视点,就不出分让我杀了, 推一张黑
天空中没有菜鸟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
|
12345